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日本重开入境游,消费弱复苏碰上日元贬值,日本经济能否转好?

21世纪经济网 胡慧茵 2022-06-13 11:47:00

6月10日,日本正式以免除入境检测及隔离的方式恢复外国团队游。

6月10日,日本正式以免除入境检测及隔离的方式恢复外国团队游。对日本政府来说,这是一次复苏旅游业、重振经济的绝佳机会。毕竟从日本一季度GDP修正值数据来看,日本经济似乎已经有了好转的迹象。

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一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年率环比下降0.5%,初值换算为年率为下滑1.0%,该数值较修正值有所上调,也较经济学家预测的下降1.1%更为乐观。

在一季度GDP有所好转时,日本的CPI也呈现继续上扬的态势。据日本总务省5月20日公布的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生鲜食品除外)同比上升2.1%。虽然日本达到其通胀目标,但主要来源于成本型通胀,再加上日元贬值,当前日本国内需求仍较为疲软。因此,此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收回了“家庭对价格上涨越来越宽容”的说法。

尽管目前日本经济有复苏的迹象,但引起警觉的是,日元的贬值以及高企的输入型通胀仍在持续。依靠消费回暖的复苏势头能否延续仍是外界的担忧。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山口范大(Norihiro Yamaguchi)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此前消费需求因疫情而受到抑制,日本经济将在第二季度强劲增长,但预计其复苏步伐将在第三季度放缓,“因为家庭的实际收入受到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的挤压。此外,供应链中断的危机将不利于出口。”

日本恢复经济的当下,还要面临哪几道坎?

消费成复苏支柱

一季度修正后的经济数据萎缩幅度有所收窄,无疑给日本经济复苏打了一剂强心针。

具体来看,经济萎缩程度的收窄,除了得益于汽车与通信资费支出的低迷程度小于预期之外,主要源于个人消费的回调。个人消费占日本经济比重二分之一以上,二次统计报告显示,一季度个人消费环比增幅由零上调至0.1%。 

一季度个人消费的回暖,背后反映出民众消费信心的恢复。据日本内阁府(Cabinet Office)的一项调查显示,5月普通家庭信心指数(包括对收入和就业的看法)为34.1,高于4月份的33.0,这已经是日本消费信心指数连续第二个月改善。

对此,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种现象主要源于三个方面的因素:“日本国内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三周下降,期间基本没有出现病例数反弹,这让民众愿意走入更广阔的生活圈里,也有助于日本打通国内的经济循环。其次是日本防疫政策具有透明性。随着疫情的持续好转,日本在放宽防疫政策后,并没有重新回到过去收紧政策时的状态,政策的连续性给了民众和商家极大的信心。另外,经过5月黄金周的试验,日本的疫情没有出现反弹,这也是民众信心的重要来源。”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驻日大使馆前一等秘书崔成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日本经济活动限制的取消,加强疫苗接种和口服治疗取得进展,人际接触服务的消费,以及受疫情影响的消费积累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

为了进一步拉动消费,日本政府还制定了相应的补贴政策,例如东京都自5月22日起,正式中止“反弹警戒期”,针对得到防疫认证的餐饮店取消每桌最多8人同时就餐、最长滞留2小时的限制,另外也出台了对东京都民众住宿、一日游等补贴政策。据悉,自6月1日开始恢复日本国内游、省内游以来,日本民众热情高涨。有消息指,日本政府将最快于本月恢复全日本的旅游补贴计划。 

就目前看来,通过补贴的方式来复苏日本本地游,还是颇见成效。另一方面,日本还把重点放在入境游方面。6月10日,日本政府正式重启因防疫停止的外国游客入境游,这是日本时隔两年恢复接待外国游客。对此,首相岸田文雄称:“能享受日元贬值好处的海外客人恢复访日,对地方经济而言有着很大意义。”

“日本政府对旅游业的补贴,其实是以‘时间换空间’的做法,以此增强市场的活力。”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日本把中国等98个感染风险较低的国家和地区加入团体入境游范围,是因为日本的经济活力还是在于它开放旅游的服务出口。 

只不过,开放国际旅客入境游能否达到日本政府所想的结果?山口范大(Norihiro Yamaguchi)向记者表示,在日元大幅贬值和国内低通胀的情况下,国际游客肯定会增加,但影响将是有限的,“首先,入境人数限制在每天2万人,意味着游客人数将不到2019年疫情之前的四分之一;其次,若没有其他国家防疫政策的配合,日本的入境游不会完全恢复。” 

此外,山口范大(Norihiro Yamaguchi)强调,开放入境游后,住宿、餐饮和零售等直接相关的行业会受到积极的影响,这有助于缓解贸易逆差,但其实入境游对日本整体GDP的贡献可能不如普遍预期的那么大,因为即使在2019年,入境消费也仅占GDP 的0.9%左右。

孙立坚也认为,日本的消费能否继续回暖或许还是个未知数。他向记者指出,受到此前疫情封锁以及经济指标基数较低的影响,当前日本疫情缓和后,其国内必然会出现消费的增长和反弹,但能否显现明显的消费信心,仅仅看一个月的数据是不够的,还需持续关注。

日元贬值到今年底? 

受到消费回暖的带动,日本上一季度经济萎缩幅度缩小。但在复苏的路上,日本经济所面临的难题依旧不小。

近一段时间以来,日元的持续贬值备受外界关注。截至6月10日记者发稿前,美元兑日元报133.47,逼近2002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对于日元的持续走低,日本财务省、日本央行和金融厅等部门称表示关切。

令人担忧的是,日元的加速贬值还可能会引致恶性物价上涨。日本总务省公布的4月消费者物价指数(生鲜食品除外)显示,CPI同比上升2.1%。有分析认为,预计之后随着小麦等价格上涨,食品会加速涨价。此前,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曾在演讲中表示,数据显示日本消费者对物价上涨的容忍度提高,这表明日本正在摆脱几十年来的通货紧缩心态。日本央行认为这种心态是导致经济持续低迷的原因。由于受到舆论的压力,黑田东彦收回这一说法,并罕见地发表道歉声明。 

黑田东彦的言论引发强烈争议,皆因日元贬值叠加输入型通胀的影响正在扩散。日本经济同友会的调查显示,对于目前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的影响,73.7%的企业经营者认为有负面影响,理由是日元贬值推高资源和食品的进口价格,企业和消费者负担增加等。

虽然日元贬值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出口,但不少专家认为日元贬值的弊端更为明显。“目前日元兑美元汇率已呈现出过度贬值的状态,”崔成向记者表示,在全球能源和粮食价格暴涨,通胀高企的情况下,日元贬值会进一步加大日本的进口成本,给日本国内企业和国内消费带来明显的负面冲击,加剧输入型通胀的问题。

截至今年4月,日本已经连续9个月出现贸易逆差。另一方面,4月国际收支初值显示,反映日本与海外货物、服务和投资交易情况的经常项目呈现5011亿日元的顺差,但较上年同期减少55.6%。孙立坚表示,日本方面认为是地缘政治因素造成资源供给的瓶颈,带来了输入型通胀,但只是时间问题,若供应链问题能够成功解决,就会改变逆差的现状。

但在贸易逆差得到缓解之前,企业就因进口价格高涨而备感压力。据日本央行数据,5月日本企业物价指数为112.8,同比增长了9.1%。对此,孙立坚认为,日元贬值对商家来说,最不利的结果是他们支付的成本还高于所赚的钱,“若出现这种情况,日本企业行业景气指数向下,日本央行很有可能会选择加息,但目前日本还没有加息的条件。”

当前,日元仍呈现继续贬值的趋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周学智认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节奏将影响日元贬值的节奏,但整体来看,日元贬值走势将不会改变,“或许要到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日元的走势才会明朗。当前日元的汇率还未触底。”

事实上,日元贬值也受到了来自日本央行延续宽松货币政策的压力。目前,日本央行是发达国家央行中唯一没有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对于日本始终坚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决定,孙立坚认为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提振民众的信心,但后续的效果还得看这些释放的资金能否对准日本亟待优化的项目和渠道,解决本国的结构性问题,如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工资增长等。

而在验证资金的成效之前,日本还不得不忍受因与发达国家央行加息方向背道而驰的后果。“虽然这反映了日美经济基本面的差异性和货币政策独立性必然产生的选择,但也意味着当今世界货币政策缺乏协调性,以至于各国动用的货币政策在金融开放的环境下无法达到原本预想的效果。”孙立坚补充道。

崔成则表示,如果地缘局势冲突持续,有引发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出现滞涨的风险。目前日元出现了明显超预期的大幅贬值,日本经济也会受到明显波及,并且缺乏有效的应对手段。

“日本目前难以走上加息道路,其后续的货币政策走向还得看它的经济恢复程度。”周学智向记者表示。他预计,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将继续缓慢复苏,虽然经济走势整体向好,但恢复表现不会很强劲。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杰瑞

复苏之路漫漫

2022-06-13
回复
0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