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燃油附加费即将复出,机票要涨多少钱?

出行一客 郭宇 2021-11-02 14:08:37

燃油附加费能救得了亏损的航司吗?

“800公里(含)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每航段为人民币10元;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每航段为人民币20元。”11月1日,中国国航发布了关于恢复征收中国内地国内航线燃油附加的通知,按照上述两档征收燃油附加费,并将于11月5日开始实施。


▲ 图源:中国国航官网

不止国航,此前几天瑞丽航空、祥鹏航空、九元航空等也纷纷宣布将从11月5日起征收国内燃油附加费,收费标准一致。在线旅游订票平台去哪儿向出行一客证实,目前已经收到了祥鹏航空的相关通知,旅客在订票时可以看到相关提示。

这意味着,时隔34个月,燃油附加费将“重出江湖”。航空公司最近一次取消国内燃油附加费是2019年1月5日,此后,乘客订购国内机票所付的“机建燃油费”50元,实质上只是付了机场建设费50元,燃油附加费一直为0元。

例如单程飞行距离超800公里的北京-上海、北京-广州、北京-成都航线,在恢复征收燃油附加费后,单程将多付20元燃油附加费。而像重庆-昆明、呼和浩特-北京这样单程飞行距离小于800公里的,则将收取10元燃油附加费。

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院长兰翔告诉出行一客,征收燃油附加费后,对航司来说平均下来单客收入将上升约16元,一定程度上减轻航油燃油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而对商旅客和探亲旅客而言,出行是刚需,“即便往返增加40元费用,也不会影响出行”。 

燃油附加费在取消和征收之间来回变化主要是受国内航空煤油价格波动影响,即当航空煤油价格高于某个数值时,航空公司可收取燃油附加费。

根据2015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调整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基础油价的通知(发改价格〔2015〕571号)》,当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超过每吨5000元时,航空运输企业方(航空公司)可按照联动机制规定收取燃油附加费。

国泰君安证券表示,预计11月初国内航油出厂价将由10月的4655元/吨,上调至5500元/吨左右,上调幅度将超过18%,2019年燃油费用占航司营业成本超三成,为最大成本项。近期国内疫情反复导致量价回落,考虑航司淡季亏损压力,燃油附加费或有助于票价短期企稳回升。

截至11月1日,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海南航空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尚未发布有关恢复征收燃油附加费的通知。

燃油附加费是怎么定的?

燃油附加费的调整可谓一波三折,仅在最近三年多的时间里,就经历了恢复、上调、下调、取消的全流程。

2018年6月5日,航空公司恢复征收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此后不到一年时间里,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经历三次上调。而后自2018年12月5日开始下调,直至2019年1月5日,航空公司暂停收取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

收取10元、20元的燃油附加费是如何确定的?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最高标准有相应的计算公式,这意味着航司在收取国内燃油附加费时不得超过该价格。

燃油附加费以800公里为界,将航线划分为长途和短途,800公里(含)以下短途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统一按800公里计算;800 公里以上长途航线,统一按1500公里计算。

按照前述国家发改委规定的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每吨5000元的界限,相应的,燃油附加最高标准计算公式为:800公里(含)以下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燃油附加单位收取率×(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800;800公里以上航线燃油附加最高标准=燃油附加单位收取率×(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5000)×1500。

至于燃油附加单位收取率,每年则会有动态调整。由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结合过去一年国内航线航空煤油的实际消耗量、旅客运输总周转量等数据计算公布。

最近航空煤油价格上涨,则是受航油现货紧缺、国际原油价格上升等因素叠加影响。中国能源化工资讯和市场价格指数供应商隆众资讯的信息显示,自今年7月航煤消费税政策实施以来,市场上航煤现货资源紧缺,推动航煤市场价格升高。

此外,国内航油价格跟随国际原油价格正向波动。国际布伦特原油价格10月均价上升至近84美元/桶,新加坡航油价格10月均价上升至近92美元/桶。

国泰君安证券表示,如果按照估算的11月航油出厂价5500元/吨为假设,800公里(含)以下、以上每航段燃油附加费计算分别为11元、21元。若按以往机制如期调整,考虑取整惯例,预计11月将分别征收10、20元。此次公布征收燃油附加费的瑞丽航空、祥鹏航空等航空公司,其收费标准正是10元和20元两档。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乘客在11月5日前购买上述航空公司的机票,而后改签并不会收取燃油附加费。去哪儿机票业务负责人向出行一客举例,如果乘客在11月5日前购买了一张11月10日出行的机票,即便乘客11月9日改签,只需按照航司规定支付改期费用,而不用收取燃油附加费。

燃油附加费能救得了亏损的航司吗?

在恢复征收燃油附加费之前,航空煤油价格高企导致成本增加、利润减少,早就体现在各大航空公司的财报里。

10月末,国内六大航司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南方航空、海南航空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先后发布了2021年三季度报告。

三季度延续了二季度的亏损,也继续打破往年三季度是航空公司盈利旺季的传统。

财报显示,三季度六家航司合计净亏损110.34亿元,唯有春秋航空一家实现1.49亿元的净利润。其中中国国航净亏损35.36亿元,东方航空净亏损29.54亿元,南方航空净亏损14.31亿元,海南航空净亏损25.61亿元,吉祥航空净亏损1.52亿元。放眼到前三季度,六大航合计净亏损超过293亿元,日均合计亏损超过9000万元。

航空煤油价格对航空公司的成本影响较大。

中国国航在财报中透露,在其他变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若平均航油价格上升或下降 5%,本集团航油成本将上升或下降约4.96亿元。中泰证券在研报中表示,中国国航前三季度毛利率为-9.9%,同比减少0.3%,主要是因航空煤油成本增加。

南方航空也表示,前三季度营业成本777亿元,同比增长15.1%,其中航油成本194亿元,同比增加38.4%。这意味着增加的营业成本中,有约半数是由航油成本增加带来的。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变,报告期内平均燃油价格每上升或下降10%,将导致本集团报告期内营运成本上升或下降12.34亿元。

国内民航业恢复缓慢。民航局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完成运输总周转量、旅客运输量、货邮运输量分别为669.3亿吨公里、3.53亿人次、545.6万吨,同比分别增长22.0%、25.8%和14.3%,分别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69.3%、71.0%和100.1%。

但随着新一轮本土疫情的到来,航司们四季度的业绩情况不容乐观。据国家卫健委11月1日消息,10月31日0时至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本土确诊59例,其中黑龙江27例,浙江1例。

综合考虑疫情反复和航油价格上涨影响,研究机构纷纷下调了几大航司2021-2023三年的盈利预测。

华创证券将中国国航的盈利预测由原来的亏损86亿元、盈利62亿元、盈利91亿元调整为亏损139亿元、盈利53亿元、盈利91亿元。平安证券将东方航空的盈利预测由原来的盈利18.10亿元、盈利32.48亿元、盈利55.44亿元调整为亏损73.12亿元、盈利13.61亿元、盈利53.85亿元。

全球航空市场的复苏同样在等待时机。国际航协理事长Willie Walsh表示,好消息是,美国近期宣布从11月初起取消对完全接种疫苗旅客的限制,这将有助于航空业的复苏。但挑战犹存,9月的预订量表明国际经济复苏恶化,另外根据航空业传统,第四季度属于增长迟缓的淡季。

国泰君安表示,油价并不会影响航司的长期价值,但确可能显著影响短期业绩。待国内疫情得控,燃油附加费将有助于航司传导油价压力。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