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4个月“闪电退市”,开元酒店私有化背后的迷雾

新京报讯 王真真 2021-05-25 12:03:41

金文杰表示,经过几年的调整发展,开元酒店可能会重新上市。

5月24日,开元酒店正式从港交所退市。自4月16日公布消息以来,业内对于开元酒店私有化及退市的解读和猜想诸多:因业绩承压、股价不佳选择私有化;开元酒店退市后,鸥翎投资合伙人郑南雁将出任开元酒店董事长,开元酒店创始团队将逐步淡出。近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开元酒店董事长金文杰认为,上述解读和猜想存在许多误解。

私有化交易的核心目的:引入郑南雁

5月24日上午9时,开元酒店正式自愿从港交所退市。在此之前,开元酒店股票已于5月20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5月18日是开元酒店股票最后一个交易日,当日收盘13.54港元/股,跌幅为8.51%,开元酒店市值约38亿港元。

上市不足两年的开元酒店进行私有化和退市的动作是迅速的。1月20日,开元酒店宣布已收到来自鸥翎投资与红杉中国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2月5日,开元酒店宣布私有化要约收购先决条件已获达成;4月16日,开元酒店确定于5月24日正式离开港交所。

成立于1988年的开元酒店,2019年3月11日正式登陆港交所。正处于上市初期的开元酒店突然启动私有化及退市程序,引发了业内猜测。有分析指出,疫情对公司业绩的冲击,以及上市以来不如意的股价,是开元旅业选择卖掉开元酒店股权,令其退市的主要原因。

对此,金文杰认为是误解。金文杰指出,从大股东开元旅业的层面来讲,作为一家重资产公司,开元旅业拥有18家已开业酒店、5个商业商场等,总资产为180亿元,而目前的有息负债为60多亿,有息负债率约为30%。截至去年年底,开元旅业报表上拥有接近30多亿的现金和银行存款,现金流不存在问题乃至需要卖掉开元酒店,公司运营非常良性健康。另外,金文杰还表示,开元旅业作为开元酒店的大股东,所持有股份为内部股份,尚未进行流通,当前股价的不如意其实与大股东并没有太大关系,因此不存在因股价不如意而令开元酒店退市的说法。

从开元酒店层面来看,金文杰表示,与其他酒店一样,开元酒店在2020年确实受疫情冲击,发展速度有所放缓,盈利也出现大幅下降,但开元酒店并未因此负债,甚至没有银行负债,公司目前报表上的负债是根据相关会计准则做出的租赁负债,只是一种财务处理方式。开元酒店业绩虽然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亏损,但下半年已实现扭亏为盈并最终实现全年盈利。金文杰认为,开元酒店是去年国内唯一一家实现经营盈利的上市酒店公司。

在解释了业内对于开元酒店退市的误解后,金文杰直言,开元酒店私有化交易的核心目的是为了引入郑南雁。

“智本”郑南雁两年前曾被邀约

在2016年年底接棒成为开元酒店董事长的金文杰看来,带领开元酒店快速发展、为开元酒店物色下一位优秀接棒者是他的两大重要工作。

接任董事长后,金文杰将开元酒店的规模从接手时的80多家开业酒店,发展至如今的340多家。金文杰认为这样的发展速度并不慢,但放眼整个酒店行业,开元酒店与竞争对手华住集团锦江酒店的距离并未缩短,单从市值表现来看,就与后两者相差甚远。相较于开元酒店近40亿港元的市值,华住酒店目前市值约为180亿美元,锦江酒店约为640亿元。

基于当前发展现状,开元酒店想要快速成为中国市场上第一梯队的酒店集团,与锦江酒店华住集团在同一梯队竞争,金文杰认为寻找一位既有酒店行业背景、又有优异企业管理能力的董事长接班人。2019年,他相中郑南雁,并发出邀请,但基于一些担忧,郑南雁并未积极响应。

谈及此,金文杰表示自己理解郑南雁当时的担忧,对于郑南雁这种优秀的企业家、职业经理人来说,拥有较好发挥空间的事业平台才能更好地打动他。而对于家族企业出身的开元酒店来说,若股权结构没有一定的调整,即便郑南雁接手,也无法大刀阔斧改革。

按照金文杰的说法,基于上述考虑,开元旅业决定出让一部分股权,使得公司整体股权结构更加分散、多元,也可令公司的治理结构更加科学。同时,开元旅业不希望所持有的开元酒店股权被摊薄得过少。2020年年底至2021年年初,机缘巧合下,开元旅业与郑南雁所在的鸥翎投资及红杉资本进行了磋商,并达成一致意见。

开元酒店1月2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红杉中国和鸥翎投资联合成立的Kunpeng Asia Limited作为要约人,以每股18.15港元现金,向所有H股股东收购浙江开元酒店的H股股份。待认购期权交割后,要约人及一致行动人将持股100%。其中,要约人持股由无增至42.4%,陈氏集团持股由44.88%降至28.21%,同程艺龙控股有限公司等股东退出,携程香港仍持股5.3%。

在金文杰看来,开元酒店私有化的根本是“资本+智本”相结合,其中“智本”就是郑南雁。

郑南雁上任,金文杰等部分高管退出

据报道,郑南雁自5月24日起正式担任开元酒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分管中端酒店和会员、IT和品牌等重要职能,相关组织架构和汇报关系也会进行调整。

金文杰表示,郑南雁上任后,会取代自己董事长和陈妙强的总裁职务,统筹开元酒店的整体工作,其中包括IT会员体系的打造、中端酒店市场的布局等。至于创始管理团队的调整,金文杰称,除他与陈妙强以及另外一位负责中端酒店的执行总裁会离开外,其他人员一概没有变动。

同时,金文杰表示,这并不意味着他将离开“开元系”。担任开元酒店董事长的同时,金文杰还任职开元旅业副总裁,统管整个集团的投融资等工作,这也成为他离开开元酒店后的主要工作。金文杰称,今后他仍然会在开元酒店的董事会,并在一段时间内协助郑南雁对开元酒店现有业务进行了解。

采访的最后,金文杰满怀信心地表示,郑南雁的带领下的开元酒店,在持续保持国内高端酒店领先优势的同时,加大中端酒店的投入与拓展,将极有可能快速做到千店以上的规模。同时,金文杰也表示,虽然上市不是经营公司的目的,但有助于公司发展,经过几年的调整发展,开元酒店可能会重新上市。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