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争夺中国第四大航空集团,最有希望赢的人都输了

华商韬略 毕亚军 2021-09-16 08:03:49

这是一个相当超出市场意料的结果。

海航最大的败因就是过于激进地以资本驱动扩张,尤其是主业之外的无序举债扩张,它会被另一个惯于资本驱动和跨界扩张,且毫无航空经验的人拯救吗?

01

9月12日晚,备受关注的海航集团重整有了最新进展:至今还缺乏公众知名度的辽宁方大集团,被确认为海航集团航空主业板块的战略投资者。

这意味着,辽宁方大已赢得关键一局,并将大概率成为海航集团最核心,也是最为市场看好的航空业务主体——海南航空的新主人。

这是一个相当超出市场意料的结果。

海航启动重组以来,先后传出多家民营资本将参与其航空业务战略投资的消息。综合媒体报道消息,最终有三大资本系参与了报价和角逐。

5月19日,复星旗下的豫园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联合公司关联方、航空产业战略投资者等,共同组建不超过400亿元的豫园航空产业合伙企业并投资航空实体企业。

外界普遍推测,豫园瞄准的航空实体企业,就是处于破产重整进程中的海航控股。

豫园之前,背靠均瑶集团的吉祥航空,也发布了类似的公告,拟组建不超过300亿元的合伙企业并投资航空实体企业。其瞄准对象,同样被认为是海航控股。

相比这两家消息一出,就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方大集团的行动要隐秘得多。它是在2021年6月,于海南成立了注册资金300亿的海南方大航空发展有限公司。

在此三家中,若以资本实力、并购经验和操盘大规模产业整合的经验能力而论,复星都是最强的,若以业务协同和航空业务基础而论,本身就是航空业上市公司的吉祥航空则要高出一筹。

包括与海南的渊源、在海南的投资发展,方大也很逊风骚。

综合来看,虽然方大也是资本和市场的强者,但三家比起来,它是最缺乏胜出可能性的竞争者。在结果公布之前,市场对另外两家,尤其复星也更高看一眼。

但现在,复星、均瑶以及它们身后寄予期望的合伙人们,希望成为海航新主人的梦想,大概率将止步于方大这匹黑马的胜出。

超出意料的消息公开后,有业内人士分析,方大的胜出或许在于报价更高,而海航集团目前最急需解决的是债务问题。简单说,就是方大愿意出更多钱。复星、均瑶都怂了。

这样一家黑马式的企业,凭什么比复星、均瑶更有信心,或者说更为大胆?

02

方大集团的全称为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

谋方略韬远,铸大成基业,是这家企业的核心口号。

打开其官方网站,首屏跳出的就是这10个字。第二屏的核心内容则是——坚持“党建为魂”的企业文化,遵循“三个有利”的企业价值观,矢志产业报国,构建一个主业清晰、管理科学、核心竞争力突出、在相关行业具有影响力和带动力的国际化大型企业集团。

根据官方网站信息,方大如今已是一家以炭素、钢铁、医药、商业四大板块为核心,跨行业、跨地区、多元化、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实力的大型企业集团。

2019年,集团就实现了销售收入和总资产“双千亿”,2020年更双双超1200亿元。2017年至2020年,集团连续四年利润超百亿元、累计上缴税金约400亿元。

目前,方大旗下已拥有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东北制药、中兴商业等总市值约合800亿元人民币的四家上市公司,两家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方大萍钢、达州钢铁,一家大型机械制造企业——北方重工,一家大型商贸流通企业——天津一商,以及多家医院等多元化业务。

虽然已涉足多个业务领域,累计拥有300多家法人单位,但工业依然是方大最核心的业务,也是其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其中:

  • 方大炭素是世界最大炭素联合企业,也是国内唯一具有生产核级炭素制品资质的企业;
  • 方大钢铁是综合竞争力入围2019钢铁企业前十名的唯一民营钢铁企业;
  • 方大特钢是中国最大的弹簧扁钢、汽车板簧和易切削钢生产基地;
  • 北方重工则是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

与卓越的经营业绩对应,方大更是一家张扬实业报国精神,强调社会责任的多元化民营企业。其集团官方网站,最核心的内容,也是对这些的强调和突出。

据其官方披露,方大不但是“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也是全国“抗击疫情先进民营企业”。2019年5月以来,它已累计投入资金5.5亿元,通过产业扶贫方式助力全国脱贫。

2020年,它捐赠了3亿元用于支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2021年,它又捐赠1亿元现金和价值1亿元的应急救援物资驰援河南防汛救灾。


▲来源:方大集团官网

2010年至2020年,方大集团相关福利政策费用支出已超24亿元。

另一个鲜明的特色是——方大的实业,基本都是通过资本运作发展起来的。

打开其官方网站“关于我们”之“发展历程”,可以追溯到的最早历史就是收购重组,将近20年的历程里,最为引人瞩目,最为频繁的,也是收购重组。

作为“方大系”实际控制人的方威,虽然刻意保持低调,鲜有在媒体抛头露面,但在资本市场,也早就有着“资本猛人”的名声。

且其收购与重组对象,大多为地方国有企业。

03

公开资料显示,方大集团创始人方威,1973年出生,为辽宁沈阳人。

如今的方威不但是身价数百亿的方大集团掌舵者、是各类富豪榜上的常客,同时还兼任多项社会公职,并获得包括省级劳动奖章、优秀民营企业家在内的众多荣誉。

方威的第一桶金,以及后来不断收购的资金来源,一直缺少权威解读版本。

网上普遍的说法是,他少时的家境并不宽裕,甚至还经常被父亲带着收废品,中学毕业后到钢铁厂做了学徒,学成后,凑钱与父亲创办了一个螺母厂。

在这些零散的信息中,方威开启企业收购兼并之路,还多少有些阴差阳错的成分。

典型说法是,早期经营时间,一家钢铁厂欠了方家不少货款,于是用一处铁矿抵债给方家。但没出几年,铁矿石价格暴涨,阴差阳错成为了铁矿矿主的方家,也由此发迹。

这段莫衷一是的经历之后,方威开始了挥舞资本,大肆收购兼并的扩张之路。

2002年,抚顺一家炭素厂陷入经营困境,已有积累的方家收购该厂,将其重组为抚顺炭素有限责任公司,由此踏入如今最为核心的业务领域——炭素行业。

收购当年,方家便让抚顺炭素成功扭亏为盈。

2004年-2006年,方家继续挑战,并以每年吃下一家的节奏,先后成功重组了成都蓉光、合肥炭素,以及上市公司兰州海龙等以炭素为核心业务的企业,同时将兰州海龙更名为方大炭素,也拥有了第一间上市企业。

有了上市公司的平台与背书后,方威开始把收购与重组目标投向到更具挑战,也更需实力的领域,并且继续保持了快节奏的扩张模式。

2009年,重组了中国弹簧扁钢和汽车板簧生产企业,也是中国500强企业原南昌钢铁,后将其更名为江西方大钢铁集团,并间接控股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南昌长力钢铁,然后将其更名为方大特钢。

2012年,方大再次成功重组了中国建筑用钢的核心企业之一——江西萍钢。通过此举,集团的钢铁年产能也达到了1500万吨的规模,在炭素之外成功再造业务增长极。

2018年、2019年,方大又连续在辽宁本省发起资本动作,先后成为上市公司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以及上市公司中兴商业的第一大股东。

让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增加到4家的同时,2019年的方大集团还同时完成了另外两宗大买卖——在辽宁成为北方重工的第一大股东,在天津拿下天津一商100%股权。

2020年,方大又成了四川达州钢铁的第一大股东,集团钢铁年产能达2000万吨以上。

04

纵观收购做大的历程,方大的操作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低成本介入困境企业,而且大多都是国有企业,是VC、PE类市场化资本并不热衷的传统产业。

从如今的发展来看,方大的这些收购都实现了自身与企业的双赢,同时还为地方经济再造了增长极,并提升了本土产业的行业竞争力。

如其核心业务炭素产业。目前,方大的炭素制品年产能已达33万吨,是世界领先的优质炭素制品生产供应基地,同时也通过持续的科技攻关,成为了中国重要的新型长寿高炉炭砖生产基地,以及中国唯一具备民用核级炭素石墨材料生产资质的企业。

2020年12月,方大与宝武集团强强联合的宝方炭材10万吨超高功率石墨电极项目也已正式投产,近一步奠定了它在全球炭素制品领域的地位,生产规模跃居全球之首。

再如钢铁业务,方大钢铁集团的盈利水平已连续多年位居行业之前。其中,方大特钢和萍钢股份2020年的吨钢材利润在中钢协对标企业中分别排名第1位和第5位。

方大如何实现逆转,甚至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具体经营策略与方法论,也是鲜见于公开信息。少有的信息所强调的核心逻辑包括:方威非常注重将竞争意识和体制注入到被收购企业,而且非常杀伐决断、赏罚分明,执行力也是相当强悍。

一个例证是,方大的钢铁实体每年都会进行内部指标的比拼,业绩好的可以共享现金堆成墙的重奖,业绩差的则直接免职或回炉再造。而在收购有着“天津第一商”之誉的天津一商时,方大派出的8人团队,只用56小时就确定战略投资意向,11天就搞定了一切。

并且赢得对方评价:“时间虽短,但判断是专业的,操作是稳慎的。”

或许也是这些金刚钻,鼓舞方大发起了它史上最大的一次挑战:参与海航重组。并且,不只是集团层面参与,而是让其控制的多家企业也都参与其中。

信息显示,注册资本为300亿元人民币的海南方大,辽宁方大和江西方大钢铁各持股30%,方大钢铁旗下的萍钢安源持股16.67%,九江萍钢持股18.33%,四川达州钢铁持股了5%。

被方大垂涎的核心标的海南航空,虽然深陷困境,也的确是一块肥肉。它不但拥有12张境内、2张境外客运牌照、4张货运牌照、3家公务机牌照,以及各种航空业的资质牌照,是中国第四大航空集团,同时还长期以创新运营和优质服务在世界航空业享有盛名。

据公开报告,到2020年底,海航共运营668架商用飞机,132架通航飞机,客运航线数量超1500条,航空主业从业人员6.4万人,其中特业人员超3.8万人。

但相比方大此前重组的对象,无论是历史问题的解决,还是业务、财务,尤其经营管理的复杂性和挑战性,海航都绝对是史无前例,甚至放到全世界也都是极其难啃的硬骨头。

经过一系列扩张之后的方大,虽然各项业务依然持续向好,但也面临着从产品与服务到经营管理的挑战。包括财务上,继续激进式的扩张,也会给方大造成不确定隐忧。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方大集团总资产总计1505.62亿元,负债合计844.51亿元,资产负债率已由2020年末的47.88%升至56.09%。而海航集团航空主业*ST海航,同期的资产总计2176.98亿元,负债则高达2457.48亿元,严重资不抵债。

如此对比,即便对习惯了“蛇吞象”的方威来说,步子也是有点大。

若以巨资解决了海航的债务,却不能让海航快速回血成为造血机,或者没有非常强大的后盾,支援海航可以继续长时间亏损,方大的资金压力亦是可以想象。

而在全球乃至国内疫情危险并没有完全解除的环境下,航空业务在相当时间内成为烫手山芋,也不是没有可能。*ST海航中报即显示,今年上半年,虽然其营收同比增长56.54%达183.34亿元,但其业务经营依然亏损且亏损超过30亿。

“资本猛人”方威,即便如愿接手了海航,也需要更大的威力,才能让沉重的海航重新展翅。更何况,过去20多年的扩张路上,他也并非一帆风顺,辉煌背后也有阴影。

方威很少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其中一次焦点却是,2014年6月,他被辽宁人大常委罢免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职务。其重塑企业经营与活力,也被一些人另类解读为:

“通过密切的政商关系和非市场化手段,以低价收购有产权纠纷或濒临亏损的国企,对其注资达到相当资产规模后,再注入上市公司,并从中获得资本溢价,是方大的惯用伎俩。”

而他当时出问题,也被认为与重组南昌钢铁有关。

“盲目扩张,对外部的环境判断失误,准备不足。”2019年,试图扭转局面的海航创始人陈峰,如此总结海航的问题,并预言海航将在当年年底步入正轨,重新开始。

但后来的发展证明,他又继续判断失误,准备不足了。2020年开年,全球航空业一头撞上了新冠疫情的大灾大难,最终也让陈峰更加无力回天。

海航最大的败因就是过于激进的以资本驱动扩张,尤其是主业之外的无序举债扩张,它会被另一个惯于资本驱动和跨界扩张,且毫无航空经验的人拯救吗?

啥都经历过的陈峰,如今是啥心情,他又如何看待方威这个“谋方略韬远,铸大成基业”的年轻人?

对吃瓜群众而言,这些都可以交给时间去回答。但对海航,对方大集团而言,却必须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方大胜出的消息公布后,9月13日的*ST海航开盘到收盘一直股价跌停。有分析认为,跌停的关键原因,便是市场对方大缺乏信心。

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风险也是。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