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民航暑运告终,全国近半航班取消,德尔塔毒株下民航业何去何从?

出行一客 戚展宁 王静仪 2021-08-04 17:46:52

原本有回暖机会的2021年暑运,也因四散的疫情难逃一劫。

国内疫情形势再度对民航造成冲击。

8月3日,民航局下发通知,明确旅客在2021年8月4日0时前已购买乘机日期在8月4日至8月31日的国内机票,自8月4日0时起至航班起飞前可以免费退票,航空公司及其航空销售代理人不得收取费用。

8月4日中午,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海南航空等30多家航司也已经发布了各自的退票政策。在线旅游平台去哪儿网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8月4日8时平台的瞬时退款申请量已经是平时的10倍以上,超过2021年春运。

与此同时,多地发出倡议书,劝导市民减少出行安排。如北京市海淀团区委倡议:“非必须不出境、非必要不出京。不到人流密集场所,不聚集、不扎堆。最大限度减少出京活动,近期不出京旅游,不前往境外、国内中高风险地区所在市。”山东、湖南、黑龙江、福建、江苏等地也陆续发布类似的倡议或紧急通知。

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财经》记者表示:“按目前各地的趋势来看,今年的暑运已经提前结束了。”

航班管家数据显示,8月3日全国民航执行航班量9365架次,环比8月2日下降12.63%,全国航班执行率为57.8%。

民航暑运已告终?

8月3日深夜,民航局发布免费退改通知。

“近期,全国部分地区出现局部聚集性疫情和零星散发病例,”民航局表示,出台免费客票退改方案是“为配合各地疫情防控要求,减少人员流动,切实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此前,民航局曾发布紧急通知加强国内航班、机场的疫情防控工作,要求加密民航相关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频次。国际航班工作人员列为高风险人员,每隔一天开展核酸检测,国内航班相关人员则每周检测两次。

全国各地疫情风险提高,加之民航局出台免费退票政策,使得民航暑运基本告终。

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的数据显示,截至8月4日11时50分,各大城市的机场已经取消了27%-82%不等的航班。最高的成都天府机场取消航班量237架次,取消率81.72%;其次是郑州新郑机场取消航班量541架次,取消率为80.27%。最低的上海虹桥机场取消航班量212架次,取消率为27.50%。

此外,北京首都机场和大兴机场的取消率分别为48.59%和55.21%,上海浦东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分别为43.42%和41.13%。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7月-8月的暑运是一年中民航需求最旺盛的时期之一。

2019年暑期,中国全行业日均保障各类飞行1.7万班以上,东航、国航、南航等都需新增多条行业,加大运力投放以满足客运需求。

到了2020年同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航班量下降了14%以上。民航局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7-8月全国起降架次为206.8万架次,2020年同期下降到177万架次。

而航班管家数据显示,2021年7月的实际执飞航班量约为38.8万次,远低于2019年的47.1万次,仅略高于2020年同期的32.6万次。

值得一提的是,7月初各大航空公司对今年暑运的预计普遍乐观。全民航暑运计划航班总量96万架次,比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还提高了2.88%。计划执行量最高的航空公司有南航、东航、国航、深航和海航,与2019年同期相比,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分别增加了32.04%和26.79%。

受疫情影响,2021年暑运上半段客运量尚未恢复,下半段又可以预见大面积的航班取消和免费退票,航空业将遭受的损失不难想象。

航司损失惨重

这已经是国内航空业错失的第四个旺季。2020年春运和暑运、2021年的春运的客运量下降已经给民航业造成重大损失。

2020年和2021年春运期间,民航局也曾发布免费退改票的通知,本次是第三次。2020年春运免费退票政策出台后,春运期间民航总退票数超过2000万张,退票金额超过200亿元。

2021年春运期间,受“就地过年”倡议影响,民航运输旅客数量较2020年春运下降45.16%,较2019年下降71.64%。

原本有回暖机会的2021年暑运,也因四散的疫情难逃一劫。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从乘客来看,暑运的主力是学生,因为疫情大多数学生都将取消出行计划,大学生也还没有开学,基本是就地过暑假,近期只剩必须出行的公商务旅客,相当于暑运没了客源。

同时,暑运的目的地多是旅游景区,各地由于疫情相继关闭主要景区,使得暑运失去了终点。

8月3日,文旅部发布《全面加强当前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落实A级旅游景区疫情防控要求,释放严监管信号。

而自从南京、张家界和郑州出现疫情以后,湖南省张家界市、宁乡市,河南省郑州市都关闭了所有A级景区,湖北省武汉市则要求A级景区游客接待量降至最大承载量的50%。青岛、云南、海口、江苏等地的群聚活动也先后宣布取消。

“从暑运的上半场来看,其实效益是不错的,相对于2019年来说,已经基本上完全恢复了。但是下半场提前结束,航司肯定会再次陷入月度亏损。”林智杰对《财经》记者表示。

中国国航在其2020年年报中披露,去年全年办理了退改票近千万张。国航的全年营收仅为695亿元,同比下滑48.96%,亏损144.1亿元,创下上市以来最高的亏损纪录。

四大航空公司的其他三家也不容乐观,南方航空、东方航空、海南航空分别亏损108.4亿、118.4亿元、640亿元。

2021年第一季度,四大航空公司也延续了亏损,国航亏损62亿、南航亏损40亿、海航亏损26亿元。2021年春运的市场低迷是航司延续亏损的共同原因。

相较2020年,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有所缓解,但突如其来的扩散趋势又给民航业增加了太多不确定性。林智杰说,对全年行业扭亏,他并不乐观。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