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7家高星酒店密集开业,西藏文旅迎来“第二春”?

空间秘探 郑豫舟 2021-08-19 09:54:31

热潮之后,期待西藏的高星酒店成为西南住宿的一颗新明珠。

近日,逸扉酒店将旗下第6家门店落在了海拔3800多米的西藏日喀则。同时消息传出,希尔顿也将抓紧筹备其在西藏的第二家门店。时隔数年,西藏高星酒店市场,似乎正迎来又一波小高潮。

01

希尔顿/逸扉接连开业

西藏迎来7家高星酒店

8月6日,日喀则乔穆朗宗逸扉酒店正式迎客并接受凯悦及首旅如家双官网预订,这一酒店坐落于日喀则市中心,占据优越地理位置,可俯瞰城市景观和著名的扎什伦布寺。这一新酒店,成为凯悦酒店集团入驻西藏自治区的首家酒店,也刷新了国际连锁酒店的海拔新高度。

除此之外,据逸扉酒店官方介绍,位于林芝、吉隆的逸扉酒店都将在近年内陆续开业。

无独有偶,全球海拔最高的希尔顿酒店,也将在第四季度于日喀则正式开业。酒店可欣赏迷人的高山雪景,既有藏族文化特色,又融入现代时尚。

时间再往前推几个月,松赞南迦巴瓦山居在林芝正式揭幕。这是松赞酒店在藏区的第12家酒店,酒店选址在有“中国十大最美雪山”之首的南迦巴瓦山峰附近,周围是古老的雅鲁藏布江,松赞南迦巴瓦山居就在一江一山的怀抱中被孕育。

多家高星酒店的布局,揭开了近两年西藏高星酒店发展的一角。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2021年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西藏新开与待开高星酒店共7家。这个数字看似不出彩,但我们不妨将其与同期的杭州、重庆、成都做个对比。

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数据表明,2020年至今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重庆、杭州分部新开7家高端酒店,成都略多,新开10家。作为国内酒店设施数最少的行政区,西藏的高星酒店开业数据,已极为惊人,甚至占到了当前所有高星酒店的三分之一,完全称得上是迎来了一个小高峰。

02

时隔数年,

西藏为何再度火热?

事实上,在当下这一波高星酒店开业热潮之前,西藏在更早之前,也曾有过一段旅游黄金期,带动了当地酒店业的发展。

伴随着青藏铁路的通车,2010年-2017年 ,被视作西藏旅游的黄金年代。据官方数据显示,2010年西藏旅游接待人次是2005年的3.8倍,旅游收入是2005年的3.6倍,在当年再创历史最好水平。西藏旅游的人次,也从2010年约682万人次激增至2019年的4012.15万人次,增长率惊人。

世界屋脊的开放姿态,吸引了诸多国内外高星酒店的入驻。西藏首家国际高星酒店拉萨瑞吉度假酒店,为西藏填补了没有五星级饭店的空白,香格里拉、洲际、希尔顿的落址,助推了西藏旅游业的发展。

不过,彼时对于高星酒店而言,选址西藏的布局意义,或许更大于盈利。文旅部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西藏星级酒店利润总额皆为负数。

一方面,由于地理环境与气候影响,西藏旅游的高峰期集中在4月到10月,被赋予“此生必去”的含义背后,更多的是大多数人“此生只能去一次”。

另一方面,在西藏旅游最为火热的那几年间,恰好是驴友、穷游、拼车游盛行的年代。文青们怀揣着一颗藏地朝圣的心,在条件艰苦的青年旅社交换旅途故事,远胜过住高星酒店孤独地看雪山。

这一点,从西藏的星级酒店构成中也可见一斑。2019年西藏共有68家三星级酒店,44家四星级酒店,3家五星级酒店,另外一星级酒店及二星级酒店分别为4家和46家。低星(一星级)、中星(二、三星级)、高星(四五星级)的比例,分别是1:28.5:11.75,价格适中的中星酒店显然占据主流。此外,还有大批尚未计入星级的客栈、民宿、青旅,满足着囊中羞涩的年轻人的旅途梦想。

时至今日,情况则有所改变,西藏高星酒店市场的再度火热,与以下3点有密切联系。

西南热潮

尽管2020年受疫情影响,西藏的旅游业也不可避免地收到重创,旅游人次与旅游收入较2019年双下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仅2020年上半年,西藏就接待游客达833万余人次,在全国旅游市场复苏率中排名第一。尤其是去年5、6月以来,西藏旅游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正增长。

这与疫情影响出境游,从而推动国内西南旅游热潮不无关系。2020年以来,西南旅游热度持续升温,领跑全国,这也带动了酒店集团的抓紧布局。

铁路新线

2007年全线通车的青藏铁路,带动了西藏旅游,尤其是拉萨地区旅游的热潮。今年,由西安始发的“唐竺古道号”旅游专列以及联通拉萨与林芝的拉林铁路的开通,缩短了旅途时间,让进入西藏变得更为便利。

铁路新线的另一个意义在于,让西藏旅游不再只有拉萨,而是由拉林铁路,贯穿起藏东美景。此外,消费者在淡旺季也开始有了明显的城市取向。如在淡季,日喀则、山南等景点的人气值名列前茅,而到了旺季,林芝和拉萨呈现出绝对的优势。

因此,可以很显然看到,酒店集团在西藏的选址,不再受限于拉萨,而是向林芝、日喀则等城市转移。

消费升级

不同于几年前以穷游为风尚,在消费升级、尤其是出境游受困的大环境下,更多消费者对于旅途开始有了更多品质要求。藏地之行本就艰苦,一家各方面都极为标准化、能够满足高质量食宿的高星酒店,成为诸多高净值旅行者的新需求。

相比而言,当下西藏住宿市场,整体配套服务仍比较落后,高星酒店逐渐供不应求。这就需要酒店集团抓住时机,适时布局。

03

两波热潮后

西藏高星酒店变与不变

在诸多因素影响下,西藏的高星酒店开启了第二波热潮。两波热潮背后,则暗藏着变化与坚守。

首先看西藏高星酒店的变化。

其一是选址的变化。这一点颇为明显,从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出,在第一波热潮中,拉萨与林芝占据绝对的主导。拉萨得益于西藏首府的地位,使其成为几乎每个旅行者第一次前往西藏必然要抵达的重要目的地。也正是因为如此,拉萨在经历热潮后,又因过于商业化而被诟病。

林芝则因“藏地小江南”的宣传、低于3000米的海拔,日渐成为旅行者西藏旅游的第一站,以逐渐适应藏地的高海拔。

2017年拉萨、林芝、日喀则三市被确定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进一步带动了林芝的发展,同时让日喀则这一喜马拉雅山下的小城,有了更多曝光。

第二波热潮中,拉萨的高星酒店布局减少,拥有铁路直达的林芝、更具新鲜感的日喀则,成为了高星酒店的新目标。

其二是酒店品牌数量变化。在第一波热潮中,共有分属于4大酒店集团的5个国际品牌,以及开元、松赞2个国内酒店品牌。此外,保利、恒大等地产系的酒店,也在当时盯上了林芝作为康养旅游胜地,进行布局。

到了第二波热潮,出现了更多新品牌,如前文提到的逸扉,以及国内的名人酒店。高原上的竞争,或将日益激烈。

其三是酒店集团开始从浅尝辄止到深度布局。在第二波热潮中,不少酒店集团的新酒店,都是其在西藏的第二家分号,如布局林芝后又布局日喀则的第二家希尔顿,落址林芝后又在拉萨新开一家酒店的开元,以及坚守滇藏线布局的松赞,已经在拉萨、林芝地区,陆续落子了3家酒店。

在变化之外,西藏的高星酒店,仍然有着难以被打破的准则。

一是本土酒店始终占主导。第一波热潮的12家酒店中,共有7家本土酒店;到了如今,5家本土酒店,再加上“中西混血”的逸扉,本土酒店始终占据西藏高星酒店的大多数。西藏这一最深入中国腹地的神秘之地,相比起其他大城市而言,或许让国际品牌轻易不敢布局。

也正因如此,藏地才得以率先诞生以“风景+精品山居+在地文化+当地居民员工+游客体验”的模式广受认可的松赞。

二是重文化氛围。西藏有这样的魔力,无论是国际品牌还是国内品牌,在进入这片区域后,都会自然而然地借用当地文化,模仿当地建筑样式,化身为一个个藏地文化的传播使者。

西藏的第一家高星酒店拉萨瑞吉度假酒店,便是将将当代奢华与传统的西藏元素融为一体,以窗景框住喜马拉雅山以及拉萨河谷的壮丽美景。

最新开业的日喀则乔穆朗宗逸扉酒店同样极具藏区民族特色,“吉祥八宝”迎宾浮雕、经书墙风格的创逸空间,每个楼层展示不同系列的藏族本地文化、每间客房内均有各不相同的藏族画作。

如同一种接力,正如旅行者为西藏的瑰丽文化而来,进入西藏的高星酒店,也乐得打造出当地的文化氛围感,将西藏文化代代传承。

04

西藏高星酒店

能成为西南的明珠吗?

第二波高星酒店热潮已来,作为西南五省区市(重庆、四川、云南、贵州、西藏)的一员,西藏高星酒店如何借力这一波浪潮,成为西南旅游市场的明珠?以下3点值得关注。

传统风情与革新势力

尽管高星酒店们对西藏风景的呈现、传统文化的表达,日臻圆融,但相比起在其他省市,西藏的高星酒店,往往更关乎传统而忽视了革新的势力。

在这一影响下,高星酒店反而会更快地陷入同质化,每家酒店都是唐卡、藏刀、藏饰、藏毯、藏银,区别仅在于所面对的风景不同。

相比起来,不少高星酒店在其他西南城市的文化挖掘,显得更为深刻。成都希尔顿嘉悦里以所在地天府广场的“贡院文化”为主线,以现代的艺术手法对古时贡院的场景重现,还原出一个“贡院科举赶考”学子的生活路线。丽江英迪格则化身茶马古道的现代艺术馆,随处可见设计灵动,色彩艳丽的马匹身影,宜古宜今。

西藏的高星酒店,绝佳风景无疑是优势,目不暇接的文化呈现也是优势,但用感官优势来掩盖革新劣势,或将日益失去竞争力。

下沉市场与上升渴望

抛开“旅游城市”的身份,拉萨、林芝、日喀则无疑算得上是下沉市场,是酒店集团正在争夺的关键区域。

逸扉酒店负责人晏春介绍,至2025年,预计逸扉酒店的开店数量将达到300家,其中有45家会在西南区;洲际则将在迪庆、普者黑、蒙顶山、康定、普洱和泸沽湖等地筹开新酒店,进一步下沉布局……据亚洲旅宿大数据研究院统计,万豪、洲际、希尔顿、凯悦四大国际酒店集团,已悉数进入西南的每一个城市。

需注意的是,面对下沉市场,并不意味着可以降低标准。在旅游业与互联网发达的当下,无论是当地居民还是外来旅客,都有着较过去更加强烈的“上升渴望”。他们更青睐向一二线城市看齐的产品品质,对全球化、连锁型的品牌和服务更有消费意愿。可以想见,未来的西藏酒店市场中,具有高知名度、高口碑的高星酒店品牌,将满足旅行者与小镇青年们的“上升渴望”,在下沉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经旅融合与布局方向

不难发现,两次西藏高星酒店热潮,都与政策、交通关系密切——“冬游西藏”政策的推行、两条西藏铁路的贯通、纳入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政策红利……

无论在哪个省市,高星酒店的布局,除了关注所在城市的地段是否足够中心,是否有足够美的风景之外,更要关注经济与旅游的融合大发展所指出的大方向。

比如在重庆,瑰丽、丽思卡尔顿、W酒店等奢牌云集江北嘴中央商务区,便与重庆被划入首批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名单,其中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或将获得大发展不无关系。

西藏的高星酒店开始走出拉萨,走向林芝与日喀则,也是同样抓住铁路贯通后,旅游经济发展的大趋势。高星酒店的未来布局与发展高度,势必与经济、旅游挂钩,沿着一条已规划好的路径前行。

作为全中国最西南、最神圣的一片土地,西藏正在不断挖掘当地的新惊喜,给予旅行者。在两波热潮后,我们也期待西藏的高星酒店,乘着西部大开发的文旅春风,抓住新的发展机遇,成为西南住宿的一颗新明珠!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讯老王校长

以前的穷游是真穷,没钱。今后的穷游是一种精神,不盲目花钱,不求最贵只求合适。

2021-08-19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