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疫情重创扬州牙刷产业,酒店用品供应生态谋变?

酒管财经 鲁西西 2021-08-16 11:06:05

焦虑,弥漫在酒店产业上下游。

再次出现的疫情正在深刻影响着扬州市杭集镇。这个输出全国8成牙刷的地区一旦生产遇阻,全国酒店用品都将面临缺货的尴尬局面。

然而更大的危机却在于,一直没有过多进展的取消酒店“六小件”政策,或将借此顺势向下执行。这将深刻改变酒店用品行业的生态,也将深刻影响整个杭集镇的产业结构。

“国内每卖出10支牙刷,有8支产自杭集镇。全世界一半的酒店日用品,同样产自杭集镇。”

只是,这个位于江苏扬州的世界级洗漱产业带,正在经历着疫情带来的煎熬期。而国内整个酒店行业也面临着“扬州停产,全国缺货”的尴尬局面。

对于杭集镇诸多生产企业而言,除了生产遇阻带来的影响外,在各地密集出台限制、减少使用酒店“六小件”(一次性用品)政策环境下,是否会因此次疫情持续强化,才是这个产业重镇更加关注的问题。

面对新的市场环境,阵痛与转型、洗牌与迭代,正在成为酒店用品行业的关键词。正如江苏省酒店日用品协会会长兰进此前坦言:“杭集的酒店日用品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形势。”

焦虑,弥漫在酒店产业上下游。

PART01

“赶在封城前,我把百万元备货运至武汉分仓”

7月中下旬,在南京出差的周维俊,恰好碰见南京再起疫情风波,作为江苏罗来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周维俊见此情况,心惊肉跳。

“南京距离扬州并不远,这场疫情是否会波及扬州?这是我当时的第一想法。”周维俊告诉《酒管财经》。

经历过2020年的疫情,每个酒店用品企业对疫情都心有余悸,面对生产停摆、运输阻隔、酒店闭店的三重压力传导,可以说是至暗时刻。

回到扬州,周维俊连忙加大生产负荷,计划提前备货数百万元,运送至武汉等分仓。“当时也有人说,会不会小题大做。但我一直坚持,如果疫情没有波及扬州,就相当于多了一些库存;如果真的出现疫情,那就正好能派上用场。”

一语成谶!

周维俊回来不久,扬州就出现疫情,当地防疫政策持续升级,几乎等同于“封城”。此时,不少客户打来电话询问能否出货,周维俊都告诉他们,还有比较充分的备货,让客户们宽心不少。

不过,如罗来雅一样赶在疫情前备货的酒店用品生产企业并不多。“不少企业甚至没想到扬州会这么严重。”

周维俊告诉记者,在疫情常态化的现实语境中,企业也在慢慢适应这种常态化。但是,占据全国酒店用品70%市场份额的扬州,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全国酒店业面临“扬州停产,全国缺货”的尴尬局面。

并且,当非疫情区的诸多酒店日用品消耗殆尽时,这种缺货局面将会日益加重。尽管各地疫情获得有效防治,但其对酒店产业带来的影响不得不重视起来。

面对疫情常态化行业如何未雨绸缪?周维俊认为还是得依靠政府,“政府现在效率很高,处置疫情风波的周期也在缩短,未来疫情的影响也将会越来越小。”周维俊对未来保持乐观。

PART02

酒店供应行业将迎变局?

“现在像拖鞋类的产品,已经出现涨价的苗头。如果扬州疫情持续,接下来‘六小件’(酒店一次性用品)可能也会出现涨价的情况。”河南一酒店用品经销商崔先生这样告诉《酒管财经》,部分紧俏的一次性拖鞋,甚至每双已经上涨了一两毛钱。

“这是源于货源紧张,供应链上游涨价。我们经销商非常理解酒店经营者的处境,尽可能地维持原价。”他说

处于本轮疫情的风暴眼,郑州酒店业受到较大影响。“当时郑州有酒店害怕疫情期间缺货,告诉我们一定要多给他们留一些,结果他的酒店入住率,从70%左右下降到20%左右,其自身备货还能维持到8月底。”崔先生苦笑着说。

不过,全国其他地方酒店用品却很紧缺,现在也正在让全国经销商开始紧急调货,除了给自己的客户留下充分的库存外,河南一些经销商也将库存销向外地。

作为深耕酒店用品行业多年的经销商,崔先生更担忧整个酒店用品行业的生态变化,以及未来的出路。

据了解,从2019年开始,包括上海、北京、西安各地都出台相关政策,推动酒店、旅馆限制和减少“六小件”(即一次性牙刷、牙膏、香皂、浴液、拖鞋、梳子等洗漱用品)的使用。

尤其是上海,规定旅馆经营单位主动向消费者提供客房一次性日用品的,由文化旅游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处5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

《酒管财经》注意到,国内取消酒店六小件的倡议其实由来已久,但真正实施起来波折重重。

从2002年上海首次提出倡议到2007年北京号召用大包装容器代替小瓶装,到2009年长沙的“不主动提供”,再到2013年广州开始规定酒店无偿提供一次性日用品最高罚1万元。十几年来,限制、取消酒店一次性日用品供应的倡议、呼吁不绝于耳,但是每次最后都不了了之。

如今,随着疫情常态化,无论是暂时性缺货,亦或是环保压力、政策引导,都在加速酒店减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和普及。

“在酒店用品中,只有‘六小件’等耗材是用量最大的产品,未来酒店用品行业生态可能发生一些变化。”崔先生说。

PART03

洗漱产业重镇的革新

各地出台相关政策限制“六小件”,理由多因环保等。

此前,广州地区酒店行业协会曾经对近10家酒店每天产生的可回收垃圾进行调查,以一家星级宾馆有房间100间左右、按照八成入住率来计算,每套“六小件”包含了独立的10件物品,每天可产生垃圾就达到了800件。

庞大的“六小件”市场使用量,成就了洗漱产业的壮大;如今也因为环保、资源浪费等问题,禁锢这一产业的良性发展。

某国际品牌酒店有关负责人告诉《酒管财经》,目前,高端酒店之所以尚难实施不主动提供“六小件”服务,因为提供此类用品是客人衡量酒店服务品质的标准之一。

“一方面大多数客人都没有携带洗漱用品的习惯。另一方面,远途商旅乘客搭乘飞机不允许带一定容量的液体,如果酒店不提供,将给客人造成不便,也将直接影响酒店的服务品质,甚至不利于酒店经营。”该负责人解释。

在该负责人看来,“如果从环保角度出发,不妨从生产环节抓起,光抓酒店环节只治标不治本。”他表示,目前已有一些连锁酒店品牌开始使用可降解材料包装的洗漱用品,从酒店用品生产环节入手,或能更好地解决“六小件”带来的污染问题。

上述酒店负责人的意见,也引起部分消费者的共鸣。

商旅人士陈先生告诉《酒管财经》,去年年底其去北京参会,入住某国际酒店的时候,房间内并未有一次性洗漱用品,“主办方给每名嘉宾提供了洗漱礼盒和一条毛巾,参会完还可以带走,比使用一次性洗漱用品体验感更好。”

“事实上,不少中低端酒店把降低成本的目光瞄向了‘六小件’,一些牙刷使用一次就炸毛,这种牙刷对牙齿其实是有损害的。”一名酒店用品经销商私下告诉《酒管财经》。

如何破冰?

与《酒管财经》的对话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从“求量不求质”的粗放型生产,转向环保化、精细化、科技化生产,或将是洗漱产业革新的方向。

这种趋势正在悄然进行。去年,杭集从酒店日化向民用洗护积极转型,走向创造价值的前端。

例如,杭集镇的相关企业通过京喜触电社交电商,并与京喜共同建设“京喜江苏省口腔护理用品产业带示范基地”、“京喜江苏省洗护用品产业带示范基地”。

作为中国第一只中药牙膏的发明者,“两面针”通过与京东合作,借助“轻C2M”模式优化产品线,上线仅10天就卖出19万的业绩。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