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旅游:车轮上的“淘金记”

新京报 郑艺佳 2022-11-09 12:14:35

正如露营市场近年来的暴发,房车旅游也在当前背景下逐渐“破圈”。

11月5日-10日,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办。展会上,由商用车品牌依维柯与改装厂戴德房车合作的URV房车亮相,吸引外界关注。近年来,随着露营走俏,房车旅游也一同“出圈”。今年4月1日起新修订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实施,新增轻型牵引挂车准驾车型C6等利好消息,为国内房车旅游的发展进一步铺平道路。一辆车,一条路,便能去遍山河湖海,你想拥有一个“车轮上的家”吗?

开着房车的“候鸟”们

相较于在家休养的退休人群,“50后”唐荣春的生活显得有些不一样。10月初,他开着房车,踏上了今年第二次长途旅行。

3000余公里,是从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上海到西南边境城市腾冲的距离。若马不停蹄地驾驶,需要花上大约一天半的时间,这也是唐荣春这次要开的路。不过他并不着急,一路停停走走,花了7个日夜才终于抵达。接下来,他打算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

自2018年初次上手房车后,对唐荣春而言,这个“车轮上的家”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几年下来,除了黑龙江没去过,他几乎将国内跑了个遍。在接受采访时,唐荣春将自己形容为“候鸟”——爱跑长途,自驾路线基本都在2000公里以上,一走便是十几天、二十天,天气一冷便往南方地区跑。

眼下,如唐荣春一般的“候鸟”正在渐渐增多。正如露营市场近年来的暴发,房车旅游也在当前背景下逐渐“破圈”。

据路程网×房车行数据,2021年,国产自行式房车全年销量首次突破万辆大关,达到12457辆,拖挂式房车上牌量为3274辆,房车总上牌数为15731辆,同比增长27.83%。今年上半年,国产自行式房车总销量为5109辆,虽较2021年同期下降11.7%,但与2020年及2019年之前相比仍然有所增长。

另据房车生活家数据,今年暑期订平台订单量同比增长超50%,平均客单价约7500元,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超四成;“十一”黄金周期间,平台租车及旅行产品业务更是出现井喷,营收同比增长超30%。在房车的主要受众中,80后、90后成为主力,暑期房车出游80后人群占比高达49%,90后年轻潮玩人群占比约34%。“亲子大军”也有一部分涌入房车游阵营,迎来了“房车遛娃”热潮。

社交媒体平台上,房车也在不断引发关注。目前抖音上“房车旅行”词条的播放次数已达到170.2亿次,小红书上房车的相关笔记数量也达到42万篇。在一位带着四只猫进行房车旅行的博主的视频中,有不少网友留下这样的评价:“这就是我梦想中的生活。”不同于跟团游的按部就班,也不同于自由行的精致规划,一辆车就是一个家,在自然中无拘无束、随遇而安的步调,成为房车旅游的魅力所在。

房车生活家总经理杨松柏对此感受明显:“疫情暴发前,房车游在国内还算一个比较新兴的旅游品类,大众对房车的认知度比较低,租房车旅行这样的新方式才进入用户视野不久。疫情暴发后,随着用户对旅行安全性、私密性需求的增加,房车旅行的‘破圈’效应比较明显。”

据杨松柏介绍,房车旅行通常更适合大跨度的长途旅游场景,但受疫情影响,大众旅游半径缩短,特别是一些亲子家庭更加追求“小聚集、大空间”的旅游场景,周边房车游、省内房车游的需求被逐渐激发。

另一方面,游客的时间日渐碎片化,一群人一起结伴出行的机会减少。疫情暴发前,游客驾车出行的天数或者距离较长。疫情暴发后,跨省游受到限制,房车出行的距离越来越短,选择1天内往返自驾出行的游客增加,进而导致单纯的周边游房车租赁业务减少。然而,通过平台,组织用户开房车去露营地休闲娱乐的产品出现了增长。

新规出台,房车旅游迎来“强心针”

作为一项新兴的旅游品类,国内也面向房车旅游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例如2009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提及将把旅游房车等旅游装备制造业纳入国家鼓励类产业目录。在房车进入相对快速发展期的2016年,《关于加快推进2016年自驾车房车露营地建设的通知》和《关于促进自驾车旅居车旅游发展的若干意见》等也相继发布。

今年4月1日起,新修订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公安部令第162号)正式实施,新增轻型牵引挂车准驾车型C6,以满足房车出游需求。已取得驾驶小型汽车C1、小型自动挡汽车C2以上准驾车型驾驶证,且本记分周期和申请前最近一个记分周期内没有记满12分记录的,可以申请增驾轻型牵引挂车C6驾驶证。

新规出台,无疑给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国内房车旅游的发展仍在初级阶段。杨松柏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房车旅游现阶段是一种低频消费,平台复购率并不算高。路程网×房车行的创始人丁宏波则公开表示,中国房车产业起步较晚,2014年开始逐渐被大众所知,自2016年开始进入相对快速发展时期。而汽车产业自2008年开始就已经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两者对比,不难发现中国房车产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公开数据,目前国内房车保有量仅22万辆左右,另据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当前国内标准化的房车营地数量不超过200个。

对于当前房车消费尚未普及的原因,在杨松柏看来,一是舒适度的问题,二是与国内休假制度有关。“房车旅行是一项需要游客动手的旅游方式,例如加水、清理马桶、做饭打扫等,这些都要亲力亲为,也是完整体验房车旅行的乐趣所在。但当前国内游客出行,往往更倾向于‘被服务’,而非自己动手。另一方面,房车旅行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完整体验,但当前休假制度难以满足。每年五一、十一和暑期都是房车旅游旺季,自11月起消费需求开始减少。”在此背景下,房车生活家专门设置了管家,帮游客全程开车、加油、采购食材等,以满足游客需要。

同时,房车进入家庭仍存在一定门槛。唐荣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尽管他喜爱房车旅游,但目前均为租车出行。在谈及是否考虑购买房车时,家在上海的他表示暂时没有相关计划。“在大城市里,房车的停车和通行都比较麻烦,要是在郊区或者县城的话就好说了。”

“现阶段房车在中国市场的主要购买者多为房车运营商,进入家庭消费的门槛仍比较高。”产业经济咨询机构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表示,“原因一是普通消费者的驾照一般都是C1驾照或C2驾照,这种驾照是不能开拖挂式房车的,因此国内以自行式房车为主。二是停车难,很少有足够大的车位供房车停靠,而且很多城市对房车的停靠有限制。”

此外,当前消费者对房车的认知也存在一定误区。唐荣春作为房车“老玩家”,也会组织带领亲朋好友驾驶房车出游。但令人意外的是,大部分同行的亲友都会选择住在酒店里,而不是房车上。直到最终抵达西藏,目的地附近没有酒店,不得已才在房车上住了一晚,这才发现住宿感受其实也不错。“我觉得是他们之前已经养成了住酒店的习惯,没意识到房车的旅游功能,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交通工具。”唐荣春总结道。

“小而美”的房车营地将迎红利期

由于房车需要补水补电,营地和水电桩也成为绕不开的问题。作为房车旅游重要的组成部分,当前国内房车营地的发展仍需继续推动,相关管理也需要政策的进一步完善。

《2020中国房车市场白皮书》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国内露营地总数为1063个,其中,真正面对消费者开放且具备一定水电设施的营地不足500个。另有业内人士指出,当前国内标准化的房车营地数量不超过200个。从分布来看,2020年时,露营地大多集中在华东地区,其次为华北、西南地区。

上汽房车生活家营地业务负责人冯山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当前国内营地分布不合理,影响了游客的旅游线路规划,还存在营地服务不规范、服务意识不够等问题。“现有房车营地大多营位功能设计、营地服务内容缺乏规范,营位变成了大一点的停车位,失去了应有的功能性。”冯山表示,“经常会有车一停、钱一收就无人问津的情况,并未意识到营地就是没有房顶的酒店,各项人员的服务均要跟上。”

此外,国内房车营地盈利能力也亟待提高。据了解,当前房车营地的投资回报周期较长,约在3年到7年左右,大型综合类营地投资重、回报慢。路程网×房车行的创始人丁宏波曾公开表示,房车露营地经营状况不容乐观,60%房车露营地处于关闭或转型的状态。

在此背景下,“小而美”且综合服务良好的营地成为投资热点。“多样化的碎片产品以及活动内容才是营地的主要营收点,未来‘营地+’的概念会持续增强,碎片化产品和‘A+B+C’的多元化产品组合会成为主流。”冯山表示,“受疫情影响,出境游受限,旅行需求转向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中小范围或私密性的旅行更被大众接受。未来几年‘小而美’的营地一定会崛起,营地将会迎来红利期。”

房车发展仍需政策支持

随着露营的热度不断高涨,房车旅游随之迎来进一步发展,也吸引了相关企业展开布局。今年9月,飞猪推出“一元玩房车”,上线5分钟内热门线路便宣告售罄。日前,飞猪再度联合平台商家推出房车游九项服务标准,包含免费取消、疫情保障、洗后交车等。而在2015年时,同程便上线了房车露营频道。

不过,在线旅行社等企业对房车产品的引流成效如何仍有待观察。有相关从业者透露,在自己公司的房车旅游产品分销过程中,来自在线旅游企业)的订单占比并不高。“一方面由于房车旅游仍然是小品类,另一方面也因为房车旅游产品与通常的酒店、景区预订完全是两码事。”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当前房车营地仍需要进一步建设。唐荣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相比过去,现在房车营地还是多了很多,基础设施、卫生间等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但以后房车会越来越多,现有的营地就跟不上需求了,所以还是要建设更多营地,适当收费也是可以接受的。”

“房车发展需要政策层面给予支持,在配套的设施和规章建设上,需要进一步完善。例如,有时房车过收费站时,收费站的工作人员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收费。为什么国内房车长度都在5.99米以下?因为根据交通法规,6米以上算大型客车,因此国内的房车都是按照长度来生产的,而不是吨位,限制了房车的设计和生产。房车营地的管理也是,一个停车场,却涵盖了住宿、餐饮、活动等多项功能,那么性质要如何界定,又该如何管理?”杨松柏表示。

杨松柏还指出,在供给方面,由于当前房车发展仍在初级阶段,消费群体较少、经验缺乏,所以消费者很难清楚明确地提出对房车在设计上和装备上的需求。现在的房车生产厂家多是按照自己认为的客户需求,去生产制造。此外,目前国内房车领域的专家资源也比较少,行业缺乏国家标准,都需要不断完善。

尽管目前国内房车旅游仍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房车旅游的市场。“周边游、露营需求快速增长,带动了房车需求的增长。由于日常停车等因素限制,游客还是更倾向于租车。这些对房车运营商而言是一件好事。游客可能就住一天房车,甚至一天都不到,在户外玩一玩傍晚就回去了,也可以帮助提高客单价。”周鸣岐表示。

眼下进入冬季,房车错峰游也被提上日程,如唐荣春一般的“候鸟”正开向云南、海南等地“过冬”。在采访最后,唐荣春用一个故事总结了房车的魅力所在——他曾经在路上结识了一名纪录片导演,两个人便一起开着车度过了近两个月的旅途,然后再挥别前往各自的目的地。从萍水相逢到江湖再见,或许这就是独属于房车旅游的“浪漫”。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查无此人

关键是我国普遍性的土地成本太高,用来做营地,投入大赚钱慢,不如干点别的买卖。

2022-11-09
回复
0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