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疫情下的网约车出租车司机们

财经十一人 2022-04-20 12:05:02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日子能尽快好起来。”这是司机师傅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2022年3月,全国网约车订单同比下降29%,为5.4亿单,是2021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3月订单的下滑是全国范围内的。 根据高德交通大数据,全国100个城市“拥堵延时指数”平均值,2021年3月是1.58,2022年3月是1.51。 

其中,北京从1.83下降到1.64,上海从1.75下降到1.35,深圳从1.58下降到1.39,广州从1.65下降到1.64,成都从1.77下降到1.74。 

进入4月,为了遏制疫情,更多的地区宣布封控管理。 

根据交通部和人社部数据推算,全国出租车、网约车司机数量在700万人以上,占全国城镇就业人口总数的1.5%左右。2020年以来,出租车行业景气度连年下降,网约车行业也进入平稳发展期。今年,司机们收入持续下降,转行压力越来越大。

一些地方政府、出租车公司、网约车平台已在采取举措帮助司机们渡过难关。 

3月25日,深圳市政府发布《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帮助市场主体纾困解难若干措施》,对减免司机“份子”钱的出租车企业,政府给予经营权延期9个月或新增15%投放车辆的奖励,鼓励保险公司延长出租车保单保障期限,鼓励金融机构为司机的车贷办理展期。 

上海市政府在疫情期间为出租车司机发放现金补贴,单班司机每天120元,昼夜双班司机160元,平均每人80元。核算下来,每个司机每月可以拿到2400-3600元不等的补贴。 

3月中旬,吉林市瑞孚大众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率先宣布减免出租车司机“份子”钱;4月中旬,美团旗下的网约车平台美团打车,鼓励司机利用订单减少、空余时间变多的时机参加从业资格证考试,对考取者给予388元现金奖励。 

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们的工作性质,导致收入缺乏保障,有单接就能赚钱,订单突然降低,收入也就立刻减少。在某些封控区,出租车、网约车停止运营,司机们也随之失去收入来源。整体而言,这一群体需要更多的纾困措施。

在网约车挤压之下,出租车行业从2020年就显著下滑。根据交通部数据,全国出租车客运量在2020年同比下降了27.2%,2021年进一步下降72.1%; 

但网约车也过了高增长阶段,进入平稳发展期,地铁、共享单车等出行方式也在分流网约车的乘客。全国网约车订单完成量,2020年同比仅增长5%,2021年同比增长8.5%。 

而根据交通部的数据,全国轨道交通车辆,2019年增长了21%,达到4.1万辆,2020年增长了21%,达到4.9万辆。 

2022年,在疫情冲击之下,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们的收入明显降低。 

3月有几天,广州的网约车司机刘师傅怀疑自己手机坏了,因为订单减少的太多。3月以来,他的收入下降了一半。以前每月能赚一万元以上,现在只有不到5000元。幸好车是他自己的,不用承担租车费,也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 

“不知道疫情还要持续多久,如果能不交违约金就解约,我就不干了。”刘师傅对《财经十一人》说。 

广州的出租车司机王师傅每天开12个小时的车,他感觉3月份的生意明显变差了,以前每天扣除各种费用后,每月能赚到6000元左右,但3月份的收入减半。王师傅的同行,有转行做麻辣烫的,还有转送外卖的。 

广州网约车司机陈师傅,车是从平台关联的公司租用的,每月要交4000元左右租金,签了半年约,每天工作11个小时。他感觉生意从春节之后就越来越差,收入从去年每月净赚6000元左右,到现在每月不到3000元。陈师傅说,合约到期后他就不干了。 

广州网约车司机李师傅是自己全款买车拉活,没有车贷、房贷或车租的压力,他30岁左右,年轻脑筋活,每天工作13个小时左右,以前好的时候每月能赚到1.5万元以上,但现在也就7000元左右。 

贵阳的网约车司机罗师傅贷款买车拉活。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早晨7点出门,夜里11点才收工,相当于自己跑白班和晚班,一个人干了两人的活。 

罗师傅感觉1月份生意还行,但也许是旅游的人少了,2、3月生意变差,每天大概能跑出不到400元的收入,净赚不到200元,算下来一个月只能赚到6000元左右,每月还得还2500元车贷。 

都江堰市的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开了8年的车,现在开夜班,以前每天能赚到200元左右,今年春节后降低到100元左右,勉强够日常花销。据王师傅说,周围很多出租车司机转行出去打工,有企业给交社保,还有休息日。 

今年3月以来,疫情封控范围扩大,一些司机暂时失去收入来源。 

3月7日,吉林市开始对主城区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3月11日,长春市封控管理;4月3日,上海市暂停出租车、网约车服务。 

吉林市出租车司机许先生2017年花十多万买下一辆出租车,每月需要向出租车公司支付3000元左右的“份子”钱,他与另一位司机昼夜不停地跑活,扣除“份子”和其他成本之后,他自己每月只能赚到3000元左右。 

许先生与妻子二人生活,妻子每月工资也仅为3000元左右,两人还背负着每月2500元左右的房贷,手上存款不多。封控以来足不出户,许先生收入全无,妻子的工资用来还房贷,生活则靠存款维持。 

吉林市某些出租车公司已免除司机在封控期的“份子”,据许先生说,即便如此,存款只够把生活维持到4月底。 

吉林市出租车司机高先生自己没有车,靠给出租车车主跑晚班赚钱,俗称“卖手腕”。高先生每天从下午4:00开到第二天凌晨4:00,赚到的钱扣除交给车主一部分和其他成本,自己平均每天能剩下100元左右,每月收入不到3000元。 

高先生虽然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但他的孩子正读小学,家庭开支也不小,手头的存款并不多。封控以来丧失了收入,据他说,存款顶多能挺到月底,如果还是不能出去干活赚钱,就只能向父母寻求经济帮助。 

吉林市的出租车司机董先生57岁,每天凌晨4点左右出门跑车,下午4点左右收工,每月扣除“份子”和其他成本,赚到手也仅有3000元左右。封控之后没有收入,但他没有房贷车贷的压力,手里也还有足够的存款,不用过多担心生活,他说,自己年纪大了,虽然出租车行业不景气,但也没法转行,只能坚持下去。 

根据吉林市交通运输事物管理中心2021年的数据,全市出租车数量为5099辆,出租车司机1.2万人左右。吉林市网约车及司机的数量则没有相关数据披露,据吉林市的出租车司机们估计,大概有2万辆左右。 

为了稳定司机队伍,一些网约车平台开始推出纾困措施。 

美团打车近日在全国部分城市推出“合规激励”,鼓励司机参加交通部的合规考试,对于在特定期限内考取从业资格证的司机,美团打车给予388元现金奖励。美团打车是美团旗下的网约车平台,2017年2月上线,该平台允许司机用自己的车辆接单营运。 

“很多司机之前没时间去考试,我们希望司机借机提升自身。根据平台规则,司机获得合规证件后可大幅提升收入。”美团打车司机权益保障委员会代表对《财经十一人》解释。 

美团打车还推出了司机账号“离线保护”,上海范围内的网约车司机从4月1日起,不用担心出车时间减少而导致在平台上的口碑和评分下降,不会影响后续接单。 

4月14日,如祺出行在广州、佛山推出50元安心出行礼包,消费者可领券用于打车。如祺出行是广汽集团旗下的网约车平台,该平台允许司机购买或租赁广汽埃安品牌电动车接单运营。 

“一方面是为了缓解公共交通客流压力,保障出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刺激消费,拉升订单,提升司机收入。”如祺出行相关人士对《财经十一人》说。 

虽然过得不容易,但仍有许多出租车、网约车司机们积极参与抗疫。 例如,上海徐汇区警方与网约车平台合作,组建了由19名司机组成的爱心专车服务小队,警方为这些车辆办理临时通行证,司机则免费运送特殊困难群众往返医院;吉林市的出租车司机也在政府组织下,在封控期间为市民运送物资。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日子能尽快好起来。”这是笔者在一周的采访中,听到司机师傅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