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球空运反卡塔尔调查剑指垄断

21世纪网 2008-10-24 14:04:00

包括新航等全球最大型的数十家大型航空公司均卷入寰球空运反卡塔尔调查,美国、加拿大、欧盟、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众多西方国家监管部门启动大型反托拉斯调查,已经进行了三年许。

  “作为公司政策的一部分,我们从来不在法庭宣判前或采取下一步法律行动前作出评论。”10月22日,新加坡航空新闻发言人Stephen Forshaw对本报如是回应是否将步汉莎航空后尘,以和解的方式避免诉讼风险一事。

  事实上,包括新航等全球最大型的数十家大型航空公司均卷入寰球空运反卡塔尔调查,美国、加拿大、欧盟、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众多西方国家监管部门启动大型反托拉斯调查,已经进行了三年许。

  根据DOJ的说明,2000年1月1日以来,随着全球范围燃油价格的不断上涨,国内外航空公司纷纷在正常航空运费之外,向广大货主、货代企业收取燃油附加费。2001年“9·11”事件以后,经营往来美国航班的航空公司,开始在正常航空运费之外,向广大货主、货代企业收取安全附加费。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又在正常航空运费之外,向广大货主、货代企业收取战争风险附加费、美国海关附加费。

  有关国家的监管部门认为,由于上述附加费不仅远远高于航空公司相关实际成本,而且存在各航空公司恶意同谋,损害航空运输服务购买者权益的重大违法嫌疑。

  2006年2月以来,美国、加拿大、欧盟陆续对各涉嫌航空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对香港国泰航空公司等大型航空公司处以总计12.74亿美元的罚款。

  2006年9月,德国汉莎航空宣布同意和解,并且将拿出8500万美元赔偿金,此举使得汉莎免予继续接受反垄断调查。一周之后,美利坚航空母公司AMR和美联航母公司UAL也宣布同意和解。但此后其他涉案航空公司一直没有表态是否跟随汉莎、AMR与UAL。

  10月22日,国泰航空对本报回复称,由于在今年6月已经与DOJ达成辩诉协议,为此支付了上述的6000万美元罚款,所以DOJ对公司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但由Benchmark Export Services(货运代理公司)等34个代表不同利益群体的原告,在2006年6月向美国联邦法院纽约东部地区法院提出的民事诉讼,则仍未止息,汉莎航空正是为这起民事集体诉讼提供了以8500万美元和解的条件。

  因此,政府罚金与民事索赔结合的金额,对涉案航空公司而言好比无底洞。Qantas在10月22日对本报称,此前公司CEO Geoff Dixon承认,在当前阶段,很难预计其他国家的裁决罚金,“我们认为相关金额在未来两年方能知悉”。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