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松赛事运营或迎来强监管,中小公司面临存亡十字路口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 沈雅秋 2021-12-13 10:28:35

很多小型的赛事公司并不具备安全组织赛事的能力。

随着大众体育赛事成为资本密集涌入热点,行业乱象频出。今年“5·22”越野事故造成多名跑友死伤,一方面是极端天气带来的赛事隐患,另一方面是相关赛事公司在赛事安全服务方面的轻视。规范马拉松赛事运营的规范化和专业化势在必行。

11月底,中国田协的官方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全国路跑及相关运动赛事运营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的文章。这也被外界解读为赛事运营行业或将迎来强监管的信号。中国田协官方文章发布的管理办法旨在规范马拉松赛事的运营,提高其运营门槛从而增加安全性和规范性;同时纠偏赛事运营中围标中标的乱象。

近日,曾运营过国内多个马拉松赛事、马拉松爱好者、悦森体育总经理夏瑞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相关机构出台的政策,对于赛事公司的人员及资质有明确要求,这总体上对于赛事品质来讲是正面的。但疫情形势下,多数赛事公司不得不裁员度日,所以达到员工人数要求的并不多。但是要适应这一新形势,转型开拓的路子也挺宽。增加人员的前提下,可以同步开拓衍生业务,比如体育培训、赛事装备、线上赛事、体育自媒体、企业体育活动执行等等,甚至还可以往文旅领域拓展。这些都是关联性生意。”

这也意味着小型赛事公司面临“公司注册人数少”“核心成员不专业”的“卡脖子”难题,叠加疫情的压力,究竟路在何方?

跑马去旅行

近年来,政策扶植及民众锻炼意识强化支撑中国马拉松赛事蓬勃发展。

根据长江证券数据,2019 年中国马拉松参赛人次达 713 万人次,同增 22%且增长提速。中国田协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举办马拉松认证和规模赛事分别达到 1828 和 357 场,中国马拉松参赛人次也达到了 713 万人次,同比增长 22.2%,增长提速。分不同赛事类型,参与全程马拉松和半程马拉松的占据最大比例,分别达到 330 和 234 万人次。

在夏瑞看来,马拉松作为城市会客厅,给城市带来的经济和品牌效应巨大,尤其对于中小城市,影响更为明显。目前全国330多个地级市大约有300个城市举办过马拉松。马拉松赛事不仅有各地的精英群体来参加,大众选手也是趋之若鹜,打造特色主题IP矩阵和细分受众市场,是赛事运营的大势所趋。

武汉专门成立汉马公司运营武汉马拉松,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由北京马拉松团队的引领和孵化,起点高、弯道超车,短短几年越居全国前列。相比其他城市邀请第三方来运营赛事更有优势,其专业化程度非常高。2021年的汉马赛事本设有专门的“马博会”,旨在当地的文旅和体育运动经济助力添彩,很可惜的是因为防疫要求再度延期。

跑友李泽言(化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我会在一场城市的马拉松举办之前安排好行程,有时顺便带着家人或和朋友去当地体验一下民俗风情。跑马的路线大多是城市中绿化和道路建设比较好的地方,我周末去锻炼一下,可以认识许多跑友,增长一下见识,大多数还是比较符合预期的。”云南的苍山洱海和重庆的武隆越野赛也是李泽言想要和朋友一起去跑马看风景的赛事。

“城市马拉松的品牌是一个长远的事业,需要时间来培育,中小城市要充分考虑自身的财力和可持续性,切勿调子起得高,撑了几届甚至干了一届就黄了的例子比比皆是。”夏瑞建议道。

鱼龙混杂

但与此同时,此前行业规范的缺位导致运营公司鱼龙混杂,很多小型的赛事公司并不具备安全组织赛事的能力。

5月22日,甘肃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因低温导致多人死伤,包括众多中国顶尖越野跑手在内的21位参赛选手不幸遇难。这是迄今世界马拉松和长距离越野赛最惨重的伤亡事故,震动了国内外跑坛。半年以来,已有数不清多少越野跑赛事或宣布延期等待转机,或因看不到希望直接宣布取消。

石林山地马拉松事故调查组认定,由于赛事运营市场准入门槛低,没有资质及专业人员等标准要求,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里含有体育赛事运营的项目就能运营赛事,承办公司得以有机会中标运营此类高风险赛事。同时,参与赛事竞标的其他两家公司都是张小燕的直系亲属所办的关联公司,涉嫌围标中标。

“在今年5月银川越野赛事的惨案发生后,我所了解到的许多赛事运营都进入停摆状态。”武汉一小型赛事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周棋洛(化名)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政策压力叠加疫情阻碍,小型赛事公司的运营举步维艰。“小型赛事公司很可能会阉割掉马拉松运营的业务,直接转向承接企业团建文化的业务,或者依托大平台承担大型赛事运营的具体执行,短期内很难扩容公司达到相关规定要求,寻找赞助商的压力也会增加。”

中国田协在 11 月 24 日发布《全国路跑及相关运动赛事运营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简称《(试行)条例》)。洋洋洒洒的条例里,对路跑运营公司的运营资格提出了较严苛的标准。

行业的共识是,田协提出的管理办法,是基于 5·22 白银景泰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惨案敲响警钟后出台的重拳。但摆在中国马拉松面前的事实也无可扭转:从 2016 年的井喷式增长到疫情和天灾人祸加持的双重打击,中国马拉松市场褪去泡沫,也终于走到一个大洗牌的十字路口。

多点开花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路跑公司不论国外还是国内,规模都较小。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国内的路跑公司只有41%的公司正式员工是在15人以上,而2019年更是只有35%的公司达到这一规模。《(试行)条例》里明确规定,运营路跑以及相关运动赛事公司申请田协认证的基本条件之一是:公司注册员工 15 人以上。

单是这一条,就让很多中小型赛事公司被挡在认证的门槛之外。如果中国田协的注册员工15人政策严格执行,意味着明年至少有一半的公司面临倒闭或者被兼并。

根据跑者公会于 2020 年 2 月公布的《2019中国马拉松赛事公司50强》榜单,排在 13 位的上海路越公司 2020 年年报显示,公司参保人数 16 人,刚刚过线。而如浙江森狼、时博国际、唐山瑞跑、河南路跑等在全国各地散布着的赛事运营公司,在政策执行之后,很难获得承办城市马拉松赛的资格。

夏瑞表示,“目前马拉松赛事已经相对成熟了,细分领域的供应商分化得特别专精,比如计时、救援、铁马、摄影等等,而且马拉松是有准备周期的,仅仅从人数上要求并不是最切合实际的办法。”

田协出手,提高办赛规格,加强对赛事公司的监管和服务,可以有效地纠偏城市马拉松赛事运营的泡沫趋势。在疫情的压力下,小型赛事公司势必将整合资源,依靠头部带动。中小赛事公司转型成为大型赛事运营公司在细分领域的执行方,也是以后的发展出路之一。

“新政是一轮洗牌,淘汰掉那些散兵游勇,留下那些有规模有实力的运营公司,尤其马拉松的运营公司,本来就是一个强大的团队。马拉松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不能完全依赖马拉松一根独苗,应该要广开财路,运用好品牌和团队开辟一些日常的子项目、子品牌,让其成为一片森林,而不是一棵大树。”夏瑞如是说道。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社区小程序

进入社区小程序

参与话题讨论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