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业百亿注资计划 强化个体未普渡行业

中国经营报 2008-11-22 20:29:00

三大航空集团寻求国家注资的愿望渐行渐近。据悉,具体的注资方案近期有望出炉,其中东航与南航将各获得30亿元人民币的国家注资,而国航的这一数字则有望达到百亿。一石激起千层浪。三大航获“输血”却受到了来自地方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的质疑。

  三大航空集团(国航、东航、南航)寻求国家注资的愿望渐行渐近。据悉,具体的注资方案近期有望出炉,其中东航与南航将各获得30亿元人民币的国家注资,而国航的这一数字则有望达到百亿。

  一石激起千层浪。三大航获“输血”却受到了来自地方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的质疑。11月20日,在民航局二楼原本召开各大航空公司的“救市”的讨论会,百亿注资的话题却被屡屡提起。“这是救市还是救公司(三大航)?”一位不愿具名的参会人士告诉记者,其他航空公司呼吁更公平的竞争环境,地方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希望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注资的前世今生

  “严格的说,这笔钱应该叫做国有资本金预算。”东航董秘罗祝平坦率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表示,东航确实曾经向国家申请过这笔资金,只是目前具体的方案还没有得到批复,“注资规模和资金用途都还不确定。”

  而被问及国航获得百亿注资的情况时,国航董事会秘书局投资者关系负责人饶昕瑜同样不肯正面回答。“这不是公司所能决定的事情,我们目前不发表任何评论。”

  “三大航并不希望炒作此事。”一位来自某国有航空上市公司的董秘向记者解读。他表示,政府的资金如果到位,肯定会先注入到集团公司层面,再由集团采取增发或者其他方式注入到下属的上市公司中。“如果现在炒高了股价,注资的成本就水涨船高了。”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三大航屡次向国家“要钱”。早在2006年底南航就向国资委提出了注资申请,这件事当年由南航的总会计师刘宝衡负责。刘宝衡在审计署财政审计司拥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南航的要钱行为被业内称为“民航系统第一人”。

  事实上,在2006年~2007年间,受到人民币汇兑收益和航空市场快速发展的利好,何以航空公司在当时就提前感受到“危机”?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南航求助于国家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自身的资本运作能力,以抵御来自国航的威胁。2006年国航抛出“星辰计划”,先是通过关联企业出售了港龙航空的股份,又与国泰航空交叉持股,互相成为对方的大股东。“星辰计划”不但为国航获得了26亿余元的一次性收益,还扩充了国航资本金,这对竞争对手无疑是个不小的威胁。

  东航也迫不及待的向国家伸出了手。但与南航的理由不同,东航申请注资是为了完成与新加坡航空的战略合作计划。

  “当时集团增发的钱,就是我们申请的国有资本金预算。”罗祝平对记者承认。不过最终东新合作计划流产,这笔钱也迟迟没有得到批复。提起此事罗依然唏嘘不已:“与新航的合作对我们是千载难逢,而目前的经济危机则是百年不遇。”

  “每一次三大航中的任何一家向政府要钱,其他两家都会紧随其后。”罗祝平表示。

  进入2008年后全球的航空业陷入了经营危机,前三个季度我国民航业累计亏损达到20亿元,与去年同期盈利150亿元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经济危机是国资委最终决定注资的直接催化剂。

  厚此薄彼的游戏规则

  关于国家注资的用途,三大航无不三缄其口。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笔钱最终会被用于上市的航空股份公司中。根据测算,如果30亿元资金被注入上市公司,那么东航与南航的资产负债率将分别下降3%和2%。

  “我不认为航空公司会将这笔救急资金用于归还贷款,毕竟这部分钱只是杯水车薪。”一位航空公司高管表示,他更倾向于认为这笔注资会引发航空业的整合风潮。

  “任何午餐都要付出代价,我们假设航空公司的上市公司在非流通股东不增加的条件下,国家注资很有可能增大持股比例。到时候,航空公司被迫要提升竞争力,甚至可能面临空降高层进驻的局面。”某地方航空公司的财务总监坦率的表示,航空公司对于注资可谓是“喜忧参半”。正因如此,该公司面对省政府迟迟没有轻易伸手要钱。

  上述高管同意该财务总监的说法。他认为,国家注资并非无条件的支持,目前导致航空业萧条的原因除了大环境恶化,航空公司自身竞争力低下也是主要原因。行业整合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而国家注资三大航的消息引发了行业震动。“政府扶持应该集中在行业层面,凭什么单单注资给个别企业?”一位民营航空高管干脆反问记者。他的意见代表了一些航空公司的普遍心态,11月20日民航局召集各家航空公司以“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分析当前民航形势”为主题召开了研讨会,某些参会的航空公司高管表达了这种观点。

  目前尽管航空业亏损严重,但是市场上机票价格却连连走低。业内担心,国家注资后这笔资金会被三大航消耗在无谓的价格战上。

  “某国有航空公司一年的收入是400亿元,假设机票价格降低10%就是40亿元,那么国家注资的30亿元根本是杯水车薪。”一位不愿具名的航空人士告诉记者,他担心这笔资金在短期内会增加航空市场竞争的惨烈程度。“有资金支持的大公司可以肆无忌惮的打折,而小型公司可能出现倒闭,从而引发一轮洗牌。”

  上述民营航空的高管更加直接的表示:“国有航空亏损的最坏结果是更换领导,而民营航空亏损只能倒闭。为何在中国的民航市场中,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游戏规则?”

  据悉,目前地方航空公司和民营航空正准备就“百亿注资”一事向中国民用航空局反映。“我们无力改变现状,只是希望呼吁更平等的政策出台。”

  奥凯董事长刘捷音表示,在民航业的寒冬之中,他希望民航局可以放宽政策,比如在申请航线、引进飞机方面给予民营航空更多的政策倾斜和支持,从而鼓励航空公司走出低谷。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