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国际机场排名出炉,如何提升航司国际竞争力?

航旅研究 邹建军 2021-05-14 10:16:12

旅客吞吐量整体规模排名前10位的机场,中国占据了六席。

国际机场协会(ACI)公布了2020年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货物吞吐量与航班起降架次的排名,与2019年相比,无论是总体的吞吐量,还是国际吞吐量,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基于客货吞吐量的排名,传统的思考就是各个国家大型机场排名的变化,可能在一定意义上代表了这个国家航空运输市场规模的大小问题。但国际客货吞吐量的排名,却远非规模比较那么简单,它的背后却是国际航空枢纽的空间布局与枢纽所代表城市的国际地位。

2020年的covid-19疫情成为检验航空枢纽国际竞争力的试金石,在褪去行业朝阳发展的外衣之后,留下的显然是躯干的力量。根据ACI公布的2020年全球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来看,整体量的规模,中国的制度优势在疫情防控面前体现得来淋漓尽致,旅客吞吐量整体规模排名前10位的机场,中国占据了六席(CAN、CTU、SZX、PEK、CKG(3493.8万人次)、KMG、SHA),排名第十一位的应该是中国的西安机场,这一方面反映中国航空运输的恢复能力,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国航空枢纽机场服务于国内市场的能力。

但在国际旅客吞吐量方面,中国却无一上榜,虽然这其中有疫情影响的因素,但也恰好说明当前的航空枢纽仅仅表现为国内旅客出入境的门户机场,而非体现为代表中国亚太地区政治与经济地位的国际枢纽能力(应该表现为一定比例的国际转国际份额)。这既与中国机场的国际竞争力有关,也关乎到中国大型网络航空公司的国际竞争力,过低的主基地市场份额,以及难以有效协调的航线结构,终究无法形成高效的国内循环与国际循环的精准衔接。

 

经济晴雨表的定义更多的体现为航空货运市场。它不但与一个国家的制造业规模和发达程度也有关,也与这个国家对外贸易往来,以及物流绩效有关。当然,疫情发展中的航空货运表现,更能体现一国在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竞争地位。2020年,香港与浦东两个机场牢牢地占据前三的领导地位,无疑验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韧性与对外联系能力,这几乎与疫情前一致。但这只是证明了我国货物贸易的规模与国际地位,过低的国际旅客吞吐量排名,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的是我国航空运输国际竞争力的不足,2019年我国运输服务高达4000多亿人民币的贸易逆差就是有效的证明(出口3176亿元人民币、进口7235亿元人币)。

因此,中国航空运输业立足新发展阶段,构建新发展格局,寻求高质量发展的根本任务就要有效利用国内大循环(充裕的国内市场需求),协同推进强大国内市场和打造具有较强国国际竞争力的航空公司,优化资源配置结构,建设自主可控的国际航空运输服务体系。换句话说,就是全面提升中国民航的国际竞争力,尤其是国家中心城市机场与大型网络航空公司的竞争力,特别是与国家政治和经济地位相匹配的服务于亚太地区的能力(航空连接能力)。

所谓国际竞争力,一直以来是理论界讨论和研究的热点论题。美国总统产业竞争力委员会(1985)认为国际竞争力是在自由良好的市场条件,即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的同时能提高本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的能力。世界经济论坛(WEF,1996)认为国际竞争力是企业目前和未来在各自的环境中以比他们国内和国外的竞争者更具吸引力的价格和质量来进行设计、生产并销售货物以及提供服务的能力和机会。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学院(IMD,1996)则认为这是一国或一个企业在全球市场上较其竞争对手获得更多财富的能力;或者一个国家在其特有的经济与社会结构里,依靠自然资源禀赋以创造附加价值;或者着重于改善国内经济环境条件以吸引国外投资;或者依靠国内内部型经济和发展国际型经济以创造并提高附加价值,增加一国财富的能力。

航空运输业的国际竞争力显然是属于产业层面上国际竞争力范畴。根据以上对国际竞争力涵义的阐述,可以将航空运输业国际竞争力理解为一国(地区)民航运输产业通过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获得较其国际竞争对手更高的市场份额,并在竞争中持续获得最佳利益和自身发展的能力。因此,中国民航的高质量发展,就是要提升供给体系对国内需求的适配性,全面提升国际航空枢纽与航空公司的国际竞争力,具体发展措施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一是适应对外开放新格局提高民航市场的开放性。航空运输业的竞争力是通过进入国际市场而不断培育起来的,开放公平的国际市场环境对民航运输业至关重要,没有开放的市场,民航业的竞争力就无从谈起。开放的市场环境,包括开放航权和产业投资管制等,不但有利于有效吸引外来航空投资者和市场服务者,提升国内机场的国际竞争力,也有利于加速推动国内航空公司的走出去,积极变革与创新,参与全球化服务与竞争。

二是推动资源配置的结构性改革,提升国内航空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联合国人类住区规划署共同发布的《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20-2021年)》明确指出“机场和互联网设施对于营商硬环境竞争力影响最大”,“城市间的各项硬件环境差异在缩小,但作为城市营商硬环境的重要影响因素,机场设施的变异系数为 0.434,在各项指标中较为突出”,全球营商硬环境排名Top20的城市,几乎皆为航空枢纽或者港口城市。其中两个重要的评价指标分别为“机场基础设施和航空联系度”,充分体现了航空枢纽与主基地航空公司的关系。

三是加快推进航空产业的融合发展,有效提升我国民机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Covid-19疫情加速了各国重新审视产业发展政策,大力推进融合发展的战略构想。以西班牙lberia航空与空客(在西班牙有三大工厂)的合作为例,其战略内容就涵盖了枢纽建设、绿色发展、交通联运、机队升级和循环经济等五大发展,充分体现了产业融合发展的诉求。

四是提升产业政策的系统性与灵活性,提升航空运输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航空运输产业国际竞争力应该是一种长期存在的状态,这种持续的能力使得民航业在面临突发事件(如恐怖活动、重大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事件)等一些偶然因素的冲击时能够迅速做出反应,减少相关突发事件冲击对整个产业的影响。这一点,无论是2003年的“非典”,还是2008年的“汶川地震”,以及2020年的covid-19等,都有效验证了中国民航业的抗击外在风险的能力。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