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酒店“抗阳”

澎湃新闻 刘璐 2022-12-28 10:01:25

酒店成“抗阳”一线。

因为合租室友感染了新冠,北京的江红不得已到酒店“避阳”,但最终仍难逃被感染的命运,“避阳”变成了“抗阳”。与江红不同的是,云南的王冬在出差晋宁途中感染了新冠,为了不传染其他人,他只能住在酒店等待身体好转。

新冠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后,阳性感染者随之增多,在酒店“抗阳”成为很多人的无奈选择。随着阳性客人增多,酒店工作人员被感染的概率也在逐步提高。

与江红和王冬一样,卓曦也住在酒店。但不同的是,卓曦是江苏一家五星级连锁酒店客房部的工作人员。疫情防控政策放开后,她眼见着阳性感染者入住人数增多,不少服务人员被感染,酒店变成了“抗阳”一线。

在福建一家连锁酒店工作的刘晶,作为酒店管理团队的成员,她在社交平台发文提示,“如果您是来酒店隔离的,请主动告知酒店工作人员。”随着酒店员工感染数量增多,到办公室办公的员工数量日趋减少,刘晶每天在社交平台打卡,调侃自己一直未阳是“天选打工人”。

疫情还未结束,但和之前相比,紧张的情绪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理性认知和自我化解,在感染和治愈之间,越来越多的人找到了与病毒的相处方式。在酒店“抗阳”期间,江红在朋友圈发文说,“忽然慢下来还真让人不适应,但修行不是让你变坚强,而是让你处变不惊。病毒并不可怕也没什么可惊慌的。”大家似乎更明白的是,不管有没有“变阳”生活还要继续。

住在酒店“抗阳”

12月初新冠疫情防控政策放开后,江红不小心成为了第一波被感染的人。

“合租室友被确定为密接,并出现了症状,房东通知让我出去住。”江红清楚记得,12月2日当晚她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酒店办理了入住。“因为刚放开,酒店当时还不接收外地来的人,入住需要提交居委会或单位开的证明。第二天白天酒店就出现了3例阳性。”

12月3日晚上江红换到了单位附近的一家酒店,“那时候我还没有症状。”最初为了“避阳”不得已到酒店居住,但后面仍被感染了。“第三天出现了咽痛,第四天凌晨出现了发热症状,我跟酒店前台借了体温计和抗原,体温是37.3℃,抗原仍是阴性。”

由于抗原结果为阴性,江红选择继续到单位上班。“隔天中午在单位抗原测出了弱阳,领导就让我回酒店休息了。”

在酒店“抗阳”期间,江红并没有出现高热症状,“只有咳嗽、头晕。我没吃太多药,只吃了维C银翘片。同时保持良好睡眠,多喝水,期间也没有出现太难受的情况。”因为阳了不能随意走动,江红只能点外卖或者吃泡面。

“酒店工作人员知道我感染新冠后,没有太大反应,也没表现出害怕。工作人员没有穿防护服,我担心传染,所以他们给我送东西的时候我都会戴口罩。”江红回忆,后面酒店也陆续出现了其他有发热症状的人员。

“住在酒店的第8天,房东通知我可以回去了,那时候我还没转阴,但因为房东也阳了,就不存在谁传染谁了。”在酒店居住8天,江红一共付了2300元房费,“我一个月房租才2000元。”

“没被感染前,我总觉得离新冠很遥远,但随着政策慢慢放开,我成为第一波被感染的人,恐慌感肯定是有的。”作为一名长跑爱好者,江红一直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觉得经常锻炼肯定不会被感染。但被感染后,她发现病毒对身体的冲击很强烈,“身体需要时间来修复,病毒是无差别攻击,不能存有侥幸心理,也不能大意。”

转阴后,江红仍然会咳嗽,做剧烈运动身体会吃不消。她在社交平台分享阳康后的跑步经历,“会喘,会咳嗽,整体速度也会慢下来。”她明显感受到身体的虚弱,但一切也在好转,生活正在回归正轨。冬至她晒出和朋友一起包饺子的照片,周末她和朋友去爬山,虽然摔了一跤,但仍然很开心。她说,“病毒再强又能怎么样,它杀不死你,你就会杀死它,这个过程会让你变得更强。”

王冬感染新冠的时间更晚。

今年7月,刚大学毕业的王冬入职了云南一家科技公司,作为一名IT工程师,出差成为常态。

“12月13日我到云南晋宁出差,12月20日出现了低烧症状,体温是37℃多,之后测了抗原,发现阳了。”因为在外地出差,担心传染给项目上的其他人,王冬只能在酒店隔离。“我出差的地方,人口比较少,酒店就我一个阳性。”

阳了之后王冬被酒店安排在特定楼层。“吃饭只能通过点外卖解决,外卖员会把饭放在门口。”他回忆,“每天会有人到房间打扫卫生和消毒,客房服务人员会穿隔离服,戴N95口罩。”

阳了之后,王冬打电话和同事做好了工作交接,吃了退烧药,在酒店等待身体好转。“最近我一直在外面出差,转阴后还要看项目上的安排,如果有需要我还会继续留在当地。”

家人知道王冬感染了新冠后很担心,频繁打电话询问情况,王冬心里也会有一点担心,“毕竟之前没有得过。”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不用担心传染给家里人。吃过药后,王冬的症状有所好转,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酒店成“抗阳”一线

“政策放开三天后客人入住和续住比例就变高了。”新冠疫情防控政策调整后,卓曦感受到一些变化,“独自来酒店‘抗阳’的宾客正在悄悄增加,酒店正处在全面放开后的风口浪尖。”

卓曦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目前在江苏一家5星级酒店客房部实习。她回忆,“刚开始有些客人独自来酒店‘抗阳’,明知自己阳了还要求客房部阿姨不断进入房间打扫,导致很多员工感染了新冠。”由于最初入住的客人不愿意告知已感染新冠,客房部阿姨只能通过观察客人房间是否有感冒药,来推断客人的身体情况。

随着入住酒店阳性客人的数量增多,酒店被感染的员工人数也在增加。卓曦说,“客房部有一半人都阳了。尽管我们高度关注自我防护,尽管我们在全力处置酒店的消毒和卫生工作,但我们仍然深陷被感染的困扰中。”对于阳了的员工,卓曦工作的酒店设置了专门的隔离楼层,每天会有人给阳了的员工送餐。

为了降低员工被感染的风险,酒店发布了通知,并在房间内放了客信,要求阳性感染者入住前要提前告知。“由于很多员工被感染,酒店停止了客房清扫服务,但遇到客人强烈要求清扫的,我们还是会进客房清扫。”

卓曦说,对于感染了新冠的客人,酒店会安排特定的员工提供服务。“直接面向阳性客人的员工和送隔离餐的员工会穿防护服,其他员工会戴N95口罩。房客可以把垃圾放在客房门口,服务人员会定时收走垃圾。楼层每天会消毒,每隔一个小时会有工作人员进行巡视,客人有需求可以直接找工作人员。”

虽然在酒店客房部工作,但卓曦一直未被感染。提到是否有恐惧情绪,她说,“疫情已经常态化了,基本上都会被感染,没什么可害怕的,放平心态可能更不容易被感染。”

与卓曦一样,刘晶工作的酒店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很多客人入住时不告知酒店是来隔离的,遮遮掩掩,导致服务部门很多员工被感染。”

刘晶说,“酒店会把阳性客人单独放在一个楼层,客人入住期间酒店不提供进房间服务,但会每日给客人打电话关注他们的健康情况。”

12月22日,刘晶在社交平台发文,“今天又是成为天选打工人的一天,办公室只剩下了一半的同事,真的分为阴阳组了。”

“越来越多的员工阳了,酒店的运营压力很大。”刘晶说,为了避免更多员工被感染,酒店给一线员工购买了N95口罩,备了药品和抗原试剂,还给员工准备了隔离宿舍。“酒店还在前台和客房放了客信呼吁客人主动告知身体情况。一线部门每日还会和员工分享发烧客人的房号,提醒进入这些房间服务的工作人员加强防护。”

12月24日,刘晶在社交平台更新了动态,一直调侃自己是“天选打工人”的她不出意外的阳了。成为小阳人后,刘晶头部一直出现神经抽疼的症状,但这并不影响她爱美的心情,她晒出自己戴着可爱围巾帽的照片,并配文“小阳人也要美美的,愿大家一起早日康复” 。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江红、王冬、卓曦、刘晶皆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