民宿行业加速洗牌:“小而美”民宿的黄金时代过去了吗?

新京报 曲筱 2020-11-06 13:20:53

未来高端民宿、连锁民宿酒店对“小而美”的单体民宿挤压是明显的。

2020年的民宿市场喜忧参半,“小而美”的单体民宿虽然熬过了疫情,但依然难免被洗牌的局面。后疫情时代,随着高端民宿发展,民宿行业将加速品牌化、连锁化进程,单体民宿将受到挤压。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小而美”的民宿创业时代或已结束,但连锁化对民宿产业来说是一把双刃剑,有利有弊。

收获反弹性消费红利,未来仍面临淡季运营压力

王力在苏州经营一家8间客房的民宿,今年春节期间由于临时停业,损失颇大,“我当时已经抱着要倒闭的打算,员工也走了一半。”没想到,从5月起,随着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入住率居然慢慢恢复了,暑期和十一黄金周期间更是天天满房,“基本弥补了上半年的损失。”不过,她也坦言,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即使满房也没敢贸然增加人手,“大家今年都比较辛苦。”

今年年初,国内民宿行业受疫情影响骤然落入低谷。然而,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国内经济逐渐复苏,在暑假和十一黄金周的加持下,乡村民宿的入住率高达80%,成为大住宿行业疫后复苏的佼佼者。业内人士坦言,乡村民宿大概是疫情后收获“反弹性”消费红利为数不多的行业之一,这主要得益于疫情后,人们将度假和消费诉求转向周边游市场。

但是,民宿老板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赚得盆满钵满。乡伴创客学院院长顾军表示,“大多数民宿的营收与往年持平,疫情后虽然入住率提升,但客单价下降。”据了解,上海、北京等周边型民宿今年暑期房价基本与往年持平,均价为600元-700元;丽江、厦门等地的民宿房价与去年同期相比几乎腰斩,仅300元左右。顾军指出,疫情后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大幅降价,有的仅售五六百元,在此背景下,民宿千元以上的价格很难维持,“主力店会把价格放到600元-800元,只有节假日或者特殊房型才能维持在千元以上。”

疫情期间,民宿行业通过降低运营成本,减员增效,努力提高抗风险能力。顾军表示,2020年民宿市场总体来看喜忧参半,先抑后扬——虽然火爆的暑期弥补了年初的大部分损失,个别地区甚至超过往年;但目前又即将进入淡季,未来4-5个月的运营压力比较大。

入住率高达90%,消费回流助力高端乡村民宿发展?

新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疫情之后那些能提供独立院落、复式房型、亲子套房或者整栋别墅的高端民宿,更受到市场欢迎,恢复速度也更快。有数据显示,许多疫情前入住率在70%左右的高端民宿产品,疫情后的入住率都能达到90%。

在延庆经营院落式民宿的曹先生表示,今年能住5人-8人的独立院落式民宿卖得最好,“往年都是由几拨客人分别租住,今年都是一家人直接包院。”业内人士分析,这与疫情后消费者度假习惯的改变有关,人们出游更加注重安全性和空间感,高品质的独院或者独栋乡村房源的入住率显著增加。据统计,今年超过52%的客人更愿意选择独立的多居室民宿。

疫情在对民宿造成重创的同时,也反向助推了民宿的深度发展。近年来,随着一线城市周边休闲度假理念的转变,高端乡村民宿逐渐兴起,疫情后中高端客户的消费回流,无疑进一步助力高端民宿的发展。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反而加强了对投资乡村民宿的信心,尤其是那些既有标准化的硬件和服务水平,又能保留当地自然美学和人文风情的精品民宿。据了解,除了提供“包院”或者“包楼”的住宿服务,乡村高端民宿还衍生出各种附加体验项目,比如农家定制餐饮、短途旅游以及土特产等。

针对疫情后高端民宿的“火爆”,顾军表示,消费者并非一味地追求高价位民宿,而是更青睐性价比高、功能性强的产品。他指出,目前民宿主要消费客群的确发生了变化,早期民宿消费以情侣为主,注重私密性、好景观,比如把浴缸放在露台上的民宿;疫情后的消费群体则以家庭、亲子为主,对民宿的相关配套要求更高,比如餐厅、咖啡厅、儿童活动区、泳池等。“今年夏天能满足亲子需求的民宿生意更好,比如设有大泳池、亲子活动空间或者提供相关自然教育课程等。”

连锁化挤压单体民宿生存空间,头部品牌积极扩张

然而,当王力这样的民宿主们还在如履薄冰、艰苦“求生”时,民宿头部企业已经着手新一轮的门店开业计划。顾军表示,后疫情时代头部品牌会抓住当下机会,积极扩展,比如最近大乐之野、行李旅宿都开拓了面对更年轻客群的民宿综合体产品。

“后疫情时代,民宿行业将加速品牌化、连锁化进程,品牌企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中国饭店协会会长韩明在一次民宿酒店行业发展峰会曾这样表示。事实上,从疫情暴发至今的各类民宿恢复状况来看,连锁品牌化的民宿预防和抵御风险能力更强,也更有能力给予加盟商金融支持和管理扶助措施。顾军坦言,未来高端民宿、连锁民宿酒店对“小而美”的单体民宿挤压是明显的。不过他也指出,高端民宿一旦连锁化,超过一定数量和规模后,会逐渐失去个性,管理、服务也会滞后。“对民宿而言,连锁化和规模化是一把双刃剑,超过一定体量之后,品牌个性、消费者满意度等问题都会显现。”

不过,也有民宿行业资深人士建议,与单打独斗相比,单体民宿可以选择相对成熟的民宿群落,“抱团取暖”更利于长远发展。由于民宿个性化、差异性的特点,民宿群落不会形成恶性竞争,反而可以通过共享周边的公共资源,比如公路、娱乐设施、景区等,从而降低运营成本。

业内人士分析,即使没有疫情,2020年民宿也面临洗牌,部分民宿会关停。2013年-2017年是民宿的黄金期和爆发期,根据《浙江民宿蓝皮书》数据,浙江民宿新增数量最高峰在2015年-2017年,之后便趋于平稳。“今后几年会以存量消化为主”,顾军认为,“小而美”的民宿时代正式结束了,“这里面有资本追捧等多方面原因,疫情黑天鹅只是起到了加速和推动作用。”

七年前,小微创业各方面条件比较好,迎来了民宿创业的黄金期。如今,民宿产业投资门槛高,好资源已经被垄断,民宿逐渐变成了配套。另一方面,从市场大格局调整来看,近期出现了大规划和大整合的趋势,比如浙中大峡谷度假区的成立,融创文旅的云南超级文旅大盘等,都在有计划地系统收编国内民宿品牌和团队。顾军预计,民宿行业大概需要5年的时间盘整和积蓄力量,再迎来下一个民宿人的美好时代。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