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酒店做网吧生意?酒店新业态合规疑云

法人杂志 银昕 2022-08-02 11:08:48

电竞酒店产生的背景是酒店“主题化”发展趋势。

房间内部设施和酒店标准间没什么不同,却配备着和床位相等数量的电脑,且对未成年人开放。7月26日,《法人》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一家电竞酒店。“市面流行的游戏我们这几乎都有,和网吧电脑是一样的。”酒店经理说。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下,为减少线下聚集场所,不少网吧被勒令关停。具备住宿和上网功能的电竞酒店开始流行,吸引了众多网游爱好者。记者通过地图软件搜索发现,在不到5平方公里范围内,就有数家电竞酒店。

与网吧相比,电竞酒店以酒店的招牌示人,以酒店的名义进行工商登记,却以互联网上网服务作为营利手段,又没有做到像网吧一样严格的“身份审核”,使未成年人上网有了新去处。

在昌平区这家电竞酒店外,记者采访了一名学生打扮的男子。他是一名高中生,但顺利地进入了这家酒店。“这其实就是打着酒店的幌子,做网吧生意。真正住酒店的,谁会来这呢?”这名高中生告诉记者,暑假期间,他希望找到以前在网吧打游戏的感觉,就约了几个朋友来这家酒店。“我们选了三个挨着的双人间,不关门的话,和在网吧里打游戏是一样的效果。”根据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准进入网吧。但在这家电竞酒店,未成年人也能来去自如。“网吧有上机验证,这里的电脑没有和公安局联网的认证系统。”这名高中生说。

即便电脑没有身份验证系统,按照国家对酒店业的管理规定,酒店在办理入住时,针对未成年人也要做到“五必须”:必须查验入住未成年人身份,并如实登记报送相关信息;必须询问未成年人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联系方式,并记录备查;必须询问同住人员身份关系等情况,并记录备查;必须加强安全巡查和访客管理,预防针对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必须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可疑情况,并及时联系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同时采取相应安全保护措施。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不少电竞酒店一条也没做到。

北京市朝阳区一家电竞酒店的工作人员称,不久前,在管片派出所的要求下,酒店电脑被强制安装了与公安局联网的认证系统。当记者询问未成年人可否入住时,这名工作人员说:“入住可以,但是上机上不了,电脑是和公安局联网的。”

此外,记者发现,电竞酒店的招牌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情况:一些名为“梦行者”的电竞酒店,实际的地址却显示着其他招牌。记者跟随地图软件的指引,来到一家名为“梦行者”的电竞酒店,却发现酒店的招牌与地图上显示的不符。记者在前台询问,此处是否即为“梦行者”,前台接待人员称“是”。当记者询问为何与地图软件搜索到的招牌不一样时,接待人员的回答是:“‘梦行者’是加盟商,在酒店租了部分房间,改造成电竞房。但不是所有房间都被改造了,还有普通房间可以入住。”

一位不愿具名的电竞酒店经理告诉记者,电竞酒店产生的背景是酒店“主题化”发展趋势。之前比较火的主题是情侣、自然等,当下,“电竞”主题比较火,才引来这么多人向“电竞”转向。

当记者问怎么看待电竞酒店与网吧之间的区别时,该人士一再强调,和网吧完全不是一回事。“我们肯定是酒店,工商登记上也写明是酒店。”记者问起未成年人上网的问题,以及店内的电脑是否应当统一安装与公安局联网的认证系统时,该人士仍旧坚称,电竞酒店只是“客房里装了几台电脑的酒店而已,不是网吧”,“没准过一段时间,其他主题火了,我们又改做其他主题了呢”。

然而,既然不是网吧,酒店为何要将“网吧电脑里有的游戏,我们都有”当作一个卖点呢?

一种新的经营模式产生,其业态归属和依法经营合规管理问题也随之而来。此前,就出现过“共享睡眠舱”因不合规被叫停。

2017年春夏之际,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写字楼和商场之中。一家名为“享睡空间”的企业,短时间内就完成了京沪两地共十几处“睡眠站”的布局。睡眠舱形似太空舱,提供床单、枕巾等一次性寝具。舱内有电扇,阅读灯、充电插座等设施,但没有空调。

彼时,对于共享睡眠舱属于共享经济新业态应当被鼓励,还是和宾馆酒店一样,应严格采取登记入住和“身份审核”制度,舆论中有不同看法。

“享睡空间”公司首席运营官张强彼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享睡空间”和酒店宾馆业态并不一样,只是分时租赁的临时休息空间而已,是一种共享经济。“我们看到写字楼中的白领有午休的需求,才想到提供这项服务。”张强说。

北京市北斗鼎铭律师事务所主任熊智对记者表示,共享睡眠舱很明显是靠出租空间获得收入,“分时租赁”和酒店的“分天租赁”并没有本质不同,在消防和其他安全问题上,理应与酒店宾馆业态同等管理。

“享睡空间”对自身的定位并没有得到执法部门的认可,当共享睡眠舱模式频频见诸报端,引起了公安和消防部门的注意。2017年7月,上海警方以“未获得从事宾馆业态的从业资格证”以及“消防隐患”为由,叫停了共享睡眠舱服务。

随后,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调查。警方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太空舱为封闭式,内部空间狭小,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最终,“享睡空间”在北京投放的16处场所全部停止运营,随后太空舱也被拆除和撤离。

“方便就电竞酒店这个新业态聊聊吗?”记者拨打了十余家电竞酒店的电话,得到的回答都是“不方便接受采访”。在业态迅速发展,门店不断增多之际,从业者却对电竞酒店的真实情况讳莫如深,避之不及,似乎侧面反映了电竞酒店在合规之路上的扑朔迷离。

来自公安机关的行动正在加紧部署,不止一位酒店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近期管片派出所要求在电脑上安装与公安局联网的认证系统,这就意味着,此后这里的电脑与网吧电脑受到的监管无异,即便酒店在入住审核时“开绿灯”,上机认证这一关也不能绕开。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赵虎告诉记者,电竞酒店经营者此举,有点“打擦边球”的意味,“如果酒店只是在客房里放一台电脑,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划出单独的区域,放置多台电脑,类似网吧经营,那就需要审批。”事实上,电竞酒店将与床位数量1:1对应的电脑放在客房中,“带床网吧”的痕迹已经很明显。

谈到未成年人上网管理的问题,赵虎表示,网吧之所以与酒店是完全不同的业态,就是因为监管的重点不同。网吧的监管在于考虑未成年人的成瘾问题,而酒店监管则重点考虑安全。“对于电竞酒店的监管,需要地方行政部门根据新情况因地制宜,找出适宜的管理方法,最终体现到规定之中。”赵虎建议,应对客房中超过一台之外的电脑,强制安装与公安局联网的认证系统,以应对隐藏在酒店中的网吧。“经过此前国家多次出手,游戏厂商都已具备防沉迷系统,还可以要求酒店必须安装正版软件,以保证在防沉迷的问题上没有缺失。”赵虎说。

不久前,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对一起以电竞酒店为被告的公益诉讼作出判决。法院以电竞酒店侵犯不特定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判处该酒店立即停止向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并于判决生效后在国家级媒体公开向社会公众书面赔礼道歉。2022年6月10日,该判决生效。

这起判决预示着电竞酒店将走上严格监管的规范道路,还是像共享睡眠舱那样如流星一闪而过?电竞酒店合规之路前景如何,记者将继续关注。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老王

本质是网吧,不是酒店。

2022-08-02
回复
0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