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首家民营航空公司的飞天冲动

2008-04-13 浙江在线 2008-04-13 10:43:00

2006年6月,一家年产500万件衬衫的义乌企业投身航空业,成立了浙江首家民营航空公司——钱塘航空。两年间,他们已经投入资金4亿元。

  前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曾有一句名言:“中国卖8亿件衬衫才能买一架法国空中客车。”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不久,2006年6月,一家年产500万件衬衫的义乌企业投身航空业,成立了浙江首家民营航空公司——钱塘航空。两年间,他们已经投入资金4亿元。

  东航返航事件、飞行员频频辞职、天价索赔……接二连三的事件让航空业置于风暴之中,激起了这家民营航空飞天的冲动。

  “目前一共有16家民营航空公司正在等待民航局审批,我们希望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一家。”4月11日,钱塘航空公司总裁陈亚君说,公司成立之初的注册资金是2亿元——在这个需要8000万元资金门槛的行业,他们是众多民营航空公司中注册资金最多的一家。到目前为止的投入,全部是自有资金,没有花银行一分钱。

  他确信,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航空业是一个充满机会的赢利行业。目前,他们通过法国航空公司的专业团队对国内各大城市的客流、消费能力开展调查,做好航线设计和布局准备。

  钱塘航空的一位顾问透露,经过两年的筹备,钱塘航空本来今年是有希望开飞的,不过正好遇到国务院大部制改革,民航总局并入交通运输部后,人事有些变动,所以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只要民航局批文一下,就能马上进入实际操作,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陈亚君估计,明年底之前,钱塘航空可以正式起飞。两岸实现三通以后,他们期望第一个境外航班就是首飞台北。

  已经订购3架空中客车

  培训了17个飞行员

  在等待审批的日子里,钱塘航空已经订购了3架空中客车,培训了17个飞行员。最大的动作是中华航空大厦的建设——这个投资10亿元的项目4天后将在钱江新城举行奠基仪式,这是国内第一个航空品牌的地产,建成后将吸引波音、空客、罗罗、汉莎和法航等航空产业类公司进驻。

  按照计划,中华航空大厦将在国内其他城市扩展,公司同时还打算申购10架空客,在萧山建立一个大型航空维修基地,以及飞行员疗养基地。

  钱塘航空正在和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合作,在澳大利亚成立飞行员培训基地,那边空域条件优于国内,有利于飞行员的培养。“台湾的中华和长荣航空公司也与我们洽谈合作,他们有世界一流的模拟机,可以给飞行员、乘务、机务训练提供很好的条件,无论是距离还是费用,都比目前国内送往欧美国家划算,而且还没有语言障碍。”陈亚君说。

  在陈亚君看来,航空公司不光靠航班赢利,做好航空关联产业才更有希望。飞行员本身也是一种财富,除了支持公司本身的运作,还可以租借给其他公司。

  民营航空公司怎么解决飞行员问题?

  可以租可以用股权换

  对于目前国内频频出现飞行员跳槽引发的劳动纠纷,陈亚君觉得很正常。

  “国务院批准民营资金进入航空业之后,打破了国有航空公司多年的垄断,引发市场竞争是必然的,飞行员又是这一产业中的紧缺资源,很多民营航空公司有实力引进飞机,但却招不到飞行员,这样让民营公司和国有公司怎么竞争?”

  除了客源,飞行员已经成为各航空公司争夺最激烈的对象。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以机长为例,国有航空公司的年薪大约为40万元,而民营航空公司给出的平均年薪是七八十万,高的可以达到上百万。这还不包括为他们支付赔偿金,还有安家费——一个机长的安家费在80万到100万元,一般的副驾驶也要六七十万,有的公司干脆给一套150平方米大小的房子。

  “目前和我们来谈的飞行员有不少,但基本上我们都劝他们先回去,一方面是我们还没有开飞,另一方面我们不希望背上挖墙脚的骂名。”陈亚君说。

  在目前的形势下,民营航空公司如何解决飞行员问题?陈亚君想好了,一要靠自己培养人才梯队,二是租借飞行员,第三个办法是与其他航空公司合作,用飞行员置换股权,提供飞行员的公司可以分享钱塘航空的利润,但他们的人事关系仍然可以留在原公司。

  现在的航空业

  就像30年前个私经济刚起步时

  钱塘航空公司一位顾问表示,和其他行业相比,航空业引入市场机制的时间比较迟。现在航空业的情况就像改革开放之初,当时个私经济刚刚起步,很多国营企业的技术骨干想跳槽,但原单位就是不放人。

  他说,东航返航事件其实是国有航空公司痼疾的一次集中暴发,不是偶然的,是日积月累的必然结果。据他了解,东航云南分公司前身是一家独立的国有企业,通过行政手段合并给了东航,分公司管理层既没有人事权又没有财权。“吃个饭发个奖金都要跑到上海总部去批,两三千个员工你让他怎么去管,光靠一张嘴说说行吗?”

  “按照国际惯例,一架飞机一般配备80个人员为它服务,大多数民营航空公司也按这一比例配备,但国有航空公司的比例高达1:200,经济效益怎么可能高?”他说。

  在他看来,民营航空公司将来不能靠廉价,因为打价格战根本不是国有公司的对手。光靠服务也不够,主要还是靠观念、人才和管理,知道市场在哪里。“国有航空公司飞行员辞职,肯定不只是待遇问题。他们的工作环境和氛围有待改进。”

  返航事件发生后,业内传出国有航空公司要进一步合并的声音。陈亚君认为,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现在的问题就是市场竞争不够充分引起的。一个盲人有一天动了手术看到了阳光,忽然你又让他回到黑暗之中,告诉他阳光不存在了,这怎么可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