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版“小城故事”:每一座城市都可能突然“起飞”

文娱价值官 沈多 2021-09-26 10:35:53

网红靠梗,长红还得靠实力。

不能说是大唐芙蓉园的不倒翁小姐姐,或者一首《成都》,一曲《洛神水赋》,成就了西安、成都、洛阳的网红城市之名,毕竟这几座城在此前的知名度就已经很高了,它们最多也就是锦上添花。但是,在“芜湖,起飞”、“丁真”之前,“芜湖”和 “理塘”对很多人来讲,一定是陌生的名词。

在网络时代快速、碎片、扁平化的文化语境之下,抖音、快手、微博、朋友圈等平台,提供了低成本的病毒式的传播渠道。可以预见,未来还会有更多小城市的名字,靠着一首歌,一支舞,一条热梗,走上网红之路。但,成为网红还只是一个开始,能支撑住这一张漂亮面子的,还得是有硬核实力的里子。

01

这个长假,

去“起飞”的芜湖看一看?

当互联网上很多人跟风喊“芜湖起飞”,其实并不知道芜湖在哪儿。喊“蚌埠住了”,甚至并不知道蚌埠真的是一座城市。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喊着喊着,芜湖的名声就真的大了,这比电视台的宣传片要有用得多。

图片

“芜湖起飞”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是源自电竞圈一位大神主播的粉丝造梗。这位直播间粉丝量超过2000万的主播叫韩金龙,他更广为人知的网名是“芜湖大司马”。当年,因为他在“英雄联盟”中擅使司马懿,自诩“大司马”,而他又是土生土长的芜湖人,于是便顺理成章地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字,用了十多年。

今天的大司马,不仅仅是一个游戏主播,更是一个电竞喜剧人,也可称之为电竞界的沈腾。他的标识,是自主发明了一系列的热词:“芜湖起飞”、“蚌埠住了”,“你以为我在第五层、其实我在大气层”,“中山桥小王子”,“我预判了你的预判、你预判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芜湖”是“呜呼”的谐音,表达感叹的同时,又与韩金龙的网名与籍贯相合,而“起飞”则意指胜利在望,优势在我。所以,每当韩金龙在游戏里发劝攻势时,直播间里的观众都会齐刷刷在的弹幕里打出“芜湖起飞”,来为他加油助威。

凭借“芜湖大司马”的号召力,韩金龙本人在某种程度上已成为芜湖的一个IP。有观众看了他的直播,专门跑去芜湖旅游,他在直播中屡屡提到自己年少时常去的中山桥,成为粉丝们的打卡点;甚至有人为他报考了芜湖当地的高校;而他提到的“红皮烤鸭”“米粉““腰子饼“一类外地吃不着的小吃,也都成为了网红美食。

芜湖市政府当然不会放过这条让城市获得关注的高速路,前不久他们刚刚接见了韩金龙,共同商讨“打造有芜湖特色的网络宣传品牌“。

事实上,除了“芜湖大司马“这个网红IP外,因水而兴的芜湖,还是历史上江南四大米市之首,且作为安徽第一个开埠城市,被孙中山称为“长江巨埠,皖之中坚”。

新中国成立以后,芜湖也诞生过很多具有时代意义的IP:从被邓小平点名的“中国第一商贩”——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到同样以坚果炒货起家的零食网红”三只松鼠“;还有自主汽车品牌”奇瑞“、水泥巨头”海螺“、主题乐园”方特“,再到如今的机器人,甚至是小城里走出的小燕子格格,共同构成了这样一个强IP的城市。

“芜湖起飞”让芜湖成为了网红城市,可说到底,这座小城还是有底气站上互联网的舞台,接受审视的。

作为一座半城山半城水的城市,风景如画的芜湖拥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天门山、鸠兹古镇、大白鲨海洋公园、野山风景区、马人山峰、黄山公园、雕塑公园等旅游景点众多。而作为经济体量排名安徽省第二,仅次于省会合肥的安徽省域副中心,芜湖也是长三角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和工业基地,在去年的国家创新型城市排名第25位,而随着高铁、机场、公铁干线、航运等交通建设的全面开花,芜湖确已具备了“起飞”之势。

芜湖今年建成自己的机场,真正实现了起飞的口号

02

 “理塘”还能火多久?

2020年11月,因在抖音的一次意外出镜,让“甜野男孩”丁真成为了旅游圈的“顶流”,也令丁真的家乡四川甘孜理塘一夜出圈。

之后,拒绝选秀节目邀请的丁真,签约甘孜文旅局,成为一名国企员工,并拍摄了旅游宣传片《丁真的世界》。这条宣传片,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理塘的雪山、草原、冰川、寺庙、白塔……带动了理塘旅游人次成倍增长。以2021年五一假期为例,理塘接待游客人数较2020年(同样是五天)大幅增长,从4.2万猛增到8.4万人,增加近100%。交易笔数较疫情前的2019年五一同期狂增200%。假期5天旅游综合收入共计9315.2万元。作为对比,2019年理塘含春节在内的1至3月旅游综合收入为5400万元。

虽然丁真的走红,给理塘带来了巨大的线下旅游流量,但其暴露的弊端也很明显,建设容纳度不足,游客超负荷,使得旅游体验度欠佳,生态环境遭到破坏……

以川藏线最成熟的景区九寨沟为例,最高接待能力是每日9万人,即便如此,景区一到放假,体验感也不会很好,更不要说同为川藏线,设施远远不够九寨沟成熟的理塘。当设施跟不上流量会是什么下场?

搜索一下现在口碑崩塌的黑龙江雪乡就知道了。

而从地理位置和旅游资源来讲,理塘值得将旅游业发展为长期支柱产业吗?作为318国道成都-拉萨段里海拔最高的一个县城,理塘的南边2小时车程是稻城,西边3小时车程是海拔2650m的巴塘,此前这里就是一个路过停车吃饭或加油的地方,游客基本不会选择在理塘住宿,因为住在这里,从时间层面考虑毫无性价比。相对不利于安排次日行程,吃喝玩乐和舒适度也比不上稻城和巴塘。理塘不是没有风景,但在周边风景中,显得不够起眼,新都桥、雅江、折多山、剪子湾山、高尔寺山、卡子拉,早就拉高了游客的审美阈值。

本身风景没有优势,又没有足够的财政投入去完善基础建设,在未经铺垫匆忙推出爆火的丁真后,理塘只会暴露自己的短板。短期内虽能迎来一波浪潮,但是潮水退去后,一切都回到从前了,而当地的人心却可能已经浮躁。

03

网红靠梗,长红还得靠实力

再来看看今年爆火的曹县,也是与短视频博主有关,这个名叫“大硕”的精神小伙是山东菏泽曹县人,经常用正宗的曹县话在视频里大喊:“山东菏泽曹县 牛皮666 我的宝贝”。

由于发音独特的曹县话,再加上这大哥人长得太有特色,正所谓土到极致就是潮,很多人开始模仿和调侃曹县,于是梗越来越多,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套房!”“山东不能失去曹县,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我国的四大城市为:北上广曹” “曹县太繁华,节奏太快,实在混不下去了,我就回我的深圳老家……”

但曹县之所以能“火出圈”,并不仅因为网络玩梗,而是因为真实的它确实也很牛。曹县的大集镇是全国最大的表演服饰出产地,每年承包了全国70%的演出服,汉服销量是全国的1/3。

2017年,东京电视台一档综艺节目就走进了山东菏泽曹县庄寨镇,因为日本约九成棺材均源自于山东菏泽,这里是最大的木材基地。

如果不是因为曹县梗,这些冷知识是不会被普及的。

顺应这一波“网红热”,一些小城镇的政府也开始有意识的突破传统的营销套路,利用互联网的传播特质,结合当地特色,制造爆点事件,打造本土IP。

比如新疆伊犁昭苏副县长贺娇龙,她在雪地里穿着红斗篷策马扬鞭的视频发布后,网友直呼“好美,好飒,好想去!”这个宣传片与被誉为天马之乡的昭苏相得益彰,确实也对当地旅游也起到了积极的带动作用。

“贺县长说昭苏”抖音直播平台的粉丝数暴增,她也利用这个平台对全州特色农副产品进行宣传营销,“胜德”水晶粉、“昭露”黑菜籽油、“天弓”奶酪、“昭信”蜂蜜……这些农副产品的名字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销量翻倍增长,随之带动了当地马铃薯、油菜、蜜蜂等产业的发展。

当然,一个网红小城在有了姓名以后,想要“长红”,需要的是不断地升级自己的软硬件设施,提升综合实力和价值,而这,也是当地文旅业的长期课题。

互联网的浪潮还在继续,模因的传播依然难以捉摸,每一座小城都可能靠着一句话一个人突然“起飞”。只要互联网上找乐子的人还在,那么充满喜和乐的互联网版小城故事,也将继续下去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