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40%中国飞机需经营性租赁

东方早报 2008-07-27 11:04:00

如今中国航空业的运输规模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目前中国已订购了850架飞机,市值高达160亿美元。在巨大的航空需求背后,是飞机租赁及融资产业的爆发式增长,然而目前海外租赁公司几乎掌控了中国航空租赁市场。

  今天中国航空业的运输规模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目前中国已订购了850架飞机,市值高达160亿美元。在巨大的航空需求背后,是飞机租赁及融资产业的爆发式增长,然而目前海外租赁公司几乎掌控了中国航空租赁市场。

   有人预测,到2010年中国会成为国际航空运输大国,这一天并不遥远。

  或许二三十年前的人们无法想象,今天中国航空业的运输规模已经成为世界第二,目前中国已订购了850架飞机,市值高达160亿美元。

  “我相信中国的租赁业会像制造业一样发展起来,未来这些租赁公司会有很多国内和国际的机会。”Pembroke集团首席执行官加雷·伯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竞争是必然的,但另一种可能是不同金融机构间的合作也会加剧。在国际油价不断创出历史新高的大背景下,中国航空租赁市场正在面临从未有过的机遇与考验。

  Pembroke是渣打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成立于1993年,主要是为航空业提供飞机租赁、融资、管理和咨询等服务。公司总部在爱尔兰的首都都伯林,在香港、新加坡、利墨瑞克均有分部。目前,Pembroke是全世界最大的航空租赁公司之一。

480亿美元的行业空间

  理财一周:全球经济正在经历一个萧条期,航空业也不可避免受到打击,您如何看待航空相关产业的成长空间?

  加雷·伯克:虽然现在处于经济萧条期,但是本质上航空业的增长和GDP是相关联的,GDP的增长就一定会带来航空业的需求。在下一个20年,空客公司预测,将有价值25亿美元的飞机被运往全球各地的航空公司。仅凭这一点,我们可以认为,未来航空业的成长空间是巨大的。

  理财一周:航空租赁和融资业务的前景如何?

  加雷·伯克:在过去,绝大多数的飞机都是用现金或银行贷款支付并且购买的。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经营性租赁越来越广泛,其表现形式是,租赁集团按照合同将飞机租赁给航空公司一定时间,合同结束后航空公司将飞机归还。在飞机融资中,经营性租赁的份额从最初的零逐渐上升,1990年代达到22%,目前已经高达40%。

  在亚洲、非洲和中东,大概有价值1200亿美元的飞机是通过银行系统订购的,如果我们假设这部分市场有15%到40%的飞机不是购买,而是用经营性租赁,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理财一周:您刚才谈到亚洲的飞机订购量是很大的,中国的飞机订购和租赁情况如何?

  加雷·伯克:就中国来说,目前中国订购了850架飞机,大概价值160亿美元,这说明中国对飞机的需求量非常大,同时这些订单背后的融资需求也是非常可观的。而且这些被采购的飞机,基本属于节省航油型的机型,相对容易获得融资。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因为中国的GDP增长很快,今年我们预测的增长速度为9.8%,这也进一步保证了航空业的持续发展势头和一系列的需求增长。我们经过统计发现,从2000年至今,中国每年的飞行旅客平均增长10%。30年前,中国的喷气式飞机少于50架,现在中国拥有大概1200架喷气式飞机,可见其增长迅速之快。而且,令人高兴的是,中国的航空公司也逐渐开始采用经营性租赁的方式。今年,中国大概有25%的飞机是用经营性租赁的。

积极扩大中国市场

  理财一周:目前你们和几家中国的航空公司有租赁关系?

  加雷·伯克:业务关系比较活跃的有两家,更多的是刚开始洽谈,这取决于航空公司自身的运输计划。很多中国的航空公司管理方式都比较保守,当然这是很好的。他们一般先要接受运输业务,再进行融资。

  理财一周:现在,你们的市场重点在欧洲还是美国?

  加雷·伯克:目前的重点在非洲、亚洲和中东。当然,我们在欧洲也有业务。我们有一个很广泛的投资组合,不想把自己仅局限于某一个特定的市场。

  如果从发展速度上来讲,亚洲是很值得关注的,尤其是中国和印度发展都很快。中国将是亚洲地区的重点,即是重点中的重点。

  理财一周:您认为,海外的航空租赁公司在中国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加雷·伯克:我觉得挑战和机遇并存。最大的挑战是处理好和客户的关系。机遇在于目前已经订购了850架飞机,我们估计有25%到40%的飞机需要经营性租赁,我们争取尽可能多占些份额,我们和下游的飞机制造商、上游的银行都有很好的关系。

  理财一周:虽然你们已经开始和更多的中国航空公司对话,而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但是目前对于你们的全球业务来讲,中国地区的业务还是占很小的份额。您对中国未来市场的发展有什么期望?

  加雷·伯克:我们把中国视为很重要的市场,而且我们认为这里的业务增长量相对更稳定。渣打在中国已经150年了,我们对我们和中国的关系感到自豪,并且希望和中国的航空公司继续合作。

  理财一周:Pembroke集团现在在中国的航空业务开展如何?听说你们和新疆航空公司有业务往来?

  加雷·伯克:我们曾提供两架757飞机给新疆航空公司,这些飞机后来都卖给了投资者。目前我们和新疆航空公司没有租赁业务。不过今年我们和国航有融资业务。我们正在寻找机会扩大中国的市场。

  理财一周:除了新疆航空之外,你们还和哪些中国的航空公司有过业务往来?

  加雷·伯克:2002年我们还提供了两架空中客车A320给西北航空公司(Northwest Airlines Corp.)。当时,西北航空向空中客车订购了两架空中客车A320,但是没有现货,所以他们就跟我们签了两年的租赁合同来过渡。

中资银行是潜在对手

  理财一周:你们刚和东航签订了三架空客融资性租赁的合同,但未来中资银行会逐步介入这个市场,你们的优势在哪里?

  加雷·伯克:关于和本地银行的竞争问题,我觉得世界之大,每个人都和其他人存在竞争关系。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和这些银行合作,当然一方面是挑战,同时也有机遇。

  我们相对于本地银行或租赁公司的竞争优势,在于我们拥有经营性租赁方面50多年的经验和声誉。我们的优势还在于对外资的获取,特别是美元。

  当然,我们也承认中资银行及租赁公司可能带来的巨大竞争,但是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他们的参与也使我们有机会和这些金融机构在银团贷款等方面展开合作。

  理财一周:目前中国的飞机租赁业主要由海外公司掌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加雷·伯克:1980年代以来,飞机租赁业飞速发展,最初在美国,然后在欧洲。一些国家,比如爱尔兰,比较重视发展这个行业,建立了很多海外的业务点。在过去的几年,我们看到这些公司在操作上更加分散化,更多地输送员工去客户所在地,因此就有海外公司占主导的现象。就我们公司来说,现在在香港有专门负责经营性租赁的人员,在北京和上海也有市场营销人员,我想这是我们这些海外公司都在做的事。

  理财一周:为了增强竞争,中资银行和本地租赁公司应该做些什么?

  加雷·伯克:指导不同类型的公司总是很困难的,但是我相信中国的租赁业会像制造业一样发展起来,未来这些租赁公司会有很多国内和国际的机会。

  理财一周:最近国际原油价格不断创出历史新高,高油价会影响航空租赁市场吗?

  加雷·伯克:在全球范围内,油价对航空公司都是一个挑战,毕竟油价在航空公司的成本方面占很重要的地位,现在航空公司根本没办法控制。但是航空需求量相对是刚性的,所以航空公司只能通过控制其他成本的方法来降低支出,比如把出票和检票的成本最低化。当挑战来临时,人们会适应挑战的。要找机会对冲燃油价格,把油价上涨的风险最小化。所以人们在管理业务方面需要有创造性。我认为,油价上涨给航空业带来的挑战应该从多个层面去解决。除了航空融资,渣打银行还能为航空公司提供包括原油风险对冲在内的风险管理工具。

  另外,航空公司能做的是提高飞机的燃油效率。中国现在飞机的平均年龄是6年,而一般航空公司飞机的平均年龄是12年,因此在燃油效率和飞机的平均年龄方面,中国是占优势的。这也是我刚才所说的,节省航油型的机型相对容易获得融资。

  理财一周:有人预测,到2010年中国会成为国际输运大国,您怎么看?

  加雷·伯克:我不是输运行业的专家,但我可以说,就客运方面,二三十年前中国还远远不能挤入世界前十,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了,变化是非常快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