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元酒店私有化:以退为进,布一场更大的局?

21世纪经济报道 高江虹 2021-04-25 11:18:31

开元需要改变,最好是颠覆性的改变。

4月22日,百达屋宣布与开元酒店集团达成业务合作,双方将发挥各自优势,强强联合,开拓中国高端酒店及度假市场。

这是4月16日开元酒店宣告启动私有化及退市程序后第一次公开重要事项,而其合作对象恰好是让开元酒店私有化和退市有着直接关系的同一个人——郑南雁,百达屋是郑南雁所创办的创业公司,主打线下新消费领域,业务涵盖酒店、体育、文娱等多种线下体验,并于去年底完成2000万美元A轮融资,引入渶策资本、真格基金等投资人。

只是百达屋的业务似乎与酒店并不直接相干,郑南雁这一步棋走的是什么意图?

值得一提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从可靠信源处获悉,尽管开元酒店的私有化和退市要到5月24日,但人事的变动已经开始,郑南雁已经确定出任开元酒店董事长兼CEO,目前郑南雁也已经开始逐步介入开元酒店的工作,促成与百达屋的合作,算是其高效工作风格的一个注脚。

此刻,开元酒店的新篇章似乎即将掀起,其实围绕开元的种种猜测从未离去,包括开元创始团队的出局、开元的私有化的用意以及郑南雁如何战胜中国旅游集团和华住集团两大巨头,拿下了开元?21世纪经济报道多方采访事件核心人物,还原这一事件两大核心问题。

为什么要私有化?

4月16日,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退市方案获得内外资股东通过。在此之前的1月20日,开元酒店公告被红杉资本及鸥翎投资提出要约收购,按照计划,红杉中国和鸥翎投资联合成立的Kunpeng Asia Limited,将以每股18.15港元现金向所有H股股东(除已承诺不接纳股东)收购浙江开元酒店的H股股份,以每股内资股15.18元向所有愿意出售的内资股股东收购股份。

据悉,到4月16日,收购方已经拿到了所需要90%H股流通股份,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4月19日,这一比例扩大更至99%。可以说,私有化与退市只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一消息,立即在旅游酒店行业引发巨大的关注,也引来了诸多揣测。

关注度高,源自开元酒店的江湖地位。开元酒店集团成立于1988年,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集团之一,位列最具规模中国饭店集团第二名。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开元酒店管理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共有约589家运营中或开发中的星级酒店,全年收入15.98亿元。

这样一个江湖大佬也“有难”了?传言越来越大,有人指出疫情导致开元酒店资金链出了问题,需要卖身自救,也有的说开元酒店对上市两年来的估值不满,便主动退市寻求新故事和新上市时机。

有酒店投资方面的专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开元酒店的上市路颇为不易,先是用了十几年时间才上市,2019年上市后又遭遇不顺。由于受香港市场冷遇,IPO规模未如预期,仅募资近11亿港元,上市首日还遭遇破发,此后两年,开元酒店的股票成交不活跃,股价一直低于发行价,反倒是在今年宣布私有化后,股价才攀升到历史高位。即使如此,目前开元酒店的总市值只有50.46亿港元,而华住集团总市值却达1450亿港元,几乎是开元的29倍。

上市两年,在资本市场获得这样的成绩,开元酒店是被严重低估了吗?“我认为是被低估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元酒店高管向记者否认了私有化的起因是对估值不满,他指出在资本市场提高估值有的是方法,不必走到退市一步。那既然不是对估值不满,那私有化是怎样一个原因?

在浩华酒店咨询管理公司执行董事戴雪英看来,开元酒店轻重资产并举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希望借助资本之手加速轻资产的发展。但资本给钱会考量规模增速等,也会对利润有所要求。而当下开元酒店不断通过重资产投资孵化一些新牌子,其商业模式尚未稳定的情况下,资本市场不一定认可,而且开元酒店的很大一块业务量是在全服务高端品牌,这些高端品牌实现高增长是很难的,中端市场竞争也激烈,因此估值不太理想有这些方面的原因。

戴雪英认为,私有化可能是在修正以前忽略的问题,开元酒店内部或可反思整个内部团队、能力、品牌矩阵是不是已经到了能够支持该公司高速增长的阶段,届时再寻求上市,借势资本市场或许更有利些。

也就是说,开元酒店这是在以退为进?退市是为了未来讲一个更好的开元故事?中国旅游研究院产业所所长杨宏浩认为,开元酒店私有化后,肯定会重新上市,届时有可能是跟鸥翎投资所拥有的住宿等资产一起打包上市。

开元旅业集团副总裁金文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事实上开元酒店一直有要做一家世界级酒店集团的宏图大志,开元酒店创始人陈妙林2016年交棒给金文杰时,再次强调了这一愿望,金文杰希望能加速这一目标的达成,因此在其任上,开元酒店加速扩张,斩获多个酒店管理合同,同时金文杰也在物色更合适的接班人。

在金文杰看来,开元需要改变,最好是颠覆性的改变。而谁最适合操盘这个大变革?“最好是一个既懂酒店又能颠覆酒店行业的企业家。”这个人,就是郑南雁。

为什么是郑南雁?

金文杰相中的接棒人郑南雁,在酒店行业也是一个传说级人物。

一位电脑技术出身的政府部门技术骨干,工作第二年就成功转型创办电脑软件公司,随后进入携程成为高管,给携程打下华南市场立下汗马功劳。单飞之后,创办7天连锁酒店,火速追赶如家,用最短时间实现了IPO。随后7天私有化退市、组建铂涛酒店集团,随后铂涛被锦江国际溢价收购,郑南雁扛着数十亿现金提前实现财富自由。

金文杰坦承,懂酒店,有技术,又不缺钱,这样的人,多少年薪能请得来当CEO?除非这一事业有打动他的理由。

事实上,金文杰2019年就相中郑南雁了。在金文杰看来,能将开元酒店带向世界级酒店目标的人,不能仅仅是个了解酒店行业的职业经理人,而应是个有远见和战略胸怀的企业家。在他看来,郑南雁最符合预期,可郑南雁当时并不接茬儿,毕竟开元酒店是个家族企业,郑南雁若无控制权,恐难对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时机在2020年到来了。2020年12月24日晚间,香港中旅发布公告称,全资附属公司中旅景区和开元旅业及目标公司杭州开元森泊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订立股权收购协议,中旅景区有条件同意收购开元森泊34%股权,代价为人民币3.91亿元。收购完成后,香港中旅将间接持有开元森泊34%股权。很少有人知道,早在这起收购案之前,中国旅游集团其实也找了开元酒店,希望收购开元壮大其酒店板块规模。

但这一消息被泄露,很快华住集团和鸥翎、红杉中国等都找上门来,寻求并购这一优质资产。“鸥翎和红杉的投资人,其实都是我们的老股东,都是熟人。”有开元酒店的内部人士表示,鉴于合作多年知根知底,他们最终选择鸥翎投资和红杉中国组成的财团。而郑南雁也借由这个项目,正式回归酒店行业。

杨宏浩认为,开元选郑南雁,不仅仅是看中他在中低端酒店方面的优势,更重要的是郑南雁对信息技术、数字技术在酒店行业的运用,理解比较透彻,他也擅长于资本的运营,后两者对开元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至于开元为何拒掉中旅和华住两大巨头,“开元集团作出上述选择的重要原因是基于其对重组后的发展愿景、管理模式、资源能力等协同效应的判断。”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何建民教授指出,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开元集团将继往开来,在重组基础上,站在新的平台上创造辉煌未来。

杨宏浩认为央企的资金、背书能力很强,但其体制机制与民营企业不一定能完全合适,而华住虽然与开元酒店有一定的互补性,但开元酒店也没选它,“我觉得他看中的是背后的资本,以及做更大一个局”,杨宏浩认为,鸥翎投资想要做的应该不仅仅局限于住宿业酒店业,而是一个生活性服务业。

4月16日开元酒店正式启动退市后,郑南雁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列出“百达屋+、开元+、胡桃里+、龙腾+、魔方+……”等计划。而这正是他近两年重出江湖正在捣腾的新事情。

去年12月,在出席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1世纪住宿业高峰论坛(2020),郑南雁已经透露他的新布局。

“实际上疫情可能会给中国的酒店行业带来另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郑南雁在会上指出,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线下活动的轨迹和行为,在这个关键点里出现了新的机会。他认为“小众共鸣”的兴起,大家消费已经是为了体现自身有一小部分人独特的观点和审美,而不是住全世界都知道最出名的那些酒店。因此,他围绕着新消费者可能的需求,去投资各种业态,集合成百达屋等。而这些业态要寻求流量落脚点,最好的场景无疑是酒店。因此购入开元酒店可算是郑南雁下一步的势在必行。

正巧,开元也看中了郑南雁,双方一拍即合。

不过有意思的是,郑南雁并没有拥有开元酒店的控股权。详细研读开元酒店的有关公告,记者发现在行权前,开元旅业及其高管持股平台等持股比例达到56%,行权后降至33%;而要约方的持股比例将达到42%,如果按红杉资本和鸥翎投资在要约方当中的股权比例,穿透来看,开元旅业仍然可能是单一最大股东。

郑南雁的新酒店业态能否在开元酒店真的施展得开,或许还要等多一段时间才能看清楚。而评估这起私有化成败的唯一评判者,也只有时间。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