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Wi-Fi终于要普及了,但还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经济观察网 沈怡然 2021-10-19 11:19:21

机上Wi-Fi正在成为消费升级和国潮升级的一个必争之地。

为了让旅客能在飞机上发邮件、聊微信、刷视频,中国的航空公司、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正共同推进机上Wi-Fi的普及,并且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阶段。

中国民航局专家库专家谢鹰表示,当前,中国国航已经全面实现了客舱局域网的部署,东方航空也形成了一个航空互联网的机队,更多的航空公司开始进行技术方案上的最后抉择。

一些互联网企业开始在航空业展开运营,由腾讯、海航、多尼卡等合资成立的飞享互联公司,正在帮航司客舱进行数字化的改装,今年预计改装100架-140架飞机。而更多投资人展开了商业的想象和布局:一个封闭机舱的场景里面,互联网的价值到底有多少?

机上Wi-Fi正在成为消费升级和国潮升级的一个必争之地,因为民航面对着中国最高净值的人群,机上时间对旅客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是有独占性的。而国家引导机上Wi-Fi的发展,背后也有一个更大的命题:当5G、AI、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该如何赋能给航空这样的传统产业。

巨大的市场和旅客的意愿

从用户角度,机上Wi-Fi就是在飞机上完成即时通讯,可以聊微信、发图片语音、跟外界联系。在这方面,中国的普及率是远远低于世界水平的。截至目前,美国已经有80%的飞机覆盖了互联网,中国只有不到5%。

据中国民航局发布的《2020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国内有20家航空公司的654架飞机能够为旅客提供客舱网络服务,其中,11家航空公司的213架飞机同时具备了空中接入互联网能力。

谢鹰表示,一直以来,航空的地空通信的控制台与飞行员之间采用了一些语音通话技术,这项技术仍然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航空业追求稳定,只要能用、不轻易更换。但另一方面,通信的技术是追求效率的,已经从1G到5G,相反,航空的传输速率还停留在K字节的水平。

但是,国内的发展潜力高于国外,中国有最大的互联网产业,中国“低头族”的数量也远高于美国和欧洲。飞享互联航空科技(海南)有限公司(下称“飞享互联”)董事长刘伯恒表示,曾做过一个乘客需求调研,数据显示98%的用户是需要机上上网的,如果有条件,86%的用户会优先选择机上Wi-Fi。飞享互联成立于2020年5月,专注于航空数字化建设与运营,由腾讯、海航、多尼卡等合资成立。

进一步看,付费意愿更能显示出乘客的需求。

刘伯恒说,“调研显示, 有63.1%的乘客是愿意对此付费的,这一点出乎我们意料,因为中国互联网很多市场的规则是免费的”。

刘伯恒表示,从欧美国家已经推行的案例来看,付费意愿是良好的。不同航段付费意愿是不同,比如国内2-3小时的航程,乘客愿意付39元以下的费用;3-6小时,愿意付59元以下费用;12小时,愿意付79-99元的费用。

刘伯恒表示,在刚刚推行的阶段,一些航空公司是选择免费的,但机上Wi-Fi涉及巨大的成本投入,是否永久免费仍然是行业正在衡量的一个问题。一个设想是,对前舱、头等舱、白金卡乘客直接免费,对后舱的一部分乘客收费,或者通过做一些任务、广告置换等,间接地免费。

两种技术的选择

机上Wi-Fi的实现,目前在通信技术上有两种方案,卫星方案和地空方案。简单说,一个是以卫星为中继,地面站把信息传递给卫星,卫星接收后再转发给飞机,适合远程航线、跨国航线;另一个是在地面建设能够覆盖天空的专用基站,由飞机上的天线接收来自地面基站的信号,这种适合较长的国内航线。

中国移动交通BU总经理严茂胜表示,卫星方案适合以宽体机为主的远程航线、跨国航班,这种航线在地面建基站的难度很大。地空方案适合国土面积比较大、国内航线较长、地面又具备网络建设条件的区域,相比之下,后一种更适合中国。

严茂胜表示,对于中国市场来讲,空地通信是一种高带宽、高速率、性价比更高的解决方案。因为卫星本身的寿命、带宽,仍然是受限的,卫星作为基站成本也更高。

中国移动对两种方案都在尝试,目前卫星方案属于试点阶段。2014-2017年,中国移动、中国国航配合中国民航局,在京蓉、京沪、京广三条航线的地面,部署了52个4G ATG(Air To Ground地对空方案)基站,开展宽带互联网的验证,后中国商飞在东营做了国产大飞机的4G ATG实验,网络实测峰值速率约100兆。

5G以来,中国移动也在推动5G ATG的建设,在一些航线上选择部分基站做改造。严茂胜表示,已经测到峰值速率有200兆,虽然和1G的理论峰值相比有差距,但目前来看,也是能满足机上网络需求。

但是,地空通信的商业化资质,目前尚未获得工信部的批准。严茂胜表示,从技术上说,5G ATG已经成熟了,如果审批流程过了之后,应该可以迅速的推广。

另外,在商业协作上,地空通信比卫星通信更复杂。这是一项跨界的生意,需要航空公司、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公司,以及机载航电企业的配合。其中涉及到经验、文化的差异,比如互联网追求创新和快速,而航空追求的是稳定和不变。

谢鹰表示,但实际上,业内普遍面临着一个技术选择的障碍,就是不知该走哪条路。其实疫情期间,很多飞机是有机会去进行改良的,但除了中国国航明确要进行改装外,更多航空公司并没有做出非常清晰的抉择。

谢鹰表示,因为国外的成熟方案以卫星通信为主,成本昂贵。同时,国内地空通信的方案面临着官方的审批,一些政策还没有完全突破。

商业的价值

据IHS咨询公司预计,到2022年全球一半的商用飞机将提供无线网络服务。Inmarsat与伦敦政经(LSE)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预测,到2035年,互联飞机将覆盖全球,这将催生约1300亿美元的新市场。

国华基金副总经理陆华表示,第一步通过场景Wi-Fi的方式,培养中国乘客在旅行中连接的习惯,然后把更多把相应的内容带进去。机上Wi-Fi把内容从传统的纸质媒体,变为电子媒体,对广告、娱乐、游戏、电影,带来了更多的投资机会。国华卫星应用产业基金是由航天科技集团和地方国资共同设立,专业投资卫星应用的产业基金。

赛领资本董事总经理朱巧明表示,从投资人的逻辑来看,移动互联网和手机把人连在一起,释放了人的生产力,航空又有庞大的用户量,必然是一个非常宽的赛道。这里会吸引电商、游戏等一系列内容的提供商,也会产生支付系统,形成一个金融的属性,具备支付和金融属性,企业布局的空间就很大,虽然国家对金融有一定的管控,但是,并不妨碍一个企业会在这里获得非常高的估值。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