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五一朋友圈:民宿凉了,露营火了

投资界PEdaily 杨文静 2022-05-07 11:36:40

“去露营吧,连青草都是自由的味道。”

五一假期这天,一对年轻情侣驱车前往郊外,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露营:

在一个喜欢的地方驻足,支起一块天幕,一顶帐篷,铺上野餐垫子,从车里拿出烧烤架、卡斯炉、保温桶和灯具桌椅等一系列设备,再把音响调试到轻快的氛围,星空下,两个人躺在草地上畅想未来——这是今年最流行的休闲方式。

如今,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度过一个夜晚的人并不在少数。今年以来,露营火了。

“没有什么是一场露营不能治愈的”,社交平台上,关于露营的讨论如火如荼,“自然里噪一场,过一个屋外的星期天。”语言极具诱惑力,“去露营吧,连青草都是自由的味道。”再配上几张精选的小清新照片,简直就是朋友圈的标配。

据投资界统计,截至目前,微博上露营相关的超话最多已经超过200万粉丝;在小红书上搜索“露营”出现110多万篇笔记;豆瓣相关话题超过20多万次浏览;知乎上的讨论也突破了2.5万个……露营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五一前夕,露营用品销量翻倍增长,一场准备充分的露营动辄上千元,一些帐篷等露营用品上万元比比皆是。

疫情之下,长途旅游已经成为奢望,取而代之的是城市周边、公园游。三三两两露个营,成为大家亲近大自然的美好一刻。

五一朋友圈最火活动:

露营刷屏,一次花费上千元

一跃成为朋友圈顶流,露营到底有多火?

“一到周末,公园里空地上全是帐篷,一顶接着一顶。”此前,一位坐标北京的网友感慨,“从没看到什么活动能够火到这种程度。”还有网页表示,“这几天一进朋友闺蜜群,三个有两个都是在讨论露营的。”

“如果下单慢一点,东西都被抢完了。”随着五一假期到来,网上露营装备销售火爆。据投资界统计,在淘宝,已累计超26万人加购露营帐篷;而在拼多多上,露营相关的防潮野餐垫销量破10万+;京东上多个露营设备在30天内超10万人种草。

(淘宝京东“露营”相关页面)

一家露营用品商家透露,在五一前期,露营装备的订购人数翻倍增长,一些商品还出现了爆单。此外,今年前3月就有电商平台数据显示,大型帐篷、天幕、折叠桌椅、睡袋等露营装备成交额同比增幅超200%。

除了露营相关产品,风筝、飞盘、户外烧烤、篝火、剧本杀、露天电影、房车旅行等项目也随着这一场景再次翻红,还衍生出了“营地+景区”、“营地+乡村”、“营地+研学”、“营地+体育”、“营地+演艺”等多种体验方式,它们被加入到露营元素中,成为一众年轻人竞相追捧的对象。

数据显示,国内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2014年开始到2021年实现了4倍增长,规模从77.1亿元猛增至299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到18.6%,市场规模达到354.6亿元。没准,你在公园拿着帐篷走一圈,就能遇上几个熟人。

露营最早起源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美国家,是工业时代下,城市居民短暂追逐田园的象征。进入中国后,这一活动最初也烙下了“小资”印记,因此受到不少年轻中产人士追捧,一度被调侃新中产阶层的“广场舞”。

一位资深露营达人告诉投资界,如今国内的露营主要分为三种模式——野餐、商业化露营和野外露营。而野餐是最为简单的一种,因为没有资金和专业知识上的门槛。

其次是商业化露营地,多为景区和微小型露营公司运营,消费者只需要一晚几百元,就能租赁相关设备和场地;第三种则是野外露营,有郊区、水库、海边、海岛、山林等不同难度的场景,露营者需要自带装备,同时也要具备一些专业知识。

2021年,24岁的王莉莉把家安在成都,夫妻俩在当地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闲暇之余,露营成了他们的最爱。他们从大学就开始露营,定居成都后不断添置露营装备,前后花费3000多元,为了方便露营,两人在买车时也特地选了后排可以放倒睡觉的SUV车型。

(王莉莉夜晚露营 图由受访者提供)

事实上,露营并不是一项便宜的活动。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露营设备,均价都在200元前后,更高的上千元不等。投资界向平台上的店铺了解到,仅以均价买齐天幕、桌椅、帐篷等必备品,总价就已经超过1000元,而这些只是初级装备。

但年轻人并不在乎。95后林欣是一个新晋露营选手,她是昆明事业编在岗,周末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和朋友相约,上周,她们刚有过一次愉快的露营体验。

林欣和朋友选择的是消费门槛最低的野餐式露营,即便是这样,一场露营下来,光准备小帐篷、野餐垫,以及各色吃食就已经花去了1000多元——这是她一个月工资的五分之一。林欣直言,“1000多块能买到完美的露营体验,很值!”而平时点外卖,她却连错过0.5元的优惠券都会心疼半天。

或许这就是z世代的日常:能为了一次独特的体验感不惜“豪置重金”,也会黑着眼眶熬着夜,只为抢便宜几块钱的生活用品。

民宿凉了,露营火了

这是成年人的一场过家家

2020年,被称为“(精致)露营元年”。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三年我国露营相关企业注册总量持续猛涨,从注册时间来看,48%的露营相关企业成立于1年内,成立于5年内的企业占比达8成。三年内,露营一举打败民宿,从小众爱好变成了网红活动。

“青春才几年,疫情占三年。” 在疫情时代背景下,长途旅游已经成为了奢望,反而城市周边、公园游成为了大家难得的小憩一刻。正如不少网友感叹,“露营是旅游的平替版本”,替他们完成了一半长途旅行的心愿。

五一期间,小红书专门推出“露营季”激励博主创作,江苏卫视则推出以露营为主的综艺,广州塔下也办起了“星空露营”活动;而在各大社交平台上,露营相关的话题迅速攀升,短视频、营地攻略、必备器具推荐等层出不穷。

(小红书、微博“露营”相关页面)

“现在大家刷手机看到出去露营的短视频,心里都会蠢蠢欲动,可别说你没有。”说起为什么会喜欢上露营时,林欣坦言道。只不过,精心的打扮,高价买进的露营设备,以及辛苦准备的各色美食都贡献给了她当天的朋友圈。

“可能多数人露营只是为了发朋友圈”,林欣调侃,“但发完朋友圈看到很多人点赞,确实很开心啊。”和林欣一样,很多跟风去露营的人都是为了在朋友圈发几张照片,坐等好友点赞评论。“即便露营地人山人海,只要有地方拍照发圈,那一天就没白去。”

大学时期,林欣曾经跟小伙伴斥“巨资”买过全套露营设备,结果四年下来,只去学校后山搭着晒过一次太阳。毕业时,几个人把设备平分带回了家,林欣分到了一顶帐篷和一个睡袋,现在还放在老家。这也是不少冲动下单网友的真实写照——发完朋友圈后,露营设备只能堆在储物间吃灰。

但被问及昂贵的露营设备是不是智商税时,林欣给了否定答案:“至少看到别人点赞是真的开心,至于智商税,最近买股票才是。” 说着甩出一张股票亏损截图。

在露营兴起的城市中,北上广深和新一线城市占据较大比例,而喜欢露营的大多是一些年轻群体。相比之下,这群人更看中露营带给他们的心理感受,正如一个消费投资人都深谙的道理:最昂贵的往往不是消费品本身的使用价值,而是它们所赋予的符号与意义。

“露营是成年人的过家家”——在微博和小红书上,这句话得到了大量网友的赞同。除了疫情和媒体的渲染外,年轻人逃离城市,追逐自由的童心,是他们选择露营的直接原因。“晚上看着星星就睡了,早上起来的空气、阳光,都和城市不一样,会让你觉得特别自由。”提到为什么会爱上露营时,王莉莉说。

“你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一场日出日落了?”当城市成为一种限定款,露营、虚拟现实、剧本杀、密室逃脱成为潮流,追求自由的年轻人想通过各种办法冲破牢笼,他们用新消费来“武装”自己,造出了一场“田园梦”。

露营撑起一个IPO

VC来了,一笔笔融资诞生

今年愚人节,露营圈里传出一个消息:罗永浩放弃AI元宇宙,要做“东半球最大露营地”。一时间网友愣住。

虽然最后证实只是个玩笑,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露营的火热程度。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已有近4.6万家露营相关企业,在细分品类上有3.3万余家帐篷相关企业、1100余家天幕相关企业、5000余家睡袋相关企业、1200家折叠椅相关企业。而二级市场,户外运动品牌牧高笛的股价一度涨停,背后原因也离不开国内外露营市场需求增长。

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诞生,投资人也来了。2021年11月,刚成立一年的户外露营品牌“大热荒野”在一个月内连续获得两轮千万元级投资;次年3月,综合性户外“微度假”露营品牌——“嗨King野奢营地”获得百万级的天使轮融资。

今年4月,钟鼎资本上亿元独家投资了一站式户外装备品牌挪客Naturehike,这是挪客成立12年来首次接受外部投资;同月,青山资本也出手了另一露营品牌ABC Comping Country。

IPO也赶来了。同样在4月,城市户外品牌蕉下递表港交所。靠一把小黑伞起家,蕉下推出一系列防晒产品,经常出现在大家的露营生活里。正如招股书提到,蕉下开始将重心聚焦在了城市户外生活,而露营就是首个目标场景。或许,港交所不久后会诞生一个带着露营色彩的IPO。

即便火爆如斯,现实中的露营却并没有那么好做。

一位在福建经营露营的年轻创业者向投资界表示,因为疫情期间单量减少,公司难以维持生计,最后不得不转型做起了服装定制的生意。“做这行到现在都没赚到什么钱,甚至经常亏钱,这几年虽然挂着露营的名号,但基本都是靠服装在支撑着。”他自我调侃道,“简称‘挂羊头卖狗肉’。”

这并非个例。曾有露营创业者透露,“做露营以来投入了100万元,年运营成本要70到80万元,但目前还没有盈利。”而大热荒野创始人朱显也曾在采访中表示,一个规范的露营营地,仅场地租金、地面基建、露营装备等硬件,投入就要近100万;此外,稍有规模的营地人力成本一年也起码要50万元。

这一行并不那么好赚。即便有VC的资金加持,不少露营品牌也在高成本、低复购率中累得够呛,再加上疫情、天气等客观因素,要在短期内盈利基本不现实。而那些资金匮乏,草草进入的中小创业者们,更是像当年火遍全国的剧本杀创业一样,不得不面临转型和倒闭。

更关键的是,年轻人的热情来的快去的也快。过去几年,从KTV到桌游、剧本杀、密室逃脱,再到滑雪、露营、自驾游,年轻人的喜好一直在迅速发生着变化,但不少新兴行业的火爆周期却十分短暂。

这一次,露营又会火多久呢?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