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要摘掉过度依赖旅游的帽子了?

每日经济新闻 舒冬妮 2021-10-11 11:09:56

丽江经济基础薄弱,旅游业看天吃饭,所以疫情可以说是影响了丽江经济。

9月27日,晚七点半,丽江的天还没有黑尽,晚霞五彩斑斓,古城华灯初上。一间酒吧里,两位歌手准时坐在话筒前,台下只有一桌客人,两男两女,点了660元套餐,包含一打啤酒。

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是酒吧的黄金时间,老板形容,往年这个时间“爆满”、“一位难求”,但谈到今年十一黄金周,他立马改口,“估计今年没那么多人”。10月1日,国庆黄金周首日,记者又来到这家酒吧,人比之前多,但依然没有坐满。

根据丽江市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丽江第一二三产业占比分别为15.1:32.3:52.6,而第三产业又以旅游业为主。丽江,是一座靠旅游发展起来的城市。

丽江文旅局官网显示,今年国庆七天假期,丽江市共接待游客121.46万人次,同比增长8.72%,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0.83亿元。而2019年十一黄金周,丽江市共接待游客139.93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6.17亿元。

2021年十一黄金周,丽江接待游客人次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6.8%。在遭遇2020年疫情重锤后,对于丽江,这样的数据是一个好消息。

这座旅游城市正试图爬出谷底,恢复元气。

“轻松”不少的景点工作人员

古城入口处,早餐店的锅炉上整整齐齐摆了两排蒸笼,但蒸笼没冒热气,打开一看也没有包子。老板看到有客上门,连声说“有包子”,他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一屉小笼包,一边解释,游客少,就做得少,放在了冰箱,有客人的时候用微波炉热一下就行。

古城里,狮子山顶万古楼的工作人员也“轻松”了不少,现在每天登万古楼的只有一两百人,而在疫情前,每天能售出600多张门票。

这样的情况或许不是个例,在白沙壁画景点,负责现场讲解的工作人员提到,因为属于云南纳西族历史文化,白沙壁画颇具吸引力,疫情前,每天接待游客能有四五百人,主要以国外团体游为主,但疫情后基本没有国外游客团体,现在一天平均接待九十多人,以国内散客为主。

另一旅游景点文昌宫的情况也大致如此,工作人员表示,疫情前每天的游客量大约是一两百人,但记者在游客进门前的登记表上看到,9月29日只有5个人,截至9月30日中午,当天共有9个游客登记。

一位在丽江古城周边送了四五年外卖的小哥告诉记者,疫情前,从早七点到晚九点,一天能跑一两百单,现在“不行”,他打开外卖后台,查看自己的送单量,只有二十多单,而位列榜首的骑手也不过41单。

同样认为“不行”的,还有酒吧老板小胖,以往,在每天6个小时的营业时间里,他的酒吧一次坐满是50人左右,翻一次台,一晚上能接待100个客人。

“一般我们丽江的旅游是三四月清明前后就进入旺季了,一直到11月份,差不多半年的时间人都挺多,最旺的是暑假六七八九的几个月,最高一晚流水超过2万元。如果没有疫情,往年国庆这个时候已经很多人来丽江了,这个点根本没桌子,现在一天多的时候也才20多个人,每晚平均流水只有八九千。”

今年,德尔塔毒株带来的影响甚于去年,在小胖的酒吧,啤酒的备货量比去年少了一半。

古城内,除了景点、酒吧,各具特色的商铺也是吸引游客的重要一部分。其中最主要的又是当地纳西族民族服饰,包括当地人手工制成的方巾,价格从80到380元不等。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家店铺了解到,疫情以来,游客不多,店铺不得不大幅降价,以往80元/条的方巾目前100元2条,而380元/条的方巾,讲价下来不到200元就可以买到。

有老板告诉记者,以前不降价一天都能卖出七八十条,现在一天只能卖出一两条,甚至几天卖出一条。交谈中,老板说到前一日天卖出4条时,显得十分开心。

等客来的民宿老板

“之前的国庆、五一黄金周,经常晚上十点十一点,还有游客拖着行李箱,满城找不到民宿,半夜有人哆哆嗦嗦跑到前台问,你们这有被子出租吗?或者问院里有没有地方能让他睡一宿,真的丝毫不夸张,好多箱子质量不好的,轮子都直接拖掉了”。

“自从疫情发生后,这两年,别说平时,就连黄金周,我晚上再也没有听见过行李箱在石板上拖过轰隆轰隆的声音。”在丽江古城做了七八年民宿生意的阿干说。

9月27日,离十一黄金周还有3天,若在往年,民宿房间早在几周前就被预定一空。但今年,记者所住的这家民宿,15个房间只租出了一间。

阿干家的民宿情况稍好,但仍比不上疫情前。他经营的民宿共有18间房,每年的租金和转让费成本是53万,疫情前,一年能净赚约30万元,这两年利润只有往年一半。

9月28日下午六点左右,丽江古城实时人数2.7万,常驻居住6200人,常驻工作4580人,实时游客数1.6万人。阿干说,古城里有3000家民宿,这意味着平均每家民宿入住5个人,就算是5间房,每家民宿的入住率也不高。

另一方面,民宿的入住率跟地理位置也有关系,“我这里其实还好,出门直走酒吧一条街,右转就是大水车(古城地标之一),左转直走四方街,很好的位置,所以每天都有人住,如果你住南边,去哪里都要很久,也不方便,有的民宿就只有一两个人,甚至是空的。”

而根据2019年十一黄金周丽江古城接待游客数据,十一期间实时人数最高峰曾超过9万人,7天累计接待游客人数为91.18万人。

入住率不高,房间的售价自然也不会高。阿干介绍,往年黄金周房间均价是四五百元,而今年黄金周前,均价只有百元。

“国庆我们肯定要涨价,不是说因为疫情就不涨价了。一年我们只有四个旺季,春节、五一、十一、七八月暑假,全靠这几个旺季赚钱了,其他时间我们只求保本。”阿干说。

国庆七天,阿干的民宿陆陆续续住满了游客,均价在300元左右,虽然不及往年高,但也在预期之内。不过黄金周一结束,价格又回落到了百元左右。

房间卖不出价格,根本原因是游客人数少了,这也是疫情的直接影响。刚过去的中秋节,由于云南限制了跨省游,有的民宿甚至直接没有开门。9月15日,云南恢复跨省游,古城里的酒吧民宿又重新开张。

“没有疫情的情况下,外面这个时候基本是人来人往,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冷冷清清,半天没个人影,以前在丽江古城,大水车或者四方街上,肯定是人挤人,现在人很稀少。”另一家民宿的老板说道。

阿干也不愿在OTA平台上架自己的民宿,她解释称,因为平台要收取15%的佣金,本来生意就不行,没必要增加成本。

去跑滴滴的旅行社销售

在滇马旅行社做了好几年销售的阿阳,对行业冷暖感受颇深,早些年,玉龙雪山索道门票一天能卖2万张,前年开始一天最多1万张,提前3天可以订到团体票,但现在,团体游明显减少,阿阳从玉龙雪山管理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一天可能就一两千人,8月只有几百人。

“团体票是提前三天就订完了,散客票每天早上七点准时开抢,我们也要帮忙抢散客票,以前还有黄牛……”阿阳说。

游客少,阿阳过去一年都不适应这种生活,销售底薪只有两三千,全靠提成。阿阳介绍,2018年,旅行社最多有200多员工,那个时候,工资能轻松上万,更早的2014年左右,每个月到手工资能有2万。

“现在只有70个人,并且8月开始停薪。”阿阳不得不开始出来跑滴滴,“如果用心跑的话,一天两三百块,但没有游客,滴滴也不好跑。”

9月底见到记者时,阿阳对即将到来的国庆黄金周也不报多大希望,如果按照以前的经验,团体游在国庆前两周预订已经爆满,但今年显然没有。

线下没有游客,公司也想过在线上扩大宣传,阿阳表示,疫情发生后,公司在短视频平台开了账号,并鼓励员工也在线上平台运营,只要有一个做出来,提高了个人业绩,也能增加公司的效益。但结果收效甚微,阿阳认为,这是丽江长期以来业已形成的旅游习惯和成熟的产业链决定的。

据阿阳观察,其实大部分旅行社也都有各种线上经营模式,比如官网、抖音快手等平台账号,但运营起来盈利空间并不大,还不如线下收客高效,所以线上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

他也强调,携程去哪儿等平台都在参与线上旅游,他们直接接触第一手客人资源,形成主导消费,但游客直接跳过中间商,第三方业务就会大幅减少。

9月29日,丽江股份董秘杨宁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也介绍,在丽江,游客接待方式主要分为旅行社和散客,丽江股份三大业务中,景区三条索道业务旅行社贡献占比约70%;演艺业务板块中,旅行社的营收占比甚至能达到90%。

根据启信宝,搜索“云南”+“旅行社”两个关键词,就有10670家注册公司,而仅丽江,包含旅行社业务的注册公司有1571家。阿阳介绍,旅行社“收客”靠自己跑客户,“收客”是旅行社的行话,意为招揽客人并为其设计旅游路线,民宿、酒店、同行、游客介绍新客人等方式都是客户来源。

2017年4月15日,《云南省旅游市场秩序整治工作措施》“22条”落地实施,重点整治旅行社乱象,阿阳也提到,当时重点整顿了旅行社发团是否规范、有无低于行业最低价、导游服务质量、是否诱导二次消费等环节,几年间,多家旅行社被吊销经营许可证。

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29日,丽江存续经营状态的旅行社企业仅剩617家。

“确实快熬不下去了,如果明年还是没有好转,可能就要出去打工了。”阿阳有些无奈。

9月30日,阿阳还是没有去公司或者去跑业务,因为“无客可收”。

9月28日下午六点,丽江古城实时游客1.57万人;9月30日下午五点,实时人数接近3万人(包括常驻居住和工作人员1.3万人);晚上九点,实时游客数2.03万人,十一黄金周来了。

10月1日晚上10点,丽江古城实时游客数3.07万人,数据显示,丽江古城区域承载量总和约25万人。根据报道,2019年春节期间,2月8日,进入丽江古城人数达到25.72万人次,实时最高峰值达到94991人次。

“丽江要摘掉过度依赖旅游的帽子”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小力是土生土长的丽江本地人,面对疫情的影响,他直言不讳,“游客减少了,旅游整个产业链都很萧条,从酒店客栈到餐饮,都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人就带动不了经济的发展,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丽江经济基础薄弱,旅游业看天吃饭,所以疫情可以说是影响了丽江经济。很多旅行社在7月暂停跨省游后,几乎近三四个月没有开展业务,冲击非常大,很多从业人员迫于现实的压力,不得不寻求转型。”小力说道。

但他也明白,虽然在疫情面前经济受到影响,旅游业更是首当其冲,但生命安全仍是第一位的,牺牲一些经济效应,才会有更长久的未来。

小力认为,丽江作为自然地理文化条件优越的旅游城市,发展早,旅游方面的相关体系也都已经十分成熟,各个环节都很完善,这是优势也是劣势。他也反思,丽江在长期发展以旅游为主的第三产业的道路上,是不是忽视了第一二产业的发展。

当然,丽江市政府也看到了这点,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回顾2020年工作时,就有提及“产业发展深层次结构性变化”相关内容,产业发展从文化旅游“一业独大”向文化旅游业、清洁载能产业、高原特色农产业、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四轮驱动”转变。形成古城花卉、玉龙道地中药材、永胜软籽石榴、华坪芒果、宁蒗苹果“一县一业”格局。

2020年,丽江市第一产业增加值从44.7亿元增加到77.53亿元,年均增长5.8%;第二产业增加值从91.9亿元增加到165.5亿元,年均增长11.9%;第三产业增加值从171.5亿元增加到269.7亿元,年均增长6.1%,产业结构从14.5:29.8:55.7调整为15.1:32.3:52.6。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丽江市2021年重点招商项目手册》里,就写到丽江正在打造“四梁八柱”的产业体系,四大产业包括文化旅游、清洁能源、高原特色农产业、生物医药大健康,延伸八大产业为千亿级文旅产业、百亿级清洁载能产业、金沙江绿色农业、高原生态养殖业、大健康产业、数字产业、商贸物流产业、生态环保产业。

“我们也看到,近来政府在引进落地一些项目时,也在释放一些信号,就是要摘掉过度依赖旅游的帽子,也切实感受到了政府为丽江发展做出了努力,以及带来的变化。”小力说道。

此外,记者从丽江市文旅局了解到,疫情以来,文旅局也从多个方面对文旅企业提供了相应的帮扶措施,2020年,向旅行社暂退旅游质保金,向参与游客安置的酒店下拨补贴资金,申报文旅企业新增流动资金贷款。并且针对本地市民发放“最美家乡游惠民券”等,积极拉动文旅消费,促进行业复苏发展。

旅游转型升级也是重点,丽江市文旅局2020年对县(区)文化和旅游产业发展情况进行调研,指导各县(区)加快推进重大文旅项目建设,特别是推进半山酒店、精品酒店、民宿、康养、户外运动等新产品新业态项目建设,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而2021年上半年的重点工作中,则包括了组织文旅或相关企业申报新增流动资金贷款贴息补助、重大文旅项目投资奖励等,支持文旅企业拓展融资渠道,推进文旅市场复苏发展。

(文中采访者均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