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场等“春天”

氢消费 翟子瑶 2022-12-22 10:45:36

政策放开了,雪场“冻住了"。

“雪场的工作人员比滑雪的都多。”

这是Steven在雪场看到的情景。经营雪场的老板说:“之前有核酸限制的时候,大家来的更放心一些,现在放开了,大家担心被感染,反而不敢来了。”

现在正是雪场旺季,各个雪场都已经开板,却少见被滑雪刷屏了。去年北京的各个雪场火爆,常年滑雪的小贾甚至因为北京雪场人太多没去成,今年则担心感染的缘故,也暂停了滑雪计划。

雪季开板遇冷

据不完全统计,11月中旬至12月间,约30家滑雪场“密集”开板。与此同时,冰雪消费迅速升温。

携程平台数据显示,截至11月17日的近一周内,2022-2023雪季滑雪场门票的预订量环比上周增长403%,冰雪特色酒店预订量环比增长96%。

然而当政策放开后,开板后的雪场却被“冻住了”。

“虽然政策上放宽了,但老百姓还是想要再等等,再缓缓。”

笪君宇在北京的平谷、密云经营着平谷天昊源冰雪嘉年华和密云玫瑰情园冰雪季两家戏雪乐园。自从2014年开始经营雪场,他见证了滑雪人群的增加,大众在滑雪方面的意识增强,尤其是“三亿人上冰雪”的倡议提出后。

眼看着滑雪人数的增加,他也对自己的雪场有了更高的期待。每到滑雪季,笪君宇都会在他的戏雪乐园尝试新的项目玩法。

戏雪乐园需要人工造雪,从洽谈到天气储备,需要一个月左右。11月底,笪君宇还在朋友圈发招募雪工工作人员的招聘信息。然而人工雪场刚建好不久,大家却不敢出来玩了。 

莲花山雪场今年由于相关政策原因暂未开放,总经理张鹏浩告诉我们,目前大多数雪场也都在用优化工作人员排班的方式,减少人工成本,相应的降低经营成本。“总体来说,今年目前雪场的经营都很惨淡,有没有可能回暖还要看后面疫情发展情况。”

滑雪的运营黄金期长度难以避免的受到了影响,“现在疫情带来的影响比之前管制的时候还要严重,如果目前的情况再持续一个月,对于整个黄金期的运营打击是肯定的。”

在张鹏浩看来,北京的雪场,主要的运营时段在12月、1月、2月,今年寒假提前,一月份是最主要的旺季,但现在由于疫情不明朗,一月的预订情况并不乐观,或许在一月中下旬会逐渐恢复,2月份开学,这个黄金期就很难保证了。

在笪君宇的戏雪乐园,会有冰上旋转木马、网红机动小火车、雪地摩托等娱乐设备,也都需要人工搭建。在今年人数骤减的情况下,也只能相应的减少这些设备的数量。

“物流也受影响,滑雪装备价格肯定会大打折扣。”做户外装备的James告诉「氢消费」。

民宿淡季修炼内功

与之相关的,雪场周边的酒店民宿也难言乐观,在近期也遇到顾客退订的情况。

在湖南上大学的烨聪,本计划着圣诞节去长白山滑雪,无奈同伴新冠阳性,计划只能搁浅,而预订的2晚的万达酒店,原本1844元价格,也只能尝试是否能够低价转出。 

图片长白山雪场,图/源自网络 

烨聪告诉我们,更糟糕的情况是,近期去长白山滑雪的人中,不少是到达目的地之后才呈现阳性,很多人只能在酒店度过,有些干脆退订返程回家。“接机的那一车人里基本全中了,返程的人中也有一半以上在咳嗽。反正如果准备去就做好必阳的准备。” 

“冬天是民宿的淡季,靠近雪场的民宿比其他民宿可以延长经营周期,然而今年冬天却难以营业。”

王健在密云经营着一家精品民宿,北京楚澜精品民宿靠近云佛山滑雪场。往年每到滑雪季,这家拥有16间房的民宿总要提前预定才能订到。但现在解封还是没客人预订。

“今年因为疫情耽误了3个月的生意,5月份疫情耽误一段时间,11月因为疫情民宿全部关停了,11月和12月估计是废了,我估计得过了元旦了。”王健无奈地说。

王健预测,元旦会上来一些客人,但是不会太多,本来冬季就是民宿的淡季。靠近雪场的,有温泉的会好一些,但是因为滑雪人数的减少,民宿客户也不会很多。

因受环境和面积所限,在吸引客流方面,民宿目前还没有什么新的玩法,只能从价格上优惠打折吸引客户,而且还得是知名民宿。

“之前一间房上千的价格都很难订到的民宿,现在几百块钱就可以住而且还含了早餐和正餐。”王健告诉我们。 

虽然民宿的客流惨淡,但王健也在增加民宿可提供的服务。王健专门开辟出一间屋子做时下年轻人喜欢的“围炉煮茶”,也提供了团体的火锅套餐。 

图片北京楚澜精品民宿的围炉煮茶和火锅套餐,图 /受访者提供

同时,王健也在为明年的露营项目做准备。在王健看来,露营最主要是看两方面,一是环境,二是内容,但是环境肯定是第一位的。王健所经营的北京楚澜精品民宿,准备提供订客房送露营的服务。

图片北京楚澜精品民宿后面正在开发的露营场地,图/受访者提供 

王健在民宿房后开辟了场地,在民宿开个门便可以去户外露营。一边筹划着明年的露营项目,一边思考如何在更激烈的露营竞争中拥有核心优势,成了王健近期的主要工作。虽然营业冷清,但他要忙得可能更多了。

四季运营,露营争功 

“滑雪场在夏日开放,给我的感觉就是投入小但前景可观。”陕西太白鳌山滑雪度假区运营总监余水谈道,去年鳌山滑雪场在夏季共计接待5万名游客,他们预计今年会达到20万人次。

“露营的兴起和西安近来的高温天气都是我们比较乐观的原因,最重要的还是在北京冬奥会举办之后,一些对滑雪场‘黏性’比较强的游客,有很大意愿在夏日也到这里看看。”在余水看来,滑雪的核心玩家,很大程度与户外运动爱好者是同一批人。 

户外运动热潮的翻涌,正让雪场跨越冬天,成为四季或可皆能游乐的项目。

虽然今年雪场受到一定打击,但笪君宇也已经在筹划明年春天之后的雪场再利用。露营、游乐场等是非雪季节的项目。借着今年露营的大火,露营+文旅或将弥补今冬的损失。

露营、越野跑、房车等已经形成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山地度假正在逐步发展,徒步、山地自行车也在吸引着消费者的目光。 

王健认为,露营最主要是看两点,一是环境,二是内容,但是环境肯定是第一位的。 

“之前的露营最大问题是土地的合规问题,很多露营场地都没有合法手续,明年如果政策放开的话,雪场可以做露营,因为场地面积大会腾出大量的营位,用户既能自带帐篷,也能向雪场租赁。”

靠近滑雪场的民宿一向会有民宿客房+雪场票的套餐,相应的,也可以有与雪场合作的客房+露营的套餐。

一方面,露营与文旅的结合会给雪场的非雪季带来更多机会,另一方面,尽管今年冬天的雪场受到临时的打击,但冰雪产业在冬奥会之后,也衍生出了更多冰雪相关的培训产业以及室内冰雪等项目,整个市场在走向成熟。

《2022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近几年,中国冰雪产业市场规模增幅明显,预计2022年中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超过8000亿元人民币。中国冰雪有望在2025年步入成熟期,市场规模突破1万亿元。

正如张鹏浩所说,现在无论国家层面还是属地层面,对于滑雪场的经营都给予非常大的支持和鼓励,只不过更多受限于疫情导致目前的不理想,但从长远看,等到疫情过去,这个产业的增速是肯定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