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曾经的网红打卡地,还活得下去吗?

空间秘探 郑豫舟 2022-03-25 10:29:39

未来,网红打卡将步入何方?

据了解,冬奥会结束后,各个场馆都均在筹备尽快向公众开放的方案,不少场馆计划“五一”之前就对公众开放。其中,在比赛期间最吸引人眼球的首钢大跳台,随着近日首钢园北区的全面开放,已可近距离参观,并被媒体称为京西最新网红打卡地。

在一个个新网红打卡地陆续登场的时候,我们难免会想要探知那些旧日网红打卡地的现状,究竟是喜是忧?

新网红打卡地,层出不穷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又见证了不少新兴网红打卡地的诞生,有的从小众亚文化聚集地进入大众视野,也有凭借独特设计、社交媒体宣传等,吸引年轻旅行者的拥趸。

界面曾在年终的时候,对2021年新晋热门的城市打卡地与新晋目的地进行盘点,这其中,我们看到了不少熟面孔。

前文提到的北京首钢工业园区,作为工业遗产华丽转身的代表作,从“钢铁硬汉”变为“精致网红”。

洗去尘埃的首钢园,汲取了德国、英国等海外工业遗迹改造案例,并没有摈弃旧建筑,却又精心设计,在粗粝的外表下,带着温润庄重,朝着绿色低碳环保、高科技的新历史翻篇。2019年下半年以来,首钢的标志性照片,开始涌现在越来越多人的朋友圈和社交媒体上,成为北京时兴的打卡点。而作为冬奥会主要比赛场馆之一,无疑推动首钢园与历史与另一种形式交汇,并不断升温。

因第十一届江苏园艺博览会而落成的南京园博园,无疑也是一座新晋的网红打卡地标。这个足足占地有3.45平方千米的园区,是在汤山原有废弃采矿区的基础上建造而来“世界级山地花园”。

在园博园中,一批“网红酒店”的开业,已足够惊艳——南京园博园英迪格酒店、南京园博园悦榕庄、南京园博园珺懋 · 傲途格精选酒店等,各具风貌。

此外,园博园内还集合了大量网红打卡地,黑马世界漫画博物馆、可口可乐品牌馆、相机艺术馆、先锋书店、赛梦•微缩世界、崖壁剧院等,都以其强大的人文内涵,吸引旅行者的拜访打卡。

除了城市中的新目的地之外,一批网红城市或目的地,也在社交媒体热潮下“一朝成名天下知”。

如因藏族小伙丁真意外带火的小城理塘,成为过去一年旅游热度上涨最快的城市之一,更满足了旅行者们对于“小众秘境”的渴求;冲浪胜地后海村的相关搜索量增长400%,成为当之无愧的“黑马”目的地,在躁动又浪迹天涯的青春意向中,为大批想要抛开城市烦恼的年轻人的乌托邦。

除此之外,因《漠河舞厅》及背后动人故事走红的黑龙江漠河,因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而吸引更多探秘者到来的福建泉州,因建筑奇特而被打卡的“魔都版古巴比伦”上海苏州河畔的天安千树等,均在层出不穷的网红打卡地更迭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新网红”的出现固然刺激眼球,但“旧网红”的现状,却更耐人寻味。

曾经的网红打卡地,

怎么样了?

网红打卡地的残酷之处在于,不仅仅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大众目光停留在每一个打卡地的时间,也不尽相同。那些曾经的网红打卡地,有的如流星划过,只能等待下一次命运的馈赠,有的则已成为“初代网红”,不再为“网红”之名而悲喜。

将网红打卡地分为三代,我们不难发现,随着互联网日益发展,打卡地的更迭速度,也在加快。

初代网红打卡地,是在杭州、北京、黄山等主打风景、历史文化的传统旅游目的地之后,新一代文艺青年在丰盈内心的需求中,挖掘出的丽江、大理、厦门等文化小城。那是一个崇尚“穷游”与“背包客”的年代,旅途中拥抱诗与远方、自由与艺术,灵魂的交融远胜于肉体的磋磨。

那个年代,虽没有“网红打卡地”的说法,但却有与当下并无二致的目的地追捧。由于互联网尚不发达,初代网红打卡地反而火得更久,拥有更长的自我调整期。因此到今日,虽不再是“网红”,却成为了“经典”。

中生代网红打卡地,是伴随互联网与短视频发展而陆续登场的网红城市西安、重庆等。曾一度爆火的西安“摔碗酒”、不倒翁小姐姐,重庆李子坝站“轻轨穿楼”、洪崖洞夜景等,立足城市特色的独特城市风貌与活动,凭借移动互联网的飞速传播,加之当地旅游局与社交平台的合作,这些城市迎来了高光时刻。以重庆为例,企查查数据显示,2018年重庆市旅游相关企业注册量超8400家,达到近十年巅峰。

不过,同样也是由于短视频,大众的注意力不会永远停留在有限的几座网红城市,而是不断去追逐下一个更加小众、更加有趣的网红打卡地。因此,高光从西安、重庆移开,又到了其他地方,长沙、武汉、成都……原有的网红城市,或许已过了最火的时候,但依然实力深厚,是旅行者绕不开的目的地选择。

如今新一代的网红打卡地,开始变得更为小块,不再以单一城市为单位,更有个性,却也常常更为“短命”。一度因特色餐饮和文化沉浸体验爆火的长沙文和友,近段时间被爆大面积裁员,有媒体称“去年的文和友还是资本和消费者的宠儿,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美食界的迪士尼’似乎已经繁荣不在。”

因一首《漠河舞厅》走红的中国最北小城漠河,搜索热度曾一度上涨166%。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漠河都试图借助“最北”的标签与冰雪旅游来带动当地旅游业,但并不算特别理想。而歌曲过后,漠河依然受制于城市发展缓慢、交通不便以及疫情等多个因素,“网红打卡地”的身份背后,却并没有为当地旅游业带来足够助力。

最“魔幻现实主义”的网红打卡地,莫过于“武康路边,梧桐树下,蝴蝶结阳台,等待一位老奶奶” ——一个被偶然挂上的蝴蝶结,让一个路口成为了网红打卡地。但轰轰烈烈的“网红潮”,也随着蝴蝶结被丢进垃圾桶而烟消云散。

谁在主导“网红”兴衰

网红打卡地,兴也有,衰也有,“网红”二字,无需被视作洪水猛兽,接纳网红标签带来的吸引力,也需正视主导兴衰的关键人。

/ 多情的旅行者

网红打卡地的诞生,终究会吸引到一群旅行者的纷至沓来,但这些旅行者,无疑又是极为多情的。他们永远在奔赴下一个新网红打卡地的路上,并甘之如饴。从丽江、大理,到西安、重庆,再到长沙、武汉,他们的出现,推动着一个又一个新“网红”的诞生。

仅仅是上海,城市中的网红打卡地,就已历经千帆,从武康路的蝴蝶结阳台,到重新翻新的沙美大楼,再到前段时间爆火的blue bottle蓝瓶咖啡……旅行者的步伐转换,就是网红打卡地的的兴衰时刻。如何让旅行者驻足更久,离去又复返,成为网红打卡地经久不衰的重要课题。

/ 逐利的“投机者”

火热打卡地的背后,常常蕴含商业机会,逐利的“投机者”会如同闻到肉味的狼,第一时间赶到。“投机者”虽可实现目的地商业化的转变,但却常常因缺乏约束,破坏原本吸引旅行者的生态。

爆火的后海村,由于商业化的逐渐上头,已有一批情怀者出逃,原本浪人文化构筑的乌托邦世界,遭遇危机——后海村的民宿酒店数量在几年内接连翻番的增长,在其他海滩上的烧烤摊,也很快跟着人潮来到了后海村。更大的影响则在冲浪教练上,由于供不应求,过去干装修的、开出租车的、卖水果的,一夜之间全部都成为教练,腐蚀着原本的冲浪情怀与更专业的价格体系。

网红打卡地,似乎总难以逃开商业化后的变质苦涩,一条商业化与文化并行不悖的道路,考验着每一个目的地运营者。

/ 坚守的“原住民”

与“投机者”相对,“原住民”是构建起目的地精神内核的关键,他们不一定是一群人,也可能是一群本就存在的商业体,正是他们的坚守,让网红打卡地具备长久的可能。

就像蝴蝶结阳台的文化内核中,偶尔出现的老奶奶的重要的一环,但她不可能为此坚守,所以注定了这本就是一个极为脆弱的打卡地。相对的,如杭州天目里中的所有商业体,都遵循着同一个规则,即坚守“艺术综合体”的身份。

天目里被称为建筑大师伦佐·皮亚诺“栽下的苹果”,在“硬质界面的包裹下,是一个柔软而丰富的内核”,其在整体的设计上,将高维的艺术注入其中。但是在落地之时,艺术不再高高在上,不是美术馆中冷冰冰的陈设与装置,而是融入到整个空间,成为人人都可接触与呼吸到的东西。

因此,在这里,茑屋书店、阿拉比卡、主打独立文艺影院的三克映画等主打文化艺术的生活方式“首店”们的陆续进入,这些商业体,使天目里成为杭州的“精神栖息地”。

未来网红打卡地的4个趋向

从过去走来,未来的网红打卡地将如何演变?从当下出现的一批批新网红打卡地中,我们或许能够发现以下4个趋向。

/ 区域化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网红打卡地都是以一座城市的形象出现,“网红城市”的概念,为城市发展提供了足够的动能。但在当前的趋势及大环境下,人们更擅于发现身边的“网红打卡地”。

因此,网红打卡地正在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以区域为单位,造就一个“社区型”的打卡地。

如广州的永庆坊,这一不到8000平方米的四方形街区内,可以看到关西老城生活与现代都市文明的碰撞,人们可以看到,网红店边上,原住民在自家门口喝早茶。而正是这一种超越现实的更新与融合,造就了这一片区域拥有了独特魅力。

/ “快闪”化

“快闪”似乎正成为对抗“网红”易逝的一股逆潮流——既然无法阻挡当下网红打卡地的“短命”,那就以有限的生命创造灿烂。

网红市集的频频出圈,正在创造“临时”网红打卡地。途觅TOURMEET小红书发布的三月市集地图中,仅一个月就有8个市集待开(因疫情而取消或延期为题外话),遍布杭城东南西北,串起一片文化地标:天目里、象山艺术公社、白塔公园、良渚艺术文化中心……这些市集的时间往往只有一个周末,却成为杭州年轻游客们社交平台中的热门话题,以及必打卡目标。

/ 复古化

长沙文和友的成功,给出了一个暗示。当代年轻人,正在现代化的城市中,寻找一个逆城市化的可能,在复古的场景中,他们或许更能找到记忆中的城市生活。

因此,越来越多网红打卡地,以“复古”为名而出现。厦门的“八市”(第八市场)是当地当之无愧的网红打卡地,它既复古又新潮。在复古的层面,这是一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存在的老市场,承载着几代厦门人记忆中的老味道;而从新潮上来看,越来越多外来游客发现了“八市”的特殊之处,琳琅满目的海鲜档口、周边保存完好的南洋骑楼,都值得一一打卡。

但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复古都为网红打卡地带来正面影响,长沙文和友的成功,与广州、深圳复制的失利,又给出了另一种暗示。“花一堆钱拆了城中村后,又花了一堆钱在原址上建了个新的城中村。”的复古只能吸引一时关注,真正的复古,仍需文化的延续。

/ 情感化

始于颜值,忠于才华,未来的网红打卡地在足够出片,足以带来社交货币之外,也开始提供情感价值。

去年火爆的环球影城,除却其本身的话题度之外,哈利波特、小黄人、功夫熊猫等几乎构成“童年回忆”的大IP,共同构成了极高的情感价值,吸引年轻人前往打卡,“圣地巡礼”。

前文提到的厦门“八市”,同样也为一批当地游客带来了情感体验,在“八市”打卡,足以让他们深入城市肌理,感受到城市与自身的情感链接。

曾经的网红打卡地,已走上了分叉的道路,把握时机者已开始了一条静水流深之路,喧嚣者则归于沉寂。而未来,将会有更多层出不穷的新网红打卡地,在变化与探索中,走向更多“后网红”的可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扫码添加学委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