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业输给奥运会

经济观察报 2008-08-31 09:58:00

奥运期间的实际需求已低于预期,安保措施的强化和入境签证的控制,也加大了这种落差。受奥运会影响,往年秋季颇为火热的商务会展市场也异常惨淡,处于半停滞的状态。

  一直拒绝与别人合作的钱先生正在寻找合作伙伴。这位酒店投资商在北京有16家连锁酒店,在北京奥运会开始前的一年里就新开了3家,他满心希望能够大赚一笔,最终他却说这是“劳而无功”。

  钱先生必须想办法为这些酒店寻找更好的出路。北京奥运会还没结束,他就开始跟如家、格林豪泰这样的行内“大腕”们商谈,虽然他并不想彻底放弃。

  钱先生只是许多押注奥运商机的投资商之一。在北京,过去一年多时间里,超过100亿资金砸向这个被认为商机无限的行业。而现在,业内人士称,有意退出的投资商占了七成。

  奥运谢幕,一场豪赌北京酒店业的投资狂欢也走到了尽头。

  下注者失意

  钱先生所在的企业投资酒店业有8年的经验。2007年8月以来,他在临近奥运场馆的北京北部、东部接连开出了3家新店。此前的7年多时间里,钱先生只在北京开设了13家酒店。

  “我们曾对奥运抱有很大的希望。”他说,奥运之前大家都有很好的预期,很多人都在投资奥运的特殊机遇,以为会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8年时间,钱先生在酒店行业累计投资3000多万元,这其中,新开的3家酒店占了相当比重,因为酒店的物业成本已被高涨的奥运预期和涌入的各路资本抬至历史高位。不过投资商并不担心赚不到钱,很多酒店曾预计,北京会重演悉尼和雅典当年的火爆行情,尽管奥运房价不会像雅典那样高出平时10倍,但达到平时房价的4-5倍还是有把握的。

  钱先生的公司最初制定的奥运房价比平时价格上涨了3-4倍,分别为600、800、1000元。北京奥运会开幕后,由于入住率只有60%左右,同行纷纷降价揽客,钱先生旗下的酒店开始将房价调低到200元-400元,入住率随之升至80%左右。

  “和我们当初想象的很不一样。”他说。

  实际上,只是在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后的一周内,北京的酒店经历了一次短暂的“高价期”。德勤的一份报告显示,奥运会开幕当天,北京酒店每间客房收入飙升546%,达到390美元,酒店入住率达86.3%,而平均房价上升421%,达到451美元。随后的一周内保持了这个水平。

  此后价格一路下降。据携程旅行网不完全统计,从8月15日起,北京四、五星级酒店仍保持较高价格,但三星级及以下酒店的房价不断下调,三星级酒店的平均成交价格在800元左右。部分酒店的降价幅度接近50%,经济型酒店降幅更多。

  在临近“鸟巢”的锐思特汽车连锁旅店北京和平里店,奥运期间的房价为488元/间夜,不足平时价格的3倍,入住率只有五成。这家酒店的投资方是总部位于温州的上海锐思特酒店管理公司。

  国内经济型酒店龙头企业如家快捷酒店(NSDQ:HINN)在奥运期间的业绩也低于外界的预期。该公司CEO孙坚告诉本报,如家北京酒店的奥运房价比平常高1倍左右,但入住率比平常低20%-25%左右。此消彼长后,收益只比平时稍好一些。

  还有更糟糕的。北京南部和西部远离奥运场馆的一些酒店,尽管奥运之前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装修改造,奥运房价也与平时相差不多,但生意依旧冷清。

  “整体上看,奥运期间每间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房价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富驿时尚连锁酒店副总裁叶威礼说。该公司2005年进入北京市场,目前在京开有3家酒店。

  北京市旅游局8月21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从8月7日至8月20日,北京市五星级的酒店入住率是81%左右,高于去年同期的69%。四星级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是60%,三星级以下酒店的入住率30%-50%,均低于去年同期的水平。

  8月25日,北京奥运会闭幕的第二天,北京绝大部分酒店的房价已经回落到平时的水平。携程旅行网的统计信息显示,奥运会结束后几天,北京五星级酒店的平均成交价格在1200元左右,四星级酒店的平均成交价约770元,三星级酒店普遍在400元左右,与奥运前基本持平。

  在房价跌落的同时,很多酒店的入住率大幅下滑。“这个星期很糟糕。”叶威礼说,由于观赛的客人刚走,而酒店的一些协议客人还没有到来,该酒店在奥运闭幕后第一周的入住率很差,没有达到50%。

  北京绿通中间人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柳红庆说,酒店的实际收入还会少一些。“很多酒店在奥运前将房间以较高的价格预订给了消费者,房价下调后,他们还要把差价退还给客人”。绿通中间人是一家提供奥运酒店预订服务的网络公司。

  这样的惨淡状况可能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尽管残奥会开幕在即,但除了奥组委签约酒店和紧邻奥运场馆的酒店外,北京绝大部分酒店在残奥会期间都将执行平时的价格。在他们看来,残奥会对酒店市场基本没有影响。

  100亿豪赌

  去年末,钱先生在北京的第16家酒店开张的时候,上海锐思特酒店管理公司在北京的第一家酒店也开业了。这个行业正涌入越来越多的投资。北京绿通中间人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签约的700多家北京二星至四星酒店中,将近100家都是新开的酒店。

  而已经营业的老酒店,不约而同地进行了装修改造。绿通中间人的负责人柳红庆说,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后,京城大大小小的酒店几乎都进行了一轮装修。

  北京市旅游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06年到奥运会开幕前夕的2008年7月,北京的酒店数量呈现爆发式增长。其中,星级饭店从2006年底的700家增至818家,新增客房近1万间。社会旅馆从2006年的4023家增至4978家,增加了5.2万个房间和10.5万张床位。

  仅以每间客房平均2万元的装修费用计算,新增6.2万间客房的装修成本就超过12亿元。而酒店的物业租金更是水涨船高,很多酒店已经突破了每平方米每天3元的水平,是2006年以前的2倍以上。不过,速8酒店CEO柏力说,如果物业成本超过了总成本的1/3,酒店盈利就存在困难。

  粗略估算,仅计算客房租金和装修成本,北京奥运会开幕之前的一年时间内,投入北京酒店市场的资金总量就超过了100亿元。

  奥运会期间,北京地区共有住宿单位5892家,客房总供应量达到33.6万间,床位数达到66万张,客房量超过了雅典和悉尼。

  但期待中的旅游热潮并没有到来。

  奥运期间的实际需求已低于预期,安保措施的强化和入境签证的控制,也加大了这种落差。受奥运会影响,往年秋季颇为火热的商务会展市场也异常惨淡,处于半停滞的状态。“今年前8个月的市场一直有点冷。”如家酒店CEO孙坚说,国内年初以来的雪灾、地震以及长假制度的改变,让旅游市场增长趋缓。与此同时,国际资本市场的基本面也没有出现大的变化,未来的市场需求短期内难以报复性反弹。

  孙坚说:“今年和明年会是酒店市场非常艰苦的两年。”

  进退之间

  如家是钱先生看中的潜在合作伙伴之一,不过,他并不想被如家这样的“大鱼”吃掉。现在,钱先生还不至于为生存而发愁,他只是想活得更好一些,尽管奥运业绩不如预期,而且公司也确实有资金压力。

  实际上,钱先生也只是如家的可能合作者之一。最近,如家酒店CEO孙坚时常能接到北京一些中小酒店打来的电话,表示愿意加盟或者卖给如家。

  孙坚认为,很多中小规模的经济型酒店已经开始着手退出市场,其投资商决意退出的原因主要包括,市场行情与入市时的预期落差太大,资金压力加大,或者管理上难以跟上市场发展的步伐。

  速8酒店CEO柏力说,一些规模较小的经济型酒店尽管尚能 “吃得饱”,但很难“吃得好”,因为不具备品牌和网络优势。面对不断升高的成本,这些酒店会越来越困难,加入大型连锁酒店,是它们可行的出路之一。

  一位从业10年的业内人士说,北京四星级以下酒店的投资商中很多都有意转手,圈内的说法是,有意退出的投资商占到了七成左右。

  奥运会正在成为酒店市场的分水岭。一手创办了如家、汉庭两个经济型连锁酒店品牌的季琦认为,第一批退市的,是这个行业的投机分子,他们既缺乏长期的心理准备又缺乏行业的经验。其次是那些准备不充分的、急功近利的投资者。

  不过短期之内,酒店业大规模的重组并购尚未出现,部分原因是退出者开出的价格较高。此外,孙坚说:“酒店业的现金流较为丰富。只要不盲目扩张,守住自己的底线,就不至于活不下去。”

  钱先生面对的似乎正是这样的窘境。他不愿放弃,但是令他头疼的问题是,愿意给他投入资金,又不要求获得控制权的投资者,实在是很难找到。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