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新搞法

秦朔朋友圈 许静波 2022-08-24 09:52:58

元宇宙文旅不是用来学知识的。

作者系 苏州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戏剧编剧

大概二十年多前,互联网还是web1.0时代,就那么了了几个门户网站。家长们也分不清电脑和游戏机的区别,所以我们要点钱去网吧上网,用的理由是去查资料。

而家长们瞪着狐疑的眼神,不情不愿地从钱包里拿出十块钱——当时,一小时上网的费用四块钱,预算两小时,剩下的两块则是路费和汽水钱。

在他们的眼里,上网查资料是正事儿,可上网娱乐,听个歌,扫个雷,以及日后的红警、星际、魔兽之类的就纯属浪费时间,更不用说上网交友那回事儿了。大人们总觉得上网交友会被骗,线下见面性命不保,那一个个0101的字符,幻化成了会吃人的恶魔。

然而,互联网的发展不光是共享知识,到今天社交媒体的属性越来越强。忙了一天下班,安顿了孩子家人,终于爬上床,在关灯前的难得休闲时间里,刷刷剧和短视频,这些和知识没有关系,而是对于心灵的慰藉。

生活的苦,总要撒点儿糖吧!

此时,元宇宙来了,轻轻扣了扣文旅的大门。

二十多年前的年轻人们,忽然变得像他们的父母一样,知道这是好东西,但是却用一种相对保守的态度来迎接。在他们的眼中,“元宇宙+文旅”是一个立体的知识仓库,就如和一位做智慧城市的朋友聊,他说在元宇宙的技术下,城市会被完美复刻,你敲开一个元宇宙景点的大门,这个景点的历史沿革,文化故事,名人掌故,就会自动生成在你的眼前,多方便!

他说得很兴奋,我当头浇上一盆冷水!

我谢谢你!

本来出来旅行,就是为了休闲放松的,结果进了你元宇宙还得上课?那我何苦出来呢?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对呀!用元宇宙查资料,和二十多年前只用互联网查资料一样,不是不行,但总觉得搔不到痒处。

元宇宙文旅不是用来学知识的!

从本质上说,万物皆媒。

人通过各种媒介来认识世界,但古往今来媒介一直在进行着不断地升级。原始人的岩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则曾成为了商代的甲骨、两河的泥板和埃及的纸草,这些曾经的新媒体很快被青铜、竹帛、纸张所代替。无线电的出现将媒介的形式从可感可触延伸到虚拟的空间,收音机、电视机、电脑只不过是收发终端,并不是该型媒介的全部。而现在,元宇宙依然如此。

对于媒介自身来说,升级的逻辑有很多,传播更广的范围,拥有更快的效率,花费更低的成本,但是对于媒介的使用者来说,归根到底就是一个“体验感”的逐渐释放而已。

《左传》里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诗经》里的“雅颂”最初不过是沟通神灵、祭祀祖先的媒介仪式的歌词。在那个时代,使用媒介谈不上什么体验感,甚至对于肉身的折磨和献祭更能突出神圣感。

汉灵帝时期,朝廷在洛阳太学外树立起了由著名学者蔡邕(蔡文姬之父)手书的熹平石经,作为官方承认的儒家经典正本。为了使用这样的媒介,全国的士子不远千里来到洛阳太学外,手抄石经,这份辛劳可想而知。

雕版印刷的时代,虽然书卷较为易得,但是读书依然是正正经经的规矩事儿,就连写了字的纸都不能随意处理,需要由专门的“敬惜字纸”仪式收集起来到文庙里去焚毁。

在这些时期,使用媒介是神圣的、虔诚的,却往往不是体验性的,像宋代苏舜钦在老丈人家那样“《汉书》佐酒”的例子实在太少。但是也就是在晚明开始,民间书坊的繁荣让娱乐性的小说大量涌现,我们才发现,使用媒介不是一个苦差事。

广播伴随着娱乐来到这个世界,1923年上海大陆广播电台首播的时候,节目就是音乐演奏。而在整个民国上海,广播台里最火的明星是那些弹词的游艺员、声音姣好的女主播。如果说广播尚且只能愉耳,电视则是悦目,新媒体强调互动,而元宇宙给予的则是更加强烈的体验感。

对于少部分人来说,元宇宙是生产工具;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元宇宙是生活用品。

这个虽然终究需要严肃的、神圣的、舍离的艺术来作为锚定,但是作为开放给人人的元宇宙,不把大多数人的体验放在前面,是撑不到提升品质的那一天的。

所以,元宇宙+文旅重点是给游客体验感,而不是知识性,否则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升级。诚然,由于元宇宙技术当下技术水准的限制,我们还不能发挥其真正在体验上的价值,但是并不妨碍做下面这样一个思想实验。

如果是一个人单独旅行的话,会在体验感上遇见什么困难?

一方面,做计划的准备工作太辛苦了。

旅行不是游学,评价的标准不能是在旅行中学到了什么知识、扩展了什么视野,而应该是否放松了自己,让身心得以休憩和满足。也许你在公司里是一个计划达人,能不能在旅行中换一种状态,可不可以懒懒地让别人惯着,不用去考虑攻略,甚至连选择都不用,选择可能会有困难症,下定决心还会耗能,你不想做,该怎么办?

但你只有一个人,甚至你不想和旅行平台的客服人员沟通,哪怕她能帮你订制非常精彩的旅行路线,可是你累,你不想跟着一个人正襟危坐,或长时间电话讨论来讨论去,这样会让你在旅行之前,对旅行失去了兴趣,而成为一个被迫必须完成的任务。

如果不想参团破坏自由度,又想当甩手掌柜,这事儿你能怎么办?

另一方面,不能获得又自由又被宠的体验感。

一个人旅行,就算吃火锅的时候,服务员贴心地在你对面放上一只宠物熊,那也是很孤独的啊!

可既然决定了单独旅行,怎么被宠?谁来宠呢?

只是别忘了,钢铁侠就算自己走遍星辰大海,一样有贾维斯作为万能管家来陪着他。

如果把旅客带入钢铁侠,把贾维斯换成元宇宙呢?

如果不是一个管家,而是一个你可以定制的人物呢?

那么,不考虑技术的问题,如果为你定制下面的这样一种“元宇宙+文旅”的设定,你会喜欢么?

首先,选定目的地和一个套餐价格。

出钱出方向,选定喜好,即到此为之。AI将会为你定制一套旅行路线,上到游览项目、酒店住宿,下到旅行途中的驻足小吃,都安排地妥妥当当,但是并不会提前告诉你。

其次,选定一个元宇宙陪伴者。

近年,恋爱手游风行一时,许墨、李泽言等虚拟角色刷遍女性用户的朋友圈。而在更广泛的新媒介中,初音、洛天依也成为人气极高的虚拟偶像。

“元宇宙+文旅”可以打造成一个“线下+元宇宙”的陪伴型游戏,不管是独自创造或者联名使用,这场旅行是你与虚拟爱人的一场邂逅。当然,既然能使用虚拟偶像,其实也可以引入真人形象,但是在运作中还要考虑伦理和法律的问题,这个就暂时不展开了。

最后,让这个元宇宙陪伴者和你一起出发。

这个虚拟形象本质上是AI在元宇宙中的形象的展开,一方面提供全程已经预定的旅行流程服务,这个可以设计相关通道,让单身游客体验到非接触式的体验(因为和酒店、餐厅的沟通接触,AI都已经帮你做完了,你不用动脑子,只需要享受就好);另一方面虚拟形象在旅途中提供情感的陪伴,即不仅仅是简单地安排行程,介绍风情,而要理解和适用你的思维和语言方式,能和你聊得起来,做到颜值又高,温柔又会说话。

初音约你去旅行,你去么?

李泽言呢?

或者你可以上传的你喜欢的形象呢?

这就是把一场你自己去准备,去执行的苦哈哈的旅行,变成了虚拟偶像对你的邀约。

放心,一切,它都给你准备好了。

什么是旅行?

旅行就是一场跳出现有生活节奏的行动。按此理解,游戏、上网、影视、戏剧都有着同样的本质。所以这一些完全可以跨界联合起来。

未来的文旅,必然是同时在线上和线下展开。

拥有一个元宇宙陪伴者,只不过是第一步。因为这个功能真实的导游、当地的朋友,甚至随身的旅行解说器一样可以实现。但是,当这位元宇宙陪伴者带你走进一个宏大的线上线下相互嵌套的世界,对原本文旅资源进行倍增展开的能力,就是传统的导游方式做不到的。

我曾在很多地方提到“城市戏剧”的概念,最早的戏剧是镜框舞台,现在涌现了沉浸式戏剧和环境戏剧,在未来我们将会把一个城市作为戏剧的舞台。

比如,苏州古城可以作为“吴越争霸”的大舞台,上海城区作为“谍中谍”的大舞台,以往以城市为平台的游戏活动往往是“寻宝”之类的大型定向越野,或者是《极速前进》那样的真人秀,但是并不能对城市基建有太多的改造,也不能过于影响当地人民的生活状态。

而采用元宇宙的方式,比如苏州的相门古城墙,在旁观者的眼中,这就是一个正常景区而已,但是在佩戴了可穿戴设备的旅行者来看,会发现这城墙上正发生着盛大的吴国宫廷典例,你的元宇宙陪伴着邀请你参加。

这样的好处在于,原本没有文旅禀赋的地方可以获得非常强的内容加成。现实中不过是一块空地,但是在元宇宙中,这里是三十三天,是精灵森林,是叱诧风云的欧陆战场。

也许自此之后,就没有那些电影世界园区的存在意义了。

但是,获得这一切的基础,是一个优秀的编剧。在这里,元宇宙只是一个工具,故事线如何呈现,线上文旅如何跟线下文旅结合,真的需要创作者的思考和引领。

所以,哪怕是在元宇宙时代,依然是内容为王。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老王

很多跨界入文旅业者,都对旅游缺乏最基本的敬畏。

2022-08-24
回复
1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