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加勒比刘淄楠:2021年,邮轮停航9个月的经历不会重演

新京报 郑艺佳 2021-01-20 10:43:13

70%北美消费者表示,邮轮不需要等到疫情彻底消失或疫苗研发出来才复航。

对于邮轮行业而言,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全球邮轮行业按下暂停键,国际邮轮成为一座座海上“孤岛”,各邮轮公司的经营遭遇重创。2020年下半年,随着部分国家和地区陆续复航,邮轮行业看到复苏的一线曙光。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相信,2021年邮轮行业将比2020年更好、更高。

2020年4月23日凌晨,一艘超级邮轮静静地驶入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安静地停泊着。这是皇家加勒比游轮旗下的“海洋量子号”,也是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后,第一艘回归中国母港的国际邮轮。在海上漂泊66天后,353名中国船员终于回到朝思暮想的祖国。

回忆起让船员回家的经历,皇家加勒比游轮亚洲区主席刘淄楠心情依然难以平静。疫情暴发后,各国关闭国门,几千名在皇家加勒比船队上服役的中国船员滞留海外。彼时,因疫情而无法回国的中国船员有700余名,长时间的海上漂泊令船员面临巨大的心理压力。而在想方设法规划这些船员回国路径的皇家加勒比游轮,也同样面临巨大的压力。

公司寻求和尝试所有可能的路径安排船员回国,让船员在菲律宾马尼拉下船,坐飞机回国;把船员汇集在停泊于多弗海面的船上,安排在南安普顿下船,然后从伦敦坐飞机回国……谈及回国方案的制定和实施过程,刘淄楠坦言:“整个心路历程非常折磨人。”最终,在上海市政府、宝山区政府的帮助下,船员的回国计划终于敲定。

确定回国方案后,如何防范输入性风险也让地方政府和口岸单位费尽心思,部署极为严格的闭环检疫隔离流程。经多方讨论,最后确定船只靠岸后,船员不能下船,需要在船上就地采样。采样完毕后,邮轮离开港口前往一个锚地等待,并隔离14天。隔离结束后,船员接受再次抽验,直到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才被允许下船入境。

经历漫长的漂泊后,首批中国船员终于踏上故土。由于安排分批下船,在与同事告别时,有的船员含泪将手举到头顶,比出爱心的手势向暂时不能下船的船员告别。随后在5月下旬,皇家加勒比游轮旗下“海洋光谱号”也载着400名船员回归。至此,皇家加勒比游轮的700余名中国船员全部回国,且没有一例确诊病例。9月,“海洋光谱号”回靠上海参加交通部组织的大型海上救援演习。

新京报:疫情期间,除了安排船员回国,皇家加勒比还做了哪些事情?

刘淄楠:3月以后,疫情蔓延全球,国际邮轮全线停航,美股三大邮轮上市集团嘉年华、皇家加勒比和诺唯真的股价都出现下跌,市值合计损失约500亿美元。然而,股价很快开始反弹,市场还是看好邮轮行业的前景,尽管近期仍有不确定性,但从长远来看,股价表现肯定是越来越好的。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皇家加勒比将重点放在了两个方面。

首先是维护现金流,在没有收益的情况下通过债务市场、证券市场和企业债券市场补充现金流,做好充分准备。二是在防控方面,组建了一个由国际顶尖医疗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制定了一个详细的邮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方案,我们将其称为“74条”,是一个非常详尽的邮轮疫情防范措施,提升政府和公众对邮轮的信心,确保在时机成熟的情况下安全复航。

新京报:疫情暴发以后,消费者在选择邮轮产品时,要求是否发生变化?

刘淄楠:在“74条”发布以后,美国CDC做过一个调研。结果显示,有70%的北美消费者表示,邮轮不需要等到疫情彻底消失或疫苗研发出来才复航。有74%的北美消费者表示,做行前核酸检测是可以接受的。目前,一些国家和地区也恢复了邮轮航行。在几个月测试后,尚未出现失控现象。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讲的邮轮防疫是将邮轮安全风险下降到可以接受的水准,而不是完全消除风险。疫情暴发初期,邮轮上也出现了疫情,但这并不表明邮轮本身有什么先天不足。因为这样一个“黑天鹅”事件发生时,人类是没有准备的。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携带病毒的人,走进一个人群聚集的场景,无论是邮轮、飞机还是电影院、办公楼,病毒都会有传播的风险。关键是要做好防范措施,做好应急预案,防止失控局面。

近日,皇家加勒比旗下“海洋量子号”在新加坡复航期间,发生了一场“虚惊”,船上出现了一例疑似病例。我们马上根据预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返航、追踪及检测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其他游客暂时待在各自房间里保证安全,船长每隔4小时通报一次情况,工作人员穿防护服送餐等。整个过程有条不紊,最后经由新加坡政府方面反复检测,这名游客并未感染。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是一次非常好的演练,游客对此的反应也是正面的。

新京报:目前普遍的看法是,邮轮在复苏过程中,最困难的问题是消费者信心的恢复。皇家加勒比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刘淄楠:用事实说话,把我们的防控措施预案和协议,用通俗的语言告诉外界。同时我们也把邮轮行业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重启的情况告诉大家。可能有不少人对邮轮的公共卫生安全感到恐慌,因为他们对实际情况不一定了解。当知道真相后,可能就会消除这样的担忧。但若要真正完全恢复信心,还是应该让邮轮先恢复起来,让消费者看到邮轮所做的防控工作,在这一过程中,消费者的信心是会一点一点恢复的。例如在国内,西沙航线已经有邮轮复航了,产品销售情况也非常好。

复航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进入2021年后,我们相信停航9个月的经历不会重演,2021年的前景应该比2020年更好。从中国市场来看,首先西沙航线已经恢复了,我们期待从三亚出发的海上航线也能恢复,然后一步一步走向行业重启。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不断总结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复航的经验,把复航工作准备好。我们也可能是现在唯一一家仍在与旅行社保持密切接触的邮轮公司,鼓舞他们的信心。同时,我们也在继续推动2021年航次的售卖。旅行社方面也在继续切舱,为复航做好准备。

新京报:2021年,你的个人计划是什么?

刘淄楠:可能再写一本关于邮轮行业的书。之前我已经写过中国邮轮过去辉煌的黄金10年,本来下一本书是关于中国邮轮行业的后10年,但现在我希望把2020年邮轮行业曲折的历程写下来,希望把消费者、旅行社、邮轮公司等,大家一起经历的这个过程写下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