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民航业承压,需求恢复需看两大核心要素

经济观察网 蔡越坤 2022-03-28 10:14:46

民航业面临着艰难的时刻。

2022年3月21日,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航”)旗下一架载有旅客123人、机组9人的MU5735次航班在执行云南昆明至广东广州任务时于广西梧州市上空失联。目前已确认该飞机失事。

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经历着航班减少、薪资缩水的民航人,这一次事件成为他们心中不愿触碰的痛。另一方面,在疫情与油价高企双重压力下本已疲弱的民航业,亦受到冲击。

在资本市场上,东航A股的股价自3月22日以来连续四个交易日下跌,分别下跌6.15%、2.81%、0.19%、5.41%。截至3月25日,东航连续四日跌幅近13.9%,总市值蒸发超百亿元;东航港股的股价在3月21日当天尾盘跳水,21日至 25日一周跌幅达9.52%。此外,南方航空、中国国航连续四个交易日分别累计跌6%、4.3%。

事故发生后,东航停飞波音737-800型飞机,并开展全面排查。此外,民航局于3月22日下发通知,要求在前期行业安全督导工作的基础上,立即开展为期两周的行业安全大检查。

在国内一家大型券商的航空业资深研究员吴荣看来,事件的冲击仍然在发酵:短期而言,公众的航空出行需求会受影响,尤其是中短途;长期来看,复盘此前伊春空难情况对比,差不多是到第三个月,客座率才慢慢开始有转正的迹象。吴荣对于航空业长远的发展还是比较乐观的,6-12个小时,或者超过1500公里以上的里程,对于一些旅客而言,可能还是会选择飞机,飞机仍然是一个不可取代的交通方式。

东航停飞B737-800

东航空难发生后,东航表示已经将该公司所有737-800执飞航班的飞机全部控制在地面,空中的航班落地后不再执行航班。

3月24日下午,东航宣传部部长刘晓东在“3·21”东航飞行事故国家应急处置指挥部召开第四次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作为确保绝对安全的应急举措,东航和旗下共暂时停飞了223架的波音737-800型飞机。

3月24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应急管理部联合印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和单位以东航“3·21”坠机事故为警示,清醒认识当前世纪疫情、外部复杂环境冲击下安全生产形势的严峻性、复杂性,坚决克服麻痹思想、侥幸心理,全面排查整治各行业领域安全隐患,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

国内航空公司的一位机长向记者介绍,目前国内航空公司主流机型包括波音与空客。其中,波音737系列包括:波音737-800、737-700、737-900。

中邮证券数据显示,波音737-800属于波音737NG系列飞机,从波音官网来看,从2000年至2022年2月底,波音共向全球范围内的客户交付4791架737-800飞机,737-800飞机交付量的占总交付量的占比接近45%,就国内三大航的机型来看,737-800机型占比约35%。

一位从事飞机强度研究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飞机是一个涉及面非常广的东西。飞机从8000多米坠落至1000多米,是很不正常的。飞机失事的原因很多,例如,如果飞机在空中机翼形态不正常,一旦机翼不受力,飞机控制不住就有各种可能。但是现在事故原因没出来,尚不知道是什么因素所影响。

关于目前B737系列占东航机队的比例,记者查询东航2021年半年报了解,截至2021年6月30日,东航共有飞机总数749架,其中B737系列数量为291架,机龄为7.1年。而B737系列包括,B737-700、B737-800、B737MAX8,截至报告发布日,B737MAX8仍然处于停飞状态。

东航云南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孙世英在“3·21”东航MU5735航空器飞行事故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B737-800全面排查,就是为了确保后续运行的绝对安全。目前,东航的运力比较充足,航班不会受到大的影响。至于何时恢复,将严格按照民航安全管理规定有序开展相关工作。

另外,对于外界质疑东航压缩维修成本的问题,东航宣传部部长刘晓东表示,关于维修成本问题,我想强调的是即使在疫情期间航班量减少,中国东航为确保安全,维修成本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有所增加。2021年的维修成本比2019年增加了12%。

根据记者统计,2017年上半年至2021年上半年,中国东航分别运营飞机637架、654架、719架、732架、749架;飞机修理费用分别为21.65亿元、16.49亿元、18.91亿元、15.37亿元、17.28亿元;同比变动幅度为-4.16%、-23.83%、14.68%、-18.72%、12.42%。

3月23日,一位国内大型航空公司飞机维修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飞机一定符合民航局的适航要求,才能起飞。此外,飞机维修费用高低需要看飞机的租赁方式等,不能单纯看维修费用的高低。

吴荣也表示,飞机的维修费用高低与航空公司对飞机的持有方式,以及维修时在自有基地维修还是在外面维修等因素均有关系。一般情况下,飞机的租赁方式包括经营租赁和融资租赁两种。经营租赁设备维修、保养的责任由租赁公司负责,而融资租赁则由承租方负责。

此外,对于东航维修费用问题,上述从事飞机强度研究的人士认为,飞机定期保养和检查是很严格的,航空公司应该不会在维修费用方面有所“打折”。另外,据航空业内人士透露,各家航空公司在年报中统计口径有所不同,所以会有所差别。

对此,记者多次拨打了东航年报披露联系方式,截至发稿未获得接听。

近两年来,东航在业绩方面也面临连续亏损的压力。2022年1月28日,东航公布,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亿元至-135亿元;预计扣非后净利润为-122亿元至-147亿元。上一年度,2020年,东航亏损-118.35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大型航空公司均面临巨额亏损的情况。1月28日晚间,中国国航公告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为145亿-170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44.09亿元;1月30日,南方航空公告预计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3亿元到-128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08.42亿。

短期需求受冲击

吴荣根据自身的经验分析,短期内,航空事故会影响乘机者的乘坐意愿,因为部分人短期内可能会觉得飞机不太安全,不愿意坐飞机。此前,一般情况是认为800公里以下的里程,高铁有替代的效应。目前来看,如果未来1~2个月影响还在持续的话,替代效应的里程可能会上升到1500公里以下。4-8小时的高铁里程,可能也会被高铁替代一部分。

据悉,在国内,距离此次事故最近的空难为2010年8月河南航空ERJ-190执飞的哈尔滨至伊春的VD8387航班。自2010年伊春空难以来,我国民航已安全运行4227天。

申万宏源证券研报指出,我国的航空安全标准位于世界前列,严格的飞行标准使得国内的飞机失事率保持低位。截至目前,中国民航运输航空持续安全飞行时间已近12年。我国事故原因多系恶劣天气、飞机故障和机组操作失误,少见于主观人为因素。国外飞机平均使用寿命高于国内,失事率高于国内。回顾国际历史空难事件,事故原因常见于飞机故障、恐怖袭击事件或军事政治冲突。

申万宏源证券认为,国内方面,以2010年在伊春空难中执飞的河南航空为例,在事故发生之后,该公司被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要求暂停运行,后因无法清偿债务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国外方面,“911”事件过后,美国的航空公司均遭受严重打击,行业总体裁员超过10万人。超过20%的美国航空公司减少了运力投放,航司平均运力减幅达到20%以上。在连续经历了两起坠机空难后,马来西亚航空面临大额赔偿金,在2014年8月宣布了重组计划。

东航事故发生次日,即3月22日,国内三大航空公司股价集体下跌,东航跌6.15%,中国国航跌0.31%,南方航空跌0.9%。

招商证券研报认为,此次事故预计将冲击民众出行信心,短期需求将受到负面影响。

不过,申万宏源研报统计,伊春空难小幅抑制航空需求,但抑制时间较为短暂。伊春空难在短期内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我国的航空运输需求,8月全行业月度旅客运输量环比下降10.67%,9月旅客运输量环比下降-14.21%,10月份国内运输量就已恢复环比增长。

未来待信心恢复

“作为一个从业者,我们很怕空难。因为我们知道世上没有绝对的航空安全,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试图突破这种极限。航空安全无论怎样苛求都不为过,因为生命没有如果,一旦失去就无法重来。”3月21日晚,一位机长在微博中如此写道。

同在这个夜晚,另一位机长也在微博中写下:“4227天的安全记录是全体民航人忘我无我的付出和努力。”

3月22日,东航坠机事故发生后,民航局下发通知,要求在前期行业安全督导工作的基础上,立即开展为期两周的行业安全大检查,旨在进一步强化底线思维,加强民用航空领域安全隐患排查,确保航空运行绝对安全,确保人民生命绝对安全。

民航局表示,此次大检查的范围包括各地区空管局、各运输(通用)航空公司、各服务保障公司、各机场公司、各飞行训练机构。检查工作重点将围绕安全思想认识、专业队伍建设、规章标准执行、安全管理链条、安全保障能力、安全责任落实等“六查”开展。

近两年多来,民航业面临着连续亏损的经营压力。3月18日,民航局相关司局负责人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疫情对民航业影响的深度和持续性远超预期,民航运输生产大幅下滑,民航企业经营压力持续加大,民航行业当前面临的形势复杂严峻。

从数据来看,民航行业经历着艰难时刻。据上述负责人介绍,2020年,全行业巨额亏损974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794亿元,机场企业亏损233亿元。2021年,全行业再次大幅亏损842亿。其中,航空公司亏损671亿元,机场企业亏损246亿元。2022年1-2月,全行业亏损达到222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185亿元,机场企业亏损52亿元。疫情发生以来,民航全行业累计亏损达2111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1706亿元,机场企业亏损540亿元。

尽管当下民航业面临着多重压力,从长期来看,吴荣认为,随着事故调查结果出来,公众对航空出行信心也将逐渐恢复。未来随着疫情管控措施的逐渐放开,旅游、探亲等需求增加,对于航空出行的需求也会恢复到一个正常的水平。

安信证券分析认为,航空业需求短期冲击在所难免,恐慌可能导致需求下降,中长期看,安全保障、疫情发展仍是需求恢复的两大核心决定要素。行业迎来强监管,供给有望进一步收缩。我国民航始终将安全摆在第一位,预计本次事故后,部分飞机将可能停飞检查(根据各公司公告及航班管家数据,波音737系列机型行业占比43%,737-800机型三大航平均占比35%)、同时航司时刻安排、飞机引进、驾驶员培训等方面采取更加严格监管措施,运力增速将进一步下降。

红塔证券交通运输行业点评报告则称,本次事故后,民航业可能面临更加严格的安全监管措施,在航班时刻、机队引进等方面都面临挑战,中小型航司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行业破产重组概率提升。长期来看,航空仍然是全球公认的最安全交通运输工具,且在1500公里以上的长距离运输有明显优势,人均乘机次数较世界平均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民航出行信心终将重塑,行业前景保持乐观。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荣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