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性出差,开始了

深燃 王敏 2022-12-26 09:33:52

空中飞人,随阳随躺。

看到“新十条”政策,一位投资人的第一反应是,“要开始报复性出差了。”

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疫情防控的通知》,提出十条优化措施,允许无症状或轻症人士居家隔离,并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健康码。

政策发布后,很多职场人第一时间规划起了出差行程。过去的两三个月里,由于局部疫情持续扩散,各城市的管控政策趋严,很多人原本的出差计划不得不一再搁置。

政策调整之后,出行的人明显增多。根据同程旅行发布的相关数据,12月5日至12月11日,民航国内客运量环比增长超过40%,截至12月13日,机票、火车票搜索热度、订单量双双大幅上扬。

深燃和多位近期“报复性”出差的人聊了聊,他们中,有人迫切想要摆脱躺平状态,找回疫情以前的节奏;有人想抓紧时间了解一线业务情况,以便为来年做准备;有人为了不耽误工作,冒着感染风险依然坐上了出差的飞机,打算“随阳随躺”;有人阳康之后去出差,反而多了一份从容。

这些人抱着既紧张又兴奋的心态,开启了近期的首次出差,有人为终于能够自由出行而开心,但也有人因为随着感染病例的持续增加,身边中招的人太多导致计划被打乱,以至于热情有点下降,甚至对于即将到来的2023年第一季度,预期也不再乐观。

全国各地的疫情感染高峰还没过去,工作和生活的秩序还没完全恢复,但总归,职场人们对于恢复到以前的节奏,有了盼头。

压抑了几个月的出差需求,爆发了

在“新十条”发布后,随着各地的跟进,立刻订票订酒店踏上出差之路的职场人不在少数。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是压抑了两三个月,甚至小半年的出差需求在报复性反弹。

互联网行业本地生活从业者章贝就是如此,在看到“新十条”政策后,12月9日立刻选择了成都等五个城市做调研,保险起见还咨询了当地酒店的防疫措施,得到了不用再查验核酸的肯定答复后,当下便买了高铁票,义无反顾地去了一线。

章贝对深燃表示,作为本地生活从业者,以往每隔两三个月,他都会定期到各个城市,了解当地一线同事、用户、商户等各个群体的状态以及商圈业态。不过,今年由于疫情防控,就连公司也对员工进返京作出严格要求,章贝自年中离京去过一线调研后,原本定期的出差便一直搁置。

“政策调整之后的首次出差,是一次久违的出差,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章贝表示。

首先,年底原本就是业务部门做复盘做规划的重要节点,当下需要了解一线疫情下最真实的情况,才能更准确地进行明年的市场规划。其次,过去的两个月里,由于局部疫情频发,很多大城市都处于高度严格封控状态,一线从业者们承担着较大的压力,作为平台方亟需了解他们的状态。

尽管规划很匆忙,但行动很果决,因为章贝清楚,这次出差十分必要。同样,在上海的一级市场投资人冯采琪也非常看重这次久违的出差。

在看到上海对于来沪返沪人员不再 “三天三检”并取消5天流动性管理的政策后,12月8日,冯采琪便立刻制定了三天的出差安排,约了之前一直线上交流、但未能见面的七八家企业的负责人进行线下交流。

“尽管一直和企业项目方有线上交流,但线上终归是聊不透,还得线下见面聊。”三天出差结束后,冯采琪回到上海歇了口气,又制定了5天的出差计划,接下来的一周继续离沪出差。

作为投资人,冯采琪曾经一周至少有三天是在外地约人谈项目,但这样的节奏在2022年不得不中断,她至少有三四个月时间没有离开过上海。

她提到,上半年四五月被封控了两个月后,上海的投资人们也曾报复性出差了一段时间,自己也是如此,不过,出差地都选在就近的江浙一带。而在过去的两个月里,由于疫情形势严峻,冯采琪又不得不暂停出差安排。原本北京经常作为出差目的地,但出于防控需求,她已经有七八个月没有踏足。

2022年是VC/PE处于低谷的一年。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相关数据,2022年前三季度中国VC/PE投资数量为8631起,下降9.4%;投资金额为7257亿元,同比下降34%,股权投资市场节奏大幅放缓。冯采琪对于这样的放缓深有感触,没有到现场,项目是很难推进的,机构出手必然会变慢。

很多长期出差的“空中飞人”,如今去出差,后顾之忧少了很多。

原本就是长期高频出差,要驻扎在客户公司的成都四大咨询公司员工李笛,常常是周中去出差,周五下午赶回成都过周末。

2022年,由于疫情封控等因素,李笛出差的频次受到了很大影响。今年以来,安排出差行程首要考虑的就是当地的疫情形势和防控政策,每次出差前,常常都是先查询官方防疫政策,再潜伏在各种行业群里,咨询往返各地是否顺利,到达当地后,也是尽可能快速完成任务,缩短在出差地的停留时间。

即便如此,李笛今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隔离了两次。一旦隔离便成了线上办公,失去了出差的意义。这次政策调整之后,李笛终于不用再担心封控隔离,飞到了昆明出差。

出差路上有人担心感染,有人“随阳随躺”

报复性出差,让很多人期待,但也不免会有担心。“空中飞人”们最大的担心是,出差途中是否会感染新冠。

没有政策管控,每个人都成为了个人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多位近期出差的人对深燃表示,这次反而比以前更加注重戴好口罩做好防护,而且都是准备好布洛芬等药物,一边做好防护,一边也做好可能随时中招的准备。

“这段时间出差,仿佛上战场”,冯采琪感慨道。尽管从已经感染新冠的朋友处了解了很多应对经验,但因为家里有老人、小孩,冯采琪还是希望能尽量避免感染。因此,出差途中,原本还会带杯咖啡上高铁的她变得更加谨慎,全程不敢摘口罩,一次性口罩、酒精更是随身必备品。

原本寄希望于线下见面能够提高交流效率,但随着感染的人持续增多,冯采琪和企业负责人线下见面时,也会心照不宣地不再摘下口罩。以往和企业负责人线下交流后,还会安排饭局进一步加深了解,但如今这一流程也省了。

高频出差了大约两周,由于防护到位,冯采琪暂时躲过了病毒的侵袭,但因为身边“中招”的人不少,“不是同事倒下,就是合作方倒下了”,她不得已先停下了脚步。她提到,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同事们错峰感染。

但不是所有人都和冯采琪一样幸运,李笛在近期出差的过程中,就不幸“中招”。

“疫情以来出差没停,红码、黄码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想到最难的反而是这次”,李笛说道。出发前,她做好防护,备好药物,对于自己会不会感染已经放平心态。

但当她风尘仆仆赶到昆明后发现,客户公司很多人都阳了,没几天,客户公司就通知居家办公。

只能在酒店办公的李笛心想,“这趟出差,是出了个寂寞。”于是,不到一周,12月16日下午,李笛就回到了成都。回家当天,李笛也开始发烧,出现感染症状,不得不暂时放下工作。

她感叹,尽管做好了“随阳随躺”的心理准备,但能够在家人的照顾下养病还是会更舒服些。眼看着身边同事也在一批又一批地病倒,李笛坦言,工作节奏陷入了混乱。

12月19日从北京前往上海出差的辛音,由于刚刚“阳康”,显得淡定了很多。作为互联网商务,拜访客户交流进展是年底的必备行程。12月10日她开始发烧,经过几天的修养,完全康复之后,便立刻安排了去上海出差拜访客户。

这次出京,流程上辛音觉得少了很多麻烦,一路上不再担心自己被隔离,但也担心刚刚阳康,不知道客户是否会有所顾忌,好在,走访一圈后,结果还算达到了预期。

真正找回节奏,还需要时间

“要慢慢找回以前的工作节奏了,回到了以前一天跑好几个地方,白天谈项目、晚上做材料的节奏”,这是政策刚刚调整后,冯采琪出差时的感受。

但结果很快被“打脸”。她明知已经到年底,推进项目不太容易,但还是希望能够多走走多看看,为明年做一些储备。即便自己有工作的心,但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地病倒,很难铆足干劲一起冲,工作和生活都谈不上恢复正常,不得不先观望。

辛音在阳康之后从容地出了一趟差,同样也是为来年做准备,慢慢找回恢复的节奏,对于当下业务的推进没有抱太大希望。

2022年眼看就要过去,冯采琪认为,2023年一季度还有元旦和春节,大规模的流动下,工作节奏可能还是会受到影响,一季度可能也很难恢复如初,“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二季度了”。

第一批阳康的人在慢慢复工,但线下产业的恢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章贝走访一圈后的感受是,最近这段时间,很多商圈还不如前两个月热闹。“很多商户以前只是没有顾客,现在连员工也没有了”,感染的人要养病,没有感染的为了“躲阳”,尽量不敢出门。不过,还好这是短期现象。

多地对于疫情感染高峰时间的预测,也意味着短期内疫情的影响还将持续。广州、浙江、江西、山东、河南等地近期都纷纷表示,1月中旬及下旬或迎来感染高峰。

随着中国防疫政策的优化和利好经济举措的出台,多家国际金融机构均预计,2023年中国经济将稳步回升。

李笛和同行交流后也坚信,2023年工作和生活节奏一定会慢慢恢复。她表示,过去的2022年,甲方的资金没有疫情之前那么充足,因此公司的项目数量在减少,单个项目金额也在下降。但随着疫情管控的调整,业务也将恢复正常。

她甚至在“中招”之后还有些庆幸,自己在年底这个节点阳了。“现在公司的业务量还没起来,等慢慢恢复正常,公司新项目多了起来,业务繁忙之后,至少自己不会因为阳了而停掉工作。”

章贝走访后也对2023年一季度的情况谨慎乐观。以他所处的北京为例,过去两周,北京的发烧和问诊两大搜索指数一直居高不下。虽然现在能够出行自由,但疫情感染频发,阳了之后往往就需要休息一周,很多人依然还处于工作断档期。

狂欢终将会来临,只是当下还在酝酿中。不过,在12月22日冬至这天,北京的街上,终于又开始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景象。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