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剧本杀到“剧本+”,剧本娱乐“七十二变”

中国商报 涂瀚文 2022-11-11 11:14:00

情怀与商业的平衡点。

一通穿越时空的电话、一位神秘的接头人、一条藏在鼻烟壶里的线索、一张至关重要的地图……周末的北京大栅栏街区,一群年轻人沉浸在1948年的“平行时空”……

这是一场沉浸式实景剧本体验活动。年轻人们化身解放前夕的地下党员,与六必居、同仁堂、瑞蚨祥、益德成等老字号一起传递红色情报,守护北平。

如今的剧本娱乐行业已不再是剧本杀一枝独秀的局面,多种“剧本+”新模式正在蓬勃发展。

从剧本杀到“剧本+”

“我经常陪外地朋友来这儿坐铛铛车、吃烤鸭、买纪念品、跟街边的雕塑合影,但今天才知道大栅栏还能这么玩儿,感觉很新鲜,也收获了一些知识,真没想到六必居以前是地下联络站。”90后小雯是第一次体验沉浸式实景剧本,以“守护北平重点文物”为主题的《使命召唤》剧本为她解锁了历史文化街区的“新玩法”。  

“提起‘剧本娱乐’‘实景游戏’来,大家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剧本杀。其实我们的历史街区实景剧本和人们熟悉的剧本杀几乎是两回事,更接近于‘历史真人秀’或者‘剧本游’。”据专注研究历史街区活化的“PTD城市探索实验室”主理人关迩介绍,剧本娱乐发展至今,内容与形式都有了丰富变化,早已不再局限于初始的探案寻凶玩法,而是衍生出了“剧本+旅游”“剧本+研学”“剧本+餐饮”等多种全新的体验式消费场景。

从小众爱好到出圈爆火,以剧本杀为代表的剧本娱乐在国内走过了蓄力期,从2019年开始迈入高速增长与多元发展阶段。与此同时,大众认知中的“剧本杀”边界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以前朋友们不理解,模拟凶案、推敲死因有什么可玩的,在他们看来推理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有些剧本为了营造刺激感,设计了各种惊悚的死法,这也让很多圈外人看不过眼。后来出现了一些大众化的剧本,比起推理解谜来,这些新剧本更强调故事情节和沉浸式体验。我身边渐渐有朋友入坑,也开始有人主动问我,周末要不要约一局剧本杀,不过,我觉得这些玩法都不能算是剧本杀。”回忆起亚文化走向大众视野的过程,剧本杀爱好者文彬感慨万千。

文彬与朋友们的分歧正是剧本市场的一个缩影,针对不同人群的消费需求,起源于“谋杀之谜”的剧本杀迎来了“七十二变”。站在经营者的角度,关迩同样认为,百花齐放的剧本娱乐市场已经涌现出大量“剧本游”“剧本研学”等跨行业的产物,不宜简单地定义为剧本杀。

“大众认知与剧本娱乐市场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脱节的,今天仍有很多人闻剧本杀而色变,认为其中充斥着血腥暴力,不利于青少年成长。而在消费者层面,剧本娱乐的接受度很高,是16至35岁的主流消费人群享受‘另一种人生’的新鲜感,同时也是为了获得独特的社交体验,家庭消费者则倾向于在玩中学的亲子研学活动,比如历史类、科普类、非遗体验剧本,这些细分的消费场景催生了多元的商业模式。”

实景剧本为街区文化代言

与传统的探案寻凶相比,融入历史街区、旅游景区的沉浸式“剧本游”可谓老少咸宜,北京丰富的文旅资源、深厚的人文底蕴也为实景剧本的发展提供了天然的土壤。

前不久,关迩在北京市西城区杨梅竹斜街开放了工作室,作为线下实景剧本创意空间,为来往游客和居民普及街区文化。在这条满载历史与故事的胡同里,她的“邻居”是世界书局、酉西会馆、青云阁……

“我们从2019年开始做以城市探索为主线的实景游戏,把大栅栏当作开放式的游戏地图,让大家在这里走入一个故事,去感受故事背后的历史文化。”据关迩介绍,为了解决历史街区高度同质化的问题,扎根胡同的团队深挖大栅栏的文化属性,为其量身定制了《使命召唤》《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等一系列沉浸式实景剧本,从而打造出不一样的深度游方式——作为“剧中人”探寻历史印记的文化之旅。

玩家们在工作室集结,换上古典服装,听DM(剧本杀主持人)讲解任务与游戏规则,然后走进胡同,穿梭于多家老字号探秘:六必居的“六必”指的是什么?瑞蚨祥名字的美好寓意源自哪部文学作品?同仁堂悬挂的匾额是哪位名家题写的?……在探索中遇见的NPC(真人扮演的服务型角色)也纷纷装扮成了民国时期老字号的掌柜与伙计,将大栅栏的往事娓娓道来。

每天都有很多人走进大栅栏的美食城,但鲜为人知的是,这里曾是京城有名的戏园,不少京剧名角曾经在这里登台演出。玩家来到庆乐戏园旧址,走过展示京剧行头的橱窗,与拉洋片的老艺人“接头”,欣赏孙悟空大战蝎子精的故事和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经典唱段,从中找到联系下一位同志的暗号,恍惚有种时空交错之感。

“边玩边做任务,不知不觉就度过了一个下午”,小雯对实景剧本的初体验感到惊喜,“好像亲身经历了大栅栏的‘前世今生’一样,对这里多了很多新的认识”。在寻找“时空碎片”的过程中,她深入了解了好几家从未关注过的老字号,与NPC扮演的同仁堂药师、瑞蚨祥账房并肩作战,“感觉故事活过来了”。

“大栅栏是京城文化的缩影,我们希望用一次沉浸式体验让大家记住一个故事,以创新方式传播文化,还原历史街区的人文魅力,同时用剧本串联老街商家,打造新型消费场景,做好历史街区活化。”关迩对此表示。

情怀与商业的平衡点

在关迩的设想中,可以用实景剧本把京城的老街区串联起来,“像大栅栏设计成清末民国元素,东四是清朝,什刹海是元明两朝……未来,我们还想把这种模式拓展到更多的历史名城,比如说西安”。但愿景的落地并非易事,受疫情冲击,线下活动面临不确定性,有多少人愿意为这个新概念买单,花几百元购买文化体验,也是一个未知数。

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攒钱,剧本娱乐热度有一定程度下滑,节假日门店家家爆满的盛况不再,关迩的工作室“今年减少了个别剧本的频次”。

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联合美团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行业发展短暂受挫,据测算,年营收将从2021年的近200亿元缩减至170亿元。

与营收下降相反的是,仍有大批创业者、投资者涌入剧本娱乐赛道,推动着剧本品类不断丰富、服务质量不断提升、商业模式逐渐规范化。市场上同类型的产品与日俱增,也促使从业者思考如何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要,打造差异化优势。业内人士表示,增速放缓或将带来行业洗牌,推动剧本市场进入去芜存菁的新发展阶段。

“我们看到做沉浸式实景剧本的商家越来越多,聚焦历史街区、古建筑的剧本也多起来了,还出现了跟我们相似度比较高的产品,感觉市场其实是供过于求的。但换个角度来看,我们的同行也是在培育消费者,可以让更多人关注、接受剧本娱乐。如果整体环境变好了,你自身做得足够好,认可你的消费者自然也会愿意花钱。”基于当前市场形势,关迩对未来持乐观态度,暂时的遇冷也让她“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打磨产品”。

在三年的经营中,关迩的团队做出了一些迎合市场的改变,如与剧本配套的换装体验、专为7至12岁儿童设计的互动环节、深受孩子们喜爱的卡通角色“熊猫人”等,还尝试组织了城市探索、读书会、胡同骑行等更多形式的活动,从而在扩大辐射群体的同时,与老客户建立可持续的联系。  

关迩表示,比起商业逻辑来,工作室的核心团队更喜欢也更擅长打磨产品创意,目前是以半公益的性质在运营,“初心是用强互动的方式传播老城文化,让更多人走进胡同,有温度地感受历史街区,爱上这里的市井烟火气。未来希望形成良好的商业闭环,让所有融入其中的业态相互促进,消费者、商家与工作人员都能从中受益。”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查无此人

说实话,我是很羡慕今天能玩会玩剧本杀的年轻人。

其实,隐约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幼儿园里也有剧本杀,但剧情场景都很简单,它的名字叫“过家家”,由于我长的老成,经常演爸爸或者爷爷,主要任务是切菜做饭看孙女。

后来小学中学都有类似的课堂表演,只是更多和革命场景或者英文学习有关,而且剧本设计,唉,一言难尽。


这两年,不仅有剧本杀还有儿童剧本杀,我在哈尔滨徐世昌故居,偶遇一对小学生被专业公司带领按照剧本场景感受民国时期的政治斗争,我津津有味的看了一会,孩子们都沉浸其中,看得出,这样的课外学习他们记得住!


剧本杀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们以往的填鸭式教学问题更大。


什么叫填鸭?

还记得在饭店工作时,一个中餐厨师晚上讲,填鸭很残忍,粮食揉搓成圆条,比德国香肠粗,长四寸,抓过一只呱呱叫的鸭子,夹在腿间,手掰开鸭嘴,圆条蘸水插入鸭嘴再一直撸鸭脖直到圆条完全进入鸭子的腹中…

记得当时听完,很久都没吃北京烤鸭觉得有点YUE(四声)。

如今的孩子,各个聪明无比,获取信息能力极强,视野开阔,如果学校还是硬硬的把书本“知识”塞入孩子们,时间长了可想而知?还是尽快逃离这个教育体系为好。

2022-11-13
回复
0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