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旅行社停止接单、从业者收入受冲击,旅游暑假“黄金期”夭折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 张惠兰 2021-08-10 10:35:25

无论是旅行社还是酒店,都不得不面对订单大幅减少的窘境。

一场疫情,让旅游从业者心心念念的暑假旅游“黄金期”基本已经夭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无论是旅行社还是酒店,都不得不面对订单大幅减少的窘境。

“暑假在往年属于旅游的黄金时期,在疫情暴发之后,部分地区没有办法按计划出行,厦门也不允许接待一些地区出游的人群。”一位厦门旅行社的地面接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按照我们往年的情况,一家旅行社一个暑期会接待3万-5万人次旅游人员,7月份我们大约接待了1万人次,8月份是暑假放假阶段,但订单都取消了。”

一些酒店也遭遇了同样的困境,武夷山景区一位酒店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本来预计8月份的住房率跟2019年同期持平,今年这次疫情以来已经缩水了70%了,只剩下30%的订单。

今年疫情发生后,张家界旅游景区成为一个重要的疫情传播节点,对旅游业信心打击较大,很多游客选择取消旅游计划。

“我想趁着这个暑假带小孩和老人出去走走,原本我们打算去普陀山,然后去杭州,时间够的话还想一起去长沙。”一位取消暑期旅游计划的人士表示,“现在已经全部取消了,不敢去。”

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新一轮疫情暴发以来,同程旅行平台的用户咨询量和退改需求大幅增加。“自7月28日起,同程旅行平台总咨询量达到了日常的2倍之多。整体看,酒店、交通、门票产品的退订量均比平时有所上涨。”

大批旅行社停止接单

暑假本来是亲子游的黄金时期,从7月份的情况来看,旅游业确实很火爆。

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一位实习导游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暑假开始,他们7月份的客流量出现明显上升,游船出船的数量也快速提升。

上述厦门旅行社地接表示,往年暑期是旅行社的黄金接待时期,因为孩子放假后,家长会带孩子出行,暑假的旅游订单量最大。

“正常来说,暑假的游客会比往常翻两倍,收入也会翻倍,一个暑假收入占全年收入超过五分之一。”一位旅行社老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但是,在本轮疫情出现之后,各地纷纷加强控制措施,范围涉及到交通、景区、大型会议等,旅游业的火爆也“戛然而止”。

“前几个月,各个景点全部都是人,感觉比往年还多。”一位桂林当地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几个月感觉桂林出现了“报复性旅游热”,但是这一段时间“人全部消失了”。

“我们7月份订单量较往常同期上涨超过20%,但整个8月份携程订单取消了50%,会议100%取消了,现在基本靠的是散客。总体计算,订单量减少了70%。”上述武夷山景区酒店总监表示。

为了防控疫情,目前各地正在升级疫情防控措施。

自8月9日起,陕西省以外来返西安人员需提供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机场、火车站、高铁站、社区(村)、宾馆酒店、旅游景点、接待单位等将进行查验。

合肥新桥机场各项疫情防控措施也在升级,严格执行进出港旅客的扫码和测温工作,对于途经中高风险地区的“红码、黄码”及发热症状旅客一律迅速通知合肥新桥机场联防联控工作组实施隔离管控,有效降低疫情防控风险。

绵阳市各大景区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严格落实“限量、预约、错峰”要求。

各地还有不少涉及到旅行社的措施。

近日,广西提出,旅行社要暂停组织赴中、高风险地区旅游,未出发的旅游团队必须立即取消或更改旅游行程;已经在当地的旅游团队,必须暂停在当地的旅游活动,积极配合做好相关疫情排查工作。

8月6日,上海市文旅局发布通知,要求各大旅行社和在线旅游机构,即日起立即暂停经营本市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8月8日,广州提出,各类旅行社即日起暂停组织跨省团队旅游,暂停接待跨省旅游团队,不得接受14天内有中高风险地区、实施封闭封控管理区域及涉疫地区旅居史的人员报名参加省内游、市内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旅行社从业者也发现,“暂停接单”、“退单”成为他们近期的“高频词”。

“今年疫情没有开始的时候,旅游业已经恢复得挺好的,但在疫情暴发之后,我们从7月底开始陆续停止接单,8月1日正式全线停止接单。”上述厦门旅行社地接表示,这轮疫情波及厦门,他们一方面停止接单,另一方面还需要帮游客退单。

上述旅行社老板表示,他们旅行社7月底所有团都没走,没走的单子都取消并全额退款。停止接单,对资金运行、收入都有影响,损失分成几块,包括保险费用、员工费用等。“目前整个旅行社都没有收入了。”

程超功表示,暑期旅游旺季上半场的表现基本符合此前的乐观预期,局部地区甚至有超预期的表现,无论是交通出行、酒店还是休闲度假均表现出了明显的旺季特征。但随着最新局地疫情的发展,暑期下半场预计会受到影响,整个市场的需求特点也会发生一些结构性变化,例如跨省长线游的比例会有显著下降,低风险地区的短途周边游会有所上升等。

“目前,各地纷纷收紧文旅单位的防控政策,张家界等中高风险地区关闭了境内全部旅游景区,并实施了相关的封禁措施。权威机构也纷纷建议居民谨慎前往中高风险地区旅行,旅游消费信心受到较大冲击,一些地方的学校发布了针对中小学生出省出市旅行的约束性建议,在线旅游平台的近期订单退改量有明显增长,暑期旅游旺季下半场大概率将提前结束。”程超功表示。

旅游从业者收入受冲击

此次疫情对不少旅游业从业者的收入冲击不小。

上述厦门旅行社地接表示,她已经停止上班,只能领取最基础的工资。

“目前公司只给员工最基础的保障,比如半薪或者领最低保障工资,让你在家里等疫情过后再去上班。”这位厦门旅行社地接表示,这类似于2020年疫情暴发的时候,当时她也有5个月的时间只能领取最低保障工资。

为此,她准备把此前的微商业务继续做下去。“公司那边会帮我们想一下怎么增加收入,去年我们老板比较关注大健康养生这一方面,做了一款微商产品,让我们去做销售分销。之后因为旅游开始忙了,我就停下来了。现在疫情期间,要没有收入了,可以继续做。”

上述武夷山景区酒店总监表示,仅8月份他们酒店已经取消掉的会议订单、游客订单、餐饮订单损失接近400万元,因此他的工资也会明显缩水。

“目前,我们员工到主管这一层,工资不变,副经理以上干部,像我这种属于总监级别的,收入跟酒店的效益挂钩。2020年我的收入同比少了近10万元,今年估计如果再这样下去也会缩水。”这位总监说。

为此,他也在考虑控制酒店的人员成本。首先,抓紧人员的补休,在疫情期间,让员工将此前的补休、欠休和年假都休掉;其次,把额外的人力成本暂停掉,包括暂停暑假工、兼职工、部分楼层保洁、餐厅的一些帮工等工作;最后,启动内部员工培训,加强技能的学习。

上述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实习导游也表示,疫情对她的工资有影响。“实习生是按天算工资的,如果客流量太少,就会多给安排一些休假的时间,工资当然就没有那么多了。疫情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去除五险一金后正常的员工工资是4000-5000元左右。疫情期间,每个人的工资只能到2000元左右,基本上减了一半。”

现在,旅游业从业者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旅游业何时能“解冻”。

上述武夷山酒店总监表示,现在不确定的因素有很多,他们也没有办法预估订单何时能恢复。

“现在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更强,人们旅游消费会更谨慎,再加上各地都发布尽量不跨省的通知,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我估计对旅游业的影响会持续到年底。如果9月份能够控制好,10月份黄金周期间,相信还有一波客人会涌进来报复性消费,但目前看这种可能性不大。”上述武夷山酒店总监说。

上述厦门旅行社地接也表示,旅游业何时能恢复,要看各地的防疫工作做得好与不好,此次疫情的发展超乎大家的预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一位游客表示,“目前还没有旅游计划,要等疫情稳定才敢出去。”

程超功认为,不应因为当前的疫情形势,就对今年国庆黄金周乃至整个下半年的旅游市场过于悲观。首先,目前各地的防控措施果断高效,加上疫苗接种率快速提升,相信这一波疫情反弹能够在开学季之前得到控制。其次,在经历了多轮局部疫情后,旅游市场的韧性明显增强,本地化的休闲旅游消费仍然能够为区域市场提供一定的支撑。

他指出,随着国内外疫情形势的反复,旅游市场的复苏面临新的不确定性,国内旅游业的复苏则表现出了明显的不均衡性,在新形势下,这一特征将会更加突出。不均衡性首先体现在不同业态之间,具备需求刚性的大出行行业整体恢复情况较为稳定,而旅行社及其他休闲度假业态则依然面临较大困难。其次是不同地区之间的不均衡,表现在核心客源地的复苏情况整体好于目的地,疫情形势稳定的地区整体复苏情况明显好于疫情多次反复的地区。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