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客舱保洁员是个什么样的群体?

拉上窗帘 techery 2021-08-02 10:42:27

我国的飞机停稳之后往往需要40分钟才能重新上客,其中至少有20分钟用于“客舱清洁”。

南京近日公布了本次疫情的传染源,与传说中一样,官方承认客舱保洁员是在7月10日CA910航班上被感染。CA910航班图定的航线是“莫斯科-北京-青岛”。但自去年开始,北京入境航班都必须降落在外地检疫,所以才会落在南京——有人说本来应该去上海,但上海不接收。

这些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客舱保洁员为什么会被感染?两周前事情发生时各种谣言甚多,有人说是“在货仓被感染”,有人说是“嫌热摘下了口罩”。但从今天南京官方的说法来看,是“防护洗脱不规范”,“可能造成个别感染”,“继而在保洁员之间传播”……

客舱保洁员是个什么样的群体?她们都做些什么?拉总认为了解这些也有利于日常防疫,所以今天简单介绍一下。

其实每次候机时细心观察的话,你都能看到客舱保洁员。每当一架飞机停稳之后,总有一群大姐列队自机坪进入客舱。她们身穿反光马甲,挂工作吊牌,手里可能拿着扫帚,也可能拿大塑料袋,甚至扛着吸尘器……

她们的任务是打扫客舱卫生,以便飞机重新投入使用。我国的飞机停稳之后往往需要40分钟才能重新上客,这其中至少有20分钟的时间是用于“客舱清洁”的。客舱清洁包括捡拾垃圾,清扫地面,回收毛毯,整理座椅口袋,以及补充“清洁袋”——但她们并不准备清洁袋,那东西由乘务组提供。

乘务组(也就是空姐们)并不负责到站后客舱的清洁,这是国际惯例。如果有“过站”的话——也就是经停——乘务组也不负责过站时的清洁,这也是惯例。若航班提供餐食,空姐会负责回收包装和残余,装在大塑料袋里,到站后交付航食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后门,通过航食公司升降车)。但下降前收起小桌板后,座椅口袋、座位上甚至地板上的垃圾都不再与空姐有关,而是由“客舱保洁员”负责。这也是为什么你举着纸杯向空姐示意时,她经常会说“放座椅口袋里吧”!

乘务组不负责客舱清洁可能是出于尊重,或者安全,但并非所有的公司都如此。国外有些航空公司会要求空乘人员打扫卫生,比如亚洲航空。亚洲航空是廉价航空,不提供免费餐食,客舱易于打理。它们的空乘人员会在客舱巡视时兼顾卫生工作,并整理好安全带。当最后一名乘客离机后,下一程客人马上就可以登机了。换句话说,对于亚洲航空来讲,是不需要“客舱保洁员”的。

我国大多数廉价航空也使用客舱保洁员,可能与劳动力成本较低有关。另一方面,保洁员由机场提供,“客舱清洁”也是机场的收入之一。大型机场航班多,客舱保洁员大多专职。她们从早到晚,只要有航班就得干活。在小型机场,有时客舱保洁员会与机场保洁人员复用。毕竟一天只有三两个航班的话,重复雇人说不过去。

客舱保洁员需要接受培训,包括如何调整座椅角度,如何收拢遥控器,如何使用卫生间等等。但这份看似简单的工作却不省心,主要是我国的航班延误太严重。遇到糟糕天气时,保洁员经常需要与其它地勤人员一样彻夜等候。如果因为动作太慢影响了登机,还会被投诉。有些航班经停时乘客不下飞机,你可以亲身感受空乘与保洁员的关系——有的客气,有的很凶!

客舱保洁员不需要很高的文化水平,这个群体多由外来务工人员组成。稍大的机场都会采取“外包”形式,因为这样才能将管理成本压到最低。外包本身没有错,但管理不到位会惹麻烦。

有传言说客舱保洁员会“顺”走客人留下的面包、零食和过夜包(但其它物品必须上交),也有传言说她们会直接饮用餐车已开封的饮料——这都不足为奇,这些东西在航班结束后本来就是垃圾。只要空乘和乘客们没有“对嘴喝”,大可不必担心卫生问题。

保洁员们是如何染上病毒的?从官方通报看,拉总推测可能是衣物沾染。但细节也不那么重要,防疫形势越是一片大好,倦怠心理就越是上升。所以每隔几个月折腾一次,也许竟然存在“心理学依据”。

当下国际航班少到可怜,要让每一个机场的客舱保洁员们都做到“国际国内分开”,也许等于降薪。保洁员总要回家睡觉,所以更重要的可能还是要严格按照规章办事,把口罩戴好,“防护洗脱”要规范,定期查验核酸!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