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伴创始人朱胜萱:乡村振兴首先得打开窗,而民宿最易成为窗口

时时企闻网观 2021-03-08 11:37:38

城市休闲度假旅游方式的调整,为乡村文旅带来巨大的发展动力。

2月25日,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从此乡村振兴有了组织机构,可以预见很快会有一系列政策开始更深入而迅速地推进。

乡村振兴从宏观战略到推进执行,很重要的一环是开展模式的探索,需要一些地区,一些机构,一些企业先行先试,打造新样板,寻找新路径。乡村振兴分为“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和“组织振兴”,政策的倾斜,资源的融合不但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甚至有可能催生新兴的产业。

提到产业,就不难看出除了政府和农民,乡村振兴还有一类重要参与者——企业,涉农企业无疑将成为乡村产业振兴的一支生力军。

在最新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开发休闲农业和休闲旅游精品线路,完善配套设施”“根据乡村休闲观光等产业分散布局的实际需要,探索灵活多样的供地新方式。”众所周知,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基础设施和土地资源是两个重要的元素,这两员大将保驾护航的是“乡村文旅”产业。

后疫情时代,城市休闲度假旅游方式的调整,为乡村文旅带来巨大的发展动力,当人们聚焦这个行业,自然而然地就会关注到乡村民宿这一业态。作为其中的头部企业,乡伴文旅创始人朱胜萱在接受执惠采访中提到,“乡村振兴,首先得打开门和窗,让大家看到这件事,而民宿最容易成为窗口。”

这个专营乡村振兴窗口业态的公司引起了笔者的兴趣,随着对该企业调查研究的深入,笔者发现,乡伴对乡村振兴这一事业的参与深度早已不停留在民宿这样的简单的窗口业态上。

随着在乡村文旅和乡村建设的多年深耕,该公司已经成为乡村文旅投资运营的先行者,是精品乡建由设计研发到建设运管的全程服务头部企业。而且他们拥有从设计到工程的全部资质,这样的公司深入到乡村项目的开发建设,终于使得乡村文旅项目不再是清一色的游击队,而是有了正规军的进入。

这家公司的企业介绍中提到,“乡伴是一家以推动中国乡村文明化进程为己任的公司,秉承设计改变乡村,造梦乡野生活得理念,以乡村建设为己任。”他们自成立以来,坚持在城市近郊的乡村,聚合大量品牌资源,为都市生活圈提供具有高品质、内涵丰富、多元化生活空间的精品民宿聚落“理想村”,这一模式开拓了国内乡村建设领域的先河。除此之外,乡伴在乡村建设中的积累使其开发和建立了众多以乡建为核心的业务。除大家熟知的连锁民宿“乡伴原舍”之外,还有自然教育乐园“绿乐园”、自然教育与野奢民宿“树蛙”、户外生活美学营地“野邻”等。

从空间上看,在乡村振兴的开局之年以前,这家公司已经基本完成其全域布局,北至天津,南到广东,东及浙江,西入四川,都建立了区域总部,管理半径以域内大型城市为圆心向周边辐射。业务则在区域内散点布局,服务周边一小时车程内的大型城市中高端消费群体,逐步形成一种客群聚焦,产品多元的良性生态。

根据乡伴集团公众号上披露的信息来看,该集团在2020年获得了挚信资本的2亿元投资,在资本市场的加持下,该公司在一年的时间里布局的点位几乎是之前几年的一倍,以其浙江片区和江苏片区为例,在大型城市上海、杭州、苏州、南京、宁波的一小时交通圈内除早前已经启动的昆山、嘉兴、莫干山个别项目以外,又增加了上海水库村、浦东新南村、嘉兴画圣浜、南京金牛湖、镇江大路镇、张家港塘桥镇、太仓72家村、宁波东钱湖等多个项目,且建设和呈现的速度远超从前,在其对外发布信息的公众号平台上,“签约”“开工”“启动”成了高频词。

某种程度上,感觉乡伴集团应当是找到了在乡村迅速复制的产品模式和突破路径,但细看其呈现的产品,又似乎不同于往常人们所了解的“田园综合体”,与过去餐饮、住宿、农事体验、特产销售的四菜一汤相比,乡伴的呈现显得更加多元和开放。如果说田园综合体的概念是城市地产向乡村空间的移植,乡伴项目的主题性、艺术性都更明显,“宋式美学”“漫画”“潮酷”这些时常出现在城市时尚圈的词汇被带到了乡村,令人对未来的乡村生活产生无限遐想。

在仔细了解了乡伴创始人团队背景后发现,他们是个以设计师为绝对主体的创业团队,那么对呈现效果多元和丰富的追求想来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与艺术家们很容易陷入自我陶醉的意境不同,乡伴似乎更关注市场、客户,同时也更开放和包容。他们非常擅长整合外部资源和团队,将不同的品牌、产品打包整理为同样的频率,共同发声。

2020年5月,乡伴在淄博的红叶柿岩理想村的中国国家地理营地开工,到10月该项目就已经举办了开营仪式。主题聚焦在齐地风貌和本土动植物,通过地理互动馆、北斗台地和悦野山谷三大核心板块呈现淄博的“海岱齐风,葳蕤自然”。

此后各种异业品牌合作的项目遍地开花。如果说与中国国家地理的合作是与行业相关媒体品牌合作的初步尝试,很显然这个尝试是非常成功的,后续新的一系列品牌合作就显得更加的大胆和富有想象力。

2020年9月,乡伴与全球最大的非政府环保组织之一的WWF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同时旗下著名野奢住宿产品树蛙与该组织合作的江西开化仙女湖项目也开始启动。双方以湿地保护为合作主题,共同探索更多自然公园、郊野公园项目,利用WWF在水资源保护中的技术以及各类教育活动更好地帮助与激活在地资源。

在我国,乡村范围分散广袤,必须有更多的强势IP进入才能使得乡村振兴的音量越来越大。上述两个合作聚焦在地理风貌和自然生态,后续乡伴与“央广云听”“马利画材”的合作就使得乡村文旅产品更加旋律优美,色调丰富。

上海金山酷岛理想村项目与马利画材合力在理想村内打造乡村美育教室——“乡伴马利美学艺术中心”,将美学教育和更多的文艺工作者引入乡村。

通过与央广云听的合作,则希望能探索乡村产业发展、品牌建设和媒体传播新模式,从而扩大乡村项目和乡村产业的声量。

与上述机构的合作,可以看出乡伴在江南区域深耕多年,其产品的呈现和运营的成果被多方面认可,使品牌和产品合作的落地具备更多的可操作性。而乡伴在不断探索江浙沪区域内乡村振兴新模式的同时,也将业务的外延扩展到了广东、天津和四川。

2020年下半年,乡伴集团在江浙沪之外片区的业务突飞猛进。乡伴广东片区在这一年里,先后牵头完成佛山、广州、江门、清远、肇庆、汕尾等三省11个区域的乡村振兴、全域旅游和乡村文旅等主题的顶层策规划设计。他们在两年前拿到的佛山里水12村连片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完成了收官建设。很快高明沙寮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建设启动,西樵环山10村连片乡村振兴示范项目也开始筹建。这样的速度和密度可见,之前完成的项目得分很高,获得当地政府的充分认可,而乡伴短期内在其业务舒适区之外的迅速突破和团队成长速度也很令人咋舌。

与广东速度呼应的是乡伴集团在天津项目的迅速签约。笔者从企业资料中看到乡伴天津公司注册于2020年三月底,而进入下半年,已经签约天津市五个乡村文旅示范村中的两个,年底与天津市西青区签署开发杨柳青镇“国潮青年小镇”项目框架协议。这个项目迅速成为天津市重点项目,被写入最新发布的西青区“十四五”规划中。

一个乡村文旅公司业务的广泛开展,从侧面可以看出,我国大城市周边乡村的基础设施配套已经相对完善,具备迅速开发的条件,而乡村振兴的号角声也不断促使各级政府为乡村文旅事业加大力度,从这一产业寻找乡村振兴的突破口。同时也不断地从政府和行业两个维度对在这一领域中持续深耕为业务赋能的公司进行奖励。乡伴在2020年获得了“中国文旅先锋奖”、2020中国国家旅游“年度甄选乡村振兴旅游目的地”、“2020第五届亚洲旅游红珊瑚奖”等共计25个奖项,这些奖项无疑是对其业务能力和产品模式的认可,相信也会激励企业保持赋能乡村建设乡村的初心。

乡伴集团在乡村文旅这一行业的迅速发展,印证了这一行业在促进城乡互动,使乡村单向输出到城乡双向循环,以及保护延续乡村文化,为乡村人员组成恢复和换新形成新活力的方面,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大量从事乡村文旅的城市人才下乡,也会为乡村振兴中的产业发展和政策扶持带来双向推动力。昆山碧江对口帮扶树蛙部落,云南元阳原舍.阿者科红米计划项目,都被评为了脱贫攻坚的国家典范,近期得到很多表彰荣誉。

这些项目落地即担负着将在地优秀自然资源转换成产业资源和发展资源的任务。以高端民宿为窗口不仅创造工作岗位,解决了部分当地村民的就业问题,并且对外联合更多平台助推当地农产品、养殖业的发展,形成一定集群效应提高村民收入。他们甚至尝试将以住宿功能为主体的民宿从乡村文旅的主角变为配角,而让当地的自然资源和场景成为旅行生活中更重要的内容。这些项目的落地和运营,不但帮助当地打赢脱贫攻坚战,更将通过产业向所在地和周边不断赋能,与当地人民携手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中国的“乡村振兴”正是由于有乡伴这样一批企业的坚持与执着,加之“国家乡村振兴局”的成立,无疑为这一产业添加了“新动力”,使之形成“新格局”,最终会形成有中国特色的“新乡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