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红色剧本杀”背后的生意经

预言家游报 郭吉安 2021-07-20 10:57:01

主旋律大年刮起的红色旋风,已经在剧本杀领域有了越来越多的正向结合。

剧本杀作为近年来最吸引年轻人的活动之一,早已成为酒店业关注的对象,而剧本杀自身内容也在持续改造升级。伴随着建党百年的到来,剧本杀和红色文化再次碰撞出了精彩的火花。对于酒店业来说,想要利用剧本杀链接年轻人,也想用红色经济赋能文化,这种新型的“红色剧本杀”不失为一种选择。

“谁能想到一次党建,我们七个人里哭了四个…”

“这次党活倒是新鲜,亲自体验了一把卧底国民党,跟拍谍战片似的。”

“玩到最后发现居然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太神奇了!”

被人民日报点名表扬后,“红色剧本杀”正成为新的风潮党建形式。

时值红色大年,我们发现,市场上多了不少致敬“建党100周年”的剧本,而许多单位的党建活动也采取了剧本杀的形式,通过让党员们体验红色剧本杀,“梦回当年”,感受高代入感、沉浸感的先烈抗争史。

这些红色主题剧本,大多聚焦在抗日战争或是解放战争时期,或是主打谍战阵营,或是偏沉浸情感。且均会以爱国爱党为核心,极具主旋律气质。

我们调查发现,这样的现象背后,一方面是越来越多剧本作者拥有更敏锐的市场嗅觉,发掘了沉浸式红色内容这一赛道产品,也希望借此在官方监管下提供更多正面的、有代表意义的剧本杀内容。

另一方面,被人民日报多次点名表扬后,这一年轻人喜爱的新型娱乐方式也进入官方的视野。除了不少基层党组织选择以这类形式进行党建外,越来越多地方政府会和剧本杀创作者合作,定制相应的地区红色剧本,将地方内容融入剧本故事中,应用于党团活动,试图以年轻人喜爱的方式完成党宣。

这样的合作并非是特殊年份下的昙花一现,事实上,不少地方政府早已走的更远,选择在文旅项目上和剧本杀产品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试图借此为区域产品拉新引流。

但我们同时也了解到,这样的创作存在诸多限制,不少政府会要求主题要够正,甚至会明确表示不希望故事里“死人”。

在红色赛道上,被“收编”的剧本杀能否兼顾教育性和娱乐性?到底有着怎样的想象空间?又是否能持续创造商业价值?我们对话了一众红色剧本创作者和剧本杀文旅项目研究团队,试图找到答案。

01

谍战本猜阵营,情感本论家国,

剧本杀团建的正确打开方式

“社区党建活动想找个不一样的形式,儿子之前玩过一个民国的剧本向我推荐过,说家国情怀特别让人感动,我们就选择了剧本杀,也算是非常新鲜的体验,虽然推理部分有点难,但是形式很有代入感。”北京某街道党支部书记老王告诉我们。

上海某高校学生阿松则是因为平时就是剧本杀的老玩家,所以在学院党建活动时,号召大家体验了高口碑谍战本《刀鞘》。“玩完之后不光会复盘,还会讲人物心得感受,这种方式比单纯参观学习趣味性强很多。”

当前,在微博搜索红色剧本杀,各类党建、团建活动感悟比比皆是,这不仅在“新青年”中流行,甚至吸引了超过60岁的老玩家。

在这类民间自发组织的红色剧本杀党团活动中,挑选剧本是关键的一环。“我们会结合玩家需求推荐一些本子。如果是年轻受众群体,常会推荐一些谍战题材的阵营本,中间有国共两党,日本卧底等不同角色,大家通过沟通明确身份、推凶或者还原故事。这种类型的剧本相对较多。”北京双井某剧本杀店主阿树告诉我们。

由于本身便具备较强的阵营对抗色彩,谍战题材一直是剧本杀中的一种主要内容类型,《孤城》、《谍影》系列、《南京1937》、《刀鞘》等作品在市场中均实现了叫好又叫座,也因其红色背景和世界观而常被店家推荐,部分发售一年有余的剧本也在今年上半年重现销售小高峰。

“但这个题材的作品往往需要玩家做更多交互,更适合年轻用户或者有过剧本经验的玩家。对于一些新手、或者明显团建目的更强的用户,我们会推荐一些红色主题的情感本。”阿树说。

而这一类型作品中,被推荐最多的是《兵临城下》,也正是这个剧本,让市场看到了主旋律内容在情感本赛道里的商业价值。

《兵临城下》由山西朔县1937年的一段真实抗日历史改编,作者之一的逆火为历史学博士,也是朔县人。因此,剧本在历史故事设计和细节上处理得十分老道,瞄准了1937年这座小城中七个不同身份、对抗战不同立场的角色,通过情节设计让大众感受抗日时期的艰难抉择。

“剧本中给了玩家选择:在明知道可能会失败,会牺牲的时候,到底是坚持还是投降?即使玩家们最后没有选择抗日,但当他们得知真实历史人物的坚持时,也能在对比之下更直观感受到先辈的伟大。”作者猫斯图告诉预言家。

不同于过去多见的谍战阵营类剧本,《兵临城下》的题材更偏向情感沉浸,核心通过故事触动受众。

“过去的情感本基本还是以古风、都市为主,没有这种较红色、主旋律的内容,所以一开始我们创作时是有发行压力的,测本阶段,甚至有发行认为也就是800册销量的水准。”《兵临城下》作者猫斯图说。

谁知,去年年底首次展会开测,剧本便打响了口碑,预订成绩节节攀升,“我们也算是开辟出了家国沉浸情感本这条赛道,而且占据了高地。进入今年这个特殊时期,越来越多作者进行这一题材的创作,每次有新剧本问世,都会带动一波《兵临城下》的销量,到现在,已经售出了近五千册了。”猫斯图表示。

如今,明确提出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概念的《兵临城下2》也已经问世,续作把故事放在了解放战争时期,当前剧本预售也突破了3000册,再次体现了红色剧本赛道的市场前景。

“自主创作过程中,核心还是要注意把家国历史背景和可玩性结合起来。让玩家能参与进来,有互动性。而且要注意突出人物的背后故事和复杂性,这样才能让玩家更有代入感。”提到创作心得,猫斯图如此表示。

他向预言家举例:《兵临城下》故事初稿中,所有角色均为男性,但正是考虑到平衡情感性和可玩性,猫斯图设计了3名女性角色,增加了人物的生活感和关系的复杂性。

“玩《兵临城下》的时候有一个留遗书的环节,我们所有人都代入角色很认真的在写。我现在都记得我写过的一句话:‘混乱的世道终将改变,中国人的尊严必能恢复,我死而无憾。’”玩家圈圈说。

显然,对于在主旋律文化熏陶下长成的年轻一代,红色主题与剧本杀可玩性上并不存在天然冲突,只要内容创作足够优质,便可以成为风靡剧本,甚至成为党团活动中的热门选择。

02

政府做甲方,定制红色本

不能“死人”的剧本杀怎么写?

随着红色剧本声量的打响,不少地方政府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定制剧本杀、与作者联合出品剧本杀的模式,产出更具鲜明地方特色的剧本产品。

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无锡、三亚等城市的地方政府均陆续展开尝试。

猫斯图便表示,由于《兵临城下》,他接到了不少地方政府的创作邀约,且正与部分机构进行合作:“有些是希望在已有剧本基础上做一些调整,有些则是希望创作对应地区历史的红色剧本。难度也不同。”

据悉,这类定制合作,政府的采购价多在数十万元,一般不会有特别细致的要求,核心就是“正能量”、“红色背景”、“有特定区域的历史或真实人物故事”。

今年五月,上海普陀党群服务中心便与魔箱科技共同推出了沉浸式党课剧本《光芒》。这一剧本以普陀区工人运动先锋为原型、五卅运动为背景,对于沪西红色历史进行了还原。

完成后,这一剧本面向上海各党支部免费开放体验,是地方政府所进行的党员内部交流尝试。

同时,也不乏政府团队会与工作室联合出品剧本杀产品,以历史爱国教育为核心,面向市场传播。为了保证内容质量,甚至会给予史料和线下场地资源的支持。

以南方某剧本创作团队出品的实景红色剧本为例,据作者介绍,作为献礼建党百年的作品,该团队希望能高度还原当年地方地下党抗争的历史,因此他们还独家获取了当地博物馆的资料文书支持,用于进行故事创作。 同时,该团队也获得了当地地下党工作旧址的建筑使用权,作为这一剧本的实景体验场所,力求做到真实场景、真实故事、真实代入。

当然,无论是仅用于党员内部体验,还是会面向大众,这样的定制剧本尽管不愁发行,也因为政府参与的原因,面临更多的创作要求。

猫斯图便表示,和他沟通的地方政府,会明确要求“不能出现凶案”、“不能有其他人员卧底共产党内部的行为”、“党员的生活作风要注意”等,这也让很多剧本杀中常见的梗和故事设计无法使用。

另一主旋律作者老A则告诉预言家,最关键的是平衡剧本难度设计,对于明显带有红色主题传播任务的剧本,政府相关部门希望能让很多新玩家、老党员轻松上手,但考虑到还是会面向市场,行业中又存在大量老玩家,所以难度设计上需要两头都照顾到。

也有地方政府希望这类定制剧本能够承载5-20人不等的团队体验,同时体验时间控制在2小时内。这也需要创作者打破惯用的固定人物、时长动辄4小时起的习惯。

这些来自甲方的诉求,为红色定制剧本创作提出更多要求。

但大多数内容创作者认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可玩性和红色主题也不存在本质矛盾。

“我们通过巧妙的情节设计和丰富的人物塑造,弱化凶杀,还是可以达成反转、推理等效果。虽然我们弱化了男女间的情感,但是剧本里出现的兄弟情、家国情、不同立场与出发点之间的矛盾,都可以散发出深厚的情感沉浸效果,这样同样可以使玩家具备代入感。”老A解释。

包装技巧也很重要。定制红色剧本《囚图》的作者北京大馋丫头则告诉小娱,创作者会努力把红色主题作为背景,核心还是讲好人的故事。“例如三亚文旅党宣部要求在剧本中加入海南岛解放的情节,如果故事一开头就这样描写,会显得特别空,但是我设计的过程中把它埋在了反转点上,让玩家最后才明白,哦原来一切是为了海南解放。这样就可以做好情感升华。”

值得庆幸的是,由于看重剧本杀的年轻化特质,当前大多数政府相关单位对内容创作都报以较为包容、开放的态度,不会对剧本细节做过多的干涉。北京大馋丫头便告诉预言家,他创作定制本时收到的修改意见也大多围绕改bug,提升内容流畅,均在正常的调整范围。采访中,也有作者表示:“内测调整完给过去的版本甚至可以实现一稿过”。

这也给了定制类剧本更多的生存空间:随着面向市场的地方定制剧本热度走高,越来越多区域也会采用这样的方式,和年轻用户进行“红色对话”。

03

名人故居改造,老旧街区引流,

剧本杀开启红色文旅化尝试

红色剧本的价值是否只是在今年这样的特殊年份获得集中爆发?

采访过程中我们发现,主旋律内容献礼建党只是官方与剧本创作团队合作的切角,除了党宣用途,越来越多地方政府把剧本杀看做吸引年轻用户的法宝,更多运用于地方文旅项目的推广,试图借此为区域品牌带来更多价值。

我们发现,无锡古运河在进行周边景区升级改造的过程中,在当地省保机构祝大椿故居中引入了剧本杀店,借此吸引更多年轻用户来参观文化遗产。

这家剧本杀店以祝大椿所设立的民族品牌源昌号命名,就开在故居内,可以同时开设4-5个剧本体验馆,其中还包括部分实景剧本内容。

为了和景区内容最大化结合,店内很多主推本为古风、民国题材,剧本店还关联了古运河上的游船设施。在实景剧本中,也会有船上搜证、船上玩本的环节,河对岸的玩家还可以享受坐船到店体验。

对比后我们发现,这家剧本店的客单价低于市场同行,实景剧本的价格也大多在200元以下。也因此,周末和节假日期间,剧本店客流极好,大量玩家也选择来到故居内,体验和消费。

显然,这样的红色剧本和文旅的结合,对带动客流量,提升人均消费值有强促进作用。

同时,据北京速博文化股东合伙人陆寅介绍,各地方旅游景区也对剧本娱乐企业进行了开放式合作尝试:“场地方会邀请剧本娱乐行业头部品牌入住,有较大幅度的租金减免,后续尝试分成的合作方式。核心还是希望带动年轻玩家的线下流量,增强消费。”

我们也了解到,除了单纯的桌面剧本类内容,越来越多地方政府也会选择和剧本工作室、密室团队联合出品实景类沉浸式内容。

共青团上海市委、共青团黄浦区委、共青团静安区委便与奇闻密室团队进行设计合作,联合开发了主旋律沉浸式密室项目“红色恋人”,800平方米的空间内,大沽路、渔阳里、四行仓库等一系列上海红色地标被一一重现。

这一融合了剧本、密室、沉浸式戏剧的红色项目,会作为产品持续面向市场。

部分伟人博物馆也在与剧本创作团队谋求进一步合作,希望用更沉浸的故事展现形式,结合伟人生平进行不一样的内容设计,带动更多参观者以更轻松的心态入场。

“从长线来看,这样和地方政府、区域品牌的红色类内容合作是有发展空间和时代价值的。当代年轻人爱国热情空前高涨,政府也希望能够通过年轻人喜爱的手段与他们建立认同感。作为剧本杀从业者,和政府合作承担教育职能,也是在为整个行业做正面背书。毕竟目前行业面临监管,总得有点可以作为代表,能向官方展示的东西。”猫斯图坦言。

陆寅则认为,从商业角度考虑,这样的合作也可以看做是剧本娱乐行业利用自身的沉浸式体验能力为其他领域进行赋能的过程。“不管甲方是国有机构,商业综合体,还是文旅品牌,都是希望能借助剧本娱乐这样的互动形式产品,更贴近其目标受众。这样的商业定制合作,在今后也会越来越多。”

综合来看,主旋律大年刮起的红色旋风,已经在剧本杀领域有了越来越多正向的结合案例。

在面临监管的十字路口,不少剧本杀团队正凭借和官方的多元化内容合作,给监管注视下的行业带来了一条兼具商业性和精神价值的探索之路。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