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锦江与雅高的十年“恩怨”

酒店观察网 董布懂 2023-03-07 10:31:22

二巨头的规模之战。

近期华住清理雅高所有股权的消息喧嚣尘上,而就在一月,雅高也清空了所持华住的全部股份,看似一场股权间的正常变化,却透出难以寻觅的味道。华住与雅高的合作可谓渊源颇深,而如今雅高的第一大股东,却是来自国内的上海锦江,这幕后到底纠扯着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细看风云。

01

华住雅高的“各有所图”

华住和雅高的战略合作最早于2014年开始。2014年12月,华住与雅高签署长期战略同盟协议,华住成为雅高在中国、蒙古国的独家总加盟商,负责雅高旗下美爵、诺富特、美居、宜必思尚品和宜必思的经营与开发。所以我们目前在市场上看到很多美居酒店的身影,其实就是两者合作后华住开发运营的产品。这种模式在国内已经不鲜见,如希尔顿欢朋和希尔顿惠庭就是希尔顿与锦江及碧桂园合作下的独家代理品牌。

从2016年开始,雅高与华住开始交叉持股,进而深化了双方的合作。根据合作的深度,华住得到了雅高集团大中华区奢华及高端品牌运营平台29.3%的股权及两个董事会席位,雅高持有华住10.8%的股份,并获得一个华住董事会席位。而雅高在华的高端平台实际运营的是美憬阁、铂尔曼、索菲特三个高端品牌。从行业人士分析来看,当时华住与雅高的合作是为了补充和丰富华住本身在高端板块的短板,意欲“借力”实现高端品牌的自我孵化与发展。

2019年是个分水岭,在当年12月,雅高宣布以4.51亿美元出售华住约5%的股份。2021年2月,雅高再以2.89亿美元减持华住1.5%的股份,而最后一次则在今年1月以4.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所持华住3.3%的股份,至此清空对华住的持股,累积套现12亿美金。截至2022年底,华住集团与雅高酒店合作在营酒店468家,待开业酒店143家。

02

优质生的另类觊觎

雅高早期对华住的持股成本不足2亿美金,与华住的合作直接的现金收益达到了10亿美金,可见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而雅高借助华住的平台,在国内迅速布局了数百家酒店,扩大了在华的版图,可谓是一举两得之法。而华住集团在近日宣布完成对所持雅高酒店3.7%股比的出售,共套现3亿欧元,华住累计持有雅高约4.5%的股权。2019年12月华住减持了雅高大约0.8%的股份,实现了2.55亿元人民币的收益。

雅高是欧洲第一大酒店集团,成立于1967年,总部位于法国巴黎。旗下拥有我们熟知的索菲特、铂尔曼、费尔蒙、莱佛士等知名品牌。目前在全球11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5000家酒店,77万间客房,在全球酒店集团排名第六的位置。因其丰富的品牌矩阵和全球化的发展,其一直受到投资方的青睐。这其中包括国内酒店业巨头-上海锦江。

上海锦江的战略非常明显,就是依靠全球化布局加快规模的扩张,谋求短期内完成全球酒店巨头的布局。所以从2015年开始,就先后购入了国内的维也纳酒店集团、铂涛酒店集团,国际的卢浮酒店集团和丽笙酒店集团,加上其他小型收购,累积花费近400亿人民币。而翻开最近雅高集团的股东序列,锦江持有雅高12.9%的股权,位列第一大股东。

雅高最新股权结构

 

03

锦江进入雅高的真实“意图”

锦江从2015年就开始进入雅高股东序列,在2016年不断增持,通过多次买入逐步成为雅高第一大股东。而在2016年中旬,有消息人士透露锦江欲增持雅高股份到20%,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而未达成。按照锦江收购雅高的股价推算,锦江在持有雅高的总成本接近80亿人民币左右。

当时有业界人士表示:锦江入股雅高是为了曲线入局华住,因为在国内能与锦江相抗衡的只剩下华住了,若能吞下华住,锦江或许是宇宙第一力量。这个说法我认为是不科学的,首先雅高与华住的仅仅在少许股权合作层面,并且对双方各自的决策产生不了影响,雅高不会对华住采取控股的办法,华住作为上市公司也不允许别人这么做。另外雅高的企业是欧美企业性质,股权相对比较分散,无法做到完全控股性,管理层控制下的企业家就算大股东也很难对其业务产生颠覆性的影响。

04

华住与雅高“分手”解读

华住与雅高互相退股的核心原因我认为有两点,对雅高来说疫情之下企业损失较大,华住的股权可以让雅高变现以应对企业资金压力。其次,华住在2019年收购了德国最大的酒店集团德意志酒店集团(DH),耗资7亿欧元,DH集团虽然规模仅有数百家门店,但也分布于近20个国家和地区,也是一个有价值的跨国集团。

华住与雅高的牵手是为了培育高端板块,在有了DH之后,雅高的功能重叠了。并且DH是完全控股,是自己的,而雅高旗下的品牌在国内华住只是一个“代孕妈妈”,华住不想给雅高再做嫁衣,而雅高也完成了布局目标,寻找更多的合作对象。

2022年7月11日,雅高集团与尚美数智科技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正式将雅高瑞享品牌引入国内。2022年4月,雅高正式宣布凤悦为JO&JOE品牌在中国地区的独家战略合作伙伴,并开设至少1300家门店。这一系列的布局,显示着雅高在华的野心,也不想局限于华住的体系内,是想借用更多的企业来完成自己的全品牌体系进展。华住与融创成立永乐华住,引入DH旗下施柏阁等品牌,加上自己的花间堂品牌,培育宋品、城际等,是为了培育发展自己的高端品牌体系,在高端体系内的重心逐步向自己倾斜。这些才是华住与雅高分离的几个核心因素。

而锦江入局雅高,实际上是国际化布局的重要一步。锦江是上海市政府规划的3-5年做成世界型企业的一员,故而在近些年不断大力吞并一些集团,我们大胆猜测,入股条件允许,锦江或许早就将雅高收入囊中。这个条件的制约不是来自于资金压力,而更多的是雅高的被收购限制,其中有比较复杂的政治因素关联。正如当年喜达屋准备出售时,锦江也曾努力过,只是后来被万豪吞下。如果能入主雅高,锦江将超越万豪,成为全球第一的酒店霸主,这才是锦江梦想的。

05

二巨头的规模之战

目前华住与雅高逐步藕断丝连,大概率是未来合约期满,双方将友好分手。对于国内市场,锦江和华住是目前最具竞争力的两大集团,也是互相厮杀最为激烈的两个阵营。截止2022年9月底,锦江开业门店达到1.1万家,华住紧随其后开业0.84万家,两家都已年超过10%的速度在增长。

时至今日,锦江在雅高层面仅为股权投资,没有涉及业务和品牌代理合作,未来也不排除品牌合作的可能,毕竟锦江目前有希尔顿欢朋的先例。而对于华住来讲,当下就是快速发力壮大自己的高端自营板块,逐步脱离对雅高高端体系的依赖,塑造自己完善的高端体系,实现华住高中低的全面覆盖是季琦与华住的愿景,这条路还有很长需要走。

所以,到今天,行业头部虽已形成,但竞争已经越来越激烈,规模化竞争的最后窗口快要关闭,谁能获取最后一剂力量加持,谁就能在下一个时代的竞争里抢占先机,目前两者都有机会。而雅高多方寻求合作伙伴,一是看重在华市场,二也是为了应对国际五大集团的激烈竞争,毕竟在高端板块,规模上与美国阵营四巨头还有差距,今年的市场还会更精彩,我们拭目以待。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未登录

去登录
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环球旅讯』公众号

获得最新行业资讯

分享
微信
微博
QQ
收藏
评论
点赞
客服
添加专属客服
客服二维码

您好,我是您的人工客服!点击联系客服

顶部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