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星级酒店集体凋零 珠三角模式充满危机

财富时报 2008-05-09 23:09:00

东莞是中国中小企业聚集密度最大的地区,同时也是中国星级酒店密度最大的地级城市:其中五星级酒店就有18家、四星级酒店也多达25家,高星级酒店的数量名列全国第三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珠三角制造业“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是中小民营企业家冷暖自知的时刻。王志阳逆风而上。

  2008年4月底,由他一手操办的品悦酒店盛装开业。这家坐落在东莞南城区莞太路、按照四星级标准建设的酒店,一开张即面对这样的尴尬:试营业期间,单间只需要198元,与10米之外的7天连锁只有20来块的差距。

  这是在东莞,中国中小企业聚集密度最大的地区,同时也是中国星级酒店密度最大的地级城市:其中五星级酒店就有18家、四星级酒店也多达25家,高星级酒店的数量名列全国第三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这不过是制造业曾经高歌猛进的表征。而今,随着珠三角制造业遭遇阵阵寒流,依附其上的东莞星级酒店群也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内迁、倒闭所带来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阴影。

  阴影之下,不仅让民营企业家的投资冲动现形,还若隐若现流动性过剩的盛世浮华。

  开家酒店

  转型期间,创新层出。

  “我们要做的是一家文化主题的酒店,要引导东莞酒店的新文化运动。”王志阳认为这样就会让他管理的这家酒店与众不同。

  王志阳的背后实际上是东莞制造业转型的一个资本心态的缩影。

  王志阳原本是东莞本地一家房地产企业的高管。之前他们拿下了一栋社区的旧楼作为地产。如果拆了新开发,按照旧城改造的规划,必须要往后退一定的距离,这样就剩不下多少土地了。

  那这栋楼用来做什么呢?王志阳说,想来想去,还是开个酒店吧。“在外地一个酒店需要6到7年收回成本,但在东莞只需要3到5年,酒店在东莞有比较好的消费市场。”王志阳说,酒店需要一个总经理,于是他自动请缨,转入到一个新的行业。

  东莞旅游饭店行业协会会长陈灿球曾做过这样的比较:如果在香港或上海,投资一家400间房的五星级酒店可能需要10个亿甚至20个亿;但在东莞,只需要3亿-5亿元。

  东莞酒店业的低成本,得益于东莞市政府对于民营酒店在批地和税收上有比较大的优惠,大多数的酒店投资者也来自于建筑、房地产和制造业,本身就具有开酒店的优势。

  于是在制造业狂飙突进时代,民间资本纷纷进入星级酒店业,“开个酒店吧”成为东莞众多隐形富豪投资的一个现成选择。

  来自东莞旅游局的数据显示,从2000年开始,东莞星级酒店数量每年都在增加。据统计,从2000年-2007年东莞市星级酒店的数量依次为:30家、49家、69家、74家、84家、87家、95家、97家,到今年4月,东莞已拥有99家星级酒店。

  这被称为“东莞现象”:仅有2645平方公里、由33个镇组成的东莞市,形成了中国最集中、条件最好、规模最大的饭店产业集群,也是全球星级酒店最密集的城市之一,是“世界酒店业的一个奇迹”。

  “没有加工制造业的背景,没有在香港、广州、深圳的区位优势,是不可能有东莞酒店业的今天的。”东莞酒店行业协会秘书长张淦钧说,东莞的酒店,也是珠三角、粤港的酒店。

  东莞星级酒店现象来自民间资本的投资冲动,湖北大学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马勇教授的一份相关研究资料显示,东莞酒店业建设民营资金达到200亿元,占了东莞酒店业资本的90%以上。

  东莞星级酒店群的形成不能绕过一个叫“莫老爷”的老板。

  1996年,人称“莫老爷”的莫志明在东莞的寮步镇建起中国第一家地处乡镇的四星级饭店——金凯悦大酒店。

  “高科技的东西我们不懂,盖间酒店至少我能够看得到钱进钱出。” “莫老爷”说。当时他碰到的问题是,工业建筑施工赚下的近亿元财富不知如何投资。最后他下了决心:干脆建一家饭店,“这比较踏实。”

  当时的寮步以生产电子、电器和电脑而闻名,来自日韩的“高科技”企业众多,这些外企的工程师、技术人员等要在东莞长期驻扎,还有来这些加工厂考察的,做生意的,都需要找地方住宿、消费和娱乐,金凯悦应时而生,顾客盈门。

  “莫老爷”的酒店生意很快被复制。首先复制的是做鞋子的张文和。“同样需要接待技术人员以及外商,他们从深圳或者香港来,晚上却要不辞辛劳地赶回去。何不自己开一家酒店?”张文和这样想之后,立马行动起来。1996年,就在他位于东莞长安镇的鞋厂的旁边,开了海悦花园酒店。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乎顺理成章。豪门饭店的老板原来就是做灯饰的,嘉华酒店的老板则是做家具的……酒店比鞋子更能赚钱,张文和放弃了鞋厂专作酒店,2002年,在厚街他开了第二家,2005年开到上海,2006年开在东莞市区,2007年去了成都,今年6月,苏州吴江店将要开业,如今在越南的海悦也已敲定了。

  让人惶恐的关口

  多数地产商拥有更好的土地和当地良好的人脉,他们也希望通过持有一部分物业以避免缴纳过高的土地增值税。这是东莞星级酒店增多的另一个隐性因素。

  这在制造业景气时代是一本万利的选择。但是如今持续十几年的车水马龙的好日子似乎一去不复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东莞酒店业感受到了制造业转移所带来的阵阵寒意。

  “今年春交会酒店的入住率只有八成,而往年这个时候连房间都订不到。”长安海悦花园酒店副总经理蔡云生日前对媒体说。

  在海悦酒店看来,海悦异地开店是跟随东莞制造业转移的选择。“我们的客户去了哪里投资开厂,酒店就跟到哪里,接下来将着手在越南开设海悦酒店分店。”海悦莞城店副总经理黄麦浩说。

  随着工厂转移、订单减少,国外及港澳台的客商也跟着减少,入住率减少两成是东莞大多数酒店的现实状态。

  在长安海悦周围,一部分小型酒店因经营困难而关门,一些星级酒店也贴出了转让告示。

  在4月上旬,《羊城晚报》引述东莞经贸局局长陈桂明对一份政协委员的提案的回复:“四星、三星、二星级的酒店关闭了一大半,原因是五星级酒店收费和四星、三星、二星级酒店基本一样,五星级酒店发展快是以其他星级酒店关闭为代价的。下一步可能是五星级酒店自己打自己了。”

  一些数据似乎支持了上述这个看法。东莞近百家星级酒店分布在全市32个镇区,各个镇区是相互竞争攀比:你能建三星,我就能建四星,你四星,我就五星,多个镇街拥有多家五星级酒店,连一些经济不是很发达的镇区也纷纷建五星酒店。

  高星级酒店狂热之后,是经济型酒店雨后春笋般涌现,价格仅在100元左右。黄麦浩说,经济型酒店对中间的二、三、四星级酒店冲击特别大,因为顾客要么选择去高档次酒店,要么就入住一般酒店,这样一来,中间档次酒店消费群体大量被分流了。

  4月23日,东莞旅游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否认了这一说法。旅游局局长蒋小莺称,2005年至今,东莞仅有6家星级酒店停业。“如果发展过程中个别酒店因经营和管理不善而停业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与东莞目前的产业升级没有任何关系。”

  该相信谁呢?陈桂明说,旅游局主管酒店,他们更清楚情况,以旅游局的说法为准。“有的酒店不开了,新的酒店又开了起来,这是很正常的。”陈桂明补充说。

  “1月份应对劳动法,2月份是要过年,是预料中的淡季,3、4月份有广交会,能够持平,而5月份就是肉搏战了。”黄麦浩说,5月将是东莞酒店业的一个关口,新劳动法实施、产业转移等因素的影响将会在5月份充分体现出来。这个关口对于很多酒店而言是个生死线,黄麦浩说,倒闭一大半的说法不是没有可能出现。

  “东莞制造业的逐步转移是必然的,从制造到创造也是发展趋势,对此,只要放长远一点看都会认识到。”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小安说。

  湖北大学的马勇则认为,结构调整后,东莞酒店将会向会展、度假和休闲转化。

  这是东莞酒店业与其他地方的不同之处。“客房、餐饮、娱乐呈三分天下的局面。”张淦钧说。

  “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去广州,朋友很少会请你到花园酒店这样的地方吃饭,因为广州可选择的其他酒楼太多。在东莞,餐饮是酒店的一个重要经营项目,朋友请客很多都是在酒店。此外,休闲娱乐也占酒店经营的很大比重。”旅游局副局长余建民说。

  “东莞制造”模式和珠三角制造业危局

  1978年,东莞迎来了全国第一间对外来料加工厂——东莞太平手袋厂。自此,“东莞制造”模式启动。

  20多年来,东莞的GDP以年均20%以上高速增长。到2007年,东莞GDP达3151.01亿元。《2007年广东区域综合竞争力评估分析报告》显示,东莞的综合竞争力和综合发展后劲双双领跑广东,位居全省第一。

  东莞的高速发展,外资功不可没。现在东莞市大概有15000家外资企业,其中港资接近9000家,台资5600家左右。外商进入东莞,初期主要从事纺织、服装、塑胶制品等简单劳动密集行业的加工。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东莞的外资加工工业开始进入电子通信设备、电器机械及器材等领域。

  2008年3月13日,香港工业总会发布了《珠三角营商环境调查报告》,称有六成港商选择在珠三角产业升级,有四成会离开。

  报告显示,受内外因素影响,珠江三角洲厂家目前压力倍增。其中,新劳动合同法是港商在珠三角营商的最大障碍。随之依序为人民币升值、加工贸易政策调整、劳动力短缺、水电供应紧张等等。

  自去年以来,珠三角地区出现工厂结业潮。基于多种不明朗因素所致,64.8%港商企业将对珠三角业务投资持谨慎观望态度,另外32.1%则会逐步缩减投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