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露营完,上海中产又开始看星星了

新零售商业评论 田巧云 2022-09-09 09:15:00

所有的大众,都是从小众开始的。

本文转载自 新零售商业评论 作者 田巧云

如果有一天,你的朋友说要去看星星,千万别以为他在开玩笑。

现代化的城市里,天色一暗,建筑的霓虹灯、街边的景观灯都会自动点亮。于是,想在晚上抬头看到天空中的星星,其实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今年暑假,家住上海虹口的大雄(化名)和家人一起去崇明东滩湿地观鸟。返程途中,他发现路边有一块空地,视野极为开阔,于是,一家人决定停下车在那里看星星。

谁知这一看竟然让大雄全家都着了迷。在寂静的星空下,除了夏虫的鸣叫,还有满天的繁星陪着他们一起沉醉。自此,他和家人经常会在晴朗的夏夜开车去这个“秘密基地”看星星。

不过,当大雄将这个发现兴奋地与同事分享时,收到的却是同事们诧异的目光——天上的星星还值得专门去看?

事实上,在国外,不仅有许多喜欢看星星的人,还由此催生出观星景点、观星酒店、观星旅游以及房车基地、露营基地等基础设施和服务。有些地方甚至将“星空”当作IP来运作,结合当地文化打造成特色项目,推动当地经济发展。

那么,国内观星目前处于怎样的阶段?这个小众的户外活动能成为被大众接受、热爱的文旅项目吗?星空经济的发展又与哪些因素有关?

星空房里的仰望 

05后小莫(化名)第一次认真地抬头看星星,是去年在一家餐厅露台上的透明星空房里。

小莫回忆,就是不经意地抬了下头,看到斜上方的天空中亮着一颗星星,定睛看了一小会儿,突然发现又有两颗星星出现在了眼前。

“那天吃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但星空房以及那几颗星星却让我记到现在。”提起那晚的经历,小莫的脸上依然溢出了惊喜。

关于星空房,上海宽睿实业负责人刘亚勋表示第一次见到是在2014年。在德国出差的他临回国前,受友人邀约去一家当地知名的餐厅吃饭,当他看到餐厅河边的星空房时,被惊艳到了,他暗自决定回国也要研发一款星空房。

刘亚勋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2014年那会儿国内市场上没什么专业的星空房,更别提品牌了。只有一些餐厅在使用透明的充气泡泡屋,而这些存在不少缺点的泡泡屋却无一例外地成了网红打卡地。

2016年,宽睿正式推出第一代“莱茵阳光”星空房,不同于国外需要拼接数百块零件的复杂和高人工成本,莱茵阳光的星空房只需8片即可拼装完毕。

2018年,国内一些餐厅和精酿啤酒屋也开始使用莱茵阳光的星空房。此后,宽睿又将目光投向个人消费者,自主研发了适合露营等场景下使用的星空帐篷。

近两年,国内一些景区也开始采购星空房或者星空帐篷,满足人们观星或者看日出等露营需求。

事实上,当露营逐渐成为一项爆火的户外活动之后,观星也就自然成了露营的一个重要项目。

上海长兴岛上一个露营基地的负责人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他们计划在即将到来的中秋节为露营者提供专业的天文望远镜,让他们能“近距离”观星、赏月,“至于专业的观星活动,我们通常会与天文馆或相关天文机构合作。”该负责人表示。

然而,即便有专业人员“保驾护航”,对露营而言,观星依然是一项十分小众的活动,在传统的旅游行业亦是如此。

春秋旅游副总经理周卫红介绍,目前在国内,星空游还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概念。除一些机构面向学生,以研学的名义开设短期星空游课程外,纯粹以观星为主题设计的国内旅游线路很少,更多的是在常规线路里穿插一晚的观星特色体验。

不过,“所有的大众其实都是从小众开始的,旅游也一样。”在周卫红这样的旅游专业人士看来,目前制约国内星空游的主要是两方面因素:

一是观星这件事与天气息息相关,而天气又非人力所能改变,如果千里迢迢跑到某个地方观星,却因天气影响不具备观测条件时,体验就会比较糟糕。

二是很多观星活动的主要参与者是孩子,如何将深奥的天文知识,用孩子能够理解的语言表达出来,这方面的专业人才非常缺乏。

而在大雄这样的非专业观星爱好者看来,挡在大众与“观星”之间的,除了专业的天文知识、适宜的天气外,还有价格不菲的软硬件装备。

昂贵花费的叹息 

过去,天文爱好者往往是依靠自己的经验来判断当晚是否适合出门去看星星、拍摄星空。如今,各种星空模拟软件以及天气预报等App,为观星提供了极大便利。

大雄展示了他手机中下载的几个观星常用App。其中一款天文应用软件,除了有详实的天文资料记录、实时天体定位外,还能根据方位模拟太阳、月亮、银河等天体升落的时间;另一个天气预测软件,除了可以精确展示各个时间段内的云量、风向等数据外,甚至可以测算出实时的观星指数。

“看星星这事儿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大了。有时候一片云遮住了星星,就只能在心里祈祷那片云彩快点儿飘过去。”大雄笑着说,“现在我们通常会先查看当天的观星指数,再决定是否出发去看星星。”

然而,所有的便利都只是表象,隐藏在观星背后的真相是—— 一入观星深似海,从此钱包成路人。

大雄向新零售商业评论介绍了他们全家外出观星的装备和大致开支:“SONY的微单和影石360相机是家里本来就有的。为了观星,我们还特意买了一只广角镜头,以及滤镜、快门线、无线遥控,又配了一个更结实好用的三脚架和云台,粗粗一算已经花了1万多了。”

而这些还远没见底,“赤道仪、天文望远镜,以及性能更好的相机、镜头,都列入了购买清单,只是,它们哪一样的价格都不菲,所以,准确地说,这些都还只是我的美好愿望。”

以赤道仪为例,它的主要目的是克服地球自转对观星的影响。星空拍摄中经常用到的赤道仪包括星野赤道仪和大型深空赤道仪,“无论是哪一类,售价基本都在千元以上。”大雄说,“并且,按照资深星空摄影师的说法,赤道仪的选择原则只有两条——不可一味追求轻便,不可一味贪图便宜。”说出“便宜”二字后,大雄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相比这些更为专业、售价昂贵的观星装备,大雄觉得先买一些露营设备或许更为现实,“前几次看星星,全程四五个小时只能站着。所以我打算买几把折叠椅,再配个帐篷,这样我们看星星的时间也能更长一些,体验也更加舒适。”

然而,疫情催火了露营,也让相关装备的价格水涨船高。艾媒咨询一项调查显示,2021年,露营消费者在装备上的平均花费达到6995.3元,其中47.6%的消费者的花费超过5000元,花费3000元以下的露营消费者只有26.5%。

大雄清楚地知道,为了去郊县观星而购置露营设备,甚至是专业相机、镜头等,只是巨额花费的九牛一毛。“一旦迷上了看星星、拍星星,就总想去更理想的观星地点,这里面的投入就更大了。”

大雄所说的“更理想的观星地点”,正是分布在我国乃至全球各地的观星基地。且不说出国看星星,单是在国内,旅途中的住宿、交通、餐食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星空经济的潜能 

事实上,在国外,星空旅游并不陌生,如澳大利亚的维州小村镇锡莱克、智利北部的艾尔奇山谷等地,每年都会迎来一批又一批狂热的星空爱好者。

这些地方之所以会成为观星圣地,主要原因在于当地政府意识到了保护观星资源的重要性。

早在1989年,日本就通过了本国第一个地方性防止光污染的法规——《美星町防止光害条例》,对冈山县美星町的灯光进行严格管束。

2021年,这个位于偏远的小镇,获得了亚洲首个“星空保护区(社区类)”认证。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世界各地游客的到访,极大地促进了美星町当地的交通、旅游、住宿等行业的发展。

再以新西兰的奥拉基麦肯齐为例。该地区从政府层面对当地照明系统进行改造,在兼顾居民生活需求的同时尽可能保护天空的纯净度。

此外,还借助当地其他旅游资源,打造温泉、滑雪、漂流等娱乐项目,让观星成为一个与当地文化和旅游资源完美结合的综合性体验,由此也降低了因天气因素导致观星失败的风险。

相比之下,中国对观星资源的保护行动起步较晚。

直到2018年,经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暗夜委员会审核,中国西藏阿里和那曲两地的“暗夜星空保护地”才首次被收录到《世界暗夜保护地名录》中。

两年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发布新版《世界暗夜保护地名录》,新增了4个中国成员,包括中国黄海湿地野鹿荡、山西洪谷、江西葛源、河北照金暗夜保护地。截至2021年12月24日,《世界暗夜保护地名录》已更新至293个。

随着国家层面对环境、暗夜保护意识的增强,国内的观星地点正逐渐增多,与此同时,普通消费者对观星旅游的兴趣也在增长。

2021年发布的国内关于“星空旅游”的首份报告——《中国星空旅游报告》指出,我国星空旅游群体黏性强、基数大、消费能力强。

然而,必须承认的是,目前国内星空旅游仍处于草莽阶段。从日本、新西兰的例子不难看出,国外星空旅游比较成熟的做法,都是从全局考量,以产业化方式发展星空旅游。

这意味着,要发展星空经济,不仅要下大决心进行暗夜保护,投入人力、物力成本,还要具有更高的格局观与顶层设计能力。

去年,深圳市在国内率先颁行城市照明专项规划,依托位于大鹏西涌的深圳市天文台,建设“大鹏星空公园”,并规划了星空体验区、望远镜观测区及旅游服务区,形成集夜空保护、星空观测、星空摄影、度假旅游、科普讲解于一体的特色夜间活动。

今年,位于上海临港新城的星空之境海绵公园,建成了名为“观天之丘”的观星小屋,按照规划,不久的将来这里还会打造出更多配套餐饮、住宿、娱乐等设施和服务。

而大雄在看了相关新闻报道后,已经开始策划自己的下一次观星之旅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