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亚开民宿,突击一个月,赚回三年亏损

电商在线 沈嵩男 2023-01-05 11:13:05

12万元一个月的房型全部订完,消费信心真的在恢复。

“我感觉我被三亚‘PUA’了三年,如今才明白三亚旅游市场有多火热。”

民宿老板Iris,在三亚湾海边经营着15套长租别墅,自“放开”以来,最贵的房型价格已逾12万元每月,最便宜的也要5—6万,涨了2倍有余,依旧被全部订满。“我是2020年进入三亚民宿行业,磕磕绊绊亏了三年,以前光听同行说三亚旅游有多繁荣,自己没经历过。如今明白了,光这一个月的利润,差不多就能抹平此前的亏损。”

有媒体报道,元旦期间,如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定价逾2万元的总统套房均已订完;其余普通房型,定价也接近4000元,较12月初翻番。不过民宿老板纪鹏对记者表示,每年春节前后本就是三亚旅游的旺季,机票,热门酒店价格涨到2至3倍是常态。因为高价酒店集中在海边的优质地段,比如亚龙湾、海棠湾,游客来三亚首先都是涌向那里。

不过,疫情影响过后,即使是旅游热门地三亚,整体市场恢复还需要时间。纪鹏介绍,市区里的酒店仍有不少空房,他所经营的乡村民宿,价格涨幅也有限。好在30间客房,都已全部住满。近一阵子的经营,也抵得上他过去半年的生意。

而推动酒店涨价的,显然是涌入的海量游客:元旦期间(2022年12月31日—1月2日),三亚凤凰机场预计运送旅客17.7万人次,日均接近6万人次。而半个月前,凤凰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还在2万人次规模,增幅可见一斑。

事实上,比酒店更早反应过来的,是机票价格。2022年11月中下旬,飞猪平台数据显示,从杭州飞往三亚的机票价格持续处在百元以下低位,甚至一度出现53元的底价。但不到一个月,12月中下旬的票价就已普遍涨至千元以上。临近春节时期,票价更是突破两千元。

携程飞猪、悟空等平台上的三亚租车订单数量和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淡季时跌至百元日租金的宝马2系敞篷车,跳涨至400—600元之间。丰田、大众的平价车型被订完,60元一天的小电驴,都成了抢手货。

住宿、机票、租车、餐饮……旅游市场的每一面,都在反复验证,一个热闹的三亚,正在回归。

甭管“阳不阳”,都去了三亚

十年前,纪鹏来到三亚做民宿生意。而更早之前,他在星级酒店内部工作。Iris高中毕业就开出了自己的青年旅社,也曾是爱彼迎首批中国员工。但就是这样两位有着深厚酒旅行业经验的从业者,一致表示三亚当下的这一场旅游高峰,尤其是元旦、跨年带来的海量客流,是出乎他们意料的。

作为从业者,他们复盘过个中原因。一方面,今年的跨年有特殊的意义,这是“三年大疫”后第一次放开的新年,追求仪式感的年轻人更舍得花钱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每年三亚都会办跨年活动,但今年有烟花秀,这是往年没有的,可见城市也在助推。过去每年也都有跨年电音节,我去过几次,本来以为人算挺多的,但和今年比,就是小巫见大巫。”Iris对记者介绍,人们在今年,尤其需要一场正式的告别,来迎接新的一年。

后海万人跨年烟花、蹦迪、电音,经由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三亚作为跨年城市的热度一路高涨。“王思聪都被拍到在三亚和女友过年,应该还有不少明星。”

“而且冬季来三亚旅居,本就是很多人的刚需、惯例,他们每年都来这里过年。”Iris举例,她的长租别墅有不少都是老客户,在她这里的居住体验不错,此后每年都会来租。也因此,不同于其它旅游城市,匹配亲子家庭需求的长租公寓、别墅,成了三亚民宿行业的一大特色。

三亚市旅游推广局数据,元旦假期期间三亚进港客源地前十中,北京、黑龙江、辽宁、山东、陕西等北方城市占据五席,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客群,占三亚进港客流总量的比例近半,较去年同期增长约6个百分点。

记者在社交媒体搜索三亚旅游,看到沈阳四口之家自驾游前往三亚过年的帖子。博主分享着一路的见闻,与自驾的初衷。“算上孩子拢共四个人都阳过了,想出门散散心,婆婆在三亚提前租了4个月的公寓一起过年。房子60多坪,当时一共花了一万六,如今月租金就已经涨到一万二了。最初是想坐飞机去的,但临时定机票价格太贵,一家人得花一万三,于是决定自驾游,顺便也欣赏沿途的城市风光了。”

“来三亚的游客,当然不是像网上所说的那样,都是阳康的年轻人。”纪鹏告诉记者,在他们的观察中,游客结构其实与往年并没有显著差异。亲子家庭、城市中产、东北老铁,以及跨年的年轻人,三亚游客涵盖一切消费人群。

“尤其今年老人特别多,海边有很多老爷子晒太阳,他们不属于游客,大部分是很久前就在三亚买了房子的人,每年都会来住一阵子。前几年可能出行不便,今年放开后就都来了。”Iris补充,可能绝大部分人是阳康,但她也见过发着烧来三亚跨年的。到了这一阶段,大家都已经无所畏惧了。

尽管大家愿意掏钱出门游玩,但对部分普通收入的游客来说,消费确实有所降级。纪鹏介绍,他民宿里的住客,会适当地就房价进行拉扯,出门吃喝也会选择一些更平价的餐饮。“可能原来住1000元一晚的,现在改住500元,消费信心的恢复,还需要一点时间。”

也有出手仍然阔绰的。Iris的长租别墅里,很多住客携家带口在三亚一住就是一两个月,月支出普遍在十万以上,丝毫未见拮据。

总结来看,三亚这一波旅游高峰,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综合推动的结果。一方面,游客等待阳康,同时放下对感染的担忧,这存在一个难以预料的时间周期,使得三亚涌入大批游客的时间,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也因此,让不少从业者准备不足。比如,这几天就有不少民宿老板在紧急招募员工,租车行们,也正在从全国各地调度车辆资源补充三亚。

但同时,防疫放开、春节、跨年,种种确定性因素的堆叠下,每一个从业者都很清楚。三亚在辞旧迎新之际,必将迎来海量的游客,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亏过三年,一个月全部赚回

这场预料之中,又猝不及防的旅游热潮,不仅点燃了三亚的旅游业,也提振着从业者们的信心。

“我来到三亚的时间比较惨,没经历过三亚旅游业真正繁荣的时刻。这一次旅游热潮,是我在三亚生意的顶峰,也超出了我三年前调研当地市场的预期。”Iris表示,她一直认为自己经营的房源属于平价消费市场,但三亚的游客愣是将它抬到了中高端价位。所以三年里虽然遭遇了不少挫折,不过这一次复苏给予她的信心更为强烈。

目前,Iris经营的海边别墅持续满租到2月份。而另一套经济型酒店,入住率也高达90%以上。

“整体复苏,可能还需要时间,比方等到2023年的年中,甚至一整年。但我们相信,整个旅游市场肯定会越来越好。”纪鹏对未来充满期待。

“这是一桩比较有人情的生意。”他告诉我们,国内民宿行业很大一部分客户来源于小猪民宿、飞猪,以及此前的爱彼迎这样的线上渠道,但老客复购,在行业的订单中占比普遍很高,他的乡村民宿,就有30%—40%的订单来源于老客,他们也有自己的活跃社群,始终与这些客户保持着联系。而这种“人情生意”,也让他们的经营,有了更多的安全感。

而在这复苏的一个月里,民宿老板们有的抹平三年亏损,有的赚到过去半年的钱。但在这一场曙光到来前,他们都曾经历持续的亏损,纪鹏表示过去三年的营业流水,不及疫情前的一年。“那三年赚是不可能赚的,只是亏多少的问题。”

同时,三亚也是幸运的。防疫的放开恰逢跨年,推动全国的旅游消费者,开始涌向国内几个热门的暖冬城市。在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三亚自然成了最大受益者。但在更客观、全局的视角里,此时此刻,国内其它热门旅游城市,仍处在对复苏的等待之中。

以大理为例,记者咨询了几名大理民宿老板,均表示目前经营还没有明显的起色,仍需要一点时间。不过,如广州北海、海南万宁这样同样气候适宜,且具备优质旅游资源的“三亚平替”,已在社交媒体上迎来了一定的声势,追求性价比旅游方案,或是更小众景点的游客,或在不久的将来涌向这些城市。

我们有理由相信,旅游是考量气候、环境、景点等综合因素后的出行选择,但更是一种集体性的社会情绪。三亚点燃的这场旅游热情,绝不会局限于三亚之内。

(以上人物Iris、纪鹏等均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