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哈啰出行暂停IPO,三年亏损近50亿,现金流告急

睿财经 萧玮 2021-07-29 12:02:02

靠着“农村包围城市”和精细化运营,哈啰从“烧钱大战”中活了下来。

近日,哈啰撤回IPO申请的消息不绝于耳。7月28日,哈啰出行相关人员做出回应,“经过公司管理层慎重考虑,哈啰出行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出声明,要求撤回此前提交的IPO申请。后续我们会根据国家监管要求和资本市场环境,适时推进IPO事宜”。

01

哈罗单车“农村包围城市”

哈啰出行成立于2016年9月,2017年,ofo和摩拜相继陷于危机,本来欲扶持ofo的蚂蚁金服将3.5亿美元投给了哈啰出行。对于哈啰出行来说,这笔融资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意味着哈啰取代ofo,成为阿里布局线下业务的重要棋子。

2017年12月到2019年12月,哈啰出行一共获得8轮融资,总额超过200亿人民币,8轮融资中蚂蚁金服领投或者跟投5轮。在蚂蚁金融的光环,哈啰出行也成为市场红人,复星集团、春华资本、高榕资本、GGV纪源资本等机构相继入局。

哈罗靠着“农村包围城市”和精细化运营,从“烧钱大战”中活了下来。

02

单车依旧不能盈利

共享单车经过多轮残酷洗牌,行业已形成哈啰、美团、青桔“三足鼎立”的格局,其中哈啰属于后起之秀,美团单车脱胎于摩拜,青桔脱胎于ofo。根据艾瑞咨询数据,哈啰出行2020年共享两轮(共享单车及共享助力车)骑行次数为51亿次,是世界最大的共享两轮服务平台。截至2020年末,哈啰的两轮共享服务已在300多座城市(地级市及以上)开展。

哈啰作为出行服务提供商,需要铺大量共享单车,这是典型的重资产运作模式。资产偏重,最直接的结果是形成大量折旧及摊销,这将明显削减利润。

利润方面,自2019年开始,哈啰各业务总毛利已经开始转正,分别为4.19亿元、7.15亿元,毛利率也从8.7%升至11.8%。

不过净利润依然为亏损,近三年分别为-22.08亿元、-15亿元、-11.33亿元。调整后亏损15.91亿元、7.76亿元和9.47亿元,2020年亏损幅度有所扩大。

03

顺风车拯救哈啰

共享单车就像一个无底洞,无论是滴滴、美团亦或是阿里,都只是期望这项业务承担引流或是丰富产品线的角色。哈啰出行也在积极布局新业务,如布局顺风车业务和其他业务(本地生活等领域),不过两项业务并非是“原创”,在赛道的尽头站着滴滴、美团和携程等巨头。

招股书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营收4.6亿元,同比增长131.2%;毛利为3.8亿元,同比增长167%;毛利率高达81%,远远超过共享单车业务。随着滴滴出行APP下架,网约车平台战火重燃,美团、高德、嘀嗒出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T3出行均有所动作,哈啰出行也有机会抢占部分滴滴顺风车市场。

但顺风车依旧是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各大投诉平台上充斥关于哈啰出行司机服务不到位或是客服面对用户投诉不作为的投诉。

2020年12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对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公司进行提醒式约谈,指出这些平台涉嫌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网约车业务,存在安全风险隐患。

04

哈啰资金告急

哈啰出行能够维持,主要依赖融资。据天眼查数据,哈啰此前经过8轮融资,总额将近100亿人民币。在这8轮融资中蚂蚁金服领投或者跟投5轮,目前,蚂蚁金服已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5.84亿股,占比36.3%,而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持有1.66亿股普通股,占股10.4%。

据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一份文件显示,2019年12月4日,哈啰出行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将所有单车资产(共计717万辆)抵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蚂蚁全资控股),期限为三年(2019年12月4日-2022年12月3日)。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8.25亿元,仅能支撑其约半年的亏损。

有分析认为,哈啰取消赴美上市后,急需开展新的融资,以填补资金缺口。如果融资不畅,不排除削减业务规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