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彭韬:从Airbnb中国总裁到GGV投资人,我在探寻人生的更多种可能

GGV纪源资本 2022-03-04 15:52:03

在疫情中Airbnb逆势上市,并且市值一度冲到千亿美金。

三月,草长莺飞,正是春游季,很多喜欢旅行的小伙伴开始迫不及待计划起2022年第一场春日之旅了。彭韬,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深度旅游爱好者,彭韬已经去过七大洲五十几个国家,也因为热爱旅行,他开启了自己创业之路,从普通创业者到前Airbnb中国总裁,再到加入GGV纪源资本成为投资合伙人,他的经历可以说是跟旅行一样,充满未知、充满惊喜、充满变化。

加入Airbnb后,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

他怎么看待如今的旅行行业?

未来还有机会的话,他还会继续创业吗?

今天的《创业内幕》,就让我们跟GGV纪源资本投资合伙人彭韬一起聊聊他在创业路上的旅途。

Lily: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第四季创业内幕,我们又回来了。创业内幕已经做了第四年,感谢听友朋友们的大力支持。作为第四季第一期,我一定要请一个重量级嘉宾来跟大家聊一聊,这位嘉宾就是我们GGV纪源资本的投资合伙人、前Airbnb中国总裁彭韬。

彭韬:

大家好,我是彭韬。我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深度旅行爱好者。我现在主要还是在之前比较熟悉的to C消费侧,另外也在了解企业服务,同时对医疗科技比较感兴趣。

Lily:

您04年在墨尔本大学博士毕业,毕业后还曾留校任教,紧接着连续2-3次创业,中间还在麦肯锡工作过,后来加入Airbnb,现在又在GGV投资,是一个典型的斜杠青年。我想问问您,这几份经历对您影响最大的是哪一个?

彭韬:

我觉得影响最大的还是我自己做面包旅行。那一次创业是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时代,从0到1经历了很多波折,感觉重塑了人的整个思维。人是很难改变的,但唯一一个可能,就是在受到一些重大创伤、重大改变的时候,我觉得创业可能就是其中一个。所以我感觉那一次创业对我各方面的影响更加深刻一些,当然其他经历对我也都非常重要。

Lily:

我也用过面包,真的是太美好了。我不知道您记不记得,就是因为这个功能有一些美图工具上面单独带了,当时美图秀秀上就有一个假的模板,有时间有地理位置等。

彭韬:

所以,我当时其实就是为这一个点,希望能够帮助大家记住自己美好的回忆。因为我觉得人生是一段旅行,旅行中有很多非常值得记忆的moment,就像有句话说的:“we do not remember days,we remember moments”。所以当时没想太多什么商业变现,更多是因为这种想去创造的冲动和热情就冲进去了,然后就在这里面不停扑腾不停迭代。

Lily:

您记得您大概去过多少个地方吗?您觉得哪个地方让您印象最深刻?

彭韬:

五十几个国家,七个大洲很早就去过了,最深刻还是非洲。第一是根据现代考古学,人类都是从东非走出来的,我去了那里后,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和这块土地的连接,且很难用语言去描述。第二是非洲有一个非常完整的生态,你可以看到整个动物世界的规则,能够体会到一些道理。第三我必须要说的话,就是非洲有一座非常有意思的山叫乞力马扎罗。它是非洲第一高峰,也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山峰。它是从赤道开始慢慢升上去的,顶部是有冰川的,所以有一个行程里是可以几天去登乞力马扎罗。

其实从你一步步准备,到最后登上乞力马扎罗,也会给你很多开悟。首先你在行走时就跟冥想一样,心无旁骛。登顶其实也很难,最后冲顶会有高反,但那个时候它又告诉你要坚持,因为你走一步近一步。我记得我们是从晚上9点多钟开始登,到凌晨大概六点才到。当你付出了过程,而且你知道一步一个脚印是往上走的,然后又登顶了,看到日出看到冰川,那种感觉是很美的。这是人的一个极限测试,另外又让你根据一个简单的“走一步近一步”物理法则。只要方向对了,基于这个简单法则付诸于实践,经过大概8、9个小时的体力、心理付出,然后你就实现了一个正循环。所以下来以后,你会觉得自己心理更加强大了,你的大脑又会被重写了一下。它不仅是从身体上,还是从精神上给你很多这种营养。所以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时,我会毫不犹豫说是东非。

乞力马扎罗是我爬过最高的山。之前有雄心壮志想爬,后来因为以前运动过度,各种膝盖伤、背伤。所以我现在打球登山的心态也变平和了,不一定要去征服。但是我觉得,如果大家没有爬过乞力马扎罗的话,其实还是非常值得去的。不仅因为它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而且它相对是有安全保证的。因为它是一个国家公园,爬的时候,中间很多路可以撤。比如说高反了,想放弃了,就可以从旁路撤,然后有越野车把你带走。爬乞力马扎罗大概应该有30-40%的失败率,三个人有两个人能爬上去。下山时候如果高反,就把你放到一个板车上面推下去,不用走路。我觉得我们每个人生命只有一次,人生中需要计算风险。爬乞力马扎罗的风险虽然不是完全没有,但是可以估量。这不是盲目去冒险,而是有一定难度,但是又不是极限运动的冒险。它会让你体验到你身体的极限,所以我觉得这种给人的印象会更加深刻一点。

Lily:

我们公司GGV至少有三个同事都是喜欢登山的。今年我们罗超也去爬了喜马拉雅山,然后我就问他,你的感受是什么?他说,我跟你说,你是感觉不到的,你一定要自己去登,你登完就会上瘾。

彭韬:

以前有一本硅谷写创业的书叫《盗火》,其实它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类似希腊神话故事里的普罗米修斯,很多创业者因为对“火”的执念而一次次走上创业之路,去为人类解决问题。当你体验了高点以后的话,你就很难忘记了,甚至有时候你就觉得它是你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当时我自己旅行的感受是,虽然有些地方条件很恶劣,比如蒙古包里,但我看到这个湖边的牦牛,就觉得人生多美好。这种感觉我需要时常拥有,所以后来我就去了很多地方。很多人徒步容易上瘾。

其实我发现很多创业者,其实也非常喜欢徒步和爬山,因为它们有一些共同特点。第一,徒步是孤独的,很少有人一边徒步一边说话的,一般就各自走。即使你认识徒步的一些朋友,大家也是各自走路,一走走几天,也就中间休息时,停下稍微说两句话。创业其实也是孤独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要攀登一些个人心里高点,可能是行业也可能是时代。

其实还有一种,我觉得从徒步角度看创业的话,大家真正拥有的是经历,而不是说在山里拍张照片。我身边很多人都在创业,其实在我现在看来,创业最终带给你的还是一个心理历程。有的人可能财富大增,有的人可能创业失败,更多的在于,当你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的时候,有想法的时候,把它付诸实践,让自己对自己这个决定没有遗憾。毕竟到了中年老年,有家里的各种束缚,身体条件限制,就没有体力创业了。那时候你可能会遗憾,觉得自己曾经其实可以跳下去奋力一搏的。其实徒步、登山很少看到老年人,因为膝盖不行,所以中老年人一般不登山。我感觉人生是一段有起点有终点的旅行,就在你该做事情的年龄带着热情去燃烧。那个时如果你能够跳进去,尽情抓住时代的脉搏,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和一帮兄弟朋友一块有哭有笑。那种感觉,我觉得还是人生中一个非常值得去拥有的经历。当然我觉得得看你是什么类型的,如果你是真的想追求这种高点,反正我觉得根据我自己的体会,还是值得去尝试去体验的。

Lily:

2018年是什么契机让您加入了Airbnb中国呢?

彭韬:

其实非常有意思。当时我在做一个类似于住宿托管的创业,Airbnb是我们最大的分销商,大部分流量是来自于它。我觉得这个平台非常厉害,但同时也很担心,万一这平台把我们给抹掉怎么办?比如说他就不喜欢专业房东。所以当时,我和Airbnb的联合创始人Nate见面的很大动机是,我想知道他们对专业房东的态度。

当时和他聊了以后,我觉得有点一见如故,因为他以前也是技术出身,在哈佛读的也是计算机学士。当时他给我分享他们的创业经历,给了我一本书叫《Airbnb Stories》。我以前还看过一本书叫作《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创业维艰》),那会儿看得我差不多有点想哭的感觉。创业就真的很苦,那苦是讲不出来的。你去创业,如果你是CEO,可能最孤独,因为你没人可以去说的。所以我看Airbnb其实挺有感触的,因为中间经历很多这种曲折波折,让我觉得挺有共鸣的。

后来大家基于这个契机聊了很多,然后我感觉自己过去的一些积累,包括自己有很多技术背景,可能真的只是去做房屋装修,而不是我最擅长的。

Lily:

我知道Airbnb有三个联合创始人,您觉得他们这三个人有什么不同?

彭韬:

我觉得这一点,其实也是我当时考虑加入Airbnb的重要原因。坦白讲,创业的话,很多联合创始人最后能够一起走很远的其实不多,三个人 share几乎是equal的,几乎是创业当中大家的一个禁忌,要规避。Airbnb是很神奇的公司,他们三个人的股份是差不多的。后来我还问过类似的问题,他们三个人其实做过一个叫红黄蓝心理测试,他们是刚好每个人隔120度,所以是非常互补的。

Lily:

其实我觉得到目前为止,Airbnb这三个合伙人其实特别难得,要对对方有非常充分的信任。从18年到21年,您在Airbnb工作了其实有三年,您觉得这几年里什么事情让您印象最深刻?

彭韬:

其实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刚加入没多久,我们在桂林有一个项目,就在桂林的龙胜梯田旁边,叫江边村。它其实是一个壮族的院子,我们当时想法是怎么通过旅游帮助大家脱离贫困。我们找了一些知名设计师,他们也是愿意去免费帮助设计。我们就把几个壮族的干栏式建筑改了一下,让里面特别现代,比如说有抽水马桶等。

后来我们发现,它改变了很多当地人的实际生活。他们当时很多留守小孩,爸妈为了多挣那么点钱,都在旁边比如去桂林打工。后来因为民宿,他们都就回来了。因为它没有电梯,行李需要人抬,还包括做饭。那时很多老奶奶扶着我们的手跟我们讲,真的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小孩爸妈以后就在旁边了,那种感觉还是蛮触动的。

当时我们做这个事情之前,做了很多调研,不是就搞一个面子工程,搞完以后就不管了。其实龙胜梯田是一个景区,但是因为它没有很好的酒店,所以很多人不在那边过夜,它就是一个单日游。我们感觉,如果在旁边能够建一些房子,让他们尤其是这种高消费人群去住,也许他们能够开销更多。我们还帮他们卖百香果这种农产品之类。

后来我们也跟踪了他们,我记得民宿的话,他一个月民宿的收入,就比他们很多人一年的收入多。这个事情当时给我一种感觉,我每天忙的事情,跟我特别想达到的一些梦想,有一些连接。你去那边去,就会很有这种成就感,所以这个事情我记得很清。再后来我们一直跟他们保持很多联系,加上这个项目后来也比较知名,也报给像旅游委,是大家觉得挺好的一个例子。我们通过这么一个平台帮他们建民宿,让很多人体验到住在壮族现代化民宿的感觉,还给当地居民创收。因为他们大概每年收入就2000多人民币,现在就已经脱贫了,这个事情让我感觉很骄傲。

Lily:

如果没有住过民宿的人,是很难体会民宿的有趣的。

彭韬:

是的,而且我觉得它的确可能带给你一些惊喜。很多我们的一些Airbnb用户,他们住上以后,的确喜欢,就把这个房子当做目的地一样住在里面了。后来我带家人出去旅行的话,其实选Airbnb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选择,我觉得它的确给你重新定义一个旅行。我当时非常认同 Airbnb,是因为之前我做面包旅行时,也希望重新定义旅行。但是我一直把Airbnb这种方式看作是大航海时代,以前只有欧亚大陆的故事,很多都是在这块大陆里面进行的,其实没有什么太大改变。真正改变其实就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发现大陆其实改变整个人类的很多轨迹,包括对中国有很多影响。为什么改变这么大?因为它重新定义了世界。所以当时我看整个旅游行业是一样的,反正酒店就那么多,建个酒店花的时间还是比较长一点,要选址,包括要有物业方,其实周期比较长。很多在线旅游也就是OTA其实更多是流量制胜,怎么让用户黏性比较高,让转换率比较高一点,所以打到后面其实也挺白热化,其实我感觉都比较沉闷。之前我创业最开始是一片蓝海进去,也想着要改变世界,要重新定义。后来发现当你通过一个新的途径,效率不是那么高。

后来我去加州,参加两个会议。2016年11月有一个叫Phocuswright(OTA的一个最牛的会)各种在一个非常小的缝隙里面去创业。我记得很清楚,一个创业者说他的想法就是:很多人有时候去旅行时,行李箱丢了以后要找航空公司赔,流程很麻烦。所以创业公司它的创业想法就是,你丢了可以用我们的APP走我们的流程,我们帮你去索赔。

你可以看到大家的这种绝望,因为其他的话也没有路径。后来就是在同一天,很巧,在洛杉矶有Airbnb OPEN,就是把所有房东邀请在一起开会。我看到了活力,整个开放的会场满爵士乐,房东之间也其乐融融的。后来我就也尝试旅行去住Airbnb,后来也做房东。这其实就是一个大航海,重新定义旅行。旅行为什么一定要去住酒店?其实就可以住到别人家里去,底层逻辑都是一张床解决睡觉的问题。而且有时候,其实旅行也不一定要去景点,尤其现在疫情,这种人多的地方都不想去。住的地方安静多好,哪怕就在那边很安静地看看后花园,或者跟当地的一些居民聊聊,也是旅行。所以当时是让我把之前的想法想通了。他们很多定义Airbnb Lux的标准很有意思,它其中一个核心标准就是,厕所应该比卧室要多。如果你在房子里面,厕所数目少于卧室数目,那就不算是豪宅。

Lily:

我追问一个问题,您觉得在疫情中,Airbnb逆势上市,并且市值一度冲到千亿美金,现在应该超过千亿美金。您觉得它对中国创业者有什么重要的启示吗?

彭韬:

首先我觉得,如果你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它其实都会面临很多危机的。你能够怎么去反脆弱(《反脆弱》中脆弱的反义是反脆弱)——每次冲击、不确定性让你变得更强。我觉得Airbnb就是这样一个反脆弱公司,因为整个过程很多细节我全经历过。我可以给你讲几个重点,第一就是never say die,永远不要放弃。当时就真的很惨,我已经没有语言可以表达了,感觉都已经麻木了。各种投诉各种波折,但是肯定还是要解决的,不管多难都还得解决,你没办法。第二的话,坦白讲,其实当时我们还是心里有很多压力,对未来也有一些不确定的担忧。包括Hans,他也是Airbnb非常值得信任的朋友。我觉得他特别了不起,非常有远见。当时他说如果发生疫情的话,到时候大家会选择哪样一种宿?他觉得可能疫情的话,在美国欧美更可能会选择Airbnb,因为大家是在单独一个房间去入住,能够有效控制人和人接触。Hans是当时少有的挺我们的外界人士,也是当时唯一一个公开挺我们的投资人。我们印象很深,我们内部还广为传阅。

还有一点叫super brand,就是你倒下,用户其实还会很痛心。什么叫super brand?它其实有杠杆的。当时我们已经很少投入增长性预算,就在这个时候,很多是主动搜索到Airbnb去寻找他的住宿,是大家记住的品牌,所以这就是一个super brand。

Lily:

我其实特别想呼应一下,公司其实和人一样,需要的是墓碑品格,墓碑品格对公司来讲尤其重要。那种感受是一个公司和用户之间的情感链接,不只是说,今天我需要一个工具,明天我换到更便宜的工具,我就跑掉了。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大家对它的这种情感是非常不一样的,尤其像Airbnb。我同意您的说法,它是一个低频,但是高粘性的平台。如果是打车,我可以从a换到b换到c,随时可以换,因为其实我每天都有机会去尝试。但旅行时,你的假期有限,一年你都要花在最值得去的地方、最好的体验上。

彭韬:

和其他商品相比,旅行有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点,那就是它有时间成本。因为你的时间是很值钱的,所以在这里面选择的话,信任感是很重要的,品牌尤其重要。尤其一个平台达到一定规模时,你会发现,它具备一个非常强的双边网络效应。我记得当时见Brian第一面,我就问他对旅行的感受,他给我讲了一个特别有意思但我觉得还是非常有价值的话。他说,他旅行主要是要规模,要规模覆盖的,全球都有很多各种房子,这样的话,房客房东体验都更好。这其实也是Airbnb一直以来的战略,希望能够去吸引更多,希望能够在世界各地给大家提供这种“家在四方”的感觉。

Lily:

您曾经也运营了一个公号,这两年比较忙,公号都没怎么更。我找到您公号的时候,看到最后一篇文章的标题叫《创业者要信命不认命》,您怎么理解这句话?

彭韬:

这个标题,经过在Airbnb的三年多到现在,我还是很认同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创业成功概率还是蛮低的,当然也得看你怎么定义成功。首先每一类事情有一个基础概率(base rate),就是平均概率,每个人在中间肯定会发挥他的一些优点长处,让概率稍微改变到对自己有利一点。概率学的书里,有本书很经典,叫做《思考,快与慢》,这是我挺喜欢的一本书。他是一个诺贝尔奖经济学者写的,核心点就是,有很多概率是被大家忽略的,你的大部分结果是受这个概率影响。不是每个人都是神人,大部分都是凡人,这是你必须要承认的。这就是我讲的话,这里面所谓的命,其实也就是行业概率。行业还有拆分,比如突然有一波红利,比如移动互联网红利等,你的概率能提升一些。

你在合适时间,合适地点,你碰到对的人,你的概率会提升,这就是命。其实可以用概率学解释命运,命就是一种概率,这个把控你很多行为。不认命的话,是人是有主观性的。我之所以认为创业者伟大,是因为他们明明知道很多东西其实是一个低概率事件,但是还要去燃烧自己,它是一种试错精神。你看整个进化论,如果没有突变,人类就不会进化到现在。其实某种意义上,每个创业者它就是对抗这个概率。本身这是条很苦的路,所以我觉得不认命的话,就是一种精神,相信我的确能改变它。罗曼罗兰讲过一句话,就是“当你认清生活的本质以后,你仍然热爱生活”。我想这句话送给创业者的话,就在于我告诉你这是概率,这是一个本质。如果你说创业势在必得,非我莫属,不对,这不是真相,创业失败受到挫折时会很惨,因为你的期望值在这边。

不认命的话,里面就包括我要抓住这个时间点,或者连续创业,或者我能够改变。如果这一波没赶上的话,我是不是能够变得更加有韧劲,再换另外一波。你要明白,它是有一定主动性在里面的。你不认命的一个行动力在于要去改变它,让团队降本增效也好,切换赛道也好,或者说出海也好,各种方式里都有很多创业的主观能动性在里面。

人类的进步还是需要创造,还是需要有一些偶然突变。我个人认为,创业的伟大在于,现在人类面临的很多问题,需要去通过技术革命解决,不然整个人类有很多问题很难解决。这也是创业者能够去前赴后拥的,最终能够投入里面,把自己的一些能量发挥出来。其实到有个点,不管你成功还是不成功,回过头看的话,那段时间我的确有全力去抓。如果真的没有做成,有时候你的确要明白,其中有一些局限性、时代性的东西,但有幸做成的话,人生会更上一阶。所以我觉得,这些话是每个创业者在创业路中,可能需要的精神上的陪伴。

Lily:

如果说未来还有机会的话,彭韬你还会继续创业吗?

彭韬:

我觉得如果有合适的这种机会,我当然愿意参与。当然每个时期,你的考虑顾忌不一样,比如说你更加年轻一点的时候,不管是身体上面,家庭牵绊上面,的确有更多自由度。但是我不认为到现在这个年龄点,是没有任何可能合适你的机会,所以对我讲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关闭这扇门。

当然我加入GGV,其实也在想投资是另外一种很有意思的事情。到现在这个年龄,我挺愿意跟创业者在一起,运用我的经历去帮他们。因为的确很多路都自己走过的,但是我还是讲不一定我说的都对,我只是提供一个视角。我觉得投资其实也是一种思考,也是一种贡献,也是我在这个阶段不停去拓展自己的方式,所以我是给自己一个空间。

Lily:

在节目最后,也请韬哥给我们推荐一本对您影响最大的书或者一部剧吧?

彭韬:

我推荐两本,一本刚才我讲到的《思考,快与慢》,我觉得很经典。它从一个科学的角度告诉你,人类思维的误区,这思维误区不是你的错,是人类进化当中为了更好躲避(比如说在东非躲避被狮子被吃掉),我们必须要发展这种快捷思考路径,所以我们才进化到现在。你看完这本书以后会明白,我们作为人类的一些局限性。

第二本的话,我觉得也是我多次看的《穷查理宝典》,就是关于芒格的,他的很多讲话,让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我觉得站在巨人肩膀上,你看看他们的思考,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