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国宾馆70岁:自救?还是热情拥抱高端酒店品牌?

空间秘探 许柚 2021-05-28 11:24:57

国宾馆的服务需要提升,但如果照搬西式服务,反而会与整个国宾馆的环境与文化不搭。

有着特殊背景的国宾馆,从接待外国政的政府服务机构到直面住宿市场的激烈竞争挑战,70年的发展历史过程中,一直在寻觅着转型之路。

近日,钓鱼台美高梅集团全新打造的生活方式酒店品牌——美高梅美荟的首家分号于南京亮相。这也是2007年成立的钓鱼台美高梅集团旗下,继钓鱼台、宝丽嘉、美高梅之后的第四个品牌。作为知名国宾馆的钓鱼台,与美国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的合作,或许,可视作国宾馆在新时代转型之路的一个范本。

一、钓鱼台,从外交国宾馆到合资酒店

钓鱼台国宾馆虽不是最早的国宾馆,但却算得上最有名。1958年,新中国早已到了“打扫干净了屋子”准备请客的时候,外交事务开始不断增加。为庆祝建国10周年的一系列接待活动,外交部组织、筹划、营建国宾馆。

不过,彼时的中国,并没有明晰的“现代酒店”概念,外宾来了之后的衣食住行应如何招待?作为当时最高规格的接待场所,国宾馆的设计师几乎是以古代帝王行宫的规格来进行建造,而钓鱼台国宾馆,便是其中的典范。其选址于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北京西郊古钓鱼台风景区,这里是历代帝王们的行宫,“釣魚臺”三字,便出自乾隆皇帝的御笔亲书。

钓鱼台国宾馆 1958年,我国政府决定兴建国宾馆以接待应邀来华参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的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国宾馆选址在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古钓鱼台风景区,并于1959年国庆前夕建成。

国宾馆由中国著名建筑师张开济主持承担设计工作,全程边设计、边施工,上海的家具、天津的地毯、苏州的丝绸料、景德镇的瓷器,又在园林里造园林,最终在1959年国庆庆典前夕,17栋接待楼建成并正式启用。项目细致而又工期不长,在当时,说是举国之力亦不为过。此外,钓鱼台国宾馆在建筑设计与文化阐述上,自带属于中式最高级奢华的风貌,因而,有“东方第一馆”美誉。作为中国从事国务和外事活动的重要场所,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钓鱼台国宾馆接待了上千位来华访问的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见证了外交历史的诸多重大时刻,堪称举世瞩目的中国政界地标。

钓鱼台国宾馆 1958年,我国政府决定兴建国宾馆以接待应邀来华参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的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国宾馆选址在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古钓鱼台风景区,并于1959年国庆前夕建成。

进入21世纪,随着中外合资酒店热潮来临,钓鱼台成为最早“放下身段”开启中外合作的国宾馆品牌之一。2007年,中国外交部钓鱼台国宾馆与美国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合资成立的高端酒店管理平台——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期望通过新创立的合资企业去开发具有自身特色的品牌标识,将“MGM Grand”和“钓鱼台”品牌结合起来,全力打造独具一格的豪华型酒店度假胜地和相关设施。

不过,两者十多年的合作,并没有太过激进的扩张计划。公司麾下拥有钓鱼台、宝丽嘉、美高梅、美高梅美荟四个品牌。根据官网数据显示,钓鱼台美高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已开业的酒店仅有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成都钓鱼台精品酒店、上海苏宁宝丽嘉酒店、三亚美高梅度假酒店、南京鲁能美高梅美荟酒店5家。而在未来5年,还有15家酒店即将开业。

二、国宾馆70年发展史,含着金钥匙的迷惘

从新中国首家国宾馆诞生到如今,恰好走过了70年。在70年的前半程,是国宾馆们以重点外交接待场所而走过的光辉岁月,而后半程,则是在旅宿业一轮又一轮的大浪潮下,对旧传统与新时代的艰难摸索。

1951年,首家国宾馆锦江饭店成立,此后的70年,酒店接待了100多个国家的500多位首脑和政府要员。象征着中美关系正常化的《中美上海公报》和象征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中日联合声明》都在此发布。《中美联合公报》多年后,当尼克松再次步入锦江小礼堂感慨万千,“可以说,中美关系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自此,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为了满足新中国外交及国际事务的需要,一些重点城市都有了自己的国宾馆(迎宾馆),如北京的钓鱼台国宾馆、新侨饭店,上海的西郊宾馆、杭州的西湖国宾馆、苏州的南园宾馆、武汉的东湖宾馆等等。在当时,这些国宾馆只能视作国内酒店的“雏形”,其与真正的现代酒店,有着较大差距。它们主要用于外事接待,产权归国家所有,经营管理也是事业单位的模式。

不过,随着改革开放到来,国外酒店对中国市场的小心试探后,很快加速了在这一片丰沃土壤上的扩张,紧随其后的,是接受过现代酒店洗礼的本土酒店的崛起。可供选择的酒店,正在日益增多,而对于国宾馆而言,市场经济的汹涌而来,正带来前所未有的“生存挑战”。

新时代的国宾馆,发展过程中遭遇了一系列瓶颈问题。其一是竞争能力弱。长期以来,“国有”的国宾馆,无论经营好坏,都不需要担心盈利问题。但进入新的时代,国宾馆纷纷向公众开放,同时开始自负盈亏。譬如在2007年就有新闻称,“钓鱼台国宾馆实行的是自负盈亏的管理体制,不靠国家财政拨款。尤其是近几年来,进一步开放接待高自费客人,效益每年不断增加”。因此,开放的国宾馆也无可避免地要与现代酒店有所竞争。然而,相比起本就是“弄潮儿”的新兴酒店,不少国宾馆在转换观念上的步伐相对缓慢,因而在不少年轻消费者心目中,仍然是“老干部”的形象,难以具备竞争优势。

其二是缺乏规范的流程与行业形象。相比起现代酒店的规范化,国宾馆是基于外交诞生的场所,有着极强的目的性,其“规范”也是基于外交需求的规范。因此,彼时的国宾馆,并不需要品牌、标识以及行业规范,但到了如今,这些要素的缺失,却成为国宾馆摆脱时代束缚、刷新旧形象的掣肘。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近两年大量的外资品牌涌入中国酒店市场,这也导致很多业主变得越来越强势,酒店品牌方要谈妥一个项目没有这么容易。同时,相比之下,业主方会更愿意和万豪、雅高、洲际这类具有强大全球连锁预订网络的酒店品牌方合作。因而,对于国宾馆而言,要适应新的时代,势必是艰难而痛苦的。不过,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国宾馆确实也到了转变思维和转型的时候,以便开启新时代的生存法则。

三、转型突围,国宾馆的3种“新时代活法”

如今的国宾馆,正日益褪去过往的“神秘”,尤其是一批找到自己新活法的国宾馆,也在成为新时代中的一抹亮色,受到新的追捧。

1.挖掘新市场

苏州金鸡湖大酒店、扬州迎宾馆、山东大厦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酒旅市场中,对新市场的挖掘与占据,变得日益重要。因此,对于要在酒旅市场中站稳脚跟的国宾馆而言,跳脱出过去“政务化”的接待服务观念,找到适合自己的新市场,是当下的重要活法之一。

扬州迎宾馆则凭借餐饮板块的诸多亮点,借助自媒体、知名大V,攻心年轻一代旅行者中。扬州迎宾馆的餐饮被认为是代表着扬州的淮扬菜最高水平,为了将这一招牌转化为品牌,迎宾馆于2014年成立了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围绕着“经典传统、市井家常、时令特色、创新融合”的理念进行传承与发展。针对不同市场与人群,打造出了趣园茶社、扬州宴、素慧餐厅等衍生品牌。

扬州迎宾馆在餐饮打造上无疑是成功的,如今已有着较强的市场占有率和较强的盈利水平,趣园茶社、扬州宴更成为了新时代下的“网红餐厅”,常常需排队等位。

山东大厦则是除了在餐饮上创新之外,还在婚宴产品上下足功夫,甚至成立了专门的婚礼会馆,向新婚夫妇提供婚礼私人定制服务和婚宴菜单私人定制服务,满足个性化需求。

2.寻找新合作

钓鱼台国宾馆、前湖迎宾馆

对于不少国宾馆而言,有时候或许并不是不想转变观念,而是有心无力。因此,通过合作来寻找更有经验的一方来助推,在保有自身气质的同时,不错过时代变化,亦不失为国宾馆的新活法。

正如文章开头提及的钓鱼台国宾馆,便可被视作通过合作实现转型的先锋。虽然相比起其他中外合资集团而言,钓鱼台美高梅酒店集团从成立到如今,扩张速度称得上缓慢,但其以现代酒店的视角,树立起了“钓鱼台”的酒店品牌,并提炼出了一以贯之的“中国礼遇”品牌内涵。就这一点而言,钓鱼台品牌已真正迈入了现代酒店行业,而不再被“国宾馆”标签所束缚。

2010年开业的江西省国宾馆——前湖迎宾馆则是完全成长于新时代下的国宾馆,力图规避了旧式国宾馆的经营管理问题。国宾馆被直接交由绿地集团开发建设,打造了江西首屈一指的园林式五星级国宾馆,同时,管理权则被交给业内知名的上海衡山饭店管理公司,高效承担起一系列重要会议的接待工作。

3.开启新改造

西湖国宾馆、苏州南园宾馆、锦江饭店

近两年,寻找新“活路”的国宾馆们纷纷开始了自我升级改造,以适应时代变化。

前文已追溯过国宾馆的历史,不难发现,国内的国宾馆,大多是上世纪的产物,即使使用再小心,也难免老化破败,“老干部”的风格,更难以吸引年轻人。建筑设计的翻新改造,势在必行。早在1994年,锦江饭店就拉开了更新改造的序幕,历时5年,完成了饭店的大规模更新改造工作,配备上了现代化的硬件设施,但又不抹去饭店的历史沉淀。

2004年,扬州迎宾馆也对首芳园总统楼进行了改造,以实现历史与现代、地域与国际、文化与生活的多元结合。而更为惊艳的是2020年对8号楼馥芳园的改造,五针松与白色背景墙相互映衬,奠定了酒店素雅的基调,禅意十足,实现了景观与建筑的有机结合。更以运河为灵感,铺陈出别样的历史雅致,成为诸多酒店控打卡兼品尝美食的重要目的地。

西湖国宾馆也在1999年第一次大规模升级改造,以提升品质,历时17年,带来了全新的一号楼、七号楼、八号楼、九号楼音乐厅。但西湖国宾馆更紧跟时代的改造,则在于其智慧化服务的升级改造。2018年,西湖国宾馆引入了人工智能机器人、共享汽车,不仅仅是在国宾馆“同行”中,即使是整个酒店业,西湖国宾馆也是赶在智能化大浪潮来临之前便已布局的酒店。

苏州南园宾馆开启了“数字化觉醒”,通过与蓝豆云这一酒店智能化管理平台,实现酒店信息化运营管理,为客人提供更为优质的服务体验。

四、国宾馆未来,如何“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对于曾身披荣光的国宾馆而言,70年,绝不是苟延残喘地活着,而应是“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能活得好,且能活得更“随心所欲”。国宾馆身上先天承载着更多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使命,在文旅产业的新时代,国宾馆的立足点,必然是“文化”的呈现与传承。

1. 国宾馆式

独有文化IP展现

如果我们追溯中国的酒店历史,其已历经三千多年,彼时的酒店,大多是具有“国宾馆”性质的,由中央政府官办,以“诸侯馆”“四方馆”“会同馆”“迎宾馆”等称谓,通常用来接待外族来客。深厚的历史,直接影响了后续国宾馆的文化气韵。

什么是国宾馆式的文化?是大国气度的稳重优雅、是宾主尽欢的别致考究、是融合中西的国际视野。在过去,国宾馆对于大众而言,是神秘而难以接近的,如今开放的国宾馆,则更应全面地展现国宾馆式文化。其心思不仅在于设计用度上,更在于酒店细节的方方面面。

以杭州泛海钓鱼台酒店为例,从刺绣打造的客房墙面到华贵大气的衣帽间,从北京四合院糅合徽式风的客厅到金碧辉煌的餐厅,体现中西融合的文化魅力。而衍生自国宾馆的钓鱼台菜系,上至宫廷肴馔谱录,下采民间风味小吃,外及各国元首口味、习俗。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实践、创新和发展,得以具备特有的风格,成为住客了解国宾馆文化的重要切面。

2.外交与名流

“私藏”历史展露

除了呈现者,国宾馆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即“时代记录者”。这是除国宾馆之外的其他大多数现代酒店,所难以企及的。每一家国宾馆中,都保留有那些关于外交的逸闻趣事,甚至是领导人们曾生活的印迹。这些印迹,则成为后人们循迹的打卡地,国宾馆则无需“私藏”这些历史与时代风貌,而更应将历史与设计、产品、服务融合,以此唤起人们对于过去的追溯。

这一点,国宾馆或许可以跟上海和平饭店与天津利顺德大饭店学习。这两者同样都是有着过百年历史的酒店,因而,也见证过跌宕的时代变迁,接待过无数名流。如今新时代到来,旧时代的故事,并未蒙尘,而是被放进了酒店的专属博物馆中,由专人讲解。

除了外交与名流故事之外,国宾馆的餐饮,也是一种时代性的风貌。武汉东湖集团便出版了《东湖美食》专辑,精选了150道融食材与大师艺术为一体的经典之作,记录了东湖人几十年的耕耘和付出。正如集团所认为的,挖掘、梳理、出版是一种传承,是对历史的敬畏。对于时代风貌的记录与传承,为国宾馆更好地打下了文化的基础,成为文旅新时代下的难以被忽视的重要力量。

扬州迎宾馆-趣园早茶大赏。扬州早茶显得十分隆重,充满了仪式感:它有一套完整的礼仪规程,一顿早茶就是一桌完整的筵席,往往要吃上一两个小时,从凉菜到热菜,再到各式点心、主食、水果,甚至是搭配不同菜的调味蘸料小碟,一应俱全。这些餐点一茬一茬慢慢地上,其中菜肴与点心品种之繁多、制作之精细,是扬州早茶最令人叹为观止之处。

3.尊贵中式服务

标杆传承

不可否认,如今不少习惯了现代酒店服务的旅行者,对于国宾馆的服务并不感冒,最初的国宾馆服务,也并非西式服务标准下所成长起来的,而是沿袭传统文化的礼宾接待。因此,国宾馆的服务需要提升,但如果照搬西式服务,反而会与整个国宾馆的环境与文化不搭。国宾馆服务应在吸收西式服务优势的基础上,融入国宾礼遇,打造真正的中式服务标杆。

尽管与现代酒店仍有所区隔,但如今的国宾馆也已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酒店业竞争的浪潮中。未来的国宾馆,无法再做温室之花,或许跟随潮水的方向,恪守自身的内核文化,延承经典的服务传统,才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活下去、活得更好的路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讯老王校长

可以针对50—60岁人群,这个群体活了这么多年,大部分从前都没有为自己花过钱,认真花过钱,使劲花过钱,现在生活好了,开始思考做自己真正的喜欢的事儿了,就该大大的为自己花钱!

2021-05-30
回复
1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