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隔离酒店非常细节:哪些酒店可被征用,哪些行为会触警报?

南方周末 刘怡仙 2022-04-24 11:20:58

“服务质量是次要的,最重要是安全。”

在深圳的隔离酒店工作两年来,张莉(化名)接待过南非、日本、韩国、俄罗斯来的客人,一批接着一批。再后来是香港来的散客,隔三差五的。

她的工作变得细致而具体,比如扔垃圾这一项:先用酒精喷洒手部,给垃圾袋挽个鹅颈结,拎起垃圾袋,用酒精围绕垃圾底部喷洒一圈,再套一个新的垃圾袋,围绕新垃圾袋,以上流程再来一遍后,扔到黄色的大桶。接着再清洗手部,给空桶喷洒酒精,套入新的垃圾袋,往垃圾袋喷洒酒精,盖好垃圾桶盖。

弯腰、打结、起身、喷洒、洗手,张莉需要重复这些动作,从六楼至三楼,每层楼24间房间。这一切都是在监控下进行。屏幕那头的感染防控医生盯紧屏幕,一旦发现操作失误,将会马上提醒,并记录下来发送到工作群中。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隔离酒店员工感染造成疫情外泄的案例时有曝光。2021年国内有7起入境隔离工作人员感染新冠被媒体报道,涉及后勤保障、消杀、安保等多个岗位。

与此同时,多个城市都在疫情封控期间大量启用隔离酒店。2021年12月26日,西安全市在酒店集中隔离人员28983人,在用隔离酒店278家,房间41671间;2022年3月20日,吉林全省启用隔离点839个,现有隔离房间11673间。

当酒店被改造为“隔离酒店”,又被称作“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客人居住的区域则是“医学观察区”,属于不可轻易进入的感染防控“红区”。

酒店里,除了服务人员,还包括医护、安保、消杀、餐饮、政府工作专班等多个工种人员,他们的工作围绕感染防控进行,“服务质量是次要的,最重要是安全。”广东佛山维多利亚酒店集团创始人郑沛林如此强调。

1  哪些酒店会被征用

郑沛林是在隔离酒店变成“香饽饽”之前,主动把自己的酒店改造为隔离酒店的。

那是2020年3月,武汉尚未解封,全国多个地市的新冠确诊者以每日新增数十例至上百例的速度增加,疫情防控趋紧。“那个时候没人敢做,我是佛山第一个。”郑沛林说,当时酒店经营者担心服务人员感染,也担心征作隔离酒店后,疫情过后客人会介意。

至于做隔离酒店的要求,郑沛林认为当时最重要的是两点:独栋和不能用连通的中央空调。

所谓独栋,即酒店建筑是独立的,没有与其他商户或居民楼共用楼层和进出通道。在2021年5月19日,国务院发布的最新版《新冠肺炎疫情隔离医学观察指南》中(以下简称“隔离指南”),对于集中隔离场所的要求为“应相对独立,与人口密集居住与活动区域保持一定防护距离”,“一定防护距离”具体是多少,并未硬性规定。

在地方政府发布的类似文件中则会明确防护距离,比如深圳规定“距人口密集区较远(至少大于500米)”,北京的指引则是“与其他相邻建筑应设置至少20米绿化隔离卫生间距”,且邻近建筑不应包括住宅区、商业中心、中小学校及幼儿和老年人聚集的场所。

郑沛林认为,基层政府对酒店选址所考量的因素要更多。具体来说,酒店内的床单被罩需要送到医院清洗,发现核酸阳性病例要用负压救护车转运,因此酒店位置首先要出入方便。但出口不能多,否则每个出口要设置安保人员,成本大增。酒店周边的环境要做调研,如果有对疫情敏感的餐饮商户,可能会遭到投诉。“我们就被居民跟餐馆投诉过,都关店了”。

对于呼吸道传染病的防控而言,阻断病毒的气溶胶传播是重点关注的内容。深圳市卫健委于2020年2月4日发布的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工作指引中,曾明确要求“不得使用空调系统”。其余的相关规定,大多依照不同类型的空调提出不同的要求,并配备专业人员进行管理,而非绝对禁止。

对酒店方而言,最重要的是征用为隔离酒店以后能否维持经营。张莉所在的酒店日常标价大概为每日599元。他们与街道办谈妥后,有客人入住时收客人的费用,如果没有客人,则向街道办收取空房费用。“但是我们可以给街道空房间打折,这是为什么会被征收下来的一个原因”。

郑沛林对此表示认同,政府不会对单个房间予以补贴,酒店成本核算都体现在房间定价上。“(谈判的)空间是很大的。”郑沛林介绍,酒店的房价大都与街道办商谈决定,酒店的位置设施越利于感染防控,谈判空间越大。

早在2021年8月,广州市在结束上一轮本土疫情后,出台了集中隔离的工作指引,要求广州市各区常态化储备至少500间集中隔离房间。在选址要求上,由各区防控办组织卫生健康、商务、住建、消防、应急管理等部门进行综合评估;评估符合选址条件或经改造后符合场所设置条件的,还需区卫生健康部门组织多部门综合评估后提出验收意见,并向区防控办和市卫生健康部门报备。

此外,这样的储备型隔离点还需要更快的启用速度。2021年12月30日,浙江省宁波市发布的相关通知规定:备用集中隔离场所在需要时能够随时确定,12小时内清空,24小时内启用。

2  “七八家公司合伙”

依照国务院发布的最新版隔离指南,每个隔离观察点的人员配置都像是快速拼接的乐高积木,医护、消杀、安保和酒店服务人员组建为全新的团队。

“可以理解为是七八家公司合伙的。”郑沛林说,原酒店服务人员减少至三分之一,而消杀、安保及餐饮服务都可由第三方公司提供,医护人员则由医院抽调,其中的总协调通常是当地街道办。

数字能更清楚地看到这种组合配比。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的世杰美居酒店自2021年6月21日起,被征用为隔离酒店,提供客房236间用作隔离房间。据总经理邓尧介绍,整个酒店在岗人数155人,其中政府街道综合组6人、医疗组13人、消杀组4人、酒店组35人、餐厅组14人、安保组80人、公安3人。这些人员将分散在“红区”及“绿区”工作,不能混组。

在规范的图示中,隔离客人居住的医学观察区被标注为红色,酒店工作人员居住的生活区则标注为绿色,故称作“红区”与“绿区”。

凡是能接触到隔离人员的员工都被安置在“红区”单独的楼层留宿,每天工作结束以后,要经过“一脱区”“二脱区”逐层脱去防护服、手套、面屏及口罩等防护用品,“但他们和清洁区的工作人员是不能见面的”。

污染区安装了有声监控,“污染区的每个角落,我们都是能看到和听到的。”邓尧说,视频监控由两到三人同时在场监控,24小时保证有人值班。每个隔离房间门都安装了磁感应器,一旦隔离人员在非取餐或丢垃圾时段开门,视频监控室会发出警报。

在郑沛林的酒店,曾有外卖骑手意外闯入隔离人员居住的污染区,被安保人员发现后,也在“红区”隔离了14天。

这样规范完整的人手配置在一些小型酒店并不具备,当人员有限时,一个人可能身兼数职。

河南洛阳的针灸科医师杨江垒就是如此。他于2021年11月至2022年2月被抽调至当地一家小型的隔离酒店工作,那个酒店里有房间49间,隔离人员在30-40人左右。

他曾以“隔离酒店值班7×24小时”为标题记录自己的日常工作。那是一个值班周期的第六天,早晨6点他被告知两个房间停电了。酒店外的电工担心感染不愿意过来,杨江垒只好穿上隔离服进入污染区,由电工打电话遥控指挥查看电路。

抢修完电力,一天的工作才正式开始。杨江垒先给30名隔离人员送饭;接着送纯净水、卷纸、拖鞋、牙刷、毛巾、床单、枕套,最后送垃圾至医疗垃圾点。早上9点,杨江垒才开始医生要做的事:测量体温、核酸检测,再按规定给走廊、房门消杀。

“工作强度挺大的。”杨江垒感慨,他经常从早上7点忙到晚上10点,10点睡觉后还要把手机声音调到最大,“可能会来送隔离人员,害怕睡着了听不到”。

杨江垒的工作周期为“7+7+3”,即在酒店工作7天,居家隔离7天,居家观察3天,一共有三班工作人员轮换。但是最近修订为“14+14+14”。杨江垒对此有些意见,“14×24小时的班很难坚持,一般大家上到6-7天,感觉挺难受了,14天工作人会有些抑郁”。

深圳市龙岗区第六人民医院护士曾伟倩的闭环管理周期则为“17+11”,他们在污染区完整工作14天,第15天开始换班隔离3天,三次核酸报告皆为阴性后,可以回家休息11天。曾伟倩强调回家休息是“居家监测”,她不能去人群密集的地方,每天需到医院或小区核酸采样点接受核酸检测。

3  “有一个超级大的屏幕”

在酒店内部每天需要接触隔离人员,防控措施也极为严格。

“我们最早开始收垃圾的时候,可能也是有点不规范的。”张莉描述了2020年初期倒垃圾的方式:客人把垃圾扔出来,消杀过一遍,她再带酒精瓶喷洒,所有垃圾统一装到一个黑色袋子,丢至垃圾桶,这个方法速度很快。

但防控的方案是动态调整的。有时是街道收到相关通知,政府人员针对性地提出整改方案;有时是酒店的政府工作专班在每天的例会上讨论提出的,酒店要配合整改。

2021年9月4日,广州市越秀区通报,在对入境隔离酒店工作人员进行例行检测中,排查发现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结合核酸测序以及流调情况,该工作人员是在9月1日下午收集垃圾时,意外暴露造成感染。邓尧称,这样的新闻会让他们特别警惕。现在看监控的时候,也会特别注意工作人员收垃圾的动作是否规范。

张莉服务的酒店配备了感染防控督导组,督导组的医生通过24小时监控进行监督检查,如果发现收垃圾有不规范行为,医生会记录下来,将整改要求发到群里。“有一个超级大的屏幕,是盯着你的,比学校黑板还大。”张莉说,“如果医生在采核酸,你又在收垃圾,就直接上报批评你了,严重的话,就直接把你拉到别的酒店隔离,直接离职了。”

除了酒店内部的讨论与升级完善,在制度要求上也越来越明确。北京疾控于2020年2月2日发布的第一版《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设置标准及管理技术指引》中,提到如果垃圾量较少,可对垃圾进行消毒后按生活垃圾处理。2022年2月14日,该指引更新至第七版时,明确要求集中隔离场所所有垃圾要按医疗废物的技术进行处置。同时工作人员的防护要求也从穿一次性隔离衣提升至穿防护服、戴N95口罩、护目镜、面屏等。

“我觉得当疫情严重的时候感染风险其实是低的,大家把每一步防护措施做到位了,风险并不大。疫情一松,大家防护做得有瑕疵,风险就大。”杨江垒说,在酒店采用了很多消杀手段,但每个防护都有许许多多需要做好的细节。

比如污染区、半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之间各有一扇门,大家需要来回穿梭,严格的要求是每通过一扇门后必须把门关严。杨江垒发现,污染区和半污染区的门,大家都能一直做好,至于其他的门则与疫情松紧有关。“疫情松的时候,大家容易怕麻烦,就不关了,或者留条缝”。

类似的“小事”还有消毒。杨江垒说,消毒程序繁多,他们一共有六本台账做记录,每个本记录不一样的消毒内容:地面消毒一天三次,走廊消毒一天两次。当人员疲劳,或是疫情快过去的时候,消毒比较潦草。“所有的房间走廊不会漏,但是在房间里,边边角角可能就不管了”。

4  “后来我意识到是挣钱的”

谈及隔离酒店工作风险问题,郑沛文认为有医护人员进行培训,且工作内容、工作时间固定,基本不会出差错。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心理疏导,隔离期间员工心理压抑。

“工作半年对生活太有影响了。”杨江垒原计划2021年底结婚,因为隔离酒店值班就只好把婚礼往后推延。近期,杨江垒暂时不用到隔离酒店值班,但是新一轮的本土疫情袭来,“我们就不打算办婚礼了”。

此外,杨江垒认为这对工作影响也很大,在医院工作能获得正常的绩效,能通过接诊病例提升医术。“调到隔离酒店,绩效没了,病人流失了,技术生疏了,天天还比较压抑”。

邓尧最担心的也是污染区员工的心理状态。大部分员工从2021年6月进入隔离区工作以后,只能在换班间隙休假,时间不长,3天或7天。作为酒店的负责人,邓尧想的办法是建议员工和家人视频,在污染区设置跑步机、椭圆机等健身设施。春节期间,酒店里组织了联欢活动,“云晚会,现场直播的方式,给他们表演小节目”。

世杰美居酒店的运营总监吕莎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酒店的心理关怀组定期对“红区”工作人员进行心理测试,如果测试情况不佳,心理医生会第一时间介入。“如果有员工请假回老家,在人手不缺的情况下会尽量批假”,他们也调高了员工薪资,原来是底薪加提成,现在这一基础上增加了防疫补贴,月薪有一定的涨幅。

如果说早期会担心影响客源,疫情开始三个月以后,酒店行业基本达成共识:做隔离酒店能帮助酒店熬过这段时间,维续经营。

“后来我意识到是挣钱的。”郑沛林先后有4家酒店被征用为隔离酒店。他从酒店经营者的角度看,隔离酒店也各有不同:最好的是入境人员、留学生的隔离酒店,这部分人群的支付能力较高,能接受较高的房价,且客源稳定。如果能持续做入境人员的隔离酒店两年,基本是盈利的;次之还有入境人员在落地隔离之后,回目的地还需二次隔离;最后是提供给临时支援的医护人员或者密接人员的隔离酒店,这种类型的酒店周期短,但是要求的防疫措施一项不能少。而不做隔离酒店后,需要2-3个月时间等待公众淡忘“隔离酒店”标签。“容易变成亏本买卖。”郑沛林总结。

此外,他提到隔离酒店内的地毯、墙体在多次含氯消毒液消杀后,会有一定折损,恢复日常经营以后需要翻新,这些都需要在成本核算中考虑到。

中国饭店协会绿色饭店专委会秘书长张乐然认为,酒店行业本身就遭受巨大的疫情冲击,酒店的经营、员工的收入、就业的稳定性都受到很大影响,很多酒店没有生意直接关门。

这时候,酒店能作为隔离点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去,展现出酒店的社会责任感,也是度过困难期的一种方式。张乐然建议,一方面政府部门可以对酒店做一些扶持,比如金融支持、租金减免、税收减免等;另一方面,酒店管理人员要对员工进行必要的关怀,比如防护的设备设施、薪酬的奖励、补贴等。

郑沛林则呼吁,目前酒店行业更需要“无抵押贷款”,对他们来说,三年疫情影响下,他们的房产和车都已抵押,正在想办法度过困难期。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 老王

谁能想到街道办事处变成了分销渠道。

2022-04-25
回复
0

陈琳琳-差旅博琳

抗疫是和平时期的战争,隔离酒店可以看做是战争时期对民间物资的有偿征用,算战争的后勤补给。理解了这个逻辑,再看征用酒店的模式,就属于战争经济学范畴的事情。
每次战乱的期间,都会有一部分经济活动,因为战争而兴旺发达起来。

2022-04-25
回复
0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