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首日广州火车站:候车室里挤满人,“抢票难,坐硬座也要回家”

时代财经 王莹岭 2023-01-10 19:00:00

春运首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3473.1万人次。

1月7日,为期40天的春运正式开始。

当日上午10点,广州天气晴朗,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广州火车站人头攒动,有不少人没进站内的候车室,在广场上晒着太阳候车,其中就有刘伟和他的工友,他们的火车11点发车。刘伟告诉时代财经,“我们还没感染,有点怕里面人太多,所以晚点进去。”

刘伟的担忧是今年春运复杂性、挑战性的一个缩影。

2023年春运,作为对新冠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的第一个春运,交通运输部预计2023春运期间客流总量将达到20.95亿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99.5%,恢复到2019年同期(29.8亿人次)的70.3%。

来自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春运工作专班数据显示,春运首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3473.1万人次,环比增长11.1%,比2022年同期增长38.9%。其中,铁路发送旅客601.8万人次,环比增长13.2%,比2019年同期下降35.7%,比2022年同期增长18.4%。

在1月6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徐成光表示,今年春运人流高峰与疫情高峰叠加,是近年来不确定性最多、情况最为复杂、困难挑战最大的一次春运。

作为华南地区的交通枢纽,1月6日和7日,时代财经记者分别走访了广州南站、广州火车站,实探这个交叠着众多不确定性和复杂性的春运下,有着怎样的众生相。


1月6日,广州南站候车大厅,时代财经摄

候车室里挤满人,有人戴两层口罩

作为全面落实疫情防控优化措施以来的第一个春节,很多人都踏上了回家团圆的路途。

据交通运输部预计,春运期间客流总量约为20.95亿人次,恢复到疫前7成。从客流构成看,预计探亲流约占春运客流的55%,务工流约占24%,旅游和商旅出行分别约占10%。

在1月6日的广州南站,虽距离春运正式开启还有一日,但站内的人群也已经摩肩接踵。进站口工作人员黄宇告诉时代财经,“这几天的人流量比元旦多得多,我们这些天要连轴转了。”

黄宇在进站口执勤,会遇到大量前来咨询的旅客,“我身份证忘带了怎么办?”“怎么送老人家进站台?”“为什么我还不能进站?”……几分钟内,他一一解决了这些问题,“下载12306app办临时身份证”“你买的是广州站,这是广州南站”“你买的是16号的票,今天是6号”……黄宇说,“别看高铁已经很普及了,但这些旅客里90%都是第一次坐高铁,到了春运期间,这样的咨询会更多。”


黄宇(化名)正帮助乘客进站,时代财经摄

黄宇告诉时代财经,1月7日,为迎接春运,广州南站的开站时间会从5点半调整到5点,为了避免候车厅容纳不下旅客,也从发车前三小时进站,改为发车前两小时方能进站。据广州铁路公众号,广州南站7日预计到发旅客35万人次,同比增长8.9%。

7日上午11点,在广州火车站的进站口,59岁的谭丽独自穿行在人群中,背后的大背包塞得鼓鼓囊囊,手上拖着一个行李箱,另一只手,还用小推车拉着一个麻袋,因为行李太多,她的行走稍显笨拙。


正在进站的谭丽,背包几乎盖过了她的身躯,时代财经摄

谭丽在东莞一家厨具厂的食堂打工,往年一般都要腊月二十七、二十八才能放假回家,但今年她辞职了,才能提前回家,“工厂今年效益不好,在裁人,我姐夫在我们厂里做厨师就被裁了,我也不想做了,以后就留在老家了。”

告别广东,此行的行李就是她的全部“家当”,脚边的麻袋里,装着的是她从食堂带出来的两个半米宽的蒸饭铁盘和两个锅,她笑呵呵地说,“他们也没人要了,我就捡来带回家。”

谭丽要坐下午14:08的火车去往湖北襄阳,她来到火车站一楼的第5候车室,这里不同于进站大厅的宽敞,候车的座椅上基本坐满了等待回家的人,一些找不到座位的人,干脆坐在竖起的行李箱上、有盖子的塑料桶上、塞满了衣物的麻袋上。


第5候车室里,坐满了、也站满了人,时代财经摄

谭丽拖着行李在候车室里徘徊了一会,终于在靠里的位置找到了一个空出来的座位。谭丽戴着一层蓝色的普通医用口罩,又在外面覆盖了一个N95口罩,这样一番折腾,她已经累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额头上也凝满了汗珠。

谭丽告诉时代财经,自己在2022年12月20日感染奥密克戎,目前刚刚阳康不久,但她还是怕会在路上遇到二次感染,“路上还是要注意一下。”候车室里,也有不少人和谭丽一样,都戴着N95口罩。

春运的开始也给农村的疫情防控带来挑战。

为此,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于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相关负责人会上介绍,随着春节临近,人员流动加大,返乡人员增多,更加需要做好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工作。

目前,全国98.7%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开设了发热门诊,而且发热门诊接诊量占比超过了60%。

“抢票难,坐硬座也是要回家的”

今年,谭丽明显感觉到,人比前两年春运多了许多,抢票也更难了。

2021年初,全国各地提倡“就地过年”“非必要不返乡”,据界面数据,这一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为近年来最低,比2019年少了21亿人次,降幅超7成。

倡导“原地过年”的前两个春节,谭丽还是回了湖北老家,但是流程十分繁琐,“出发之前要做核酸,到家了之后要跟村里报备,还要在家隔离5天。”谭丽去年是腊月二十八到家的,几乎是在隔离中度过了春节,“回家麻烦,大家也很少串门不热闹,要不是为了想给儿子找对象,我都不想回家了。”

与去年对比,今年春运,无疑是更便捷、更通畅的。据悉,广州市春运办协调运输企业严格执行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相关政策规定,科学精准执行疫情防控优化措施,不再对乘客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不再开展落地检,不再实施乘客测温。


广州火车站的地铁站内,春节氛围满满,时代财经摄

今年,春运首日的火车票于15日前的2022年12月24日开票,谭丽也是在那时就让自己的侄子帮自己蹲点抢票,为此,侄子还专门开通了购票平台的会员,“本来想抢高铁票,但是一下子就没了,只能买火车票。”如果能买到高铁票,谭丽只需要不到7个小时就能回到襄阳,但现在,她需要坐19个小时的硬座。

“抢票难”不仅是谭丽遇到了,正在排队准备检票进站的吴超也告诉时代财经,他和妻子、孩子要回四川达州,“现在买票渠道多,我们提前9天买,票是能买到的,但是没买到卧铺,也只能坐硬座。”

吴超在佛山顺德的牛仔制衣厂打工,临近年末,工厂无工可开,在2022年12月28号就提前放假了,吴超的工友们都早就回家了,“我买票早,没想到会提前放假,所以多呆了一周。”

不一会儿,吴超一家就跟着排队的人流涌入了站台,告别前,他对时代财经记者说,“坐硬座也是要回家的,回家过年才有温暖的感觉。”

今年,谭丽老家的亲人们几乎都“阳”过了,谭丽也对过年有了期待,“三年了,今年肯定会热闹一点,能过个好年了。”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