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一娃一屋,管家伴读,高档酒店“网课房”谁在住?

真探Alpha 陈文琦 2022-03-23 12:19:43

酒店好不好,得看考试成绩。

谁能想到,家长头疼孩子上网课的问题,竟然被酒店解决了。

近日,微信群和朋友圈中流传着各种高档酒店推出的「网课套餐」:上海浦东文华东方酒店4晚豪华江景房开价5900元,为7-16岁的本市学生提供「无忧」网课环境、一日三餐以及酒店专人陪护,监护人/家长还可以享受酒店餐饮和水疗7折优惠。

美其名曰:「studycation」,study(学习)+vacation(度假)。

不止是东方文华,上海喜来登、大华锦绣酒店、湫竹酒店、华住旗下在苏皖区域的汉庭酒店都推出了类似的网课学习房。在疫情反复,上网课成为学校新常态的时候,酒店使出十八般武艺,一边服务好学生,一边服务好家长,在旅游业的复苏期,给自己搞创收。

据文旅部数据,2019年,中国国内旅游收入达5.73万亿元,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旅游收入骤降到2.23万亿元。2021年,防疫体制发挥作用,但零星化、反复化的疫情依然在影响行业,国内旅游收入为2.92万亿元,只有疫情前一半的水平。至于出境游,基本还是归零状态。

无论是搞内容生态、定下沉战略、抓住「微游」概念,还是推出跨界网课套餐,都是举步维艰的OTA和酒店业的自救。

喜感与心酸,酒店带娃这事儿靠谱吗?

文华东方的「无忧网课」套餐价格不菲,但考虑到文华东方1300+起步的江景房价格,虽然运营成本大大提高,但是酒店并未给带娃套餐的各种附加服务添上额外的服务费。这本质上还是在需求低迷的时候,结合当下潜在的消费热点,创新服务,刺激消费的营销手段。

不同酒店的类似套餐也通过各种软服务增强竞争力。

3月15日,南京发布疫情防控工作通告,宣布自3月16日起,全市中小学暂停线下教学,各校组织开展线上教学;幼儿园暂停入园,开展线上居家生活指导。随即,3月17日,南京市中心地段的五星级酒店苏宁环球套房饭店推出「环球小精灵」套餐,早上8点到下午6点的服务350元/天,过夜价格500元/天,保证一娃一屋,互不干扰,有专业IT团队保障网络顺畅,人力资源员工监督作业进度,高学历管家做「伴读」,有餐饮团队负责定时投喂,安保团队负责安全隔离,写完作业,还有宾客服务团队把娃带出来做操和组织各种活动项目......

在一则朋友圈宣传里,酒店销售吆喝出一句新广告词:“在这特殊时期,一家酒店好不好不要光看网络评价,更要看考试成绩。”

除了基础服务,酒店充分调动各项资源为学生和家长服务,南京紫金山庄的网课房套餐中提供水上高尔夫授课活动、面点师教学面塑技艺;南京希尔顿的「神兽托教套餐」提供一对一科普课程辅导,包括英文、韩文、舞蹈等;不少酒店考虑到打印作业的需求,也提供免费文稿打印服务。同时,为了吸引陪护孩子的家长,各种下午茶、品茗、音疗、SPA项目等也轮番上阵。

携程数据,截至3月18日,携程平台“网课房”套餐的搜索量较前一日增长超过200%,咨询量和预订量持续上涨。

推出网课套餐的多为中高端酒店,究其原因,该服务面向的受众多为具备一定消费能力且家长工作繁忙的中产阶级家庭,而且,要求服务员工数量多,经济型酒店难以达到这个标准。

网课套餐一推出,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众多讨论,看似颇受欢迎,但实属酒店们的无奈之举。

苏宁环球酒店管理公司业务拓展的人员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酒店推出网课套餐产品,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因工作无法照顾孩子的家长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一种自救手段,在疫情导致客流骤降的情况下争取现金流,维持酒店员工的薪资水平。

但是,用户对「网课房」的需求是在特殊周期下成立的,可持续性弱。对此,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也出现不同的声音:一些家长表示「网课套餐」确实直击痛点,酒店的营销手段创意十足;也有人质疑该服务存在的必要,以及警惕可能的风险。

可以肯定的是,在旅游行业整体大盘未恢复的时期,酒店还需要更多的创意来刺激消费。

酒店的艰难

这两年对酒店业来说,可谓是「年年难过年年过」,虽然2021年终于看到回暖迹象,但困难仍然存在。

华住去年上半年营收59.1亿元,同比增长49.1%;Q3营收同比增长11.6%至35亿元,净亏损为1.37亿元,相较2020年收窄;另一大本土巨头锦江去年上半年营收52.63亿元,同比增长28.67%;Q3营收为30.87亿元,同比增长6%。而万豪国际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李雨生则表示,中国大陆是集团首个RevPAR(每间可售房收入)恢复至疫情之前水平的市场。

另外,包括华天、首旅、山水、亚米等国内主要酒店集团,去年上半年营收相较上年均出现60%的同比增长,但是较疫情前水平仍有一定差距。

在酒店的背后,与其息息相关的OTA复苏之路同样艰难。

根据携程2021Q3财报,其实现总营收53亿元,同比下降2%,环比下降9%。非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利润为5.23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8.49亿元。

携程2020年Q3和Q4营收已经分别恢复到的2019年水平的52%和60%,而Q3因为局部地区的疫情反复抑制了境内游的需求,复苏水平下降至2019年的51%。虽然在Q3财报中,携程谨慎地没有给出业绩指引,但可预知的是新变异株的传播及更多的旅行限制为业绩复苏再次带来不确定性。

这从同行途牛的Q4财报中可见一斑。2021Q4,途牛净营收为7340万元,同比下降38.2%。看全年业绩,该公司净营收为4.263亿元,同比下降5.3%。

同程艺龙在疫情中率先恢复正增长,成为2020年全球范围内唯一一个实现四季度盈利的OTA平台。2021年Q2,同程旅行营收曾大幅增长至2019年的134%,但同样受到德尔塔病毒和奥密克戎病毒的影响过后,2021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增幅降为2019年的94%。

据其3月22日发布的Q4及全年财报,Q4营业收入为18.13亿元,同比增长1.8%,环比略有下降。

毫无疑问,疫情阴影下,公众和酒旅人都对放开出行限制抱着同样的渴望,需求犹在,待被释放。

看似无厘头的网课套餐是酒旅行业层出不穷的自救手段之一,从梁建章放下身段直播带货,「微游」、「宅度假」成热点,到酒店服务人员当起保姆,种种举动都期望在特殊时期拉动需求,甚至创造出行、游玩、度假的新方式,激发行业新的增长点。

酒旅行业已度过最艰难的时刻,「回血」依旧是2022年的主旋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Berry

带娃上网课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疫情社区封闭,学校停课。这次上海疫情就是由于华亭宾馆管理不善引起的扩散。疫情期间在酒店上网课,家长能否对环境放心是个很大的问题。

2022-03-23
回复
0

陈琳琳-差旅博琳

短期运营有存在价值。长期看,无实际意义,应急策略,非常规选项。

2022-03-23
回复
0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