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机场停牌,拟注入虹桥机场等资产,“机场茅”市值重回千亿有望?

国际金融报 蔡淑敏 2021-06-11 15:23:47

在全球疫情和免税红利难以为继的双重压力之下,上海机场在短短几个月内市值蒸发500多亿。

6月10日起,上海机场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根据上海机场发布的公告,上海机场正在筹划发行股份购买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机集团”)持有的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暂定名)100%股权、上海机场集团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暂定名)100%股权及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相关资产。

作为曾经的千亿白马股,在全球疫情和免税红利难以为继的双重压力之下,上海机场在短短几个月内股价接近腰斩,市值蒸发500多亿,此次注入虹桥机场等资产,能否助力上海机场重回千亿市值?

上机集团多年承诺将兑现

上海机场公告显示,此次交易的交易对方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上机集团。

此次交易标的主要有三个部分:虹桥公司100%股权,上机集团拟成立虹桥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虹桥国际机场的主要经营性资产、负债及相关业务,并将其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物流公司100%股权,上机集团拟成立物流公司(公司名称以工商部门核准为准)作为航空物流业务的运营主体,承接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货运站有限公司(下称“货运站”)51%股权,并将物流公司100%股权注入上市公司;浦东第四跑道,浦东第四跑道为上机集团持有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相关资产。

公告表示,鉴于目前交易各方对本次交易仅达成初步意向,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股价异常波动,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上海机场股票自2021年6月10日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据悉,上海机场主要运营管理浦东机场,其控股股东上机集团运营管理虹桥机场。根据《上海航空枢纽战略规划》,这两大机场的布局定位是以浦东机场为主构建枢纽航线网络和航班波,虹桥机场在枢纽结构中发挥辅助作用。

而此次资产重组事项备受市场关注,原因在于上海两大机场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已经存在多年。上海机场在其2020年年报中提到,目前可能存在的同业竞争主要体现为双方可能竞争某一航线在虹桥机场或者浦东机场起降。

事实上,上机集团也早就承诺通过一个上市公司整合集团内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解决同业竞争的目标。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机场在上市初期运营的主要资产即为虹桥机场,但2003年上海机场与上机集团签订资产置换协议,置出虹桥机场相关资产,并置入浦东机场相关资产,由于未解决同业竞争,上机集团承诺:实现通过一个上市公司整合集团内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解决同业竞争的目标。2006年,上海机场实行股权分置改革,上机集团承诺上海机场集团未来将通过一个上市公司整合集团内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

随着此次资产重组事项公布,上机集团的多年承诺或将兑现。民航专家林智杰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还没有披露交易价格,所以也不好判断是“买贵了”还是“买值了”。但抛开价格,此次交易落实国企改革的要求,虹桥机场进入上市公司,完成了混改和上市,虹桥和浦东两场整合到了同一家上市主体,可以说有利于主业的做大做强;此外,能够有助于解决长期困扰上海机场的同业竞争问题。

“机场茅”市值已不足千亿

作为中国三大门户复合枢纽之一、华东区域第一大枢纽机场,浦东机场的客货运吞吐量在国内机场中一直名列前茅。根据中国民航局的数据统计,2019年大陆地区机场按旅客吞吐量数据统计排名中,浦东机场排名第二,当年旅客吞吐量7615.34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363.56万吨,年起降航班511846架次。

作为国内主要的国际枢纽机场,浦东机场的主营业务主要是国际航线旅客运输和相关的非航空性业务,其中非航空性业务包括免税店、有税零售店、餐饮等。得益于高盈利的免税业务发展,上海机场的免税租金收入快速增长,其股价在2019年8月曾达到88.11元的历史高点,上海机场也一度被称为“机场茅”。

但是,全球疫情给浦东机场的业务带来冲击,2020年其国际航线起降架次大幅下滑。在2020年民航机场吞吐量排名中,浦东机场从第2名跌落到了第9名,旅客吞吐量同比上年下降了60%,起降架次同比下降了36.4%。


2020年机场旅客吞吐量排名前十

另一大冲击来源于免税协议修改。根据修改之前的上海机场和日上免税店双方签订的协议,浦东机场以实际销售提成和保底租金的方式获得租金收入,日上上海2017年-2019年向上海机场支付的免税店租金分别为25.55亿元、36.81亿元和52.1亿元,占公司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3%、39.53%和47.6%。

但是,由于疫情影响,免税业务遭受打击,根据上海机场今年1月30日公告中的补充协议,获得租金的方式发生了改变,当月实际国际客流≤2019年月均实际国际客流×80%时,“月实收费用”按照“月实际销售提成”收取;反之,“月实收费用”按照“月保底销售提成”收取。也就是说,未来五年,其免税店业务收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的进展及浦东机场国际及港澳台地区航线客流的恢复情况,具有不确定性。

在公告发布的前一日,上海机场的市值还超过1500亿元,但在公告发布后的两个交易日,上海机场连续一字跌停。随后几个月内,上海机场股价持续下跌,近乎腰斩,10日停牌之前,上海机场股价为48.85元,市值为941.32亿元。

民航专家綦琦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收购是集团和股份公司构架和业务整合的需要,也是近几年国资优化治理结构和提升治理能力的重要举措。但是时机选择可能欠妥,在目前股价尚未止跌企稳的情况下,增发购入业绩不明朗资产,其实并不明智。改革刚性和市场柔性需要平衡,但对上市公司在疫情过后的中长期业绩增长潜力提升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虹桥机场免税业务收入占比较低,在疫情之前其旅客吞吐量也低于浦东机场,但是得益于国内航空市场恢复,2020年虹桥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在境内民航机场中排名第七。

林智杰表示,特别是在疫情下国际航线几乎没有,浦东机场免税收入断崖下滑,这个时候把虹桥机场注入,国内市场恢复比较好,有助于平抑上市公司的经营波动,提升上市资产的质量。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