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航“黑名单”案今开审 结果将成为定性标本

法制日报 2008-11-28 13:23:00

记者从北京律师协会航空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张起淮律师处了解到,其代理的福州市民范后军诉厦航拒载一案于11月28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这一回,站在舆论风口浪尖的是厦门航空有限公司

  记者从北京律师协会航空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张起淮律师处了解到,其代理的福州市民范后军诉厦航拒载一案于11月28日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这是继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春秋航空公司设置“黑名单”后的又一拒绝旅客登机的事件。

  范后军:凭什么拒绝我登机

  范后军与厦航的矛盾,始于2003年8月27日,厦航宣布航空安全员转制为空中警察的名单,范未列其中。

  范后军当场表示不服,之后,他多次找相关领导反应情况,双方分歧很大,其间,范被停止了空中飞行任务,工资由原来的7000元左右降至2000元左右。

  2004年8月31日,范后军在腿部手术住院时收到厦航“合同到期,不再续约”的相关文件。出院后,他继续找厦航领导及厦航上级单位反映情况,在2005年底被安排至厦航福州分公司下属的一房地产企业,但他无法接受每月仅800元的工资,遂辞职。其间,范并不否认在言语和行为上有些过激。

  “我确实说过像"你们不让我有饭吃,我也不让你们有饭吃"这类话,也与厦航相关工作人员有过肢体冲突,甚至为此被拘留过7天。”范后军说,“但这些都是因劳资问题产生的纠纷,厦航有什么理由就此把我作为危险分子而拒绝我登机?”

  尤为让范感到委屈和不满的是,他曾和厦航在2006年3月20签订了一份调解意见书,为得到厦航工龄补助、伙食补助等19万元补偿金,不得已同意了“今后自愿在没有子女前放弃乘坐厦门航空公司航班权利”的条款。“然而我女儿出生后,我于今年8月6日、8月27日、8月29日、9月3日、9月11日打算乘坐厦航飞机时,不是购票被拒,就是买了票后被告知无法登机,要求去退票。”

  一怒之下,范把厦航和中国旅行社总社中旅大厦售票处一并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机票等损失费5826元,赔偿精神抚慰金5.5万元,并赔礼道歉。

  厦航:我们不得不防

  “对于范后军,我们不得不防。”厦门航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子琨协同厦航法务部门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回应。

  可以看出,对于厦航而言,范已是个十足的危险人物。“范后军屡次在企业内闹事,原保卫处长被其一拳头打掉两颗门牙;连企业党委书记都被其扇过一耳光。”沈子琨说,“他还常把威胁性言语挂在嘴上,甚至当众泼撒随身携带的酒精,并拿出打火机。”厦航工作人员还给记者出具了一份相关部门的保密文件,内容称范后军属于重点防控对象。

  “企业必须考虑公共利益,保障公共安全,航空无小事,没法亡羊补牢。”沈子琨说,“对范后军就是属于预防,范原是航空从业人员,熟知业内各种情况,又身体强壮,如果出事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必须对其他乘客负责。”

  同时,沈子琨指出,之前厦航与范后军有约定,范在没有子女之前放弃乘坐厦航的权利。“而范直到今年9月9日才向厦航正式出具子女的户口本,在衡量利弊后,厦航在9月11日同意范登机,同时增派了三名空中警察护航,但范又变卦不登机了。”

  争议:法律的较量

  正是9月11日厦航的“退让”,让范后军代理律师张起淮认为:案件有了胜诉的把握。

  张起淮认为,虽然当时范被同意登机,但只是临时性的,之后范在合肥、南京等地两次打算坐厦航航班时,均被拒绝;这证明根本不存在什么安全隐患问题,而是厦航对个人的打击,严重侵犯了其人身权利。

  张起淮特别强调,虽然旅客“黑名单”的现象在国际上早已有之,但国外的“黑名单”都是由司法机关等部门制定,例如美国是由国土安全部制定的,对象主要包括恐怖分子、重大刑事犯罪嫌疑者等。如果各个航空公司都可以制定规定,势必基于自己公司的利益,随意性就会很大,损害广大旅客的利益。

  厦航法务部门工作人员则表示,按照我国航空法的相关规定,为保证飞行安全,航空公司可以采取必要的措施。

  “可以理解航空公司的这类行为,但可能会对公民的正常消费造成极大妨碍。”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今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航空公司出于保护旅客安全而采取必要措施情有可原,但前提是必须建立一套科学的、公正的、合理的判断机制,否则,航空公司可以随意把自己不喜欢的人、对其有过投诉的人、与其有劳资纠纷的人等通过巧立名目统统列为"限制"对象。”

  刘俊海认为,这种判断机制或者标准,应当由公检法机关和国家安全部门统一协调后建立,程序要严谨,内容要合法,以公民自由通行为原则。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