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剧本杀“内卷化”,风口还能追吗?

卖家 姜雪芬 2021-05-18 10:19:39

有人一年卖出1.5个亿,有人半年倒闭。

开高尔夫球场的阿北,对开剧本杀店心动了。

他的朋友在北京开剧本杀连锁店,单店首年营业额超过50万,就能回本,年底的目标是开到50家。

在阿北朋友的描述里,这是门轻松赚钱的生意:场地不用太大,开在居民区或写字楼,四五个房间就行。装修成本三四万,一年房租成本10来万,一个店配置3个DM(指剧本杀的主持人,负责组织活动、推动剧本进行),DM按照底薪加15%的提成发工资,买30个剧本大约花费2~3万元,扣掉水电费,首年成本不会超过50万元,拿25万启动资金基本就能开出一家剧本杀店。

对于营业额,他充满了乐观:五一小长假时,一天营业额超过6000元。平时每天开一场,周末人多能开8场,平均一场5、6个人,每人花费200元左右,每月入账3万多元不是问题。

而高尔夫球场投资金额大,办会员的人少,阿北觉得剧本杀店的利润比高尔夫球场的高。

比起精心计算过的投入产出比,他更大的底气还来自于,这是年轻人的社交,是风口,抓住了很快就能飞起来了。

疯狂的剧本杀

阿北今年30岁出头,之前一直做体育相关的生意。这次跟着做剧本杀生意的朋友到杭州参加展会,发现这行可太热闹了。

展会店家进场门票300多元,发行方展位费约5000元。从5月10日开到12日,上百个剧本发行方、1300多家剧本杀店主进入会场。他们穿着道具服,带着展示牌、剧本盒,有的还拿着喇叭,现场吆喝起自家新本,“满1000减100、限时打折”等优惠不绝于耳。

有店家表示青睐爆款老本,这些本子在市场上已经卖了上千套,口碑好,值得入手,再加上优惠活动,能省下一笔钱。

很多店家为新本而来,希望押对新本,比如城市限定款,一个城市才发2~6本,虽然1000~5000元价格比四五百元的盒装本贵,但是玩一场下来就能回本,值得投资。

更多人则在抢“公车“评测名额,表示等晚上玩过之后再做决定。

主办方GoDan工作人员介绍,一天开6车,一个新本有3场评测。大家热情太高了,为了让玩家选得开心,玩得尽兴,他们把西安公司里一半员工30多人,都派到了现场忙活,甚至包下了整座酒店专门用来评测。

“行业发展太快了。”GoDan创始人赵鸿硕说,很多人觉得剧本杀横空出世,近两年突然爆发,其实早在2015年,就有人玩剧本杀。

随着直播热潮,在网上分享剧本杀的人多起来。还在读大学的时候,赵鸿硕和同学偶然接触到国外翻译本,“觉得比狼人杀故事性强,更注重推理,”于是利用课余时间,在线下开了个剧本杀的店。玩了一段时间后,圈子里的朋友开始自己写剧本,公司采购剧本,拓展线上渠道做发行,通过各大社群宣传。

2019年,网文作者也加入剧本创作队伍。GoDan在约稿之余,不断挖掘写手,剧情要丰富,游戏互动性得好,之后和他们签约。

业内,发行方和编剧多采用3:7分成,或者通过一次性买断方式合作。高产编剧比如大学教授喜欢情感内容,一年能写7、8个剧本,能赚上百万;律师擅长推理案件、恐怖内容,兼职学生写校园爱情、喜剧等,平均三个多月写一个本。

据透露,一个剧本大约5万字,多的十几万字,一年下来,写得少的作者也有3万元左右的收入。

发行团队有10来个人,目前,已发行了40多个原创剧本。盒装本平均价格为500元,最多一款产品卖出了7000多套,成了业内爆款。

有了好剧本,线下店生意也愈加火爆。做的比较好的,租下1000多平方米场地,设置20多个包间,一天能开30场,年营业额超过500万。

赵鸿硕研究生还没毕业,GoDan淘宝店剧本杀生意年销售额已超过1.5亿,一年能赚100多万。

剧本杀内卷

随着芒果tv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热播,剧本杀热度升高,愈渐风靡。“我是谜”、“戏精大侦探”等线上剧本杀平台涌现,受到金沙江创投、经纬中国等投资机构青睐。

GoDan也成为淘宝上销量最高的剧本杀商家,跻身第一梯队;剧本杀平台小黑探,通过小程序提供剧本杀游戏分发和交易,覆盖上千作者、剧本,过万家门店,也成为业内第一梯队剧本杀玩家。

剧本杀太火了,玩家、发行方、作者卯足了劲投身创业,而支撑这个行业风口的,正是这群喜欢玩剧本杀的年轻人,其中学生群体及刚毕业的95后占比八成,2018以前恐怖内容占比高,这两年情感内容多了,还有玩家喜欢在剧本杀现场求婚表白。

剧本杀店在西安、成都、武汉等大城市雨后春笋般出来,一年时间里,由一个写字楼一家变成增长到十多家。老店为了吸引新客,不断采买新本。需求催着新品开发跑,赵鸿硕说,过去一年,剧本行业内每天得有10个剧本出来,发行方由十来家增长到上千家。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突破100亿,有1.2万家门店,2020年增长到3万家。

内卷很快来了。当人人都在谈论剧本杀赚钱的时候,可能就是钱没有那么好赚的时候。闲鱼指数显示,4月,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上月增加了110%。

来自长春的传统印刷工厂老板说,前年剧本杀火起来后,厂里一年下来靠印剧本能有200多万元收入,但是疫情期间客流量少,“100多家剧本杀店得有一半开不下去了”。

印刷老板并不在意剧本杀店风口是年轻人的社交货币,还是资本的游戏,他觉得这只是现象级游戏。“我认识的剧本杀店老板,不是富二代就是小年轻创业玩儿,大部分都没有指望这个暴富。”

风口还能追么?

在GoDan看来,剧本杀店倒闭很正常,“开什么店都有风险,”地方太偏僻客流量小,合伙人意见不统一容易散伙,DM不专业也会影响生意。

不少新老玩家对剧本杀走下坡路表现得意料之中:太贵,玩一次两三百,最少得四五个人,凑不齐人,跟陌生人玩很尴尬;很多剧本写得很拉垮,体验感差,边缘角色疯狂加戏,多点《古木吟》《年轮》《余香》《木夕》这种本就不会死得这么快。

还有网友表示,市场就这么残酷,创业能有10%的成功率就不错了。市场上不缺风口,从O2O,到咖啡店,再到奶茶店,很多风口吹不到两年,“横尸遍野”,互联网创业比这烧钱多了。

一位电商从业者分析,盗版剧本是阻碍剧本杀规范化发展的一大因素。二手交易平台上,剧本价格比正版便宜一半,很难管,好剧本身就少,行业乱象更加不利于作者静心创作。

对于行业头部玩家来说,店铺老客占比过半,一半的店家都活得相当不错。疫情影响倒下去一批,但是新店家马上起来了。网上对剧本杀心动的大有人在。“一哥们说他同事,国企单位的员工刚递交了辞职报告,准备创业做剧本杀。”

为了刷到好剧本,不少玩家、店家辗转于各地展会,一年下来能参加6次展会。像小黑探、GoDan这种大的玩家,几乎每一场展会都参加。

为了增强竞争,中小发行除了推出传统的盒装本、城市限定本,还推出了IP本。一位发行方说,易烊千玺主演的《世间有她》电影官方联动剧本杀,上市后卖得不错。“很明显,粉丝玩家不少,”展会现场,不止一个玩家咨询买本能不能送易烊千玺的同名海报。

对于中小发行来说,IP授权费用不低,他们猜测,“鬼吹灯的授权没个100万拿不下来。一般的授权也得三五十万。”剧本杀走到最后肯定还是大发行、头部玩家的游戏。

但剧本杀的未来走向依然是谜。“什么不做就没有风险,风口就在那里,跑得快才有机会赚钱。”

接近下午六点,展会上的剧本杀店家、玩家安静了下来,忙着上车,抢公车名额。

他们几乎都认同行业竞争激烈,有人赔钱有人赚钱,但都说没见过赔得血本无归的。大玩家依然站在风口,中小玩家觉得下一个发财的就是自己。

反正,他们不觉得自己会是赔钱的那个。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