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旅游阻断、商户逃离,丽江的春天何时到来?

蓝鲸产经 罗曾 2022-04-08 15:50:30

门店紧闭,民宿转让贴满告示栏。

快节奏之下,有些人选择逃离城市的喧嚣,来到古城丽江“求静”。而与之相反,疫情常态下,越来越多的商户开始逃离丽江,寻找其他“生存路径”。

至此,这个坐落于云南西北角的历史文化名城,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寒冬。

门店紧闭,民宿转让贴满告示栏

初到丽江,与想象中一样,依山傍水,祥和宁静。但在“美好”的表象之下,这座小城的旅游业似乎正暗流涌动。

近8成门店关闭,客栈、餐厅转让需求激增,如果说,近来丽江古城的“安静”是由此换来的,相信不少人会为之惋惜。

事实与此相差无几。春节过去不到两周,蓝鲸财经记者来到丽江古城三大组成部分之一的束河古镇,虽为知名景点,但半天下来,见到的游客却是屈指可数。或许是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古镇内的商户也显得十分佛系,营业的门店寥寥无几,而部分即便是开了门,也似乎并未有迎客的想法。

在这种整体佛系状态下,唯一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便是招揽生意的马夫。“骑马不?50一次,带你走一圈。”马夫边拉着马匹边吆喝,穿梭在古镇内各个小道。

见无人有意,马夫又将价格下调至40元一次,然后是30元,再到20元。但无奈游客实在太少,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未能被成功开拓,马夫终是落魄而归。

“束河本来也是可以的,那边是旅游团喜欢带团去的地方,但是现在,因为时不时不准跨省旅游,束河也就凉凉了。”在聊起束河古镇的变化时,一位在丽江工作的年轻小伙无奈笑道。

而在同情马夫生意难做之时,记者已不觉走到古镇内一处菜园旁,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面贴满出租、转让信息的告示牌。

“底价50万转让(出租)十间客房”、“400平,八间客房,出租13万一年,转让65万含3年租”。。。满满一面,有90%以上都是客栈转让需求,此外偶尔穿插一些餐厅转让的信息。

据了解,疫情前,受到“旺季一房难求”的需求影响,以及“古城客栈老板月入xx万”的洗脑宣传等,丽江曾掀起一波民宿建设热潮,不少外地人前来盘下部分房间,随即开始经营,一度在古城内造就了“两步一客栈”的震撼景观。

而现如今,多数已是大门紧闭,令人唏嘘。“能不走吗?现在古城里50块都可以住一天,以前这种时期怎么也得要500块。”在前往大研古镇的路上,网约车师傅如是说。

商户“逃离”,亏损持续难以为继

如果说,束河古镇的“安静”本就是它原貌,那么,昔日闹腾、商业化成熟的大研古镇,如今经历的一系列变化,则是更贴切地诠释了丽江旅游业的遇冷现状。

据悉,丽江共有三个古镇,分别为大研古镇、束河古镇、白沙古镇,其中,大研古镇是丽江古城的主体部分,也因此,大研古镇也可直接称之为丽江古城。

初入大研古镇,便感受到较为浓郁的商业气息。相较于束河来说,大研的客流量有所变多,但主干道之外,仍然是街道冷清、商铺关门的场景。

“我们都不说活下去了,就是在咬牙硬撑。”阿海是古镇内一家腊排骨火锅店老板,在他店内,20平不到的区域摆放了5张桌子,记者到来时,已是晚上十点,彼时,生意还不错,4桌都有人在用餐。

而即便如此,阿海表示,当日的收入也仅仅能覆盖房租,水电、食材和人工成本还需另做考虑。据他透露,现在门店的经营收入,相比疫情之前已经下滑了70%。

“2021年7月之后一直没能赚钱,完全是亏本在支撑。”阿海无奈摇了摇头,看向身边的妻子。次日,老板娘就要去义乌了,如果发展顺利,阿海也将关掉在丽江的店,前去义乌谋生。

在丽江古城,像阿海这样,做小本生意的商户并不少,而疫情承压之下,许多都已不堪重负。这其中,幸运的可以早早转让,找到接盘方然后离场,而事实上,更多的是转让无果,只得闭店降低成本。

关于商户转让困难一事,辣酱店经营者小邬深有感触。

“我们隔壁有家店,区域比较大,是三个门面连着的,房租一年一百多万,一天单租金就得三千多,还不算人工成本水电这些,现在他们每天就卖个几百块,生意好一点的时候能卖个一两千,但有时候都不开张。这个情况房子也转不出去,外面人都不敢接,合同又没到期,还不是只能继续开着,等房租到期,他们老板都快亏死了。”

记者了解到,小邬是大理人,来丽江已有十几年。六七年前,小邬在大研古镇内开了一家辣酱店,随后生意不错,在古城内扩到五六家门店,但后来,受疫情影响,只剩下一家。据她介绍,类似的情况不少,在其辣酱店附近,有老板疫情前已经开了十几家店,但目前也只留下两家。

而事实上,像小邬和邻居这样能持续经营的商户,在古城内已是活的不错的一类。

在她的描述中,由于不挣钱还亏本,自己周围的商家很少有持续经营下来的,基本都在换来换去。“古城里面好多房子都是私人的,私人的不会给你少房租的,政府也没办法。现在就是房租没降,成本还涨了,也就四方街这片还有点人,其他周边那些商户好多都坚持不下去了,都是关着门转让的。”

谈及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存活下来的原因,小邬表示,与店内线上渠道拓展有关。

“我们现在线上卖的更多一些,都是回头客,加了店里微信然后留言下单,不然光靠店里也难,可能连房租都挣不到。我们店里销售,加线上的回头客,房租差不多能回来,不过要说挣着钱就难了,就是混混日子,还有就是比打工好一点。”正说道,线上来了生意,小邬便起身拿货,去忙了。

古镇外各业受困,丽江春天何时将至?

从大研古镇出来,记者乘上了回酒店的网约车。

接单司机贺叔是一位中年人,很善于交流,沟通期间,他告诉记者,自己是旅行社的员工,以前是闲着出来跑网约车,但疫情之后,每个月只能拿到两千块底薪,因此跑网约车已经快成为自己的主业。而他的老板,为了维持旅行社的运转,已便宜卖出三套房子。

“要不是因为疫情,这里可是能下金蛋的鸡窝。”据他介绍,疫情前,每年春节前后两个月和七八月份,只要经营好,四个月便可挣够一年,其余时间休息就好。但现如今,一年也挣不到几万块。

“疫情前,淡季不至于这么少的人。疫情对旅游行业影响太大了,别的行业是有点波动,旅游是直接挨了一大刀。”说着,贺叔长叹了一口气。

而在这“一大刀”的承受者中,还包括当地酒店。玉龙雪山脚下某度假酒店的前台小锦向记者透露,酒店以前接待旅行团和散客较多,但疫情后,客流量骤降,基本只能接一些会议团的预定。

在这一情况下,酒店对员工薪酬也进行了相应调整。小锦表示:“之前疫情有段时间员工没有整个月都上班,只留了一部分人员在酒店值班,其余人则是按上班天数发工资。”而终于在2月15等到正常上班的小锦,在聊天途中又一次收到疫情防控通知,眼里满是无奈。

此外,作为丽江文化旅游服务提供商,丽江文旅在2月中旬发布的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631万元,同比减少5.75%;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75万元,同比减少4.40%。

谈及原因,丽江文旅坦言,报告期内新冠疫情持续反弹,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分别于2021年8月5日至9月14日、2021年11月3日至12月15日、2021年12月25日至2022年1月7日三次暂停跨省团队旅游活动。受此影响,报告期内公司景区门票、文化演艺门票等以团队游客为主要客户群的传统业务营业收入减少9.31%,由上期的4248万元降至3852万元。

这个坐落于云南西北角的边陲小城,曾在十年间完成三大遗产的申报,从默默无名的小透明华丽转身为历史文化名城,随后开始大规模发展旅游,也持续受益于此。不过,“成也旅游”、“败也旅游”,现如今,疫情的重创下,丽江似乎受损严重,“遍体鳞伤”。

同行伙伴曾感叹:“在来这儿之前,听说丽江旅游坑人常见,但从此次经历来看,事实似乎并非如此,不知是商户们被疫情磨了‘性子’,还是本就有所误会。。。”

夜深了,丽江的天空,星辰漫天,依然闪耀。而如今,寒冬已过,属于丽江的春天,又将何时才能到来?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 老王

上一代“人-货-场”旅游逻辑的典型代表,靠自然禀赋,红得快,但缺少长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本地人不懂旅游,外地掘金者一哄而上,搞坏了一个再换个地儿搞下一个。

2022-04-08
回复
0
豆汁儿咖啡 老王:

丽江这样的旅游业态在近二十年的旅游发展史中必然有其一定的生命周期,外地从业人员加快了丽江的商业发展进程,也确实加剧了同质化趋利的恶性竞争,他们不会是丽江衰落的最重要因素。国民旅游习惯的改变要让这些商户迎合上,必定面临着机会风险和成本上升,并且丽江商铺说白了从业人员素质也不高。政府强加以统一转型,那也是强扭的瓜不甜,古城失去了市场,但其实丽江还有大把的山地资源,户外资源可以利用,只不过当前疫情之下也还是只有呵呵了。


— 丽江资深旅游从业留言

2022-04-08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