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再见,青岛流亭机场

出行一客 王静仪 郭宇 2021-08-12 15:11:28

流亭机场,关闭后将何去何从?

8月12日0时,服役近80年、长期超负荷运营的青岛流亭国际机场正式关闭,一夜转场至新落成的青岛胶东国际机场,后者正式启用。

与拥有一条跑道、4E级的流亭机场相比,始建于2015年的胶东机场,拥有2条长度3600米的平行远距跑道,运行等级达到最高的4F级,可起降空客A380等所有大型客机,在运行等级、服务品质、综合交通体系等方面实现质的飞跃。

“大概是最后一次从青岛流亭机场出发了。是啊,多少梦想从这里出发,他又拥抱过多少游子的归来……”8月8日,青岛籍演员黄渤的一条微博,表达了对流亭机场的不舍。

胶东机场一期总投资360.39亿元,是山东首座4F级国际机场,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等同级别。根据规划,到2025年,胶东机场一期可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50万吨、飞机起降29.8万架次的保障需求,基本建成“立足国内、面向东北亚、辐射全球”的航线网络。

长年以来,作为山东省规模最大、吞吐量最高的机场,流亭机场超负荷运营。设计容量为年旅客吞吐1200万人次,早在2012年已经满负荷,到了2019年,实际吞吐量更是超过设计容量的两倍。

《财经》记者从中国东方航空了解到,中国东航选派了远程宽体客机空客A330-300,上午8月12日9时16分,MU9980首航航班腾空而起、直上云霄,10时32分抵达上海虹桥机场。伴手礼包括首航纪念版青岛啤酒、崂山红茶,以及青岛特色甜品“海洋之星”等独具海洋气息的特色餐食等。首航机长此前执行过驰援武汉医疗包机、利比亚撤侨、多米尼克紧急接运中国同胞等重大特殊任务,已累计安全飞行2万多小时。

这座新机场,对于人口超千万的青岛有重要意义。胶东机场启用后,日起降航班架次将由流亭机场的日均550多架次,逐步提高到日均800架次左右。

胶东机场的名称,也彰显了青岛的野心。作为胶东经济圈(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日照五市组成)中心城市,青岛以交通先行,承担起推动区域协同发展的重任。

2020年10月,时任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介绍,开放是青岛最大的机遇和优势所在。从内外两个循环来看,对外,青岛是东向日韩、西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新亚欧大陆的重要节点城市,上合示范区是推动上合组织国家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边合作的开放平台。同时,青岛也是山东对外开放的桥头堡,是黄河流域九省区的经济出海口,在统筹内外两个循环中,就有了“双节点”的价值。

流亭机场服役近80年

近年吞吐量是容量两倍

“青岛流亭机场最后一天的起飞。”8月11日凌晨五点,在候机的韩先生发下了这条朋友圈,并附上了定位。

从念书到工作,今年是韩先生在青岛的第五年。他向《财经》记者回忆道,自己在流亭机场接过导师,流亭机场也见证着他一次次的工作出差,“这个机场停了,所以这两天很多去打卡的。”

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前往沈阳的青岛航空QW9779航班为青岛流亭机场最后一个出港航班,预计19:50分起飞;由上海虹桥起飞的山东航空SC4674航班将为青岛流亭机场最后一个进港航班,预计20:05分抵达。

青岛市地方史志研究院资料显示,从1944年日军强占民田、建设军用机场算起,流亭机场已经有77年的历史。

1940年8月8日,日军在城阳流亭侵占450余户民地1100亩,开始修建机场,4年后,流亭机场建成,配有T型跑道,南北跑道长1019.32米,东西跑道长973.09米,均宽50米,厚15厘米,为日军在山东半岛的重要军事基地,在抗日战争的最后一年,承担了为驻青乃至驻山东、华北日军运输军队和军需的任务。

新中国成立后,流亭机场长期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专用机场使用。直到1982年11月,民航青岛站在流亭机场重新复航,才结束了青岛没有民航机场、民航飞机的历史。

青岛流亭机场曾历经三期扩建,逐渐成长为山东第一、全国前十的大型机场。

流亭机场民航开航之初,机场条件有限,大型客机不能起降,1984年,为满足客货运输需要,进行第一次扩建。

边扩建边开航,流亭机场一举开通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十多个大城市航线,民航市场迅速繁荣。1986年改建完工的当年,完成旅客吞吐量81539人次,货邮吞吐量1468吨,分别是1982年的15倍和4.2倍。

1994年,青岛—大阪航线开通,结束了山东省无始发国际航线的历史。

2001年,以年旅客吞吐量520万人次为预定目标,流亭机场开始第二期扩建,跑道由2600米延长到3400米,新建航站楼6.5万平方米、停机坪18.4万平方米、停车场2.6万平方米,达到4D级标准。

2004年,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帆船赛,机场开始第三期扩建,按满足年旅客吞吐量1200万人次、高峰小时5120人次的运输需求设计。机场飞行区设计达到E类使用标准,能够满足除世界最大机型空客A380以外全部飞机的满载起降。

此后流亭机场的吞吐量持续攀升。2010年11月19日,流亭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1000万人次,迈入大型空港行列。2012年,流亭机场开通青岛至法兰克福、青岛至洛杉矶航线,成为山东省首条洲际客运航线和货运航线。

2019年,流亭旅客吞吐量为2555.6万人次,同比增长4.2%;航班起降18.6万人次,同比增长2.1%;货邮吞吐量25.6万吨,同比增长14.2%——吞吐量已经达到1200万设计容量的两倍以上。

受益于独特的地理位置,青岛机场日韩门户特色彰显,2019年日韩航线形成了日均63架次的密集航班波,韩国旅客量成为全国第2位。2019年青岛机场国际航线总数达到37条,国际旅客吞吐量突破400万人次,达到418.7万人次。

不过,在硬件条件制约严重的情况下,流亭机场持续高位超负荷运行,保障能力接近触碰“天花板”,一直通过提升管理软实力来适应客流。

比如流亭机场仅有廊桥机位14个,是国内同体量机场当中数量最少,也是远机位使用率最高的机场,各环节保障裕度已几近极限状态。

在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每日进出流亭机场航站楼的人数达10万人次以上,但航站楼内仅有46套卫生间,包括蹲位267个、坐便124个、小便池175个,难以满足日常保障需求。

胶东机场延期两年投用,

计划吞吐量3500万

早在2010年,青岛就提出迁址建设新机场的构想,并为之反复争取。

“十二五”以来,新机场项目加速落地——2011年,青岛新机场纳入国家规划,机场定位由普通干线机场提升为区域性门户枢纽机场;2014年,获得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复立项;2015年,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2016年,新机场建设进入全面推进阶段;2020年,工程建设全面竣工。

胶东机场最早计划于2019年9月投运,但延期两年至今,同期在2015年底开工建设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迄今已投运超过一年。

航空媒体“航旅圈”报道,延期主因是空域限制,如何在军方主导的空域限制下进行飞行程序设计,是胶东机场面临客机如何进出机场的重点难点。

《青岛日报》在2016年报道,由于军事战略地位重要,青岛是国内空域矛盾最为突出的城市之一,周边机场多达7个,机场布局密集,航路航线交叉,如果进行空域调整,需要涉及的军种和军地单位多、协调的层级高、投资规模大,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国内不少机场的改、扩建,都是因为这一问题的困扰陷于停滞。

民航华东局也曾公开表示,青岛新机场的建设和运行,需要对胶东地区空域结构作重大调整。对此,华东局组织督导民航各有关单位直面空域使用限制难题,加强与北部战区空军等有关军航的沟通协调,研究制定满足青岛胶东机场平行跑道独立运行需求和军航战备要求的飞行程序设计和运行方案,完成了青岛胶东机场建设工程的一项重点难点工作。

此外,青岛国际机场集团原董事长焦永泉等四人因受贿近亿元受审。2021年5月26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四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至2019年,被告人焦永泉分别同被告人王勇、张正民、王喜胜共谋,利用担任青岛国际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项目承揽、亲属就业调职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单独或指使王勇、张正民、王喜胜索取、收受单位或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300余万元。

2021年7月12日,民航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印发通知宣布:胶东机场在8月12日0时开始运营,青岛地区空域结构调整方案将同步实施。

根据规划,到2025年,胶东机场一期可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50万吨、飞机起降29.8万架次的保障需求,基本建成“立足国内、面向东北亚、辐射全球”的航线网络。

到2045年,二期再建设2条近距跑道,新建T2、T3航站楼,机位数增加至290个,航站楼面积达70万平方米,可满足旅客吞吐量55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100万吨、飞机起降45.2万架次的保障需求。

是青岛新机场

也是胶东半岛新机场

8月12日0时的胶东机场转场,是中国民航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性整体转场。

三四字代码、导航数据、航路航线、空域等航空数据均在0时同步切换,胶东机场运行保障相关的所有驻场单位人员、设备、系统等要素在0时全部启用,两个机场的运行不仅要在短时间内实现无缝衔接,而且胶东机场一转场就要立即进入满负荷运营状态。

不过最近由于国内疫情防控不断升级,胶东机场的航班起降不如平日繁忙。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8月12日启用当天,计划进出港航班共112架次,其中计划进港航班64架次,计划出港航班48架次。

胶东机场位于胶州湾西北岸,距离青岛市中心约60公里,比流亭机场远了不少,不过对于淄博等地的旅客而言,却是方便了出行。

作为集航空、高铁、地铁、高速公路于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青岛市内外有多种公共交通方式可达胶东机场。比如地铁8号线自青岛北站至胶东机场只要八块钱,耗时47分钟。

同时,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公告,8月9日,济青高铁青岛机场站正式启用,初期安排开行10列动车组列车,青岛、济南、淄博、潍坊、日照、临沂等省内旅客均可乘坐高铁直达青岛机场站,实现1小时通达青岛全域、1.5小时—2小时抵达山东半岛主要城市。

当地媒体普遍认为,胶东机场将对青岛开放格局、城市拓展、能级跃迁等方面带来不可估量的意义。

保持对内和对外交通的开放,航空业处于不可或缺的桥梁作用。王清宪介绍,目前青岛正处于“二次创业、重新出发”的时期,提出要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中国人工智能应用与服务产业高地等等,开放正是青岛最大的机遇和优势所在。

王清宪表示,青岛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中地位独特,既是内外循环的“双节点”城市,也是国内南北、东西大循环的“双节点”城市。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曹允春也认为,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的建立对青岛未来经济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流亭机场的游客、货运等都没有发展到一定水平,胶东机场要通过机场航线网络与世界工商业大城市相连接,同时利用海洋经济区位优势,连接全球价值产业链,将世界更多的经济发展要素融入其中,这也能够解决青岛下一步经济转型的根本性问题。

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清华北卡物流与企业发展中心主任蔡临宁认为,青岛的先天优势是青岛港的海运,跟阿联酋迪拜、荷兰史基浦等相比,青岛又多了铁路。青岛胶州湾国际物流园实现了海、铁、公多式联运功能,让青岛的空运优势得以扩大。

至于旧机场流亭机场,关闭后将何去何从?《青岛日报》报道,该片区被初步确定为“青岛市的新中心”,建设一个集产业、商务、消费、金融、交通、教育、医疗、文化、运动、景观为一体的高端现代、活力时尚的“未来之城”,具体规划将于2022年公布。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